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6月14日 01:08  新浪科技

今日资本徐新:风投欠缺帮助企业成长三大法宝

(今日资本集团总裁徐新做客新浪VC人生 新浪科技/文雄 摄)

  6月13日下午,今日资本集团总裁徐新做客新浪VC人生,就今日资本关注的投资领域、互联网行业的投资策略、她眼中的创业人、她个人的投资职业生涯以及清科V50活动与各位网友展开深入交流。

  徐新认为中国风险投资还是一个发展的初期阶段,大家都有钱可赚,但目前风投普遍缺乏帮助企业家持续成长的能力,这包括做绩效考核、做企业文化、做品牌这“三大法宝”,另外除此外,让企业家做第一的梦想燃烧起来,做行业第一品牌这个精神力量也非常大。

  在投资回报率上,徐新对传统行业要求三倍到五倍的回报,而至于互联网企业,因为风投承担的风险很大的,希望回报在五倍到八倍。她认为互联网企业竞争很残酷,只有第一,没有第二,所以如果要选择了一个,就要让它持续发展,为此,今日资本跟互联网企业定期权的时候从来不定利润,三年做市场,第四年看利润。

  徐新非常看好互联网作为媒体形式的存在,尽管目前很多领域并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但商业模式需要时间好好的教育,她认为这“只是一个时间,一个习惯的改变,一个销售团队的建设。”

  徐新谈到在投资一个新兴行业时,她的手法是用大量的资金一下子让企业跑起来,迅速占领市场,在市场占有率或者知名度要比第二名拉开两到三倍的距离,让下面很难追赶。

  至于跟创业者的关系,徐新认为她对小企业像个教练,对大企业像个陪练,创业企业肯定是很多困难的,但企业开心的在于,有了今日资本,他永远不会为钱发愁。

  对未来选择的行业领域,徐新最看好与中产阶级消费相关的领域,她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用户群,第一,基数非常大,第二,他们愿意为品牌付一点点溢价,第三,他们非常忠诚。而至于其他她不熟悉的项目,即便是非常好,会花时间研究,不大看得懂就算了。

  针对VC投资企业未来上市的话题,徐新认为企业上市其实这个跟VC没啥关系,上市本身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在美国一百万个创业里面只有六个走到上市,而中国现在的情况应该不比这个水平差。

  徐新认为一个企业家要升华为一个非常伟大的企业家,诚信是第一位的,第二个可能是他的杀手的直觉,第三,到一定程度就要考管理能力。

  至于创业者最初创业,徐新认为最开始要把股权搞清楚,徐新建议大股东制,这样企业才会良性持续发展。

  而对今年经济环境对VC的影响,徐新照样妙语连珠,她称股市掉一点是好事,不是坏事,“股市也不灵了,市盈率也降下来了,企业家本来要上市的上不了了,跑我们这儿来了,我们这样的人就喜欢股市来一个大的灾难,我在这个灾难里面可能有一个比较好的价格选到一个非常好的企业。”

  精彩语录:

  说京东商城的创始人刘强东当时跟我们融资的时候,我说你要多少钱,200万美金,我说这么少啊,至少500万美金,500万美金还要再加500万,我说你现在没尝到钱带来的威力,你会觉得200万是远远不够的,果然被我们说中了,后来是五加五。

  当一个新兴的行业起来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现象,这个领先者如果他跑在前面,你一定要让他迅速的占领市场,迅速跑起来,而且让他的市场占有率或者知名度要比第二名拉开两到三倍的距离,如果第一名到达这个境界第二名超过他的概率是很低的。

  凡是在2000年互联网冬天来临没有死掉的企业,今天日子都过得很滋润,熬是靠什么熬的?当然是团队,执行力,另外一个,钱也很重要,冬天我活下来,不死掉,春天来了就会一片新的景象。

  我们一直坚信创始人要占大股,我们占小股,所以创始人是红花,我们是绿叶,我们这个身份有点像教练,也有点像陪练

  我不觉得你一定要是那个开创模式的人,也可能这个人有先行者的优势,但是有太多的因素要决定它能不能成功。

  我们没有说对哪一个企业特别不满意,而且我们也很宽容,今年不行,明年,明年不行后年,后年不行四、五年以后吧。

  中国的企业家发展速度快是有道理的,你看看他们的敬业精神,一天工作多少小时,我们投的企业家除了吃饭睡觉基本上都是工作,这是很正常的,我觉得这种拼命奋斗的精神,可能是因为第一代,第一代人都是很牛的,第二代差一点,第三代就不行了,富不过三代,我们好在中国企业家都是第一代。

  伟大是熬出来的,如果你做一个伟大的企业一定要熬得住,另外要学会放弃,不能什么都想做。

  几个大学同学一起创业了,三个人各占三分之一,这个模式95%肯定要失败。

  创业是一个非常艰辛的路程,做创业者所有的问题到你这儿都必须有答案,但并不是每一次你都有答案的,有时候你非常需要人家跟你分享最困难的那种时候,或者很快乐的事是需要分享的,所以如果你做一个互联网或者一个新兴的行业,需要摸索的时候,有一两个合伙人会帮助你渡过难关。

  找一个给你钱的人,但另外还要找一个给你帮助的人。

  我们这样的人就喜欢股市来一个大的灾难,我在这个灾难里面可能有一个比较好的价格选到一个非常好的企业。所以我们觉得股市掉一点是好事,不是坏事。

  我们有钱啊,只要企业家拿到我们今日资本的钱,就不在乎为钱发愁了,别人拿不到钱就死了,你拿到钱就牛了。

  一个企业家,特别是一个创始人,自己又是老板,在创业阶段是绝对不能给自己开高工资的,因为你一开这个高工资其他人就跟你对应。整个公司的营运成本就会很高。

  以下为聊天实录:

  主持人: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VC人生,我是主持人吴文雄。今天我们邀请到今日资本集团总裁徐新女士来到VC人生现场,聊一聊今日资本关注的投资领域、互联网行业的投资策略、徐新眼中的创业人、她个人的创业生涯以及清科最具价值企业评选活动,有请徐新女士。

  徐新:新浪网友大家好,今天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聊这个话题。

  主持人:各位网友除了通过电脑参与访谈,也还可以通过手机新浪网关注本次聊天全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

  徐总,今天我们聊的话题可能比较多,我们先从清科这次的评选活动开始聊吧,我知道您是清科最具投资价值企业50强评选的评委,现在是第几届参加活动?

  徐新:好像每届我都参加了,我也是看着清科长起来的,我记得当时2000年的时候,那时候清科开年会的时候在一个两星级的宾馆,我当时打的坐了一个半小时才到那个地方,现在清科已经很不一样了,都是在金茂凯悦这样的地方,每年评出的50强还挺有实力的。

    它的价值在哪里?因为对我们来说找企业家挺不容易的,他们找我们也挺不容易找到的,我觉得清科这种评选至少把这50强特别集中的放在我们面前,我们可以特别认真的带着放大镜使劲看,说不定能找到一个想投的。

  主持人:作为评委与作为一个投资人的角度,您看待这些项目会不会有一些不同?

  徐新:一样的。

  主持人:无论是作为评委还是投资人,你这么多年看了这些企业,有刚起步的,有相对成熟的,包括中国VC投资市场的逐渐成长,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中国中小型企业及创业型企业的成长,在创新意识,价值体系的培养,商业模式树立,还有成长环境等等方面,您怎么看其中的待发展与不足?

  徐新:我感觉现在风险投资这个行业,第一,钱是越来越多了,但是我觉得好企业也越来越多了,我们的企业家因为刚刚改革开放,八十年代到现在,经过这几十年的历练也是大浪淘沙,活下来了,活得还挺滋润的企业家,素质,他的眼光,他的带队伍能力还是不错,就是企业家的质量越来越好了。

  主持人:相对于人们比较关心的项目和资金呢?

  徐新:怎么说呢?人家老是问我现在很多的钱,项目竞争很激烈,我的感受不是很强烈,为什么呢?从绝对值来讲,整个根据去年的统计,清科统计整个风投跟PE去年一共投了大概是1000个项目,而中国中小型企业有3000万个,大概有百分之七、八十都是赚钱的,成长速度有30%左右,在这种速度它肯定需要钱,需要人,需要管理,这都是我们能带来的。所以我觉得从绝对值来讲,我觉得我们的风险投资还是一个发展的初期阶段,大家还是赚钱的,还有大钱可赚感觉(笑)。

  另外呢,我觉得可能根据寻找项目的方法也是有关系的,如果你整天坐在办公室里等着给你介绍一个项目,肯定他介绍你一家,也介绍其他十家,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如果你通过自己的行业研究,主动去寻找,我觉得我们很多次感觉,当我们找到这些企业家的时候,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都不知道什么是风险投资,我们是第一个找到他的,就是刚才那个钻石小鸟,也接受你们采访了,我们也来助阵的那个公司,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风险投资,然后我们谈了两个星期就签框架性协议了,这种企业是非常多的。

  所以我们感觉当然有哪种情况是竞争比较激烈,第一,你追着人家快要上市的企业去投,那当然竞争激烈了,你非要挤进去赚个快钱,当然竞争比较激烈,另外可能这个项目本身也是有其他风投投过了,价格也挺贵的,第三,可能就是有个中间商这样子,就是他们在那儿。但是除此之外,如果你自己主动去找,我们感觉还好,我们有一半的项目是自己主动找来的,好像还好。

  主持人:就是更加侧重于自己找项目。

  徐新:对。

三大法宝:做绩效考核、做企业文化、做品牌

    主持人:我知道您在选择一个行业,或者一个项目,很多年来有个人形成的一套标准,比如行业的话,只投行业的前五名,另外对中小型企业比较关注一些。

  徐新:我们还是三个标准,第一个是投资行业,第二个是企业家,第三个是帮他打造行业第一品牌,从行业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是蛮讲求专注的,我们希望投资的这个企业能持续成长,因为中国的企业发展速度快的很多,但是持续成长很少,原因就是竞争太激烈,最后都是短期的,一下子暴涨,然后就不灵了。所以我们一直在探索是什么东西可以让企业基业长青,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他在竞争中永续经营?

  其实第一是品牌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希望投资这个企业也好,行业也好,本身这个品牌是非常有价值的,另外他的管理系统和整个企业文化,主要是这三个。所以我们投完以后我们也说今日资本的三大法宝,除了钱我们还帮他们做绩效考核,企业文化,做品牌。这三大法宝挺管用的,我们过去两年半投了十个项目,07年我们销售收入平均成长速度134%,今年就是214%,我觉得这三大法宝起了很关键的作用。

  当然还有一个关键,就是我们让企业家做第一的梦想燃烧起来了,做行业第一品牌这个精神力量也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这些法则这么多年一直在保持?

  徐新:我们这么多年没有变过,其实这点也是我们投资者感觉我们还比较可信赖,就是我们说的跟做的,做的跟说的是一样的。

  主持人:您似乎比较热衷找一些中小型企业,因为他因为把这个事情作为一个自己的事业来做,但是像职业经理人可能就会为了享受生活。

  徐新:对,当时我们那个观点就是在比较企业家的背景,当然这不是绝对的,就是有的是大公司出来的,跨国公司出来的,他来做,还有就是本土企业家,一手一脚做起来的,他们其实本身是不一样的,当时我们觉得跨国公司出来的优势也是很明显,会管理,会融资,但是觉得他们身份比较高,我们觉得如果是一个初创型的企业,你这个CEO给自己工资发到20万美金,这个公司95%是会死掉的,这样的话就不对了。一个企业家,特别是一个创始人,自己又是老板,在创业阶段是绝对不能给自己开高工资的,因为你一开这个高工资其他人就跟你对应。整个公司的营运成本就会很高。

  主持人:中小型企业这里面有这样一个问题,您在选择它们的时候,您会看重它有创新的意识,有持续的发展力,这个企业还需要是行业里非常好的,但更多的中小企业并不是这个行业里非常领先的,甚至只是一个模仿者,但他也需要很多的资金还有资本的关注,但他在本土里边正在挣扎,而且很有潜力,您看到这样的企业,会不会就因为他不够靠前而不考虑?

  徐新: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其实这里面的选择牵涉到,其实市场是非常细分的,当你说行业第一的时候,这个行业也是非常细分的,比如说最近我们投了个化妆品公司,叫相宜本草,规模也不算很大,你说在化妆品这个行业厉害的人多了,多品牌的战略,基本上把这个市场每一个缝隙都占领了,这时候一个中小型企业跟他们正面较量的话取胜的概率是非常低的。

  这时候我们就找了一个切入点,叫本草化妆品,这个本草化妆品你这个宝洁总不能说自己精通本草,本草是咱们中国人祖先发明的,不是洋人的东西,在本草这里面我们觉得可以杀出一片天地了,因为它有它的价值诉求和主张。我们投了相衣本草以后我们找到了本草化妆品的品位,当时它成长速度40%,我们投完以后帮他做了三大法宝,绩效考核,企业文化,然后开始上品牌,我们电视广告还没上哦,现在已经成长速度先是从40%到80%,今年第一季度百分之一百六十几。

  主持人:作为投资人来讲,你对回报率是怎样要求的,我选择你,你这样回馈我?

  徐新:我觉得如果你眼光选对了,这些企业是行业的领先者,又是一匹黑马那一定是很好,如果选错了就自认倒霉。我觉得基本上传统行业,应该是三倍到五倍的回报,然后时间是五年左右,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因为对互联网企业我们承担的风险是很大的,希望回报也更高一点,可能是五倍到八倍这样一个概念。

看好互联网媒体,需要时间,需要改变习惯,需要销售团队的建设。

  主持人:对互联网行业本身的投资视角现在主要放在哪些方面?

  徐新:现在我们互联网已经投了三个企业了,当然一个就是大家熟悉的土豆网,视频网站,也投了京东商城,也投了钻石小鸟,我比较自豪的是我觉得它们应该在它们所在的细分市场里可以做到行业第一,当时我们投的时候还有三五家在跑,也是早期你也看不出谁能第一,所以这就要求眼光了,能在早期没有完全定局的时候看出它的潜力来,当然后期要有耐心帮助他们建立这三样东西。我们投了京东以后它成长速度是非常让人满意的,当时我们06年底投它的时候,它的销售收入只有8000万,今年可以做到15个亿的收入,其实也就一年半的时间,钻石小鸟收入也涨7倍左右。我们还是会继续寻找投资目标。

  主持人:谈到土豆,视频网站是这一两年风投关注的热点,你怎么看视频网站的发展,它的盈利模式,它的前景?

  徐新:土豆也是我们投的一个比较早期的项目,当时我们内部也有一些讨论,但是最后我们还是决定投土豆,原因在于我们坚信了一个理念,就是说当你有足够眼球的时候,这些眼球就可以给你带来广告的收入。我们那时候投了土豆一年多,它的眼球成长速度是非常快的,每个月超过10%,所以它也没有打任何广告,所以它还是抓住了消费者的某一根神经,用户自动就上去了,很多人都在土豆上,带来流量。但是我相信有了流量就会有收入,只是说你能不能建立一个强大的团队,把这个眼球变成广告费,我们也很有耐心,我们也说了两到三年,没有关系。

  主持人:信心坚定下来了,但现在整个行业对于视频网站,另外像社交网站,逐渐形成一个观点是,他们其实还没有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

  徐新:商业模式是需要时间好好的教育,你想想新浪网发展起来也是靠风险投资的钱把它养起来的,只要活着不死掉就有希望,就能教育那些广告商,其实这就是一个消费习惯,以前谁在新浪打广告,谁在分众上打广告,不就是我们销售团队天天给他们洗脑,第一,你流量大,眼球多,觉得有点价值,然后不断的教育他,洗脑,有了效果,其实互联网广告的效果是非常精准的,我们非常看好互联网作为一个媒体,因为它是精准的投放,是可以计算出你投资回报率的,你试试线下哪个可以告诉你我今天投一百万,能带来多少交易额,算不出来的,因为你没有办法量化。但是互联网是可以特别精准的,我可以告诉你我在百度,新浪上的投资回报率是多少,所以我觉得互联网媒体我非常看好,只是一个时间,一个习惯的改变,一个销售团队的建设。

  主持人:相对于传统行业来说,在互联网行业的投资,您在项目和创业者选择上,标准有什么不同?

  徐新:很不一样,互联网的人要酷啊(笑),你看我们互联网投资人都挺不一样的,我们跟传统行业我觉得是两种人,所以我们这个行业很有意思,接触的都是精彩的,不同的风格,不同的风格,不同的DNA,挺好玩的。像传统行业他们因为有历史,所以你会花很多时间研究它的历史,看它的历史是不是能够判断将来,说你花很多钱,以前的财务数据,经营模式,团队,搞了半天,互联网历史很短,没啥历史,收入没有,就这几个人。

  主持人:那你怎么去判断?

  徐新:我们还是看好一个模式再去选这个企业,模式看好了以后,你再选企业的时候其实你几家一比较就知道哪一个创始人更厉害,更牛,更有希望跑到最后。

  主持人:就是说你看到互联网某一个领域里面,觉得这个可能比较前景,你会选择好几家一起来对比,然后再选择?

  徐新:一般来说我们不是只看一家,比如说视频网站我们也都接触几家,然后里面有我们感觉土豆创始人Garry很好,他比较对用户有感觉,因为我们觉得视频网站它更像是一个媒体,它当然也是互联网,但是更像一个互联网的媒体,所以他对媒体和用户的感觉跟体验还是蛮准的,这个更要求创始人的我们叫杀手的直觉,就是他的这个能力会更重要于他管人的能力,执行的能力,就是他对市场先知先觉的能力,对创始人这个能力要求很高。但是如果这是一个很传统的市场,可能要求执行力很强,管理能力很强,不同的生意模式对创业者的要求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您判断这些的时候,直觉在里面起多大作用?

  徐新:不只是直觉,我觉得我们可能一个是要花时间跟他们在一起接触,就是跟创始人在一起接触,因为没啥好看的,没有业绩,没有收入,来来回回聊天,其实有时候觉得它也挺快的,我们见到京东商城的创始人刘强东,从见面到给他钱只有一个星期,那个钻石小鸟两个星期,速度挺快,而且他们都缺钱,再不给我钱就不灵了(笑)。

  主持人:在前期接触的过程中,感觉跟他们是一种什么关系,他们是着急拿钱去做事情,但是你是拿着大笔的钱可能还被人家称之为天使,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徐新:我觉得这种感觉更像是,我觉得我们像伯乐一样到处寻找千里马,找到千里马心情特别愉快,特别高兴,因为找到一匹千里马,这个心情还是非常愉悦的。我们觉得跟他的关系,首先你要判断这是不是一个千里马,所以跟他来来回回聊天,所以他的性格,他的价值取向,他的诚信对我们来讲就是非常关键的。从钱的角度来说,通常他们没有什么经验,很多时候都听我们的,比如说京东商城的创始人刘强东当时跟我们融资的时候,我说你要多少钱,200万美金,我说这么少啊,至少500万美金,500万美金还要再加500万,我说你现在没尝到钱带来的威力,你会觉得200万是远远不够的,果然被我们说中了,后来是五加五。

投资互联网企业:三年做市场 第四年看利润

  主持人:这很有意思,你愿意给的比创始人要的还多,这中间你是怎么判断的,你怎么知道非得这么多,难道又是直觉?

  徐新:我们知道,我们做了很多企业,从网易到中华英才网,很多互联网企业,他们中间要把一个品牌打造出来的金额是很大的,是需要这个钱的,就是说你如果要上广告的话,一个城市没有一千万我觉得是没有声音的,要打就要一千万,所以一千万怎么打我们也有很多经验。但是你这个量不起来也是不行的,特别是我们有个理念,就是说当一个新兴的行业起来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现象,这个领先者如果他跑在前面,你一定要让他迅速的占领市场,迅速跑起来,而且让他的市场占有率或者知名度要比第二名拉开两到三倍的距离,如果第一名到达这个境界第二名超过他的概率是很低的,所以我们希望他们拿到我们的资金以后一下子先起来,把这个差距先拉开,让下面很难赶上它。比如新浪就是最好的例子,现在一提互联网就是新浪,这就是一个习惯,是一个品牌知名度,这个知名度是很难改变的,除非你犯很大的错误。所以我们就要走到这个境界,这是需要资金支持的。

  主持人:这种操作手法跟您的个人的性格这方面有关系吗?或者是投资界的一种法则?

  徐新:这是我们今日资本团队得出来的结论,我们觉得互联网企业有个特点,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很残酷的,所以你一定要选择了一个,你要把它做到第一的话,你就要让它持续发展,所以我们跟互联网企业定期权的时候从来不定利润的,三年先冲上去,第四年再谈赚钱的事情,三年做市场,第四年看利润。

  主持人:对于互联网来说四年是不是太长了?

  徐新:钱到位了就不长了,只要拿到钱活下来都过得挺好的,第一批互联网,也叫第二批了,凡是在2000年互联网冬天来临没有死掉的企业,今天日子都过得很滋润,熬是靠什么熬的?当然是团队,执行力,另外一个,钱也很重要,冬天我活下来,不死掉,春天来了就会一片新的景象。

  主持人:四年时间给互联网,那对于传统的这些行业,比如您倾向的零售,医药,旅游这些行业,您给他们多长时间?

  徐新:没那么长时间。

  主持人:为什么?

  徐新:传统行业本来就应该赚钱,所以我觉得互联网创业者很幸运,做收入和品牌知名度比盈利要容易多了。

  主持人:那这三年时间里,如何衡量业绩?

  徐新:业绩有业绩衡量,主要是用户数,是收入,是知名度。

  主持人:您投资之后,对企业的经营以及它的方向发展,参与度有多少?

  徐新:今日资本是这样的,就是说我们一般要么就不投,投了以后还是给对方帮助挺大的,我们企业成长这么快,而且跟我们关系也这么好,也是跟我们后面的紧密配合是有关系的。我们一直坚信创始人要占大股,我们占小股,所以创始人是红花,我们是绿叶,我们这个身份有点像教练,也有点像陪练,小的时候我们是教练,等他成长起来的时候我们就是陪练了,如果在发展战略上我们跟创始人有不同的意见,我们一般都会听创始人的,让他去试一下。但我们会把这个风险量化,如果失败了,这个公司不会倒下,因为作为市场先行者很多时候你也不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走,只有尝试才能找到答案。尝试就是需要试错的资金,算一下,如果失败了我们会亏多少钱,我们亏得起就算好了。

  主持人:现在今日资本投资这些企业控股的有多少?

  徐新:没有。我们都是占20%到40%,但是不控股。

  主持人:这是您内部的一个法则?就是如果控股的话就是这么多,再多就不行了?

  徐新:第一,我们不需要控股,第二,我们不当第一大股东,希望创始人当第一大股东。

  主持人:不是大股东,如果碰到投资一个企业后,有一些经营策略上的建议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贯彻,会不会觉得很郁闷。

  徐新:也倒还好,我们没有觉得,我们经营中的建议他们都执行的很好,我觉得他们都学得很好,马上都有成效,我觉得挺有成就感的。

对小企业我们像个教练,对大企业我们像个陪练

  主持人:怎么形容现在你跟这么多创业者的关系?

  徐新:我觉得我们对小企业我们像个教练,对大企业我们像个陪练,就是大家一起,说老实话也会遇到很多困难,创业企业肯定是很多困难的,但我觉得他们有一点特别开心,就是说有了我们今日资本,他永远不会为钱发愁了。

  主持人:似乎是躺在这样一个摇篮里面成长(笑)。我们聊聊多元化吧,你不大赞同企业走多元化路线,但在您特别看好的互联网这个领域,很多企业都在走多元化经营的路线。

  徐新:互联网企业的多元化,看你怎么理解了,我觉得跨行业做多元化肯定要失败的,已经一次又一次的证明,就像你看美国的企业,美国的企业做得非常大,可口可乐这么大只做饮料,戴尔这么大也只做电脑,直销,我觉得多元化是不容易的。

  主持人:互联网行业整个的发展非常快,而且它的网民数在激增,需求和经济模式都在变化,那这里面怎么平衡?

  徐新:你说QQ是不是多元化,我觉得QQ的核心价值就是抓住了一批特别忠实的用户,可能有两亿人,每个人在上面只花五块到十块钱,但是这两亿人要干的事情,今天比如说是聊天的,即时通讯的,明天玩个游戏,后天又在上面看点新闻内容什么的,你说它多元化吗,我觉得也不是,它其实就是抓住这批用户,把他想要的所有东西都给他,是先有用户再找产品,我的核心价值就是这批用户,我让他满意,在网上过最开心的生活,这样也挺好的,这个我觉得是抓住了用户,但是他并没有做互联网以下毫不相干的东西。你像有些东西,比如春兰空调,以前是做空调的,现在做摩托车,那就差的太远了。

  主持人:看好一个项目或团队,在投资之前和投资之后,您的关注点,您想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

  徐新:第一能不能做大,这个行业能不能做大,第二这个企业能不能做大,第三这个人能不能做大。

  主持人:如果这个行业是一个非常细分的领域,您要花费大量的资金,尤其是传统行业,才能把它做大,您自己有准备吗?

  徐新:我觉得首先这个市场需求大不大,我们不想去教育市场,我觉得市场的需求应该已经在那儿了,只是说他没有开发出来,就是这个市场的潜在需求是已经在了,只是说你没有开发出来,所以我们也希望投一些品类的领先者,就是这个需求是在的,只是我们把这个需求加上一个品牌,加上一个价值主张,加上一帮特别能干的团队,他能够把这个品类做大,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我们行业已经做了很多次,然后效果还可以。

    中产阶级是一个非常好的用户群

  主持人:最近的一笔投资,就是刚才说的钻石小鸟,你选它是出于什么考虑?

  徐新:其实很简单,就是说中国的中产阶级有钱了,就要佩戴珠宝,我看在座的女士,可能我们四个里面三个人没有穿耳眼吧,就你一个人戴了一个小珍珠耳环,可能你是比较西方,比较先进的(笑),国外50%的女的都是穿耳眼,都是戴珠宝的,为什么没有戴呢,是因为我们以前没钱,就顾着温饱,还没有钱享受珠宝带来的快乐,现在有钱了就要享受。

  主持人:这种观点倒有点像欧美的中产阶级立国?

  徐新:我觉得中产阶级是一个非常好的用户群,第一,基数非常大,第二,他们愿意为品牌付一点点溢价,第三,他们非常忠诚,你要好的话他来来回回买你的东西。因为我现在觉得互联网的企业他那个价值诉求肯定是好的,东西又便宜,又方便,又实惠,可就是没人知道你,你要让人家知道的话你要花多少广告成本,你到百度上去买一个关键词,你说百度是什么地方啊,多贵啊?所以老顾客的重复购买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次通过百度抓住新用户,第二次他就自己重复购买不用在百度上花钱了。

    而且中产阶级有一个特点,如果你这个东西好,他会重复购买的,我觉得用户体验我们自己做了非常多的焦点访谈,就是对客户进行深刻的分析,我觉得他是这样的,他没来过,不知道,第一次试了一下如果觉得好,他会重复过来的。当然有时候你还要提醒他,比如说我们那个德清源的鸡蛋,鸡蛋也能做出品牌来啊,人家的鸡蛋三毛钱,他卖一块二,凭什么,质量好,有品牌知名度,保证新鲜,而且还供不应求。所以我觉得是有中产阶级愿意为品牌和高质量,或者高服务的东西付出溢价的。

  主持人:围绕着中产阶级,你还投了或者还会投哪些领域,除了钻石,除了鸡蛋?

  徐新:我们投了快餐真功夫,投了德清源鸡蛋,投了相宜本草化妆品,互联网基本上是电子商务,京东,钻石小鸟,钻石的,土豆视频,最近我们还投了一个床上用品。

  主持人:跟中产阶级吃喝住穿行完全围绕在一块儿了,这对风投来说是不是一种取巧?

  徐新:我觉得不取巧,我觉得我们是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跟着帮助我们的企业家走完了一个应该也是三到五年的品牌塑造的这么一个过程,其实蛮辛苦的,今天我们讲起来很容易,四十五分钟弹指一挥间,人家企业家要付出多少心血,做多少工作在里面。

 很多好的项目我不大看得懂就算了

  主持人:风投界对项目的选择,很多不这么考虑的,他要投资能源,投资化工,这些比较大的项目。

  徐新:也有这样的,比如投国营企业的,专门做国营企业收购的,也有投资大的能源,矿产,是跟我们不一样的,但是我们觉得我们就是擅长做中产阶级消费群,打造行业第一品牌。我觉得其实作为一个好的投资者一定要学会取舍,你不可能什么都懂,不可能什么都想投,所以我们一直有个观点,我们觉得不可能世界上所有好的公司都被我们投到,但是只要我们投的公司都能变成伟大的公司就够了。

  主持人:那么碰到一个特别好的行业,特别好的项目,它可能跟您一贯的认知不太一样,比如现在有一个项目跟能源有关系,您会投吗?

  徐新:我们首先要了解这个行业,如果我们觉得这个行业够大,有成长速度,有门槛,我们会去研究,可能会花一段时间来来回回折腾几个月,对行业了解了再下手。

  主持人:很多好的项目摆在你面前,你会挑选再挑选?

  徐新:很多好的项目我不大看得懂就算了。

  主持人:没有好的产业怎么办?

  徐新:这种还没碰上,我满眼看上去都是机会,打开电视这个东西不错嘛,赶快查一查,路上逛到什么地方,太多了,很多。

  主持人:打开电视看这些东西就可以找到他们?还是说我自己,我就要投这些领域,我去翻找,通过目录查找,这个途径是怎么来的?

  徐新:这个就不告诉你,这个是我们的秘密(笑),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出现过项目不够,就是太多了,做不过来,项目从来不是个问题。

  上市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

  主持人:关于项目,还有一个问题,可能一个创新的模式建立之后,会有很多的模仿者,有的人说很好的模仿也是一种创新,您怎么看待后来的模仿者,你会投他们吗,如果愿意,对他本身有什么要求?

  徐新:我觉得是这样的,一个模式出来以后,他一定有某种东西,就是如果他是一个能够迅速做大的公司,他一定有某种特质,这个特质就是说在没有打广告的情况下他用户数增加的非常快,这个时候说明他一定是抓住消费者的某根神经,这个模式可能就是有它存在价值的,我们现在不谈收入,也不谈利润,只是从用户数来讲。这种模式如果被发现了,并不等于第一个发现的企业就能把它做好,很多时候第一个企业发现了,第二个企业超过他了,第一个就不幸变成了“先烈”,就是市场起来了,他倒下了。

  第一个做互联网的企业肯定不是新浪,他们就倒下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太早,也可能管理,但是新浪就起来了,这里面有很多因素的。所以我不觉得你一定要是那个开创模式的人,也可能这个人有先行者的优势,但是有太多的因素要决定它能不能成功。譬如说他的这个创始人对市场的把握准不准,每一次踩点都要很准,这个对创始人要求很高的,特别是一个新兴的模式,没有人证明这个。第二个,我觉得团队的管理,就是当你20个人的时候可以不靠管理,就靠老板的直觉,一发展,速度解决你非常多的问题,但是到200人的时候管理是必然要有的,所以这个是对管理能力又有,对绩效考核,对企业文化又有要求,最终还是品牌能不能塑造起来,我们就一直围绕着这个。

  主持人:有没有在您运用了三大法宝之后,还是让您比较失望的投资项目?

  徐新:现在我们十个里面好像还好,还没有让我们觉得特别特别失望的,我们挑选的时候比较慎重,精挑细选的,好像还好,我们没有说对哪一个企业特别不满意,而且我们也很宽容,今年不行,明年,明年不行后年,后年不行四、五年以后吧。

  主持人:最满意的呢?

  徐新:我觉得这样讲也不公平,因为我们投的企业,这样讲吧,我们投的十个企业已经有四个被中国企业家杂志,中国企业家杂志应该算企业家杂志里面比较有影响力的,我们已经有四个被中国企业家杂志评为未来之星,包括去年评上了真功夫,包括今年评上了德清源鸡蛋,相宜本草还有京东商城,他们要求采访,我说我们不愿意接受采访啊,他们说不接受采访也要评(笑),清科最具投资价值企业50强评选也评上我们好几个企业,土豆也评上了,德清源鸡蛋也评上了,所以我们还是挺满意的。

  主持人:但是有一个行业的看法,就是VC投的企业里面上市的可能比较少,您怎么看?

  徐新:其实这个跟VC没啥关系,我跟你讲一个数据,本身上市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在美国的互联网泡沫来临之年,就是你把这个历史拉长一点它的平均值就有代表性,在互联网泡沫来临之前,美国一百万个创业里面只有六个走到上市,如果风险投资投资的企业里面有20%人上市,这已经是美国的水平了,中国现在的情况应该不比这个水平差。

中国风投市场缺的是怎样帮企业解决三大法宝的能力

  主持人:相对欧美而言,目前中国风险投资市场最缺的是什么?

  徐新:欠缺的就是怎么样帮企业解决三大法宝,我觉得钱都有。

  主持人:中国的钱会比美国市场的钱更多吗?

  徐新:现在中国的钱还没有完全发挥作用,像美国那些社保,包括他们大学,还养老,它已经变成一个系统化的东西,就是它有这么一个资产专门投资像我们这样的基金,然后基金再把钱给企业,已经成为一个系统,我们中国好像刚刚宣布,社保基金最多会投到10%,如果社保能带动10%我觉得这个行业已经奠定了一个好的基础,钱应该不成问题,缺的是帮助企业家成长的三大法宝的能力。

  主持人:像中国这种企业家的创业勇气,创业理念,他本身自己的素质是否会有一些亟待提高的地方?

  徐新:中国的企业家,我感觉对中国企业家我真的没有抱怨过,我经常到国外出差,我觉得中国的企业家发展速度快是有道理的,你看看他们的敬业精神,一天工作多少小时,我们投的企业家除了吃饭睡觉基本上都是工作,这是很正常的,我觉得这种拼命奋斗的精神,可能是因为第一代,第一代人都是很牛的,第二代差一点,第三代就不行了,富不过三代,我们好在中国企业家都是第一代,他们特别有上进心,我们很多企业家其实没有一个人是完人,但是他的学习能力很强,所以我们给他支几招就特别管用,马上就产生效果了。

  主持人:我知道您个人对工作的热忱度非常高(笑)。

  徐新:我告诉你我一个星期要工作六天半,有半天给跟的儿子在一起,我六点钟就醒了,晚上十二点钟睡觉,这中间除了吃两餐饭都是在开会,跟企业家聊天,开董事会,尽职调研,其实工作时间很长,但是为什么我们觉得不累呢,不仅我一个人这样,还有我们的合伙人宝马,还有我们团队都是这样的,很玩命,其实你如果不热爱这个工作是不能做到这一点的。我觉得基于第一,对这个事情本身很感兴趣,第二,可能也是属于企业发展太快,这个市场的机会挺多,就是推着你走,因为企业发展太快,我们团队经常细到要跟他们一起去头脑风暴,要参与广告创意,就是参与挺多,所以他们可能也比较有成就感,就是因为看到了效果,如果你看你投的企业成长速度一下子从之前40%现在一下涨到168%,你会觉得蛮有成就感的,一个是兴趣,一个是产生了很好的效果,而且跟企业家沟通的也比较好,大家合作比较愉快。

  主持人:有人说您是富豪的推手,有一个说法说您的性格给人感觉是风投界的武则天,您知道这个说法吗?

  徐新:我不太同意武则天,我觉得我挺好相处的,推手这个东西,我觉得我们确实帮助他们成长,但是真正这个企业成功了,这个企业家应该是最主要的原因,作为企业家也是很有成就感的。

  主持人:您在小的时候受到家庭的影响比较多,为什么最后毕业一开始没有去企业,而是去银行做职员?

  徐新:那时候大学毕业什么也不懂,那时候当时去中国银行,就是中国银行好像挺牛的,讲英语的,人家说中国银行是穿皮鞋的,农业银行是穿草鞋的,建行是穿布鞋的,我想咱们还是先去穿皮鞋的地方(笑)。

  主持人:相对枯燥的工作您为什么能干三年?

  徐新:说明我很有耐心,一个简单的工作,登记,复印,盖章,三部曲,我不仅干得很好,还当了三八红旗手,还提了副科长,一个简单的事情干得特别好,从来不迟到不早退,那时候表现不就是这些东西吗,然后还发现一些诈骗案,平时中午吃饭的时间跟人家教教英语,那个柜台不会讲英语的人来回给人家培训,知识竞赛,大奖赛,你的付出领导还是看在眼里,他们就给了我一个机会。

  主持人:后来就开始自己的投资生涯,包括在百富勤和菱霸的经历,对自己后来的发展有怎样的帮助?

  徐新:我做了十几年投资,其实跟企业家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为什么大家做的不觉得累呢,其实你每天接触非常多精彩的人,我们看的企业在行业里不说最好,肯定也是很精彩的,我觉得跟他们接触挺有意思的,第二,我们看很多的生意模式,第三个,在董事会上也能够自己长本事,所以这么十几年磨炼下来学到了很多东西,主要还是很多从企业家那儿学来的。

伟大是熬出来的

  主持人:您看好什么样的企业家,他能够升华为一个非常伟大的企业家?

  徐新:你这个问题讲起来可就长了(笑),我觉得这个东西怎么说呢?我觉得诚信是第一位的,一个人只有有了诚信才能做大,对股东的诚信,对团队的诚信,对自己身边的这些人的诚信。

  第二个可能是他的杀手的直觉,就是他对市场的感觉要比别人快,要准,这个也是我们叫商业眼光或者杀手的直觉,这个东西其实创始人本身很重要,为什么中国很多企业做的好,创始人都是老板,就是说因为找个职业经理人来他是走格子,他不是画格子的,他只能给你执行,所以这个是要求创始人有这个能力的。

  第三,可能到一定程度就要考管理能力了,就是能不能管理团队,能不能凝聚一帮人跟着他一起吃苦耐劳,五年十年不放弃,因为创业很艰辛,失败的概率是很大的,他的个人魅力很重要。当然还有能不能专注,很多企业家失败在多元化,不能专注,所以这几个素质都有的话,我觉得他做大的概率还是很大的,当然还要入对行,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所以我们经常跨行业看,而且我们说这个互联网,小孩儿,理念很好,但是管理其实很差,我们如果用传统行业管理一进来,做CEO,马上这个企业就起来,所以我们整天在人才的海洋里把它找到这种匹配。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了一个企业家从企业家到一个伟大企业家必备的几个要素,就您个人而言,您也是88年毕业,到现在是2008年,已经有20年了,回头看这样一个个人的发展历程,自己投资创业,投资企业,有什么样的感慨,对我们的创业者,对现在的企业家有什么您可以分享的?

  徐新:感慨,我觉得这样说吧,伟大是熬出来的,这是冯仑说的一句话,我深有同感,如果你做一个伟大的企业一定要熬得住,第二个,我觉得保护你的最终的法宝是你的品牌,所以在早期的时候就要有开始做品牌的意识,要把资金人力物力都投在品牌上,你会有回报的。第三个,要学会放弃,不能什么都想做,其实战略最关键的就是学会什么东西不该做,它跟你什么东西该做是一样重要的,要学会取舍,不能什么东西都要做。

  主持人:有没有自己回忆起来印象很深刻的,你现在放弃了,当时选择非常的艰难,但是放弃了,然后现在想起来。

  徐新:有一个项目放弃了,当时我们很喜欢这个企业家,他也很喜欢我们,但是价格上谈不拢,其实也没差太远,后来那个股东选择了另外一家,比我们价格还高一点,当然这个企业今天发展得也还不错,但是你问我们后悔吗?我觉得你的代价就是会丧失头几个好的机会,但是正因为有这种代价,你会保证你投的企业都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这就是放弃。

  主持人:放弃,还有吗?伟大是熬出来的,然后保护你的品牌,还有学会放弃。

  徐新:打造你的品牌,然后另外我觉得做行业第一名,要有这个野心去做行业第一名,要有野心,或者你要把这个梦想给你团队去宣讲,我们不是在这儿打个工赚点钱,哥儿几个分一分红什么的,我觉得要把打造伟大企业的梦想,成长的快乐给大家分享,这个动力是非常大的,一个好的企业不是仅仅靠钱来经营员工,要靠文化,什么是文化?文化就是大家要争做行业第一,落实在每一个具体的细节里面。

    创业者最开始要把股权搞清楚

  主持人: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他可能刚开始面临一些问题,不仅仅说我要树立品牌,我创立自己的团队,可能未来很多路,可能自己要找钱,这里面会有一些很系统的东西,您可否给大家分享一下。

  徐新:创业者最开始要把股权搞清楚,比如几个大学同学一起创业了,三个人各占三分之一,这个模式95%肯定要失败,所以我们觉得作为一个创业者你是希望一个人做完这个事情,还是有几个合伙人,这里面有利有弊,要看每个人的性格和他的价值取向。

    我们觉得创业是一个非常艰辛的路程,做创业者所有的问题到你这儿都必须有答案,但并不是每一次你都有答案的,有时候你非常需要人家跟你分享最困难的那种时候,或者很快乐的事是需要分享的,所以我自己感觉,如果你做一个互联网或者一个新兴的行业,需要摸索的时候,有一两个合伙人会帮助你渡过难关。

    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创业企业的特点请不到能干的人,能干的人为什么要帮小公司打工,人家要么帮大公司打工,要么自己创业,这时候有几个能干的合伙人,两三个人特别能干,下边的人稍微差一点没关系,咱们就把这个事情做起来了。但是我们不太建议一样的股份,好像是一个大股东相对大,其他人相对小,我觉得QQ的模式是挺好的,马化腾,第一大股东,然后有几个核心团队,好像有七、八个这样的人,都有点小股,反正他是大股东,我觉得这样的模式又能发挥大家的能动性,又能说得算,我觉得一个企业不能两个人说了算,要有一个人说了算。

  主持人:那怎么样能够让他们把这个东西当作自己的一个事情来做?

  徐新:我觉得这里面一个是股份,还有一个就是他如果跟你一起打造这个企业,他其实就是像一个自己的孩子一样,核心团队,特别是这种互联网,对公司的感情是很深的,所以我觉得可能要把这个机制搞好,但是我现在总的来讲,我还是比较喜欢创始人来经营公司。

  在创业者融资方面,第一,特别是互联网企业,我觉得第一,找一个给你钱的人,但另外还要找一个给你帮助的人,这个很关键。

  主持人:给你帮助的人怎么理解?

  徐新:能够给你钱,还能帮助你譬如说在管理上,品牌的塑造,团队的建设,这些方面都给你帮助,这是一个;还有一个要认同你的理念,因为我觉得企业家应该说的算,投资者如果有不同意见就把嘴巴闭上,不要投资好了,我们是非常反对来一个投资人把人家创始人理念都改了,这是错误的,这个企业是要失败的,因为投资人怎么可能比一个创业者更了解这个企业呢。

  主持人:时间关系,我们问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咱们今年整体的一个经济环境,对VC有什么影响,它面临的压力除了刚才我们讲的那些,像资金,像项目,团队,他有什么压力?

  徐新:压力就是好事,为什么呢,股市也不灵了,市盈率也降下来了,企业家本来要上市的上不了了,跑我们这儿来了,我们这样的人就喜欢股市来一个大的灾难,我在这个灾难里面可能有一个比较好的价格选到一个非常好的企业。所以我们觉得股市掉一点是好事,不是坏事。

  主持人:会不会面临像资金链断的这个情况?

  徐新:我们有钱啊,只要企业家拿到我们今日资本的钱,就不在乎为钱发愁了,别人拿不到钱就死了,你拿到钱就牛了(笑)。

  主持人: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请到了今日资本的徐新女士,跟我们聊这么多关于她的一些话题,其中的很多观点和看法非常精彩,我们也非常希望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像创业者,能够通过我们这样的一些聊天,能够从中获得有意义的东西。非常感谢徐总,本次聊天到此结束,欢迎继续关注新浪VC人生,欢迎关注我们的创业栏目。

  徐新:谢谢大家。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