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29日

10句话让你轻松遨游职场    


最最宝贝 于 2004-10-26 8:52:08 加贴在 管理论坛 ←返回版面 按此给该网友发送邮件 按此察看该网友的资料 按此把文章加入收藏夹 按此给作者留言 按此给作者发送即时消息 按此查看作者个人专辑 按此编辑本帖 按此打印本帖 按此打包转发本帖

    俗话说得好:会干的不如会说的。你想仅仅凭着熟练的技能和勤恳的工作,就在职场游刃有余、出人头地,未免有些天真了。虽然能力加勤奋很重要,但会说话,却能让你工作起来更轻松,并且可能帮助你加薪、升职。

  1、应答上司交代的工作:我立即去办。

  冷静、迅速地做出这样的回应,会让上司直观地感觉你是一个工作讲效率、处理问题果断,并且服从领导的好下属。如果你犹豫不决,只会让上司不快,会给上司留下优柔寡断的印象,下次重要的机会可能就轮不到你了。

  2、传递坏消息时:我们似乎碰到一些情况……

  一笔业务出现麻烦,或市场出现危机,如果你立刻冲到上司的办公室报告这个坏消息,就算不关你的事,也会让上司怀疑你对待危机的能力,弄不好还会惹得上司的责骂,成为出气筒。

  正确的方式是你可以从容不迫地说:我们似乎碰到一些情况……千万不要乱了阵脚,要让上司觉得事情并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并且感到你会与他并肩作战,解决问题。

  3、体现团队精神:XX的主意真不错!

  小马的创意或设计得到了上司的欣赏,虽然你心里为自己不成功的设计而难过,甚至有些妒忌,你还是要在上司的听力范围内夸夸小马:小马的主意真不错。在明争暗斗的职场,善于欣赏别人,会让上司认为你本性善良,并富有团队精神,从而给你更多的信任。

  4、如果你不知道某件事:让我再认真地想一想,2点前答复您好吗?

  上司问了你某个与业务有关的问题,你不知道如何作答,千万不要说“不知道”。而“让我再认真地想一想,2点前答复您好吗?”不仅暂时让你解围,也让上司认为你不轻率行事,而是个三思而后行的人。当然,要记得按时给出答复。

  5、请同事帮忙:这个策划没有你真不行啊!

  有个策划,你一个人搞不定,得找个比较内行的人帮忙,怎么开口呢?你可以诚恳地说:这个策划没有你真不行啊!同事为了不负自己内行的形象,通常是不会拒绝的。当然,事后要记得感谢人家。

  6、拒绝黄段子:这种话好像不适合在办公室讲哦!

  男人有时总喜欢说些黄段子,并且不大注意场合。如果有男同事对你开“黄腔”,让你无法忍受,这句话可以让他们识趣地闭嘴。

  7、减轻工作量:我知道这件事很重要,我们不妨先排一排手头的工作,按重要性排出先后顺序。

  首先,强调你了解这项工作的重要性,然后请求上司指示,将这项工作与其它工作一起排出先后顺序,不露痕迹地让上司知道你的工作量其实很大,如果不是非你不可,有些事就可交给其他人或延期处理。

  8、承认过失:是我一时疏忽,不过幸好……

  犯错误在所难免,所以勇于承认自己的过失很重要,推卸责任只会使你错上加错。不过,承认过失也有诀窍,就是不要让所有的错误都自己扛,这句话可以转移别人的注意力,淡化你的过失。

  9、打破冷场的话题:我很想知道您对这件事的看法……

  当你与上司相处时,有时不得不找点话题,以打破冷场。不过,这正是你赢得上司青睐的好机会,最恰当的话题就是谈一些与公司有关、上司很关心又熟悉的话题。当上司滔滔不绝地发表看法时,也会对你这样一个谦虚的听众欣赏有加。

  10、面对批评:谢谢你告诉我,我会仔细考虑你的建议的。

  面对批评或责难,不管自己有没有不当之处,都不要将不满写在脸上,但要让对方知道,你已接受到他的信息,不卑不亢让你看起来又自信又稳重,更值得敬重。

信息来源:人才市场报

2003影响中国管理思想进程九大洋管理工具
LEARNING.SOHU.COM    2004年5月21日17:09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来源:中国管理传播网

  作者:叶秉喜 庞亚辉

  执行力


  拉里·博西迪和拉姆·查兰的《执行》一书成为2003年国内最畅销的财经书籍。由此书演变的关注“执行”的管理理念,则给了中国企业思想上的冲击。作为管理理念的执行,关注的不是具体的管理模式与战略,而是在策略过程中,每位企业家都感受到其重要性却又觉得无法突破的瓶颈。高成长性的企业最缺乏的是执行力基础,现有执行力基础可能已难以支撑未来发展的规模。一些跨国公司在中国能够取得快速成功,与其在中国市场强大和坚决的执行能力分不开。企业制度化越明确,执行能力也越强。正如该书的作者所说,执行是任何企业(无论在北京还是纽约)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执行不只是那些能够完成、或不能完成的东西,而是一套非常具体的技术和行为,它能够帮助公司在任何情况下得到建议,维系自身的竞争优势。执行本身就是一门学问,因为人们永远不可能通过思考而养成一种新的实践习惯,而只能通过实践来学会一种新的思考方式。

  点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已经锁定了的有效战略,所依赖的关键执行力是中层经理人。因而必须把责任核心点全部下落到中间层经理人的肩上。这一点看似非常正确,然而过分地强调执行,使企业的中层经理人成为整个企业的配合者、服从者、旁观者。公司中间管理层,往往在真正的压力和充分的信任之下,逐步形成强有力的执行力基础。没有授权,一味地强调执行,则使经理人的思想与客观能动性产生退化。

  管理层收购(Management Buy Outs,简称MBO)

  管理层收购(Management Buy Outs,简称MBO),是一个2001年出现的“舶来品”。2002年6月,政府决定国家股减持在场外进行,MBO开始发生。2003年3月,上市公司的MBO被财政部叫停,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随着上市公司MBO的被叫停,各种各样的“隐形”MBO又出现了。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MBO并不仅仅针对上市公司,也不只是对效益好的企业而言,它往往运用于一些中小企业、非上市公司,或者所有者模糊不清的企业。原因有二:一是因为高级管理人员既熟悉业务,也熟悉市场,投资者看中企业的人力资源;二是看中这个企业本身未来的发展潜力,投资人一旦帮助这个企业走上发展势头,甚至扶助它上市,就能从中获得存量收购的巨大成功。奇怪的是,MBO在海外实际上没有大量进行,但在国内得到大面积推广。地方政府针对当地企业的产权改革都是通过MBO的方式把国企卖给了高级管理层。而这些政府官员与他们身边的国企或者大的集体企业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很容易将政治与经济相互联动,以极低的价格把企业出卖。过程没有法律约束,基本是暗箱操作,没有实现公开、公正、公平原则,使得国有资产悄悄流到了私人的手里。

  点评:MBO的兴起,似乎成为承认高层管理人员人力资本的一个捷径。在整个运作过程中,规则的缺失和不透明的操作成为高层官理人员与地方高官瓜分国资的盛宴。甚至已经被很多机会主义者认为是千载难逢的漏洞。企业当下的管理层有机会成为最大的受益人。然而,融资似乎成为他们最大瓶颈。MBO基金的盛行似乎成为另一部分在瓜分盛宴的受益者。他们在MBO过程中,扮演更潜在、然而收益最高的赢家。

  公关危机(Public Crisis)

  这也是70年代初期在西方流行的一个管理概念。去年5月,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及英国《经济学人》旗下《财务总监》杂志公布了一项名为“中国企业:入世适宜性”的调查报告显示:跨国公司渐露适宜性。但最近的一系列事件使公众对该结论提出了质疑。一个依据是,《华尔街日报》引用美林证券(Merrill Lynch)报告所透露的,跨国公司没有一个适用于“中国市场”的策略,只有一些适合于“某些行业”的策略。另一个依据是,在加入WTO后,一些外资企业的市场公关危机特别多。先是美国惠氏奶粉被限令召回,雀巢食品被爆含有不明基因,接着富士胶卷涉嫌走私……,一桩桩现实的危机事件一度使得跨国公司陷入被动状态,而它们对待公关危机的态度和处理事情的方法,又使得危机似有愈陷愈深的趋势。

  点评:综观这些危机的发生,不管是“富士走私”丑闻、还是雀巢食品“不明基因”事件,首先由媒体引爆,而跨国公司面对这些危机时要么高高在上,“你能把我怎么样”般盛气凌人;要么态度低调,以“无可奉告”敷衍了事,企图蒙混过关;要么被动接受,甚至内部还会出现“倒戈”,将“不同的声音”传递给媒体。媒体越是得不到正面答复,越要刨根问底,结果危机越搞越大,声音一面倒,甚至引发政府出面协调,最终使得跨国公司付出惨痛代价。所有的问题无不反映了跨国公司在中国市场上对公众知情权的蔑视,更反映了它们在公关危机处理上的僵化。这些最先把公关危机理念引进中国的跨国公司怎么了?精通于危机公关的跨国公司们,似乎已经把这个管理的舶来品“落地”了。

  平衡计分卡(Balanced Scorecard)

  罗伯特·卡普兰的平衡计分卡(Balanced Scorecard) 理论被《哈佛商业评论》评为75以年来最具影响力的管理学说。他和戴维·诺顿在总结12家大型企业业绩评价体系的基础上,提出了平衡计分卡理论。

  作为一个战略实施工具,平衡计分卡能够帮助战略实施人员明确公司在财务、客户、内部管理,以及学习与发展4个方面的内在联系。例如:企业的战略目标是增加利润,那么在财务方面的指标应当是增加销售额,降低成本;前者的驱动因素可能是提高现有客户的满意度,增加其购买量,并开发新的客户(客户方面);后者的驱动因素可能是改善内部管理,尤其是在降低成本相关上,如供应链管理、生产效率提升等方面(内部管理方面),以及新产品的研发(学习与发展方面);而客户满意度的驱动因素则是公司在客户最关心的产品质量、交货周期、售后服务等方面的单项或者综合表现(内部管理方面)。

  点评:2003年的3月,卡普兰来到中国“兜售”他的平衡计分卡。国内也同时掀起了一阵普及平衡计分卡的热潮。然而,这种跟风似的学习和引进,并没有考虑到中国企业的实际情况。目前国内的企业发展阶段与西方相比,差异很大。如何平衡这4种因素在企业发展中的关系,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是全新的课题。据说联想集团认为,目前国内企业仅仅把它作为HR实施过程中的一项绩效考核,并没有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拿出相应的实施方案。

  投资者关系管理(Investor Relation Manager,即IRM)

  IRM英文为Investor Relation Manager ,即投资者关系管理。它属于上市公司战略管理的范畴,旨在通过信息披露与交流,促进上市公司与投资者之间的良性关系,并在投资公众中建立公司的诚信度,实现公司价值最大化和股东利益最大化。IRM起源于19世纪60年代美国。那时它的主要功能是通过充分信息披露并运用金融和市场营销原理,加强与投资者和潜在投资者沟通,促进投资者对公司了解和认同,实现公司价值最大化的战略行为。美国在1969年,就率先成立了全国投资者关系协会(NIRI),至今已有5000多个会员。在全美成立了31个分会,从投资者关系的角度分析投资人与被投资公司的信任。而IRM的关系管理中,主要存在分析师关系、投资者关系网站、投资者关系信息包、投资者问答、投资者意见调查、投资者数据库、投资者教育、财经媒体关系等8个方面。

  点评:在经历了太多的信息批露和问题投资关系管理问题后,2003年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比以往任何时期都多。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注重投资者关系的管理。一方面,信任是一种预期的信念,即投资人认为公司是值得信赖的信念和预期,此预期状况的产生根源可能是交易经验的累积,也可能是因为公司所表现出的专业素养、可靠性或善意所反映出的一种心理情境;另一方面,信任是投资人所表现出的行为倾向或实际行为,借以展现自己的利益是依靠在投资对象的未来行为表现上。

  6西格玛(Six Sigma)理论

  统计学中,有一种分析评估的方法,用来计算与标准值间的差异,称为标准差。它也是计算缺陷率的一种方法。当标准差到达6个西格玛时,要求的缺陷率为百万分之三(3.4/1,000,000),几乎接近完美。成功的现代化经营管理,对于各项产品都严格要求符合标准,将缺陷和错误降至最低,最好是零缺陷。6西格玛的观念和做法,被企业延伸为提高产品品质,增加利润的核心。但在目前的中国企业,依然还有传统上马马虎虎和差不多的习性,对6西格玛认识不是很足。这相当不利于企业管理。企业产品的品质要管制,应力求达到6西格玛缺陷率。事实上,产品和服务的品质好坏,是企业所有员工操作各种设备、材料、技术和事务的结果。员工是因,品质是果。要达成6个西格玛,不能只针对产品或服务本身,而必须将品质管制向前延伸到员工做事的管理和做人的管理。

  点评:中国企业,依然还有传统上差不多的习性,对6西格玛认识不足。这相当不利于企业管理。企业产品的品质应力求达到6西格玛缺陷率。对服务的品质管制,及在服务上的错误率、不良率或客户投诉率,也该如此。

  协同商务(Collaborative Product Commerce,简称CPC)

  协同商务(Collaborative Product Commerce,简称CPC)兴起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它是以互联网为基础,主要针对制造业,在包括产品研发、设计、采购、生产、售后服务在内的全生命周期进行数据管理,帮助企业完成跨地域、跨行业的合作,提升产品协作的总体效能。

  CPC的核心是3个C,即Create(创造产品)、Collaborative(协同设计)、Control(控制)。CPC和ERP是一种互补关系,CPC提供的是全程跟踪式的服务,它能让客户、开发者、厂商、供应商等从产品开发初期就紧密相连,每个阶段都能参与,共同做出决定。它能够把ERP、CRM、SCM三者用互联网结合,成为电子商务的有机组合。CPC的实施总体上分三步走,一是明确目标;二是动员,统一认识;三是实施,上线。其中最大的误区是,企业在上线之后就放松,以为具体实施之后就无须再过问。可实际上,CPC的实施难度最大是在上线之后,让工作真正产生实效。因为员工的习惯很难改变,而且他们对工具的理念、运作、操作等都不熟悉,这就会面临巨大的挑战。这一阶段中,要有培训,要对之进行实施辅导,还要有建立奖惩制度来配合。协同商务比较适合制造业。实施协同商务一般分两类情况,这可根据企业的情况而定:一是全盘性的,即先做企业流程再造,之后再实施CPC,这种方式操作难度很大;二是不管企业现有流程如何,就遵守目前的流程来实施。

  点评:在同一个平台上汇总和交换部门间、企业间的各种数据和信息,以提高工作效率和绩效的需求,恐怕许多企业都会认同。德勤认为,现在兴起的“协同商务热”是否为时过早?在企业内部业务流程重组尚未完成之前,企业怎能有效地将内部流程、外部市场和合作伙伴集成起来?这是不少信息化专家的质疑。

  流程再造(简称BPR)

  流程再造(简称BPR),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迈可·哈默博士和CSC管理顾问公司董事长詹姆斯·钱皮于上世纪90年代出提出。计划经济和传统的业务流程在新经济的环境下,已不能适用。流程改造能提高管理水平,更能即时提高公司的经营业绩。其核心是对客户的高度关注和负责,是对企业传统经营理念的创新。它表面上是针对业务流程。实质上,是变革企业的组织结构、绩效考核和激励机制以及企业文化。但对于多数的中国企业,目前由于管理基础薄弱,并缺乏企业变革的经验和承受能力,无法实施彻底变革,基本上是对业务流程进行梳理和局部优化。

  点评:海尔是国内实施BPR最早的企业之一,在国内引发了一阵讨论。从海尔实施的效果来看,目前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绩。然而海尔内部,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因素被忽略了,因此并没有得到部分核心员工的支持与合作。另外,在流程再造的过程中,忽视信息技术所扮演的角色,脱离信息技术纯粹的流程再造,也往往是国内企业所犯的错误之一。

  沉静领导

  美国学者小约瑟夫·巴达拉克的新著《沉静领导》,在2003年初登陆中国企业界。它在国外被命名为“第五级经理人”,而国内则把它命名为“沉静领导”。从上世纪80年代的艾科卡到90年代的韦尔奇,人们坚信:外向、张扬是优秀企业家的必备特征;而同样从80年代的比尔·盖茨到90年代的郭士纳,人们更加坚信:冒险、传奇才应该是优秀创业家的必备经历。谁能真正成功?是那些不为人所知的“沉静领导”,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内向、低调、坚韧、平和,甚至动机混杂。归纳起来,沉静领导具有3大品格特征:克制、谦虚和执着。沉静领导之道,与我们传统的东方处事哲学很相近,令国内企业管理者所思:这是不是管理思想的返璞归真。

  点评:沉静领导不是简单的领导方法或模式,而是一种领导风格。绝大多数的艰巨问题,往往是那些不引人注目、远离镁光灯的人,通过他们谨慎小心、深思熟虑、小而踏实的行动,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从2003年中国诸多企业CEO们的做事风格和对著名企业的观察来看,企业比以前更理性,更“沉寂”了。张瑞敏、倪润峰们在各大传媒上主动的露面越来越少,而企业练内功的势头越来越猛。这是学习沉静领导的结果,还是巧合?

2004年10月28日

国际金融报:中欧国际十年打造亚太第一

LEARNING.SOHU.COM    2004年10月27日11:46    来源:[ 人民网 ]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精彩推荐:  教育部赴澳留学预警 自考辅导专栏 考研咨询团队24小时各科答疑 国家公务员录考专题 

  国际金融报记者 钱政宜 发自上海

  在该排行榜中,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在毕业生就业和薪水等几个重要指标上均位居世界前列。其中,中欧毕业生的“毕业后三个月就业率”为96%,高居全球第二;“三年薪水平均提高幅度”达194%,为全球第三位,超过美国著名的沃顿和哈佛商学院;“就业成功率”则排在全球第20位

,紧随沃顿和哈佛之后;中欧学生毕业三年后加权工资平均达到50万元人民

  币,投资回报率很高

  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全球排名顶尖的沃顿商学院成立于1881年,哈佛商学院成立于1908年,哥伦比亚商学院成立于1916年,芝加哥商学院成立于1898年,他们都有着近百年的办学历史。作为一所创办仅十年的国际商学院,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创造了一个发展奇迹。

  在日前由英国《金融时报》公布的2004年度MBA全球百强排行榜中,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连续三年排名上升,跃居亚太地区第一名,是中国内地惟一一家进入世界权威排名的商学院,也是亚洲地区仅有的两家入榜学校之一。

  MBA排名重新洗牌

  《金融时报》是世界最具权威的制作商学院排名的媒体之一,它公布的全球MBA年度排名的主要依据是毕业生的收入水平、收入增长率、职业前景、目标达成,及教授的国际化和研究工作等21项指标,通过对全球商学院和MBA校友的问卷调查进行综合评估,在业界具有相当的公正性、客观性和权威性。

  专家介绍说,《金融时报》2004年商学院全日制MBA课程排名主要反映了两点关键信息。首先,今年全球排名前五位的商学院中出现了两家来自欧洲的新面孔,这还是迄今为止的第一次,也充分说明欧洲商学院的进步是最大的。其次,榜上所有商学院的MBA毕业生的薪酬增长幅度持续下降,其中最为突出的是美国商学院和就职于金融行业的毕业生。

  今年共有29家欧洲商学院进入全球百强排名,其中,18家(即62%)的排名均比去年提升,另有2家维持原排名不变,还有2家则是首次进入排名。这一点恰恰证实了我们去年所看到的趋势,即欧洲商学院中排名提升、保持不变或首次进入排名的比例高达65%。

  今年全球百强商学院中仍然以美国商学院居多,共计57家,但其中许多家的排名均出现了下滑。只有20家(即35%)的排名出现了上升,而排名下滑的达到27家(即47%)。虽然今年排名前10位的商学院中仍有8家是美国商学院,但前20位中只有15家是美国商学院,而去年则为16家。

  从排名靠后的情况来看,美国商学院排名下滑的趋势更为显著。去年排名71位至100位的商学院中有8家是美国商学院,而今年则增加到12家。

  那么,导致美国商学院排名下滑的原因是什么呢?这显然与美国国内的经济状况和当地薪资水平的停滞不前密不可分。其中,薪资水平下降幅度最大的为金融和银行业。相比早一年毕业后就职于该行业的毕业生所报告的薪资水平,今年2000级MBA毕业生所报告的薪资水平下降了21%。而去年同期就职于金融业的1999级MBA毕业生的薪资下降幅度仅为15%。

  相比而言,就职于金融和银行业的欧洲商学院毕业生的薪资下降幅度较小。与去年相比,今年其薪资下降幅度为12%,而去年同期为7%。

  即使在其他行业,如咨询、传媒与营销以及IT和电信,美国商学院MBA毕业生的薪资水平也在下降。而与之相比较,只有就职于传媒与营销领域的欧洲商学院毕业生的薪资出现了下降。

  上述这些统计数据也证明了沃顿、哥伦比亚、芝加哥和斯特恩等美国商学院的强劲实力。这几家商学院的2000级MBA毕业生中,从事金融行业工作的比例均高达46%到49%,但它们都保持了去年的排名,其中芝加哥商学院的排名还提升了一位。这也充分说明在经济状况欠佳时,选择一流商学院是更为安全的一种投资。

  去年,有7家商学院的毕业生报告称,从开始攻读MBA学位到完成《金融时报》调查问卷的5年时间里,他们的平均薪资涨幅超过200%。而今年达到这一水平的只有墨西哥的Ipade商学院一家,为223%。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I鄄pade商学院的MBA学员的年纪很轻,入校的平均年龄只有25岁。通常来说,这类商学院的MBA学生毕业后的薪资绝对数较低,但薪资涨幅较大。以Insead和IMD这两家商学院为例,完成排名调查问卷的Insead商学院的毕业生入校时平均年龄为28岁,而IMD商学院则为31岁。相比而言,Insead商学院MBA毕业生的薪资涨幅较大(124%,而IMD的仅为99%),但最终的薪资绝对数较低。

  虽然与去年相比,薪资涨幅百分比有所下降,但人们很容易扭曲这些统计数据。例如,进入全球前10强商学院的MBA学员可能会期望在4到5年时间内薪资提升约165%,而企业经理人要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使薪资增至3倍,通过这一途径肯定是最稳妥的。

  虽然2000级MBA学员毕业时,正逢美国经济步入衰退期,但只有收集到这一代“失落的MBA”的全部统计数据后,才能更为全面地了解经济滑坡对MBA就业市场的影响。

  在接受调研的MBA毕业生中,女学员的薪资平均比男学员低12%。这一点或许不足为奇。但女学员的平均薪资同比仅下降了7%,而男学员则下降了8%。完成《金融时报》调查问卷的女MBA毕业生仅占总数的26%。

  薪资涨幅下降并非今年美国商学院排名下滑的惟一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外籍学员比例的下降。据今年大部分美国商学院报告称,这批MBA毕业生中外籍学员的比例大约下降了3%。其中,有些商学院的下降幅度更大,例如,MIT的外籍MBA学员比例从43%减少到33%。只有排名提升3位、晋级第16位的康奈尔大学商学院的外籍学员比例从23%大幅上升到35%。

  许多欧洲商学院的外籍学员比例都出现了大幅上升。例如,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IESE商学院的外籍学员从61%增加到70%,而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的外籍学员则从83%增加到88%。

  必须指出的一点是,与前几年的排名一样,在位于排名表中间的“质量水准”一项中,许多商学院之间的分差不到一分。

  例如,今年英国克兰菲尔德大学管理学院的排名从第54位下滑至第63位,但它如果发挥全部潜能,还可以再增加200分,而实际上,它只需增加4.5分就可以维持去年第54位的排名。

  同样,今年位列第75位的NotreDame大学Mendoza商学院只需再增加11分就可以保持它第54位的排名。对于此类商学院,我们最好还是依据它们三年的平均排名来判断其绩效优劣。

  十年磨一剑

  在该排行榜中,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在毕业生就业和薪水等几个重要指标上均位居世界前列。其中,中欧毕业生的“毕业后三个月就业率”为96%,高居全球第二;“三年薪水平均提高幅度”达194%,为全球第三位,超过美国著名的沃顿和哈佛商学院;“就业成功率”则排在全球第20位,紧随沃顿和哈佛之后。根据该调查,中欧毕业生的就业情况和职业发展十分理想,学员的薪水增幅稳步上升,毕业三年后加权工资平均达到50万元人民币,投资回报率很高。这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全球MBA就业市场上都十分突出。

  在学员和师资的国际化、多样化等指标上,中欧也毫不逊色。中欧拥有一流的国际化师资,根据《金融时报》的调查,71%的教授来自海外,连续三年居全球第6;中欧国际学生的比例为11%,有超过50%的学生前往世界一流商学院交换学习,还有不少学生参加海外实习,这使得中欧在体现学员国际化阅历的排名上升到第5位。

  “作为中外合作的国际化产物,中欧自成立伊始就确定了国际化办学的方针,无论是在师资、课程、生源,还是教学内容和方式等各方面都努力以国际化水准要求自己,按国际标准办学。这使得中欧有能力参与国际竞争,参与全球评估,并凭借实力进入排行榜,这是首要因素。”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执行院长刘吉教授分析中欧成功的原因说,“第二,中国经济的崛起和高速发展也造就了中欧,为大批优秀人才提供不出国也能留学的机会,并且就业出路超过欧美一流商学院。第三,也是最重要的,这些年来中欧严把生源和师资质量关,为学生提供优质的职业发展服务,并形成了强大的校友网络。我们的产品是学生,学生受到了社会的承认、企业的欢迎,那么中欧也就成功了。”

  合作办学优势互补

  探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创办历史,或许能看出很多“苗头”。

  2003年10月13日,中国政府发表了第一份《中国对欧盟政策文件》,这表明中国与欧盟的全面合作进入新阶段。文件指出,要“办好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培养更多高层次人才”。这是中国政府首次在重要外交文件中强调具体教育项目的合作,办好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成为中国政府对欧关系的一项基本国策。

  文件说,加强和扩大各层次的交流,适时建立中欧教育合作磋商机制,强化在学历学位互认、留学生交流、语言教学、互换学生、教师培训等方面的合作,办好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培养更多高层次人才。

  作为中国政府与欧盟政府共同孕育的“孩子”,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成为见证中国与欧盟全面合作的里程碑和中国改革开放在教育领域的示范窗口。作为中国与欧盟的历史性合作项目,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是中国惟一一家由国家开办的独立商学院,并享有完全独立的办学自主权。

  几年来,国际社会的高级领导人对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发展给予了大力支持,法国、西班牙、比利时、爱尔兰、英国等欧盟国家的总统、总理、王室成员、部长等重要领导人也纷纷访问学院,为办好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献计献策。根据欧盟高官的评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是欧盟与政府间成功合作的最杰出典范。

  中国政府在对欧盟发表的第一份文件中明确指出办好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表明了中国与欧盟在教育领域加强合作与交流的决心,也必将加速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成为世界领先商学院的发展进程。

  事实证明了这种论断。中欧的十年发展折射出整个中国工商管理教育的十年历程,十年的点滴积累铸就了中欧今日的品牌形象和国际排名的飞跃。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是根据中国政府和欧洲联盟的协议,由上海市人民政府和欧盟共同出资创办的一所不以赢利为目的的中外合作教育机构。其前身是1984年成立的中欧管理中心,1994年11月8日在上海浦东新区正式建校,由上海交通大学与欧洲管理发展基金会合作承办。

  作为中国MBA、EMBA教育的先驱,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是中国内地第一家开设全日制工商管理硕士课程(MBA)、高层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课程(EMBA)和高层经理培训课程的商学院。

  2000年5月,在2000年《亚洲周刊》评选的亚太地区50所最好的商学院中,中欧国际工商学院MBA课程排名第14位,EMBA课程排名第10位。

  2001年9月,英国出版的2001年版《MBA职业指南》“国际用人单位对MBA满意度调查”中,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已跻身亚太地区最受跨国公司欢迎的10所商学院之一,排名并列第5位。

  2002年1月,中欧国际工商学院MBA学位得到中国政府的认同。

  2002年5月,英国《金融时报》刊登了全球商学院中公司短期课程的最新排名,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名列全球第45位,位居亚洲第一。这标志着该校已经全面进入世界一流。

  《国际金融报》 (2004年02月16日 第四版)

2004年10月25日

勾引?

推开半掩的门,就看到她优雅得端着一杯红酒,一袭黑色低胸礼服,笑意盈盈得向我走来,“怎么!过了这么久你又想得起我了?”她修长的手指滑过我的脸颊,停在了我的嘴唇。
意味深长得看着她,“你又想得起我?”
她羞涩得半低下头,手指指着我的胸膛,“你个死东西,要不想你,怎么你一约我,人家就有空了?”
我一把拉过她,她顺从得依在我的怀里,含情脉脉得看着地毯,“你别当我不知道,你那么多红颜知己,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我掐了一把她的腰,“你这个小家伙,你还不知道你对我是最重要的一个?”
“是吗?”她意味深长得看了我一眼,“那你也不表示表示?”
“表示?”我一把把她扔到床上,“我这就表示!”

。。。。。。

她伏在我的胸口,温顺得如同一只小猫,我摸着她的头发,慢慢得说:“嫁给我,好么?”伏我身上的身体僵了一下,“哪里你有样空口说白话的求婚?”我从边上西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打开盖子露出里面的钻戒,“嗯?够诚意了吗?”
“你来真的?”她坐起身子,她的胸部随着她的喘息一起一伏,煞是动人。她麻利得穿上衣服,“下次再说,我先走了!”

听见呯的一声,我微笑一下,顺手把戒指扔进了垃圾桶,那,只不过是个假的便宜货而已。

中国十大城市经理人薪酬排行榜

文/黄钦东

  10月22日,国内规模最大、最专业的人力资源管理门户网站,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www.ChinaHRD.net)发布了《2004经理人薪酬调查报告》。调查结果显示,上海经理人平均月薪居全国十大城市之首;在中国经理人收入最高的十大行业中,石油行业名列榜首。

  2004中国经理人价值几何

  尽管今年七月中旬国家统计局对上半年全国GDP数据进行了修正,为9.7%,而不是国务院有关领导曾预计的10%以上,但是有一点我们毫不怀疑——今年我国的GDP仍将高速增长。纵观今年各行各业经理人的薪酬水平,基本上随着全国经济的平稳运行而逐步上涨。参与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www.ChinaHRD.net)本次调查的经理人来自全国各大主要城市、主要行业以及企业的主要职能部门。另外,在本次调查中,我们对数据取样规定被调查者所在企业的职位为部门经理或以上。从总体上来看,参与本次调查的经理人的平均月薪达到了6045元。

  上海经理人平均月薪居全国十大城市之首

  在此次调查中,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www.ChinaHRD.net)特别统计了“2003年度中国城市GDP排行榜”中GDP最高的十大城市的经理人薪酬状况。这十大城市GDP排名由高到低依次为:上海、北京、广州、深圳、苏州、天津、重庆、杭州、成都和无锡。

  调查结果显示,上海经理人以8278元的平均月薪高居十城市之首,与其GDP排名完全吻合;苏州经理人平均月薪5780元排在十城市的最后一位。

  根据调查结果,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www.ChinaHRD.net)排出了“中国十大城市经理人薪酬排行榜”:

  第一名:上海经理人,平均月薪8278元;

  第二名:北京经理人,平均月薪7888元;

  第三名:深圳经理人,平均月薪7275元;

  第四名:重庆经理人,平均月薪6722元;

  第五名:杭州经理人,平均月薪6432元;

  第六名:广州经理人,平均月薪6322元,

  第七名:成都经理人,平均月薪6145元,

  第八名:天津经理人,平均月薪5942元,

  第九名:无锡经理人,平均月薪5902元,

  第十名:苏州经理人,平均月薪5780元

  收入最高的十大行业,石油行业名列榜首

  如果要选出今年秋季最热门的财经话题,“石油价格猛涨”无疑是其中之一。而在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www.ChinaHRD.net)此次薪酬调查中,“石油/化工行业”的经理人以7949元的平均月薪高居各行业之首。不知道两者之间是否有必然的联系?

  根据调查结果,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排出了“中国收入最高的十大行业”:

  第一名:“石油/化工行业”经理人,月薪7949元;

  第二名:“金融行业”经理人,月薪7457元;

  第三名:“运输/物流行业”经理人,月薪7269元;

  第四名:“通讯/电信行业”经理人,月薪7246元;

  第五名:“能源/电力行业”经理人,月薪7141元;

  第六名:“家电行业”经理人,月薪6922元;

  第七名:“建筑/房地产行业”经理人,月薪6500元;

  第八名:“计算机行业”经理人,月薪6367元;

  第九名:“医疗/生物行业”经理人,月薪6359元;

  第十名:“互联网/电子商务行业”经理人,月薪6012元。

  受调查的其它行业经理人薪酬情况还有:“(微)电子技术行业”经理人月薪5963元;“快速消费品行业”经理人月薪5930元;“汽车行业”经理人月薪5727元;“广告/公关/市场行业”经理人月薪5487元;“批发/零售行业”经理人月薪5250元。

  (此文公布的仅为调查报告的部分内容,报告的其它部分我们将陆续发布,敬请留意本网的近期报道,或登陆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www.ChinaHRD.net)查阅。)

  薪酬调查说明

  作为目前国内规模最大、最专业的人力资源管理门户网站,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www.ChinaHRD.net)在2004年9月期间,进行了网上经理人薪酬调查,以期提供一份相对详尽的薪酬报告,以供企业及广大网民作为招聘求职时参考。

  此次经理人薪酬调查由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www.ChinaHRD.net)主办,以下网站作为合作媒体参与了此次调查并发布了问卷:新浪财经、搜狐招聘、新华网、人民网、千龙新闻网、上海热线、东方网、广州视窗、金羊网、263在线、中青在线、计世网、天极网、水母网、中华培训网、中国营销传播网、中国管理传播网、上海人才网、job88人才网等。

  本次薪酬调查主要分析2004年9月(9月1日-9月31日)收集的数据。

  本项目的研究目的是通过对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收集来的中国主要城市经理人的共1757个数据进行合理性探索,筛选,专业统计处理、分析,得出网上薪酬调查基本结果。

  本报告中涉及的所有薪酬数据,均为平均月薪。本调查中的月薪定义为税后月薪,即包括工资、奖金、补贴在内的所有现金收入之一月总和,不包括兼职收入。

  由于本报告基于网上的薪酬调查,参加者都具有上网的条件,因此本报告不能代表没有上网条件的人群的薪酬水平。尽管采取了多种措施过滤不合理数据,但是仍然有可能包含了某些精心制作的假造数据。另外,受我们采集样本数量的影响,对于某些参加者较少的级别或者行业,本报告的数据可能没有代表意义,仅供大家酌情参考。

  版权声明:

  此调查报告版权归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简称中人网,网址:www.ChinaHRD.net)所有。

寻找真实的上海(上)
作者:彼得?霍华思(Peter Howarth)
2004年10月16日 星期六

Shanghai
Agence

我知道三个英文单词的普通话讲法:“你好”(Hello)、“谢谢”(Thanks),还有“啤酒”(Beer)。我甚至把这三个词教给我的三个儿子,并向他们解释说,10年后,任何人若想在全球舞台上有不同凡响的表现,都必须能流利地说这种难讲的语言。因为这条红色巨龙正腾空而起,而且很快将要咆哮,或是做任何红色巨龙会做的事。

腾空的红色巨龙

我们几乎肯定已经看到了一些迹象。一年前,中国将人送入太空(从前只有美国和苏联成功做到了这件事),而上个月,中国人在上海首次主办了一级方程式(F1)大奖赛。据说,将于2008年举行的北京奥运会,其筹备工作已快完成。此外,今年秋季有部影片的票房惊人地成功,即英文字幕版的中国武术史诗片《英雄》(英文译名是:Hero)。

同时,美国和欧洲汽车工业正对氢动力汽车的实验结果拭目以待,这些实验目前正在上海同济大学进行,操作者是一位名叫俞卓平的人,还有他手下28名博士科学家和200名学生组成的团队。如果他们能够成功(为了我们大家,让我们希望他们能成功),那我们将来就能驾驶一样全新的东西。

如果你同任何时装设计师交谈,他们都会说,目前只有一个市场值得去费心。今年早些时候,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周游香港、北京和上海,组织时装表演,并恳请当地媒体支持他在这些城市开的时装店。他还宣布说,计划在中国大陆再开30家专卖店。

令人着迷的中国市场

这种着迷是可以理解的。这个12亿人口的国家,几乎占全球总人口的五分之一。过去半个世纪中,这个国家在共产党政权的统治下对外部世界紧闭大门。现在,随着中国开始放松贸易法,它向西方品牌展现了一个庞大的新市场(以及廉价生产资源)。想想这个事实:中国仅有2000万辆汽车,大约每1000人拥有8辆。在美国,这个数字是每1000人拥有940辆。无怪乎西方汽车商正在排队等候投资于中国:今夏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宣布,将把它在中国的产能扩大一倍,达到年产130万辆车,并将投资130亿美元;大众汽车(VW)表示,公司将在中国投资约60亿美元,福特(Ford)将投资13亿美元。

汽车市场的看法是:中国人准备接受商业入侵,因为他们缺少自己的品牌,其它市场也是如此。《媒体杂志》(Media Magazine)于2004年7月发表的Synovate调查结果显示,在超过7个亚洲市场中,日本索尼(Sony)在1000个最知名品牌中排名首位。排名第二的是芬兰移动电话公司诺基亚(Nokia),该公司本月早些时候选择在上海推出其新型手机。

时装公司上海滩(Shanghai Tang)是个明显的例外。上周末,在与之同名的城市上海,这家中国的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举行了中国大陆最大的一场时装秀。这场表演在国际要人经常下榻的西郊国宾馆花园里举行,T形台上覆盖了一个巨大的蒙古包。这场2004年秋冬系列时装发布会名为“高原上的游牧时光”(Nomads of China),融合了中国传统的明快色彩与精美织绣,还添加了21世纪服装的实用性,反映出这家公司的鲜明特征。T形台下,中国的明星出场表演,还有社交名流和娱乐界名人。来宾中还有奥运110米栏冠军刘翔(奥运史上首位获得田径金牌的中国人),以及被称为中国的贝克汉姆(David Beckham)的前锋谢晖。

预期和现实间的差距

你常常发现,在预期和现实之间存在差距,但上海不会让你失望。在这个早先是殖民口岸的城市,遍地都是低楼层、低科技的房屋、商店和仓库,而如今,一个由混凝土、玻璃和钢铁构建而成的21世纪大都市正拔地而起。在这里,你能去世界上最高的酒吧喝一杯,那就是金茂君悦酒店87层的Cloud 9酒吧。从那里俯瞰,你会发现大量建筑用的竹制脚手架。

在超级摩登的建筑和勉强站立的房屋之间,仍可以看到这座城市辉煌的过去,最显著的地方是沿黄浦江西岸的外滩。参观古老的汇丰银行(HSBC)大楼是不可或缺的部分,这座建筑目前已进行了翻修,恢复了它昔日的荣光。位于拐角处的是著名的和平饭店,这座建筑不那么神采飞扬,但更加有趣。在这幢上世纪30年代、装有彩色玻璃的大理石标志性建筑里,富丽堂皇已经褪色,一支老年爵士乐队气喘吁吁地在舞台上演奏着每晚的固定曲目。

我本希望找到这样的上海——一座到处是鸦片馆、充满颓废气息的城市。我还期望找到黑猫夜总会(Black Cat nightclub)这样的声色场所,这在安德烈?马尔罗(Andre Malraux)的经典小说《人的命运》(La Condition Humaine)中有所描述,这本小说讲述1927年注定失败的共产主义起义。在小说描述的黑猫夜总会里,爵士乐令人“如醉如痴”,光顾的客人中有“身着绣花丝绸的中国女人、俄罗斯人和混血杂种……面临破产的商人、还有舞女和娼妓”。但这类能唤起昔日回忆的场所已经非常罕见。事实上,和平饭店即将重新开发。

新上海一切都在改变。无论你去哪里,到处都是建筑工地。离开那支老古董爵士乐队,拐角处就是外滩三号,里面有个很时髦的屋顶平台酒吧,喇叭里放着西方流行歌曲,Mumm牌香槟大酒瓶搁在冰块上。入夜,时髦的中国人和欧洲人在这儿集聚,欣赏着江上未来主义色彩的建筑物天际线,江上巨大的驳船逆流而上。一个巨大的黄色“M”霓虹标志映衬在灰暗的水面上,像个预示着什么东西将来临的可怕信号。东方之珠上海拥抱着西方麦当劳的金色双拱。

外滩三号的楼下,是一个巨大的品牌设计师商场。这幢宏伟的7层楼旧建筑已整修一新,目前有豪华的阿玛尼和Emporio Armani商店进驻,此外还有零售店Anne Demeulemeester、Bottega Veneta、Costume National、CP Company、Marni、Stone Island、Yohji Yamamoto、Y’s,以及Yves Saint Laurent Rive Gauche。设计师专卖店传染似地在城市各处蔓延。有个称为上海时代广场的商场,里面有Marina Rinaldi、Ferragamo和古奇(Gucci)店。在另一个购物中心恒隆广场(Plaza 66),购物者可以找到Cartier和Hermes,从上月开始,还可找到中国最大的奢侈品品牌店: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除了上海滩这个品牌外,上海似乎没有任何土生土长的时尚品牌。

 

中国时尚设计师哪儿去了?

我与《Men’s Folio》和《Wow》杂志的新加坡出版商Eddy Koh会晤,并问他中国时尚设计师都去哪儿了。他解释说,虽然你可以在戛纳电影节等西方大型活动中看见,章子怡(《卧虎藏龙》)等女演员身着传统的紧身无袖丝绸旗袍,但这样做只是一种声明。“在这儿她是不会穿的:中国人不会穿民族服装去参加聚会,他们会穿迪奥(Dior)。”

据Koh先生说,中国设计师处在22条军规(Catch 22)那样的境地:为了在国外造成影响,他们需要一个鲜明的民族形象,就像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设计师一样,但在国内这没人会接受。“相反,如果他们想在国内取得成功,就得展现出当代西方的形象。这就好像是,他们必须出国、出名,然后以比如纽约设计师的身份回来——上海滩就是这样。”

上周举办壮观时装展的“上海滩”品牌由气派十足的香港商人邓永锵(David Tang)于1994年创立,接着于1998年将多数股份出售给奢侈品巨头Richemont。Richemont这家瑞士集团拥有Cartier和登喜路(Dunhill),就是该集团表示,要将上海滩打造成第一个全球性中国奢侈品品牌。“过去50年里,中国已丧失了自己的文化传统,”Koh先生解释说,“中国共产党掌权后,中国文化已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了。如果有什么的话,年轻的中国设计师有必要花些时间重新学习已经丢失的东西。”

我们在雍福会(Yong Foo Elite club)用午餐,此处以前是英国领事馆,再之前是苏联、德国和越南的领事馆。装饰包括一张明式卧床、蓝色丝绸印花墙纸、装饰艺术的吊灯、山羊皮贴面家具和一些大银盘。如果我不是错得离谱的话,花园里甚至像有一张鸦片床,在一棵白玉兰古树下。它正是我想象中会在上海找到的东西——一种殖民地的异国情调,神秘、浪漫而又奢华。我想象,从前的英国领事住在这里,带着一种优雅的慵懒,在下午3点从床上(明式床或是鸦片床)起身,喝当天第一杯饮料,再给白厅发几份电报,然后穿上衣服吃晚饭,接着去拜访马尔罗的黑猫夜总会。

Koh笑了。“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一切都是平等的,所以我们失去了奢侈的念头。正在营造新上海的,不是这里的中国人,而是那些当年离开大陆去台湾和香港,现在又回来的人。所有顶级餐厅和新场所都是这些人开的。”雍福会也不例外。结果就是,虽然我们确实在一个原是英国领事馆的地方用餐,但据大家说,在它为英国女皇陛下的政府效力时,它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模样,而是破败失修、无人过问。现在的华丽景象是一位中国商人的杰作,他在三年前买下这块地方,从上海各地精心搜罗了各种古董。餐具是上世纪70年代的古奇,装饰艺术的丝绸墙纸实际上是来自巴黎的新品。除了中国的主厨丁永强,雍福会还雇佣了Michelin厨师伊万?科莱(Yvan Collet),他是中国所没有的Michelin两星厨师。

我在上海呆的时间越长,就更能理解Koh的意思。我们想象中的、从书本和电影中积累的中国文化的概念,是一种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消失的事物。上海真是个假货之城。这里甚至有个假货跳蚤市场,这幢建筑造得像古老的中国宝塔。在这里,你自然可以买到假冒的设计师品牌手表和路易威登皮包。廉价出售的还有中国艺术赝品——年代久远的玉雕像、花瓶,甚至还有伪造的共产主义时期的小摆设。

中国品牌哪去了?

我和生活在新加坡的澳大利亚记者理查德(Richard)一起去用晚餐,同行的还有他的朋友克里斯蒂娜(Christina),她是一位从事广告业的香港人。我们乘出租车到新天地,这个地方以前是法租界的两个街区,最初在上世纪20年代开发。新天地归香港的一个开发商拥有,由总部在纽约的建筑师事务所Wood Zapata重新设想构建。这家事务所保留了那些老式建筑,但把这些建筑变成了商店、酒吧和餐馆。这里甚至有家星巴克(Starbucks)。我们吃饭的那家餐厅,如果放在曼哈顿也不会显得落伍,那里全是闪闪发光的水晶制品和黑色漆木制品。我在那里点中国菜,但他们表示抱歉,说他们实际上不做中国菜——这里更多的是各种菜系的融合。

我询问koh有关中国设计师的理论是否正确。“没错,完全正确,”理查德说,“但这里之所以没有中国男装设计师,还有其他一些原因,其中一个是,他们无法与裁缝竞争。我在裁缝那里定制一套西装花了700至800新元,大致相当于250英镑。另外衬衫花了70新元,大约25英镑——你怎么能与这样的价格竞争?在劳动力非常便宜的时候,是很难与其竞争了。”

“但是,人们会买西方的牌子,”克里斯蒂娜说道,“在香港,我再也不会在周六上街购物了,因为商店里全是从大陆去旅游的人。他们把钱攒起来,然后特意每年进行两三次旅行,把钱花在路易威登和古奇等东西上面。”当你认识到,中国消费者正在购买的西方服装,实际上越来越多是由中国制造的,这就显得更有讽刺意味。

他们为何购买西方品牌而非中国品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品牌,”理查德说,“它们并不真正理解品牌的概念。中国是一个商人民族——他们着眼于短期。他们不愿投入建立一个品牌所需的金钱、时间和力气。他们想要快速回报,因此他们的前景在本地。”

然后他给我出了个难题,让我说出一个除了上海滩和东方文华大酒店集团(The Mandarin Oriental)之外的中国品牌。很遗憾,我说不出来。我所能想到的所有亚洲品牌都是新加坡(航空公司)、日本(汽车制造商),或韩国(电气产品公司)的。事实上,最后我发现,就连东方文华也属于怡和集团(Jardine Matheson),那是一家源自苏格兰的公司,19世纪30年代才开始在亚洲开展贸易。

便宜与奢华

第二天,我去拜访一位传统的上海裁缝,这位裁缝专门制作那些中国影星不会在家穿的旗袍。一件这样的绸缎服装价格在1000到4000元人民币(合70至270英镑),这只是一件Dolce Gabbana或范思哲(Versace)品牌服装价格的零头。在中国,名牌时装品牌的价格和它们在西方的价格一样:一件圣罗兰(YSL)长袖白色V领女装在伦敦售价1850英镑,在中国售价为2.545万港元,按汇率直接折算。类似的,一件黑色Paul Smith London男装在英国的售价约600英镑,在上海的售价是等值的9000元人民币左右。

晚上我出席了芬兰移动电话公司诺基亚举行的晚会。诺基亚选择在上海进行一个新手机系列的全球发布活动。活动地点的名字很平淡,叫上海展览中心,但这幢苏联风格的建筑富丽堂皇得惊人,于上世纪50年代末为纪念共产主义革命而建。

当晚活动现场全是中国交际场上的女子,没错,衣服全是西式的,放眼望去没有一件旗袍。混杂在人群中的中国模特似乎从基因上就是西化的,或者是吃牛排和维他命长大的。这些模特远不是我期望的那种娇小的美女,她们都有6英尺高,或者更高。后来我得知,在北方有个村庄出来的全是高高大大的女子,你在T形台上看到的多数中国女子都是从那里来的。

新手机确实很漂亮:都显示了装饰艺术,黑白色、外观光亮,有着铬黄色几何图形,闪烁着红光。有一款看上去像女士用的唇膏盒,有一个显示屏,手机不用时可折叠成一面镜子。上世纪20年代盛气逼人的未来主义雕像把这些电话当首饰佩戴,而仪态如雕塑般优雅的真人美女摆着各种姿势,手机在她们的西式晚礼服上(无疑是迪奥或古奇的)闪闪发光。一位诺基亚设计师解释说,他们之所以选择在上海开发布会,原因是上海纸醉金迷的过去与新型手机的装饰艺术外观互相映衬,还因为这个地方新旧共存如此显著。

第二天,在去机场的路上,我们的车在成千上万骑自行车的人中穿行。我想起了澳大利亚记者理查德所说的,劳动力的便宜。中国的首次世界扩张正由第三世界的方式来推动——原始、廉价的人力。他们能比今天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更快地建设,更便宜地制造,更出色地消费。我不知道这一切将把他们带往何方,但新与旧、贫穷与富有、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分化确实非常引人注目。

我们来到了一个环形路口。

一边是马赛拉蒂(Maserati)的展厅,另一边是法拉利(Ferrari)的展厅。自行车大军没有多看一眼就蜂拥而过。或许到明年,他们将开上氢动力汽车?或许我们都会开上。

 

In search of the real Shanghai
By Peter Howarth
Published: October 24 2004 20:13 | Last updated: October 24 2004 20:13

shanghaiI know the Mandarin for three English words: “Hello”, “Thanks” and “Beer”. I have even taught them to my three young boys, explaining that in 10 years anybody who wishes to move and shake on the global stage will need to be fluent in this difficult tongue. Because the red dragon is rising and soon it will roar, or whatever it is that red dragons do.

You’ve almost certainly seen the signs. A year ago, the Chinese put a man in space (only the Americans and Soviets had managed this before) and last month they hosted their first Formula One grand prix in Shanghai. Preparations for the Beijing Olympics, not until 2008, are said to be nearly complete, and autumn’s surprise box office hit is a subtitled martial arts epic called Ying xiong (translated as Hero).

Meanwhile the US and European motor industries are bracing themselves for the results of experiments in hydrogen power for cars, currently being conducted by a man called Yu Zhuoping and his team of 28 PhD-level scientists and 200 students at Shanghai’s Tongji university; if they crack it (and let’s hope, for all our sakes, they do) we’ll be driving something very different in the future.

And talk to any fashion designer and there’s only one market worth bothering with at the moment. Earlier this year Giorgio Armani toured Hong Kong, Beijing and Shanghai, staging fashion shows and wooing the local press to support the stores he has opened in those cities. He also announced that he plans about 30 more across the continent.

The fascination is understandable. Here is a country of 1.2bn people – almost a fifth of the planet’s total population – which for the past half-century has been closed to the outside world by its communist regime. Now, as China starts to relax its trading laws, it promises a massive new market (and a cheap manufacturing resource) for western brands. Consider the fact that in China there are only 20m cars – about eight per 1,000 people. In the US the figure is 940 per 1,000. Little wonder then that western carmakers are queuing up to invest: this summer General Motors announced it would be doubling its capacity in China to 1.3m vehicles a year and spending $13bn; VW said it would invest around $6bn and Ford $1.3bn.

The thinking in the automotive market, and in others too, is that the Chinese are ready for a commercial invasion because they have a shortage of brands themselves. In a survey (Synovate survey, published by Media Magazine, July 2004), Japan’s Sony was ranked first among the top 1,000 most recognised brands in more than seven Asian markets. Ranked second was Nokia, the Finnish mobile phone company which chose Shanghai as the backdrop for the launch of its new models earlier this month.

One notable exception is the fashion company Shanghai Tang, China’s answer to Ralph Lauren, which last weekend staged one of the biggest fashion shows the Chinese mainland has seen, in its namesake city. Held in the gardens of the Xijiao State Guest house, where visiting international dignitaries are put up, the catwalk was covered by a huge Mongolian tent. The Autumn/Winter 2004 collection, entitled “Nomads of China”, features the company’s signature combination of old-China’s vibrant colours, quality fabrics and embroidery, plus 21st century functionality. And off the catwalk, China’s glamorati came out to play: as well as socialites and celebrities from the world of entertainment, guests also included Liu Xiang, the 110m hurdler (and the first Chinese to win a gold medal in a track and field event in Olympic history), and China’s David Beckham, striker

Often you find a discrepancy between expectation and reality but Shanghai does not disappoint. A 21st century concrete, glass and steel metropolis is growing up through the teeming low-rise, low- tech houses and shops and warehouses of this former colonial port. Here you will find the highest place in the world to get a drink – the Cloud 9 bar on the 87th floor of the Grand Hyatt Hotel. Down below you will find extensive use of bamboo scaffolding.

Between the super-modern and the barely standing, the city’s grand past is still in evidence, most notably on the Bund, which runs along the west bank of the Huangpu river. An essential visit is to the old Hong Kong and Shanghai Banking Corporation Limited (HSBC) building, which has now been restored to its glory-days. Less salubrious but more fun, is the famous Peace Hotel round the corner, where a jazz band of ancients wheeze their way through a nightly set, perched precariously on stage in the faded grandeur of this 1930s stained-glass and marble landmark.

This was the Shanghai I’d hoped to find – a city of opium dens and decadence. I’d expected louche places such as the Black Cat nightclub – described by Andre Malraux in his classic novel of the doomed 1927 communist uprising, La Condition humaine – where the jazz provided “frenzied intoxication” and the clientele included “Chinese women sheathed in worked silk, Russians and half-castes… businessmen faced with bankruptcy proceedings, dancing-girls and harlots.” But such evocative haunts are a rarity. In fact, the Peace Hotel is about to be redeveloped.

The new Shanghai is all about change. Everywhere you go there are building sites and round the corner from the antique jazz band at Three on the Bund is a fashionable roof terrace bar where western pop blares out of speakers and magnums of Champagne Mumm are kept on ice. At night, trendy Chinese and Europeans gather here to take in the view of the futuristic skyline over the river as huge barges navigate their way inland. Reflected in the dark waters, like some ghastly beacon of what’s to come, is a giant yellow neon “M”. The pearl of the east embracing the Golden Arches of the west.

Downstairs at Three on the Bund is an enormous designer emporium. This is a seven-floor renovation of a grand old building which now houses imposing Armani and Emporio Armani stores, as well as retailing Anne Demeulemeester, Bottega Veneta, Costume National, CP Company, Marni, Stone Island, Yohji Yamamoto, Y’s, and Yves Saint Laurent Rive Gauche. Designer boutiques spread contagiously across the city. There is a mall called Shanghai Times Square, which includes Marina Rinaldi, Ferragamo and Gucci stores. At Plaza 66, another mall, shoppers can find Cartier and Hermes, and from last month, China’s biggest luxury brand store: Louis Vuitton. With the notable exception of Shanghai Tang, there seem to be no indigenous fashion names.

I meet Eddy Koh, Singapore-based publisher of Men’s Folio and Wow magazine, and ask him where all the Chinese fashion designers are. He explains that while you may see an actress like Zhang Ziyi (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wear the traditional fitted qipao sleeveless silk dress to western events such as the Cannes film festival, this is done as a statement. “Over here she wouldn’t wear it: the Chinese won’t wear ethnic costume to a party, they’ll wear Dior.”

Chinese designers, according to Koh, are in a Catch 22: to make an impact abroad they need a clear ethnic look, like the Japanese designers of the 1980s, and yet at home this will not sell. “If anything, if they want to be a success here they have to present a contemporary western look. It is almost as though they have to go overseas, make their name and then come back as, say, a New York designer – that is what has happened to Shanghai Tang.”

The label that hosted last week’s spectacular fashion show was founded by flamboyant Hong Kong businessman David Tang in 1994, then sold a majority stake to the luxury goods giant Richemont in 1998. It is Richemont, the Swiss group that owns Cartier and Dunhill, that has said it will build Shanghai Tang into the first global Chinese luxury brand. “China has lost its cultural heritage over the past 50 years,” explains Koh. “After the communists took over we have not had much to shout about in the way of Chinese culture. If anything the young Chinese designers need to take some time to re-learn what has been lost.”

We are having lunch in the Yong Foo Elite Club, formerly the British Consulate and before that the Consulate of the Soviet Union, Germany and Vietnam. The decor includes a Ming Dynasty bed, blue silk floral print wallpaper, art deco chandeliers, suede- covered furniture and silver platters. If I’m not very much mistaken, there even appears to be an opium bed in the garden set under an ancient magnolia tree. It is exactly what I imagined I’d find in Shanghai – a colonial exoticism, mysterious, romantic and luxurious. I fantasise that the British Consul lived here in elegant indolence, getting out of bed (either Ming or opium) at 3pm for the first drink of the day, then sending a few telegrams to Whitehall before dressing for dinner and a visit to Malraux’s Black Cat nightclub.

Koh is amused. “Under the communists everything became egalitarian so we lost the idea of luxury. The new Shanghai is being made not by the Chinese here in China, but by those who left for Taiwan and Hong Kong and are now coming back. All the top restaurants and new places are being opened by these people.” The Yong Foo Elite Club is no exception. It turns out that though we are indeed dining in the former British Consulate, it didn’t look anything like this in the service of Her Majesty’s Government, when by all accounts it was allowed to slip into disrepair. The current splendour is the work of a Chinese businessman who bought the place three years ago and has hunted out the eclectic antique contents from all over the place. The cutlery is 1970s Gucci and the art deco silk wallpaper is in fact new, from Paris. Along with China’s master chef, Ding Yong Qiang, the Yong Foo also employs the services of Yvan Collet, with his very non-Chinese two Michelin stars.

The longer I spend in Shanghai, the more I understand what Koh means. What we imagine to be Chinese culture – the ideas we have gleaned from books and films – is something that has pretty much disappeared. Shanghai is really a city of fakes. There is even a fake flea market, built to look like an old Chinese pagoda-like structure, where you can, of course, buy fake designer watches and Louis Vuitton bags. But also on sale are fake Chinese artefacts – aged jade statues, vases and even replica communist-era knick- knacks.

I go for dinner with Richard, an Australian journalist who lives in Singapore, and his friend Christina, who is Hong Kong Chinese and works in advertising. We take a cab to Xintiandi, an area of two city blocks in the French Concession district, a place first developed during the 1920s. Now owned by a developer from Hong Kong, Xintiandi has been re-imagined by the New York-based architects Wood Zapata, who have kept the old buildings but filled them with shops and bars and restaurants. There’s even a Starbucks. We eat at a restaurant that would not look out of place in Manhattan – all sparkling crystals and black lacquered woodwork. I ask for Chinese food and am told sorry, they don’t really do it – it’s more fusion here.

I try out Koh’s theory about Chinese designers. “Sure, that’s all true,” says Richard, “but one of the other reasons there are no Chinese men’s wear designers is that they can’t compete with the tailors. I get my suits tailor-made for S$700-800, Which is about £250, and my shirts for S$70, about £25 – how are you going to compete with that? That’s what you get when you can literally throw humanity at something.”

”People will buy western brands, though,” says Christina. “I won’t go shopping on a Saturday in Hong Kong any more because the shops are so full of those who have travelled from the mainland. They save up and then make two or three trips a year especially to go spending at places like Louis Vuitton and Gucci.” This is all the more ironic when you consider that increasingly the western garments Chinese consumers are buying are actually made in China.

Why will they buy western brands and not Chinese? “There aren’t really Chinese brands,” says Richard. “They don’t really understand the concept of a brand. The Chinese are a nation of traders – they look to the short term. They’re not yet willing to invest the money or the time and effort it takes to build a brand. They want a quick return, and their outlook is local.”

He then challenges me to name a Chinese brand, and apart from Shanghai Tang and The Mandarin Oriental hotel group, I fail miserably. Every Asian brand I can think of is Singaporean (the airline), or Japanese (the car manufacturers) or Korean (the electrical goods firms). In fact it turns out that even The Mandarin Oriental is owned by Jardine Matheson, a company of Scottish origin that began trading in Asia in the 1830s.

The following day I check out a traditional Shanghai tailor who specialises in making the qipao dresses that Chinese movie stars won’t wear at home. The cost of one of these silk or satin numbers is about RMB1,000-4,000 (£70-£270), a fraction of what a dress from Dolce Gabbana or Versace would cost. But the prices in China for big-name fashion brands are the same as they are in the west: a YSL long white plunge-necked dress which costs £1,850 in London retails for HK$25,450, a straight conversion. Similarly, a black Paul Smith London men’s suit is about £600 in the UK and the same price in Shanghai at about RMB9,000.

That evening I attend the party held by Nokia, the Finnish mobile phone company. They’ve chosen Shanghai for the global launch of a new range. The venue, the blandly named Shanghai Exhibition Centre, turns out to be an incredibly grand palatial Soviet-style affair built in the late 1950s to commemorate the communist revolution.

Tonight the place is packed with the Chinese demimonde and yes, the clothes are western, not a qipao in sight. The Chinese models who mingle in the crowd seem to have been genetically westernised too – or fed on a diet of steak and vitamins. Rather than the diminutive lovelies I’d expected, these are six-footers and above. Later I am told that there is one village in the north which breeds giant females and supplies most of the Chinese women you find on the catwalks.

The new phones turn out to be handsome things – all art-deco gloss black and white with chrome geometrics and flashes of red. One looks like a ladies’ lipstick case and features a display which, when not in use, doubles as a mirror. Thrusting 1920s futurist- style statues wear the phones as jewellery, while the statuesque live beauties pose with the shiny gadgets in their western-style evening gowns, no doubt by Dior or Gucci. A Nokia designer explains that they chose Shanghai for the launch because its decadent past complements the art deco-inspired look of the new line and because it is a place where old and new co-exist so dramatically.

The next day on the way to the airport, we pick our way through thousands of cyclists and I remember what Richard, the Australian journalist said about “throwing humanity” at situations. China’s first world expansion is being fuelled by third world methods – raw, cheap manpower. They can build faster, make cheaper and consume greater than any other nation in the world today. I don’t know where this will take them, but the divides between old and new, rich and poor, tradition and modernity are indeed dramatic.

We come to a roundabout.

On one side there is a Maserati showroom and on the other, another for Ferrari. The cyclists swarm past without a second glance. Maybe next year they’ll be driving hydrogen-powered vehicles? Maybe we all will.

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城市经验

   廖民生/文   2004-10-25 8:55:00  阅读 201 次
        在200余年城市开发和建设历史中,澳大利亚形成了具有自身特点的城市规划体系。澳大利亚联邦宪法规定,联邦政府主要负责外交、国际、移民等事务,州政府与州以下的地方政府负责地方性事务。州议会制订各州的法律,以全国第二大城市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为例,主要的规划立法有——规划和环境法、规划复议委员会法、历史建筑法、开发区法;除规划法以外,各州还有大量的与规划法相关的立法,如建筑控制法、考古与土著文化保护法、社区公共设施法、官地法、土地排水法、环境影响法、环境保护法等。
    海南省三亚市政府近日到澳大利亚新西兰,就城市规划和住房问题进行了考察,这两个国家取得的诸多经验值得中国借鉴。
    不管是悉尼、墨尔本,其城市规划都是一步到位,它不会因为城市领导人的改变而随意改变;而且城市规划的重大项目和工程都必须在互联网上公示和投票,征求不同利益群体的意见,征求社会各界方方面面最广大人群的理解和支持。因此,可以说澳大利亚城市规划真正成为了城市各项建设的灵魂。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城乡界限分明,各具特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早已完成工业化进程,城市和乡村在经济上已不存在明显的差别,但在城市和乡村的规划建设上,城乡的界线是很分明的。城市就是城市,农村就是农村,并不像我们常说的城乡统筹就等同于城乡一体化的概念。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城市化程度高,农村人口少,城市和乡村的社会经济功能不同,其物质表现形态也就不同。城市是密集的、繁华的、喧闹的,那里有森林般的建筑,蛛网般的路,穿梭的人流、车流;而乡村则是松散的、宁静的、休闲的,那里有精致的别墅、绿地、花园和毫无遮挡的阳光、清新的空气。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政府都十分重视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依法建设和管理城市。澳大利亚城市整体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已经实现标准化、规范化。比如,移动电话的发射基站都统一建设成为树状的景观雕塑;城市的汽车道和人行道的差距高度基本统一;所有行人道横过汽车道路口都要设轮椅无障碍通道口,一切公共场所都有轮椅的使用道,连悉尼奥运会主场馆的贵宾观礼台都设置有为数不少的残疾人专用座倚席;所有两层以上购物商场、停车场都配有升降电梯;垃圾分类收取,机械化处理,居民每周一次将标准统一的垃圾桶堆至家门口的车道旁,由市政管理部门的大型先进的垃圾车挨家逐户、使用机械化操作统一运到垃圾场处理;道路的维修和清扫亦由市政部门派人进行;具有独立产权的别墅式房屋低层建筑面积不得超过占地面积的一半。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政府都十分重视住房建设,他们根据不同层次和老年人的特点,建造出大量的房子供国民选择。澳大利亚、新西兰属于世界上经济发达国家,政府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十分重视住宅产业的建设及发展。如澳大利亚目前平均每人有住房1.67间。最大城市悉尼每年建造住房2.5万-3万套,一般每套45-100平方米,年建造住房面积180万-200万平方米。市中心建设的住房价格比较贵,因此住房委员会在市区边缘建造一些公房,供低收入者居住。
    澳大利亚政府非常重视对老年人提供住宅。考虑到老年人居住在一起能互相照顾,悉尼市有专为老年人建造的高层公寓。有一室户和二室户,设备齐全,每层设有活动室。在电梯内备有凳子,供老年人坐。每3户有一台公用洗衣机、烘干机。每户有紧急电话通底层活动室,室外有草坪、喷泉等,环境优美。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房屋建造过程中,十分注重房屋的造型多样化、结构轻型化。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房子外观造型多种多样,有的犹如一件艺术珍品,别墅式独立House多为橙红色,斜坡屋顶,有的上面有木结构加一小层或两层楼房。结构多为硬木框架,外加单层空心砖,有一定承重力。墙砖色彩造型多样,有现代化的淡雅的白色、也有古色古香的仿古色彩很浓的表面凸凹不平的外墙。有些居民花几十万澳元买一座旧房,推倒重建,半年即可建成新房。高层楼宇则由房地产开发商兴建,一般半年至一年亦可建成,澳大利亚人每搬迁一次家或房屋转让一次,都要重新装修一次,换墙纸或刷乳胶漆、换地毯或重铺木地板,显得焕然一新。有的较为轻型的房屋,在搬家时是真正的“搬家”,他们在另外一个地方买到地皮后,就用吊车将轻型的房屋吊起装在平板汽车上运走,然后运到新的地方安装好,就可以住人了。如果房屋太大,那么就分两次吊装和搬运。
    澳新政府鼓励居民自建房,但居民也可通过多种渠道取得住房。澳新政府根据他们的国情鼓励居民尽可能自己建造房屋,但也可以通过以下几种方法来提供住房给居民:住房委员会建造后出租或出售;对低收入者买私房提供补贴;与私人企业合资建房;买进私房,改造后出租;提供材料由居民自己改建。澳大利亚的低收入者可向政府申请租用或购买住房。在购买政府提供的住房时,政府给予补贴,提供低于市场利率的贷款,分期还贷,30年还清。公房和私房的租金标准是一致的,但租金不得超过家庭收入的20%。他们鼓励低收入者购买政府提供的住房,因为价格便宜,居民对住房会精心保养,从心理上容易得到满足。如果居民是首次置业的,不分男女老少,政府均给置业者补助10000澳元的置业补助金。
    澳大利亚政府在旧城改造或拆建房子时,尊重历史且在建造过程中,认真考虑以人为本。二次大战后,澳政府对城市的原有住宅拆除重建,但是新建的高层住宅不受欢迎,到了20世纪60年代,代之以综合改造的方法,对于各历史时期有代表性的建筑都要求保留,由专门的有权威的非官方机构决定。对拆除重建的住房,在建造时,要考虑和周围环境的协调,层数多为3-4层(因为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对保留的房屋,在外形上要保持原有的风貌,内部改建达到现代标准。对住宅,在征得居民同意的前提下,进行一定规模的改建,如内部重新分隔,增加厕所、厨房、碗柜、洗衣房、洗涤设备、热水设备、消防系统等,并调换电线,屋面翻修,卧室和起居室铺满塑料地板等,尽可能使居民有完善的、单独使用的设备,减少对别人的干扰。搞好建筑物的外部设施,如道路修理、对园林精心布置、增加停车场、为居民增加活动室等。
2004年10月23日
贵人就是你自己
凌敏
    每个公司都有那么些人,整天抱怨着生不逢时,无伯乐赏识,才能被淹没。我们公司也不例外,于是我让他们轮流发言,面对面地告诉我他们的优势在哪里?结果他们不是呆呆地看着我,手足无措,或者就是文不对题的大谈自己的具体知识。很少有人能给我满意的回答,甚至有人认为我是故意刁难他们。
 
第一个名词解释:

    何谓优势?用大白话说,就是你天生能做一件事,不费劲,却比其它一万个有做得好。如果说得理念些,就是所谓“做一件事的持续的、近乎完美的表现。”
 
    如此说来,成功不是很简单的吗?但为什么仍有这么多人在苦苦挣扎?为什么只一个盖茨和一个乔丹?

    于人有人把成功规结于“贵人”。
 
第二个名词解释:

    所谓「贵人」,就是对你有帮助、愿意伸手拉你一把的人。我认为每个人的生命中,都可能存在着许多贵人。有的是他们主动对你伸出援手,有的需要你自己慢慢培植。
 
    俗曰:是金子始终会发光。

    前提是你必须是金子。或者说能让你的贵人看到你发光点。也就是优势。
 
    现在你也许应该好好静下心来想想你自身的优势在哪儿?

    也许你历来并不注意它,更枉谈珍惜和发挥,因为我们从小受到的负面思维的影响太深。恐怕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儿时经历:考试得了95分,兴高彩烈地回到家,而父母劈头就问“那5分到哪里去了?!”

    更为糟糕的是,就算有些人知道自身的优势何在,却不喜欢。相反,他们继续羡慕别人身上他们认为含金量高的优势,并徒劳无功地通过各种努力去当别人,而不是自己。如此,本来通过发挥自身优势而望取得的成功,却失之交臂。
 
第三到五个名词解释:

    才干:是你油然产生并贯穿始终的思维、感觉或行为模式。

    知识:由所学的事实和课程组成。

    技能:是做一件事的步骤。
 
    以上三者合一便组成了你的优势。
 
    才干是先天的,而技能和知识能通过学习和实践而获得。例如,有的人是“天生”的销售员,虽然对产品所知寥寥,但仅凭其如簧之舌就足以说明客户购买。

    又如同某些应聘者,他们自己坦言觉得和陌生人打交道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但他们还是想应聘做为销售或其它对外的工作。因为他们相信他们可以通过努力和学习(知识和技能)来克服这一点。通常我会建议他们考虑其它的岗位。因为,即使你能够获得必需的技能和知识,直到能基本胜任这个岗位,但如果你缺乏必需的才干,你就决不可能作出近乎完美的表现。这样对公司还是个人都是一种浪费。
 
    请记住“贵人”不是圣人,更不是全能。伯乐只是个相马师而已,他择优选能的本领也仅限于他最熟悉的行业。千万不要为了力图获得尽可能多的知识和技能,磨光自己的棱角,把自己推入陷阱,以求获得面面俱到的全能发展。从而愈加失去自己的优势及闪光之处。否则,当你自以为全能发展,却早已埋没在平庸的人群中,连天都看不到,还有谁可以看到你?
 
    最后,请记住以下两句话,这是世界顶级经理所遵循的两大观念:每个人的才干都经久不变,与众不同。每个人最大的成长在于其最强的优势领域。
 
    其实你的贵人是你自己。(完)

职场处处皆贵人调查报告
51job·翠翠

    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没有家庭背景,自身能力也是一般,过着上班下班为老板打工,看老板脸色的日子。每每在电视剧里看到一受穷落迫之人,偶然遭遇贵人,就此飞黄腾达,众星捧月时,不免心生几分妒意,自我阿Q道也就是拍拍电视,生活中哪有这么好的事。其实如果把眼光放的开一些,把事情想的透一些,生活中是不缺贵人的,他们可能就是朋友,同事,或是仅仅萍水相逢的人,怎么,不信?那就请看看前程无忧近期关于“职场处处皆贵人”的报告。

    本次网上调查共有4364个人回答了问卷,其中男性占了54.40%,年龄层次主要集中在18-29岁,总共占了调查人群的77.98%。受访人群主要集中在北京市(28.92%)、上海市(26.83%)和广东省(12.28%)这三个地域。受访者中,绝大多数人在信息技术和互联网行业工作,加工制造,贸易,生物制药行业也有一部分受访者参加了调查。另外,受访对象中,有27.73%的人是IT人,做销售的占了12.28%,8.11%的受访者是做财务工作的,还有7.15%的人是做物流采购的。受访者以本科学历为主,占了43.81%;对此调查感兴趣的人群从在读学生到工作五年以上者都有,民营企业(26.63%)和外商独资欧美类企业(24.56%)的受访者占了绝大多数。

17.35%的人认为人脉关系对自己的职涯最重要

    有人讲三十岁以前靠专业赚钱,三十岁以后拿人脉赚钱,可见人脉的重要性。在关于哪类因素对职业生涯影响最大的调查问题中,“个人能力”被大家公认为第一要素;其次是“机遇”,有30.77%的受访者认为“机遇”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人脉关系的因素被排在了第三位,有17.35%的受访者感受到了人脉的重要性。其实这三样并不矛盾,往往具有累积加倍的功效。你有能力,那么你可能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但是如果你在能力之外还有良好的人际关系,人脉优势,那么结果往往是一分耕耘,数倍的收获。


    调查还发现男性比女性更关注人脉关系对职涯的影响,同时随着工作时间的增加,人们对于人脉在职场中的作用也愈加看中,国企的职员对于人脉的关注度要高于其他类型的企业。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不同学历的人对于“机遇”、“人脉关系”、“个人能力”这三个要素的重视程度是大相径庭。本科学历者对于三要素的关注度为:28.92%、17.46%、36.89%,再来看看学历为博士的受访者对于三要素的关注度为:18.42%、13.16%、63.16%,显然个人能力在博士人群中受到绝对优势性的肯定,相对而言机遇和人脉关系的作用被弱化了。高学历可能会是高IQ,但并非也有高EQ,而IQ和EQ的作用相信不用在此文中再做陈述。

45.56%的人坦言职场之外并没有注重与贵人结缘

    凭心而言,这个结果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尽管大多数人认同了周围处处是贵人的想法,但是在对于贵人的寻找中,还是有45.56%的人仅仅局限于职场当中,认为出了8小时工作以外就不必太在意了。调查发现,相对而言男性比女性更注重在职场之外的贵人缘修行,有61.70%的男性受访者认为职场之外仍是结识贵人的好时机,而持相同观点的女性朋友仅占了49.39%。同时受访者中随着工作经验的增长,对于职场之外的人际交往也越来越重视。


    这一边,45.56%朋友认为,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出了8小时之外就应好好享受生活,如果这个时候还要时时带着这个与那个之类的规则与目的实在是太累。另一边,54.44%人群表示,寻找贵人与人交往并不能清楚地把界线划分在职场内。只有做个有心人,更多机会展示自己的优势,才更有可能得到贵人的赏识与相助。

    结识贵人也好,与人交往也好并不是一件刻意要定时完成的项目,而是一种在工作和生活中养成的习惯,人脉的积累是长年累月的,不管是一条人脉,或是由人脉伸展出去的人脉,都需要长期的付出与关怀,这样才能在看似不经意间逐步建立起自己的人脉网。

48.5%的人认为在公司的业务往来时候最容易积累贵人缘

    想与贵人结识的渠道有很多,调查显示公司的业务往来是最易结识贵人的途径。其次是公司的活动(年会,公司培训)和个人充电培训,这两项的得票率分别为15.44%和15.23%;另外沙龙聚会也被认为是可以考虑的方法,得票率占了10.63%。

    在补充回答中,有人提出贵人缘本来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当机遇到来的时候自然就会有贵人缘。这样的想法多少带有消极色彩,机遇不会光临没有准备的人,要想贵人能够出贵言和贵力,至少得让贵人发现你,认为你值得帮助,是可塑之才,而非朽木一个。如果别人根本不知道你需要帮助,值得帮助,又何来机遇结识贵人呢?

    不过补充回答中还是有闪光点可寻,比如有人认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结识贵人,结识贵人的机率并不受场合的限制,而是看个人的交往能力与沟通能力,看来此君是与人相处的高手。还有人提出贵人就是自己,善对别人,也就是善对自己。平时能够处处与人方便,尽可能地帮助别人,把握每一个帮助别人的机会,那么同样别人也会在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出手相助,相信能持此类观点的人已经参透了与人相处之道,因为施比受更有福。

48.36%的人是主动出击打造自己的人脉关系

    人脉关系是如何打造的呢?主动出击?还是守株待兔?调查显示,48.36%的人是主动出击打造自己的人脉关系,有34.22%的人是通过朋友介绍增长人脉,只有一小部分人(9.82%)是被动等待别人找上门。可能是性别的关系,男性似乎比女性更乐于主动出击与人沟通,女性选择被动等待的比率要高于男性;另外有意思是工作时间越长的人更倾向于朋友介绍来认识新的朋友,比如工作八年的受访者中有39.79%的是通过朋友来积累自己的人脉,而刚刚毕业的学生选择朋友介绍为34.66%。外企工作的人主动结识朋友的意识比较强烈,占了50.8%,朋友介绍的比率为32.5%;国企工作者朋友介绍与主动认识的得票率非常接近,分别为40.49%和43.67%。


65.62%的人认为与人交往时应保持“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心态

    调查发现大多数(65.62%)的受访者认为,与人交往应保持“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心态,所谓淡淡的花香才能久长,这类朋友绝对是绅士型的人,保持朋友间的距离尊重个人的相对的空间;有14.08%的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型,有事就说事,没事不用老去打扰别人;有11.16%的人选择了“亲密无间型”,这样的方法在知己之中还是可行的;9.13%的人是“心血来潮”型,完全依性格行事,这样的朋友肯定会给人带来很多意外与惊喜。


    与人相处,就像银行中的零存整取业务,平时一点儿一点儿的储蓄,到了一年、两年后就有一小笔余钱。朋友之间的关系同样需要维护和经营,平时互相不来往,相当于不存钱;有事才想到找朋友帮忙,相当于从存折中取钱,只取不存,账户迟早会空的。平时要多与朋友联系,感谢朋友的关心和帮助,同时也要适当地拜访朋友,主动关心朋友、帮助朋友,这样可以增进了解、培养感情。交朋友有功利性目的,但并不是朋友间的每一次来往都是以利益来估价的。感情的培养,需要一点点地累积,这样你的人脉关系不但能待久稳固,而且会更光亮。

38.24%的人认为良好的人脉关系对职业机会有重大影响

    良好的人脉究竟对个人会带来怎样的帮助,本次调查发现,认为人脉能给自己增加职业机会的占了34.57%,名列第一。根据人力资源管理协会与《华尔街日报》共同针对人力资源主管与求职者所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有95%的人力资源主管或是求职者透过人脉关系找到适合的人才或是工作,而且有61%的人力资源主管以及78%的求职者认为,这是最有效的方式。 前程无忧也曾经做过“最有效的求职途径”调查,其中“熟人介绍”这种方法被列为第二大有效方法。


    此外27.8%的人认为良好的人脉关系还有助于工作上的业务发展,有15.89%的人认为良好的人脉关系对个人职业指导起到重大作用;6.94%的人认为打造人脉有助于专业技术上的交流与沟通。
 
    在职场的不同阶段,人脉关系的作用也不一样。毕业生更倾向于人脉对于个人职业指导的作用,而随着工作经验的丰富,人们也看到了人脉关系对于工作业务发展以及跳槽晋升等机会的影响。比如刚毕业的学生在“个人职业导师”这个选项的得票率有21.35%,而对于已经工作三年的受访者来讲,此选项的得票率下降为16.99%,工作八年的受访者在此选项的认同率只有9.17%。与此相反,人脉关系对于个人的“职业机会(跳槽、晋升)”作用却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大。比如有42.08%的八年工作者认为人脉关系对“职业机会(跳槽、晋升)”作用最大,三年工作者选择此项的为38.58%,毕业生在此选项的得票率为29.72%。

    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国王远行前,交给三个仆人每人一锭银子,吩咐他们:“你们去做生意,等我回来时,再来见我。”国王回来时,第一个仆人说:“主人,你交给我们的一锭银子,我已赚了10锭。”于是国王奖励他10座城邑。第二个仆人报告说:“主人,你给我的一锭银子,我已赚了5锭。”于是国王例奖励了他5座城邑。第三个仆人报告说:“主人,你给我的一锭银子,我一直包在手巾里存着,我怕丢失,一直没有拿出来。”于是国王命令将第三个仆人的一锭银子也赏给第一个仆人,并且说:“凡是少的,就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凡是多的,还要给他,叫他多多益善。”这就是马太效应。贵人的结识,人脉关系的打造就是马太效应,朋友多的人会借助频繁的交往得到更多的朋友,长此以往贵人在你的生活中将无所不在。(完)

 

一、  用人之道
去过庙的人都知道,一进庙门,首先是弥陀佛,笑脸迎客,而在他的北面,则是黑口黑脸的韦陀。但相传在很久以前,他们并不在同一个庙里,而是分别掌管不同的庙。
  弥乐佛热情快乐,所以来的人非常多,但他什么都不在乎,丢三拉四,没有好好的管理账务,所以依然入不敷出。而韦陀虽然管账是一把好手,但成天阴着个脸,太过严肃,搞得人越来越少,最后香火断绝。   
  佛祖在查香火的时候发现了这个问题,就将他们俩放在同一个庙里,由弥乐佛负责公关,笑迎八方客,于是香火大旺。而韦陀铁面无私,锱珠必较,则让他负责财务,严格把关。在两人的分工合作中,庙里一派欣欣向荣景象。
  
其实在用人大师的眼里,没有废人,正如武功高手,不需名贵宝剑,摘花飞叶即可伤人,关键看如何运用。

二、  鹦   鹉
一个人去买鹦鹉,看到一只鹦鹉前标:此鹦鹉会两门语言,售价二百元。
  另一只鹦鹉前则标道:此鹦鹉会四门语言,售价四百元。
  该买哪只呢?两只都毛色光鲜,非常灵活可爱。这人转啊转,拿不定主意。
  结果突然发现一只老掉了牙的鹦鹉,毛色暗淡散乱,标价八百元。
  这人赶紧将老板叫来:这只鹦鹉是不是会说八门语言?
  店主说:不。
  这人奇怪了:那为什么又老又丑,又没有能力,会值这个数呢?
  店主回答:因为另外两只鹦鹉叫这只鹦鹉老板。
  
这故事告诉我们,真正的领导人,不一定自己能力有多强,只要懂信任,懂放权,懂珍惜,就能团结比自己更强的力量,从而提升自己的身价。
  相反许多能力非常强的人却因为过于完美主义,事必躬亲,什么人都不如自己,最后只能做最好的攻关人员,销售代表,成不了优秀的领导人。

三、  袋鼠与笼子
一天动物园管理员发现袋鼠从笼子里跑出来了,于是开会讨论,一致认为是笼子的高度过低。所以他们决定将笼子的高度由原来的10米加高到20米。结果第二天他们发现袋鼠还是跑到外面来,所以他们又决定再将高度加高到30米。
没想到隔天居然又看到袋鼠全跑到外面,于是管理员们大为紧张,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将笼子的高度加高到100米。
一天长颈鹿和几只袋鼠们在闲聊,“你们看,这些人会不会再继续加高你们的笼子?”长颈鹿问。“很难说。”袋鼠说∶“如果他们再继续忘记关门的话!”
管理心得:事有“本末”、“轻重”、“缓急”,关门是本,加高笼子是末,舍本而逐末,当然就不得要领了。管理是什么?管理就是先分析事情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认清事情的“本末”、“轻重”、“缓急”,然后从重要的方面下手。

四、  扁鹊的医术
魏文王问名医扁鹊说:“你们家兄弟三人,都精于医术,到底哪一位最好呢?”
扁鹊答:“长兄最好,中兄次之,我最差。”
文王再问:“那么为什么你最出名呢?”
扁鹊答:“长兄治病,是治病于病情发作之前。由于一般人不知道他事先能铲除病因,所以他的名气无法传出去;中兄治病,是治病于病情初起时。一般人以为他只能治轻微的小病,所以他的名气只及本乡里。而我是治病于病情严重之时。一般人都看到我在经脉上穿针管放血、在皮肤上敷药等大手术,所以以为我的医术高明,名气因此响遍全国。”
管理心得:事后控制不如事中控制,事中控制不如事前控制,可惜大多数的事业经营者均未能体会到这一点,等到错误的决策造成了重大的损失才寻求弥补。而往往是即使请来了名气很大的“空降兵”,结果于事无补。

五、  曲突徒薪
有位客人到某人家里做客,看见主人家的灶上烟囱是直的,旁边又有很多木材。客人告诉主人说,烟囱要改曲,木材须移去,否则将来可能会有火灾,主人听了没有作任何表示。
不久主人家里果然失火,四周的邻居赶紧跑来救火,最后火被扑灭了,于是主人烹羊宰牛,宴请四邻,以酬谢他们救火的功劳,但并没有请当初建议他将木材移走,烟囱改曲的人。
有人对主人说:“如果当初听了那位先生的话,今天也不用准备筵席,而且没有火灾的损失,现在论功行赏,原先给你建议的人没有被感恩,而救火的人却是座上客,真是很奇怪的事呢!”主人顿时省悟,赶紧去邀请当初给予建议的那个客人来吃酒。
管理心得:一般人认为,足以摆平或解决企业经营过程中的各种棘手问题的人,就是优秀的管理者,其实这是有待商榷的,俗话说:“预防重于治疗”,能防患于未然之前,更胜于治乱于已成之后,由此观之,企业问题的预防者,其实是优于企业问题的解决者

六、  救   人
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上尉忽然发现一架敌机向阵地俯冲下来。照常理,发现敌机俯冲时要毫不犹豫地卧倒。可上尉并没有立刻卧倒,他发现离他四五米远处有一个小战士还站在哪儿。他顾不上多想 ,一个鱼跃飞身将小战士紧紧地压在了身下。此时一声巨响,飞溅起来的泥土纷纷落在他们的身上。上尉拍拍身上的尘土,回头一看,顿时惊呆了:刚才自己所处的那个位置被炸成了一个大坑。

七、  出   门
古时候,有两个兄弟各自带着一只行李箱出远门。一路上,重重的行李箱将兄弟俩都压得 喘不过气来。他们只好左手累了换右手,右手累了又换左手。忽然,大哥停了下来,在路边买了一根扁担,将两个行李箱一左一右挂在扁担上。他挑起两个箱子上路,反倒觉得轻松了很多。
  
  把这两个故事联系在一起也许有些牵强,但他们确实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故事中的小战士和弟弟是幸运的,但更加幸运的是故事中的上尉和大哥,因为他们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也帮助了自己!
  管理心得:在我们人生的大道上,肯定会遇到许许多多的困难。但我们是不是都知道,在前进的道路上,搬开别人脚下的绊脚石,有时恰恰是为自己铺路?

八、  鱼王的儿子
有个渔人有着一流的捕鱼技术,被人们尊称为‘渔王’。然而‘渔王’年老的时候非常苦恼,因为他的三个儿子的渔技都很平庸。
  于是个经常向人诉说心中的苦恼:“我真不明白,我捕鱼的技术这么好,我的儿子们为什么这么差?我从他们懂事起就传授捕鱼技术给他们,从最基本的东西教起,告诉他们怎样织网最容易捕捉到鱼,怎样划船最不会惊动鱼,怎样下网最容易请鱼入瓮。他们长大了,我又教他们怎样识潮汐,辨鱼汛。。。凡是我长年辛辛苦苦总结出来的经验,我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他们,可他们的捕鱼技术竟然赶不上技术比我差的渔民的儿子!”

一位路人听了他的诉说后,问:“你一直手把手地教他们吗?”
“是的,为了让他们得到一流的捕鱼技术,我教得很仔细很耐心。”
“他们一直跟随着你吗?”
“是的,为了让他们少走弯路,我一直让他们跟着我学。”
路人说:“这样说来,你的错误就很明显了。你只传授给了他们技术,却没传授给他们教训,对于才能来说,没有教训与没有经验一样,都不能使人成大器!”

九、  河边的苹果
一位老和尚,他身边聚拢着一帮虔诚的弟子。这一天,他嘱咐弟子每人去南山打一担柴回来。弟子们匆匆行至离山不远的河边,人人目瞪口呆。只见洪水从山上奔泻而下,无论如何也休想渡河打柴了。无功而返,弟子们都有些垂头丧气。唯独一个小和尚与师傅坦然相对。师傅问其故,小和尚从怀中掏出一个苹果,递给师傅说,过不了河,打不了柴,见河边有棵苹果树,我就顺手把树上唯一的一个苹果摘来了。后来,这位小和尚成了师傅的衣钵传人。
  
世上有走不完的路,也有过不了的河。过不了的河掉头而回,也是一种智慧。但真正的智慧还要在河边做一件事情:放飞思想的风筝,摘下一个“苹果”。历览古今,抱定这样一种生活信念的人,最终都实现了人生的突围和超越。

十、  右手握左手
桌上流行一首顺口溜:握着老婆的手,好像右手握左手。
  每当有人念出:熟悉的或不熟悉的一桌子人便会意地放声笑起来,气氛立刻就轻松了。当然,这是基于人家对该顺口溜的一致理解——感觉准确,描述到位。
  有一天在餐桌上有人又念起这段顺口溜,男人们照例笑得起劲。
  后来发现餐桌上的一位女人没笑。男人们忙说闹着玩别当真。没想到女人认真地说:最妙的就是这“右手握左手”。第一,左手是最可以被右手信赖的;第二,左手和右手彼此都是自己的;第三,别的手任怎么叫你愉悦兴奋魂飞魄散,过后都是可以甩手的,只有左手,甩开了你就残缺了,是不是?一桌子男人都佩服,称赞女人的理解深刻而独到,妇人淡淡地说 :有什么深刻而独到,不妨回去念给你们各自的老婆听听,看她们说些什么。
  男人当中有胆子大的果然回去试探老婆,果然老婆们的理解均与餐桌上的女士相同。
  她们都是左手,男人们当然要以左手计。
  而他们都是右手,他们当然作右手想 

 

十一、抉   择
一个农民从洪水中救起了他的妻子,他的孩子却被淹死了。
事后,人们议论纷纷。有的说他做得对,因为孩子可以再生一个,妻子却不能死而复活。有的说他做错了,因为妻子可以另娶一个,孩子却不能死而复活。
  我听了人们的议论,也感到疑惑难决:如果只能救活一人,究竟应该救妻子呢,还是救孩子?
于是我去拜访那个农民,问他当时是怎么想的。
他答道:“我什么也没想。洪水袭来,妻子在我身过,我抓住她就往附近的山坡游。当我返回时,孩子已经被洪水冲走了。”
归途上,我琢磨着农民的话,对自己说:所谓人生的抉择不少便是如此。

十二、简单道理
从前,有两个饥饿的人得到了一位长者的恩赐:一根鱼竿和一篓鲜活硕大的鱼。其中,一个人要了一篓鱼,另一个人要了一根鱼竿,于是他们分道扬镳了。得到鱼的人原地就用干柴搭起篝火煮起了鱼,他 狼吞虎咽,还没有品出鲜鱼的肉香,转瞬间,连鱼带汤就被他吃了个精光,不久,他便饿死在空空的鱼篓 旁。另一个人则提着鱼竿继续忍饥挨饿,一步步艰难地向海边走去,可当他已经看到不远处那片蔚蓝色的 海洋时,他浑身的最后一点力气也使完了,他也只能眼巴巴地带着无尽的遗憾撒手人间。
  又有两个饥饿的人,他们同样得到了长者恩赐的一根鱼竿和一篓鱼。只是他们并没有各奔东西,而 是商定共同去找寻大海,他俩每次只煮一条鱼,他们经过遥远的跋涉,来到了海边,从此,两人开始了捕 鱼为生的日子,几年后,他们盖起了房子,有了各自的家庭、子女,有了自己建造的渔船,过上了幸福安康的生活。
  
一个人只顾眼前的利益,得到的终将是短暂的欢愉;一个人目标高远,但也要面对现实的生活。
  只有把理想和现实有机结合起来,才有可能成为一个成功之人。有时候,一个简单的道理,却足以 给人意味深长的生命启示。

十三、并不是你想象中那样
两个旅行中的天使到一个富有的家庭借宿。这家人对他们并不友好,并且拒绝让他们在舒适的客人卧室过夜,而是在冰冷的地下室给他们找了一个角落。当他们铺床时,较老的天使发现墙上有一个洞,就顺手把它修补好了。年轻的天使问为什么,老天使答到:“有些事并不象它看上去那样。”
  第二晚,两人又到了一个非常贫穷的农家借宿。主人夫妇俩对他们非常热情,把仅有的一点点食物拿出来款待客人,然后又让出自己的床铺给两个天使。第二天一早,两个天使发现农夫和他的妻子在哭泣,他们唯一的生活来源——一头奶牛死了。年轻的天使非常愤怒,他质问老天使为什么会这样,第一个家庭什么都有,老天使还帮助他们修补墙洞,第二个家庭尽管如此贫穷还是热情款待客人,而老天使却没有阻止奶牛的死亡。
  “有些事并不象它看上去那样。”老天使答道,“当我们在地下室过夜时,我从墙洞看到墙里面堆满了金块。因为主人被贪欲所迷惑,不愿意分享他的财富,所以我把墙洞填上了。昨天晚上,死亡之神来召唤农夫的妻子,我让奶牛代替了她。所以有些事并不象它看上去那样。”
  有些时候事情的表面并不是它实际应该的样子。如果你有信念,你只需要坚信付出总会得到回报。你可能不会发现,直到后来……

十四、养牛之道
我们旅行到乡间,看到一位老农把喂牛的草料铲到一间小茅屋的屋檐上,不免感到奇怪,于是就问道:
“老公公,你为什么不把喂牛的草放在地上,让它吃?”
老农说:“这种草草质不好,我要是放在地上它就不屑一顾;但是我放到让它勉莐ao晒坏米诺奈蓍苌希崤θコ裕钡桨讶坎萘铣愿鼍狻!?br />

十五、爱人之心
  这是发生在英国的一个真实故事。
  有位孤独的老人,无儿无女,又体弱多病。他决定搬到养老院去。老人宣布出售他漂亮的住宅。购买者闻讯蜂拥而至。住宅底价8万英镑,但人们很快就将它炒到了10万英镑。价钱还在不断攀升。老人深陷在沙发里,满目忧郁,是的,要不是健康情形不行,他是不会卖掉这栋陪他度过大半生的住宅的。
  一个衣着朴素的青年来到老人眼前,弯下腰,低声说:“先生,我也好想买这栋住宅,可我只有1万英镑。可是,如果您把住宅卖给我,我保证会让您依旧生活在这里,和我一起喝茶,读报,散步,天天都快快乐乐的——相信我,我会用整颗心来照顾您!”
  老人颔首微笑,把住宅以1万英镑的价钱卖给了他。  
完成梦想,不一定非得要冷酷地厮杀和欺诈,有时,只要你拥有一颗爱人之心就可以了。

十六、给   予
  有个老木匠准备退休,他告诉老板,说要离开建筑行业,回家与妻子儿女享受天伦之乐。
  老板舍不得他的好工人走,问他是否能帮忙再建一座房子,老木匠说可以。但是大家后来都看得出来,他的心已不在工作上,他用的是软料,出的是粗活。房子建好的时候,老板把大门的钥匙递给他。
  “这是你的房子,”他说,“我送给你的礼物。”
  他震惊得目瞪口呆,羞愧得无地自容。如果他早知道是在给自己建房子,他怎么会这样呢?现在他得住在一幢粗制滥造的房子里!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我们漫不经心地“建造”自己的生活,不是积极行动,而是消极应付,凡事不肯精益求精,在关键时刻不能尽最大努力。等我们惊觉自己的处境,早已深困在自己建造的“房子”里了。把你当成那个木匠吧,想想你的房子,每天你敲进去一颗钉,加上去一块板,或者竖起一面墙,用你的智慧好好建造吧!你的生活是你一生唯一的创造,不能抹平重建,即使只有一天可活,那一天也要活得优美、高贵,墙上的铭牌上写着:“生活是自己创造的。”

十七、提醒自我
有个老太太坐在马路边望着不远处的一堵高墙,总觉得它马上就会倒塌,见有人向媾走过去,她就善意地提醒道:“那堵墙要倒了,远着点走吧。”被提醒的人不解地看着她大模大样地顺着墙根走过去了——那堵墙没有倒。老太太很生气:“怎么不听我的话呢?!”又有人走来,老太太又予以劝告。三天过去了,许多人在墙边走过去,并没有遇上危险。第四天,老太太感到有些奇怪,又有些失望,不由自主便走到墙根下仔细观看,然而就在此时,墙缍倒了,老太太被掩埋在灰尘砖石中,气绝身亡。
  提醒别人时往往很容易,很清醒,但能做到时刻清醒地提醒自己却很难。所以说,许多危险来源于自身,老太太的悲哀便 因此而生

十八、窗
  有个太太多年来不断抱怨对面的太太很懒惰,“那个女人的衣服永远洗不干净,看,她晾在外院子里的衣服,总是有斑点,我真的不知道,她怎么连洗衣服都洗成那个样子……”
  直到有一天,有个明察秋毫的朋友到她家,才发现不是对面的太太衣服洗不干净。细心的朋友拿了一块抹布,把这个太太的窗户上的灰渍抹掉,说:“看,这不就干净了吗?”
原来,是自己家的窗户脏了。

十九、习惯与自然

  一根小小的柱子,一截细细的链子,拴得住一头千斤重的大象,这不荒谬吗ao烧饣拿某【霸谟《群颓毓娲杉D切┭毕笕耍诖笙蠡故切∠蟮氖焙颍陀靡惶跆唇笤谒嘀蚋种希蘼坌∠笤趺凑踉嘉薹ㄕ跬选P∠蠼ソサ叵肮吡瞬徽踉钡匠こ闪舜笙螅梢郧岫拙俚卣跬蚜醋邮保膊徽踉?
驯虎人本来也像驯象人一样成功,他让小虎从小吃素,直到小虎长大。老虎不知肉味,自然不会伤人。驯虎人的致命错误在于他摔了交之后让老虎舔净他流在地上的血,老虎一舔不可收,终于将驯虎人吃了。
小象是被链子绑住,而大象则是被习惯绑住。
虎曾经被习惯绑住,而驯虎人则死于习惯(他已经习惯于他的老虎不吃人)。
习惯几乎可以绑住一切,只是不能绑住偶然。比如那只偶然尝了鲜血的老虎。

二十、留个缺口给别人

  一位著名企业家在作报告,一位听众问:“你在事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请问,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企业家没有直接回答,他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圈,只是并没有画圆满,留下一个缺口。他反问道:“这是什么?”“零”。“圈”/“未完成的事业”/“成功”,台下的听众七嘴八舌地答道。
  他对这些回答未置可否:“其实,这只是一个未画完整的句号。你们问我为什么会取得辉煌的业绩,道理很简单:我不会把事情做得很圆满,就像画个句号,一定要留个缺口,让我的下属去填满它。”
  留个缺口给他人,并不说明自己的能力不强。实际上,这是一种管理的智慧,是一种更高层次上带有全局性的圆满。
  给猴子一棵树,让它不停地攀登;给老虎一座山,让它自由纵横。也许,这就是企业管理用人的最高境界。 

 

二十一、马
马,本来自由自在的在山间撒野,渴了喝点山泉,累了就睡在地上晒太阳,无忧无虑。可是自从有了伯乐,马的命运就改变了,给它的头戴上笼辔,在它的背上置放鞍具,栓着它,马的死亡率已经是十之二三了,然后再逼着它运输东西,强迫它日行千里,在它的脚上钉上铁掌,马的死亡率就过半了。马本来就是毫无规矩毫无用处的动物,让它吸取日月之精化,天地之灵气,无用无为,还得以享尽天年,教化它,让它懂得礼法,反而害了它的生命。

  人何尝不是如此呢?在规矩的约束下我们是否也丧失了本我,成天遵循别人制定的礼义,逼迫自己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有限的生命还剩下多少呢?

二十二、所长无用
  有个鲁国人擅长编草鞋,他妻子擅长织白绢。他想迁到越国去。友人对他说:“你到越国去,一定会贫穷的。”“为什么?”“草鞋,是用来穿着走路的,但越国人习惯于赤足走路;白绢,是用来做帽子的,但越国人习惯于披头散发。凭着你的长处,到用不到你的地方去,这样,要使自己不贫穷,难道可能吗?”
  这个故事告诉人们:一个人要发挥其专长,就必须适合社会环境需要。如果脱离社会环境的需要,其专长也就失去了价值。因此,我们要根据社会得需要,决定自己的行动,更好去发挥自己的专长。

二十三、佛塔上的老鼠

  一只四处漂泊的老鼠在佛塔顶上安了家。
  佛塔里的生活实在是幸福极了,它既可以在各层之间随意穿越,又可以享受到丰富的供品。它甚至还享有别人所无法想象的特权,那些不为人知的秘笈,它可以随意咀嚼;人们不敢正视的佛像,它可以自由休闲,兴起之时,甚至还可以在佛像头上留些排泄物。
  每当善男信女们烧香叩头的时候,这只老鼠总是看着那令人陶醉的烟气,慢慢升起,它猛抽着鼻子,心中暗笑:“可笑的人类,膝盖竟然这样柔软,说跪就跪下了!”
  有一天,一只饿极了的野猫闯了进来,它一把将老鼠抓住。
  “你不能吃我!你应该向我跪拜!我代表着佛!”这位高贵的俘虏抗议道。   
  “人们向你跪拜,只是因为你所占的位置,不是因为你!”
  野猫讥讽道,然后,它像掰开一个汉堡包那样把老鼠掰成了两半。

二十四、钢玻璃杯的故事
  一个农民,初中只读了两年,家里就没钱继续供他上学了。他辍学回家,帮父亲耕种三亩薄田。在他19岁时,父亲去世了,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了他的肩上。他要照顾身体不好的母亲,还有一位瘫痪在床的祖母。
  八十年代,农田承包到户。他把一块水洼挖成池塘,想养鱼。但乡里的干部告诉他,水田不能养鱼,只能种庄稼,他只好有把水塘填平。这件事成了一个笑话,在别人的眼里,他是一个想发财但有非常愚蠢的人。
  听说养鸡能赚钱,他向亲戚借了500元钱,养起了鸡。但是一场洪水后,鸡得了鸡瘟,几天内全部死光。500元对别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对一个只kao三亩薄田生活的家庭而言,不啻天文数字。他的母亲手不了这个刺激,竟然忧郁而死。
  他后来酿过酒,捕过鱼,甚至还在石矿的悬崖上帮人打过炮眼……可都没有赚到钱。
  35岁的时候,他还没有娶到媳妇。即使是离异的有孩子的女人也看不上他。因为他只有一间土屋,随时有可能在一场大雨后倒塌。娶不上老婆的男人,在农村是没有人看得起的。
  但他还想搏一搏,就四处借钱买一辆受扶拖拉机。不料,上路不到半个月,这辆拖拉机就载着他冲入一条河里。他断了一条腿,成了瘸子。而那拖拉机,被人捞起来,已经支离破碎,他只能拆开它,当作废铁卖。
  几乎所有的人都说他这辈子完了。
  但是后来他却成了我所在的这个城市里的一家公司的老总,手中有两亿元的资产。现在,许多人都知道他苦难的过去和富有传奇色彩的创业经历。许多媒体采访过他,许多报告文学描述过他。但我只记得这样一个情节–
  记者问他:”在苦难的日子里,你凭什么一次又一次毫不退缩?”
  他坐在宽大豪华的老板台后面,喝完了手里的一杯水。然后,他把玻璃杯子握在手里,反问记者:”如果我松手,这只杯子会怎样?”
  记者说:”摔在地上,碎了。”
  ”那我们试试看。”他说。
  他手一松,杯子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但并没有破碎,而是完好无损。他说:”即使有10个人在场,他们都会认为这只杯子必碎无疑。但是,这只杯子不是普通的玻璃杯,而是用玻璃钢制作的。”
  于是,我记住了这段经典绝妙的对话。这样的人,即使只有一口气,他也会努力去拉住成功的手,除非上苍剥夺了他的生命……

二十五、机  会
A在合资公司做白领,觉得自己满腔抱负没有得到上级的赏识,经常想:如果有一天能见到老总,有机会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干就好了!!   
  A的同事B,也有同样的想法,他更进一步,去打听老总上下班的时间,算好他大概会在何时进电梯,他也在这个时候去坐电梯,希望能遇到老总,有机会可以打个招呼。
  他们的同事C更进一步。他详细了解老总的奋斗历程,弄清老总毕业的学校,人际风格,关心的问题,精心设计了几句简单却有份量的开场白,在算好的时间去乘坐电梯,跟老总打过几次招呼后,终于有一天跟老总长谈了一次,不久就争取到了更好的职位。
  愚者错失机会,智者善抓机会,成功者创造机会。机会只给准备好的人,这准备二字,并非说说而已。

二十六、疯子和呆子
一个心理学教授到疯人院参观,了解疯子的生活状态。一天下来,觉得这些人疯疯癫癫,行事出人意料,可算大开眼界。
  想不到准备返回时,发现自己的车胎被人下掉了。“一定是哪个疯子干的!”教授这样愤愤地想道,动手拿备胎准备装上。
  事情严重了。下车胎的人居然将螺丝也都下掉。没有螺丝有备胎也上不去啊!
  教授一筹莫展。在他着急万分的时候,一个疯子蹦蹦跳跳地过来了,嘴里唱着不知名的欢乐歌曲。他发现了困境中的教授,停下来问发生了什么事。
  教授懒得理他,但出于礼貌还是告诉了他。
  疯子哈哈大笑说:“我有办法!”他从每个轮胎上面下了一个螺丝,这样就拿到三个螺丝将备胎装了上去。
  教授惊奇感激之余,大为好奇:“请问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
  疯子嘻嘻哈哈地笑道:“我是疯子,可我不是呆子啊!”
  其实,世上有许多的人,由于他们发现了工作中的乐趣,总会表现出与常人不一样的狂热,让人难以理解。许多人在笑话他们是疯子的时候,别人说不定还在笑他呆子呢。

  做人呆呆,处事聪明,在中国尤其不失为一种上佳做人姿态。

二十七、博士
有一个博士分到一家研究所,成为学历最高的一个人。
  有一天他到单位后面的小池塘去钓鱼,正好正副所长在他的一左一右,也在钓鱼。
  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这两个本科生,有啥好聊的呢?
  不一会儿,正所长放下钓竿,伸伸懒腰,蹭蹭蹭从水面上如飞地走到对面上厕所。
  博士眼睛睁得都快掉下来了。水上飘?不会吧?这可是一个池塘啊。
  正所长上完厕所回来的时候,同样也是蹭蹭蹭地从水上飘回来了。
  怎么回事?博士生又不好去问,自己是博士生哪!
  过一阵,副所长也站起来,走几步,蹭蹭蹭地飘过水面上厕所。这下子博士更是差点昏倒:不会吧,到了一个江湖高手集中的地方?
  博士生也内急了。这个池塘两边有围墙,要到对面厕所非得绕十分钟的路,而回单位上又太远,怎么办?
  博士生也不愿意去问两位所长,憋了半天后,也起身往水里跨:我就不信本科生能过的水面,我博士生不能过。
  只听咚的一声,博士生栽到了水里。
  两位所长将他拉了出来,问他为什么要下水,他问:“为什么你们可以走过去呢?”   
  两所长相视一笑:“这池塘里有两排木桩子,由于这两天下雨涨水正好在水面下。我们都知道这木桩的位置,所以可以踩着桩子过去。你怎么不问一声呢?”   
  学历代表过去,只有学习力才能代表将来。尊重经验的人,才能少走弯路。一个好的团队,也应该是学习型的团队。   

二十八、跳 槽
A对B说:“我要离开这个公司。我恨这个公司!”
  B建议道:“我举双手赞成你报复! 破公司一定要给它点颜色看看。不过你现在离开,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A问:???   
  B说:“如果你现在走,公司的损失并不大。你应该趁着在公司的机会,拼命去为自己拉一些客户,成为公司独挡一面的人物,然后带着这 些客户突然离开公司,公司才会受到重大损失,非常被动。”   
  A觉得B说的非常在理。于是努力工作,事遂所愿,半年多的努力工作后,他有了许多的忠实客户。   
  再见面时B问A:现在是时机了,要跳赶快行动哦!
  A淡然笑道:老总跟我长谈过,准备升我做总经理助理,我暂时没有离开的打算了。

  其实这也正是B的初衷。一个人的工作,永远只是为自己的简历。只有付出大于得到, 让老板真正看到你的能力大于位置,才会给你更多的机会替他创造更多利润。   

二十九、三个金人
曾经有个小国到中国来,进贡了三个一模一样的金人,金碧辉煌,把皇帝高兴坏了。可是这小国不厚道,同时出一道题目:这三个金人哪个最有价值?
  皇帝想了许多的办法,请来珠宝匠检查,称重量,看做工,都是一模一样的。怎么办?使者还等着回去汇报呢。泱泱大国,不会连这个小事都不懂吧?   
  最后,有一位退位的老大臣说他有办法。   
  皇帝将使者请到大殿,老臣胸有成足地拿着三根稻草,插入第一个金人的耳朵里,这稻草从另一边耳朵出来了。第二个金人的稻草从嘴巴里直接掉出来,而第三个金人,稻草进去后掉进了肚子,什么响动也没有。老臣说:第三个金人最有价值!使者默默无语,答案正确。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最有价值的人,不一定是最能说的人的人。老天给我们两只耳朵一个嘴巴,本来就是让我们多听少说的。善于倾听,才是成熟的人最基本的素质。  

三十 、 鞋 带
有一位表演大师上场前,他的弟子告诉他鞋带松了。大师点头致谢,蹲下来仔细系好。等到弟子转身后,又蹲下来将鞋带解松。   
  有个旁观者看到了这一切,不解地问:“大师,您为什么又要将鞋带解松呢?”大师回答道:“因为我饰演的是一位劳累的旅者,长途跋涉让他的鞋事松开,可以通过这个细节表现他的劳累憔悴.”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你的弟子呢?”
  “他能细心地发现我的鞋带松了,并且热心地告诉我,我一定要保护他这种热情的积极性,及时地给他鼓励,至于为什么要将鞋带解开,将来会有更多的机会教他表演,可以下一次再说啊。”   
  人一个时间只能做一件事,懂抓重点,才是真正的人才。 

 

三十一、我是陈阿土
陈阿土是**的农民,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攒了半辈子的钱,终于参加一个旅游团出了国。   
  国外的一切都是非常新鲜的,关键是,陈阿土参加的是豪华团,一个人住一个标准间。这让他新奇不已。   
早晨,服务生来敲门送早餐时大声说道:“GOODMORNING SIR!”
  陈阿土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呢?在自己的家乡,一般陌生的人见面都会问:“您贵姓?”   
  于是陈阿土大声叫道:“我叫陈阿土!”
  如是这般,连着三天,都是那个服务生来敲门,每天都大声说:“GOODMORNING SIR! ”而陈阿土亦大声回道:“我叫陈阿土!”   
  但他非常的生气。这个服务生也太笨了,天天问自己叫什么,告诉他又记不住,很烦的。终于他忍不住去问导游,“GOODMORNING SIR!”是什么意思,导游告诉了他,天啊!!真是丢脸死了。   
  陈阿土反复练习“GOODMORNING SIR!”这个词,以便能体面地应对服务生。
  又一天的早晨,服务生照常来敲门,门一开陈阿土就大声叫道:“GOODMORNING SIR! ”   
  与此同时,服务生叫的是:“我是陈阿土!”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与人交往,常常是意志力与意志力的较量。不是你影响他,就是他影响你,而我们要想成功,一定要培养自己的影响力,只有影响力大的人才可以成为最强者。   

三十二、饺子皮尖
有个富家子弟特别爱吃饺子,每天都要吃。但他又特别刁,只吃馅,两头的皮尖尖就丢到后面的小河里去。   
  好景不长,在他十六岁那年,一把大火烧了他的全家,父母急怒中相继病逝。这下他身无分文,又不好意思要饭。邻居家大嫂非常好,每餐给他吃一碗面糊糊。他则发奋读书,三年后考取官位回来,一定要感谢邻居大嫂。   
  大嫂对他讲:不要感谢我。我没有给你什么,都是我收集的当年你丢的饺子皮尖,晒干后装了好凡麻袋,本来是想备不时之需的。正好你有需要,就又还给你了。   
  大官思考良久,良久。。。。   
  有一个有名的三八理论:八小时睡觉,八小时工作,这个人人一样。人与人之间的不同,是在于业余时间怎么渡过。时间是最有情,也最无情的东西,每人拥有的都一样,非常公平。但拥有资源的人不一定成功,善用资源的人才会成功。白天图生存,晚上求发展,这是二十一世纪对人才的要求。  

三十三、要求
有三个人要被关进监狱三年,监狱长给他们三个一人一个要求。   
  美国人爱抽雪茄,要了三箱雪茄。   
  法国人最浪漫,要一个美丽的女子相伴。   
  而犹太人说,他要一部与外界沟通的电话。   
  三年过后,第一个冲出来的是美国人,嘴里鼻孔里塞满了雪茄,大喊道:“给我火,给我火!”原来他忘了要火了。   
  接着出来的是法国人。只见他手里抱着一个小孩子,美丽女子手里牵着一个小孩子,肚子里还怀着第三个。   
  最后出来的是犹太人,他紧紧握住监狱长的手说:“这三年来我每天与外界联系,我的生意不但没有停顿,反而增长了200%,为了表示感谢,我送你一辆劳施莱斯!”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样的选择决定什么样的生活。今天的生活是由三年前我们的选择决定的,而今天我们的抉择将决定我们三年后的生活。我们要选择接触最新的信息,了解最新的趋势,从而更好的创造自己的将来。  

三十四、当老虎来临时
两个人在森林里,遇到了一只大老虎。A就赶紧从背后取下一双更轻便的运动鞋换上。B急死了,骂道:“你干嘛呢,再换鞋也跑不过老虎啊!”
  A说:“我只要跑得比你快就好了。”   
  二十一世纪,没有危机感是最大的危机。特别是入关在即,电信,银行,保险,甚至是公务员这些我们以为非常稳定和有保障的企业,也会面临许多的变数。当更多的老虎来临时,我们没有有准备好自己的跑鞋?  

三十五 、习惯人生
父子两住山上,每天都要赶牛车下山卖柴。老父较有经验,坐镇驾车,山路崎岖,弯道特多,儿子眼神较好,总是在要转弯时提醒道:“爹,转弯啦!”   
  有一次父亲因病没有下山,儿子一人驾车。到了弯道,牛怎么也不肯转弯,儿子用尽各种方法,下车又推又拉,用青草诱之,牛一动不动。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子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有一个办法了,他左右看看无人,贴近牛的耳朵大声叫道:“爹,转弯啦!”   
  牛应声而动。   
  牛用条件反射的方式活着,而人则以习惯生活。一个成功的人晓得如何培养好的习惯来代替坏的习惯,当好的习惯积累多了,自然会有一个好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