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2月26日

柏林电影节已经落幕,除了香港彭浩翔的“伊莎贝拉”获得最佳音乐奖,参加其它单元的华语电影有如何表现?德国之声记者潇阳在柏林观看了四部中国电影后作如下点评:

“无极”-外国人也只看到了馒头
本人在柏林国际影院与满堂的德国观众满怀对名导和大制作的期许一同观看了陈凯歌的“无极”。不得不承认,由于事先看过现在比“无极”还火爆的网上恶搞视频“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本人基本上能搞明白“无极”的故事脉络。不幸的是身边的那些德国观众,估计他们基本上不明白银幕上的俊男靓女们飞来飞去在忙些什么。
只有在两个地方,观众们发出爆笑:一就是张东健把张柏芝当作风筝来放,再就是谢霆锋最后表白自己的馒头情结。
“无极”不过是一个花大钱制作的电脑游戏,与中国和中国精神无关,甚至连包装都是赝品。
以“无极”为终点,“英雄”和“十面埋伏”这样的有好莱坞情节的功夫大片已经走向末路。拿到好莱坞又怎么样,馒头就是馒头,里面的唯一成分就是面粉。
“我们俩”-孤独的不只是我们俩
马俪文的“我们俩”被放在“儿童竞赛单元”是一个误会,因为这是一个让成年人落泪的电影。假设该片入围竞赛单元,而评委们又都是容易被煽情,那么“我们俩”抱得金熊也不是不可能。
一个北京四合院里一年四个季节里发生的故事-年近九旬的女房东与二十出头的女房客从敌视走向亲近,再最后永久分离。老太太与小姑娘间的拌嘴虽然是通过英文字幕传达给德国观众,但是观众们还是会心地笑了;小姑娘搬走后老人的生命之火也熄灭了,我在影院的黑暗中环顾德国观众,看到很多人在抹眼泪。
还是不要多提什么中国文化吧。人性是相通的,孤独是永恒的。这是一个讲述生命孤独的故事。因为我们孤独,所以我们才能被感动。这是一部看不出技巧,看不出表演痕迹,也看不出投资的本本分分的电影。其实你只要真诚,就能拍出一部像样的电影。
“看上去很美”-看上去很中国
张元的“看上去很美”参加的是“全景单元”。本来这是一部儿童演的描写儿童世界的电影,因此似乎应该比“我们俩”更有理由参加“儿童竞赛单元”。张元在柏林接受采访时不断强调说这个改编自王朔同名小说的电影是给成年人看的,特别是让中国人通过这个电影能够回忆起自己的童年。
对于那些无法引起回忆联想的外国观众来说,这是一部典型的张元电影-揭示中国社会中那些压抑人性和个性的习惯、态度和集体无意识行为。
中国的孩子在个性受到惩罚、顺从得到鼓励的教育模式中长大成人,或者更准确地说长大成民。在中国,解决 “问题儿童”的问题的方法是隔离、关禁闭和放逐,这是一种习惯,一种对人的态度,就像在谈论如何处置小偷时,不少人都会赞同剁去手指。
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快乐的童年本身就是一种奢侈,而快乐本身并不能保证童年的我们健康成长。不过,在健康成长的权利并不属于我们的时候,让我们还是用顺从来换取点童年的快乐吧。
张元在采访中说,他自己也不知道在教育孩子时,约束和放纵的比例到底是多少才是合适的配方。孩子无疑是需要的权威的,但是,在孩子的眼中,成年人的权威很容易就会变成为魔怪的乖戾,就像影片中被孩子们差点当成妖怪在睡梦中捆绑起来的班主任。
这是一部让中国人反思自己教育理念和制度的电影。虽然影片有意模糊了事件的时间背景,但是中国观众还是能看出故事的年代。张元是那种善于向国外的观众讲述中国故事的电影人,例如,迷糊事件具体时间背景的好处便是使故事有了典型意义,但其危险则是使故事只是“看上去”才很中国。影片把幼儿园安放在故宫那样的幽暗的宫殿大院里,人物的衣着-不论是孩子还是成人-都是土色和褐色为基调,这无疑是张元营造气氛的拿手好戏。

“结果”-玩概念的结果
章明带到柏林的“结果”参加的是青年电影论坛单元。柏林电影节上才听记者同行说章明属于中国第六代导演中很厉害的人物。怎么厉害呢,就是说他的电影在国内得不到认可的恶劣环境下专门在国外得奖。据说这位北京电影学院的教师是为拍电影而拍电影,且拍的是那种特别追求深刻的那种闷骚型的云山雾罩的(处女作就叫《巫山云雨》)艺术型电影。
这无疑是我最痛苦的一次看电影的经历。能把电影拍成像“结果”这样郁闷无聊,这说明章明不但有与观众故意过不去的勇气,还有一种把观众赶出电影院的天赋。
影片表现的是一个男子和一女子在海边某城共同寻找一个在影片中始终没有露面的男子,因为这个男子使男主人公的老婆怀孕了,也使女主人公怀孕了。整个影片由两部情节和结构极为相似的两部分组成,都是一男一女在煞有介事地寻找,途中话语不多,表情深沉得有些古怪,还发生些暧昧的感情。
影片由大量的沉闷的不知所云的镜头组成,导演似乎想通过这些很前卫的方式表达出点什么深刻的想法。对于做的电影的人来说,仅有想法是不够的,还要有把想法用画面表现出来的才能。即使是有意模糊镜头的表现用意,给观众留下多种的解释空间,那也要使画面体现出一种创造力。但是导演的概念肤浅,故弄玄虚,想象力贫乏,创造力萎缩,手工活粗糙,这部影片除了摧残观众的神经和考验其耐心,别无让人回味的地方。
据说章明的电影以让人失语见长。果然,影片让德国观众也失语了。在电影院放映结束后章明与观众见面时,观众竟提不出什么像样的问题,而章明也自说自话地说了些不咸不淡的废话,如“我们每个人都会碰到怀孕问题”,“在毛泽东时代,我们个人是没有选择机会的,毛主席他老人家都为我们安排好了”,“我的电影想反应中国的变化”,“影片中那些唱革命歌曲的老年人停留在过去,那些歌曲为他们提供了一种支持。”
有人说本届柏林电影节中国电影不成气候,门庭冷落,其实参加影展的几部华语电影恰如其分地反映了现实-玩才华和技巧的在发展,玩商业大片的和玩概念玩深沉的前卫派在自我作践:有些电影人在投机取巧,有的电影人在诚实工作。
潇阳

    合格候选人才的匮乏,加大了雇用中国高管的难度。高管猎头公司海德思哲的一份报告,谈到了出现这种情况的几个原因……

  经历过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李纲,难以想象自己还会回到这个地方,顶多也就是做短暂停留。当时,“文革”过后,尽管李纲就读于中国最好的大学之一———上海复旦大学,但他还是决定抓住机会,离开中国,赴美留学。

  在休斯敦完成学业之后,他于1985年加盟安达信咨询(现名为埃森哲)。那里的合伙人对他抱有很高的期望。李纲表示:“他们告诉我,‘你最好是回到中国。那里将有一个市场,但我们不知道何时出现。’”

  兜了一圈回到原位

  但李纲走了一圈之后,又回来了。目前,48岁的他担任埃森哲大中华区主席,统领着2400名咨询人员。

  李纲是“海龟”(sea turtle)的一个代表人物,这是一个中文词,指那些出国学习和工作,但现在正“游回祖国”,在跨国企业中担任高层职务的人。

  大公司纷纷追逐这些“海归” returnees ,不仅因为他们普通话流利,同时因为他们了解中国复杂的历史、政治体系,以及文化和社会习俗。在未来最为重要的市场之一,这些因素可能决定着(业务的)成败。与过去跨国公司乐意把薪酬高达100万美元的西方管理人员空降到中国相比,它们目前正大举使用“本土”人才,充实在华高层管理职位。“本土”人才这个词比较宽泛,包括大陆海归、台湾等地华人以及在中国雇用和培养的员工。

  合格候选人才的匮乏,加大了雇用中国高管的难度。高管猎头公司海德思哲的一份报告,谈到了出现这种情况的几个原因:许多目前处于50至60岁年龄段的人,其教育和工作机会因文革而受到了影响;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人才流失”令人才储备枯竭;中国优秀的商学院为数寥寥;当地中国高管往往缺乏全球经验。

  海德思哲负责人Joy Chen表示:“企业希望本土化,但多数员工是大陆本土员工,不具备全球商业准则方面的经验。”

  人才大战触及最高管理层

  中国的“人才大战”已触及最高管理层级别。摩根士丹利本月从花旗集团挖走孙玮,负责其中国区业务。2004年,微软起诉Google,因为该公司高级研究人员李开复转投Google,出任这家搜索引擎中国研发中心主管。

  猎头公司正通过非常规的手段寻找合格的中国人才,公司正式名册中对这些人没有详细记录。18个月前,海德思哲开始利用海外华人使用的网络,构建潜在候选人数据库。这些网络包括中国大学的校友会、民间协会以及教堂和休闲俱乐部等。

  理想人选通常是在国内接受大学教育,在西方接受研究生教育,拥有5年至25年海外工作经验,并在跨国公司担任中高级管理职务。

  这部分人是佼佼者:上世纪70年代末,“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时,只有不到1%的高中生有机会上大学。而在大学毕业生中,只有少数人出国深造。

  因此,这些少数幸运儿可以要求天价薪水。中国高管的薪酬堪与其美国同级员工媲美,可轻松达到数十万美元。

  即便发现了合格人才,仍不能保证他们愿意回国。但过去5年,由于中国职业发展方面的巨大潜力,海外华人回国发展的兴趣日益浓厚。

  尤其是当某人在美国遇到了“玻璃天花板” glass ceiling 时更是如此。所谓“玻璃天花板”,即妇女和少数族裔被挡在高级管理层之外的现象。“可能他们的英语有口音,或者上大学时没有参加一个联谊会。在美国,这类事情会将他们关在管理层岗位的大门之外,”Joy Chen表示,“但回国后,那些二元文化特点能成为一个很大的优势。”

  驻纽约工作的美国运通副总裁沈豪宇感觉到了中国崛起的吸引力。现年35岁的他就有这样的背景。他出生在上海,曾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并在美国爱荷华大学取得了工商管理硕士(MBA 学位。

  沈豪宇曾在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和美国运通供职。他表示:“与美国相比,在中国工作乐趣更多,也有更多升迁机会,不过,风险也更大。”同时他也承认,“你在美国可以过舒服日子,但除非你确实非常非常优秀,不然在业内晋升是很难的。”

  由于中国在高管招聘方面存在需求,猎头公司光辉国际相时而动,于去年将其亚洲总部从新加坡迁至上海。

  在中国管理者和西方管理者间搭起桥梁

  光辉国际亚太区总裁郑家勤说,理想的管理者能够在不同文化的中国本土管理者与西方管理者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不过这需要理解他们各自不同的领导风格。

  光辉国际与北京大学联合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与西方领导者相比,中国领导者更倾向于采用“任务导向型”和“智力型”的管理风格。这类风格注重“规则与程序”,“苛严的目标,以及有数据支持的强力观点”。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西方管理者和来自亚洲“四小龙”(台湾、新加坡、香港和韩国)的领导者强调的则是“参与型领导”,这种领导风格注重内部共识、团队建设和“社交型领导”,即积极引导他人参与。

  光辉国际表示,管理者在升至更高职位时,通常会采用参与型和社交型的领导风格,而任务型和智力型领导风格往往被初级管理者所采用。

  在去年的一个有中国大陆商业领袖出席的研讨会上,光辉国际与大家分享了这些结论。郑家勤表示:“这种差异使他们彻底震惊了。”

  一旦雇用中国高管,企业就会在留任问题上面临挑战。中国高管不仅流失率高,而且他们为高薪而跳槽的情况屡见不鲜。百事公司在广州的销售团队有400多人,2000年其流失率高达50%左右。在建立更完善的员工反馈体系后,该公司在三年内将流失率降低了一半。

  培养自己的人才

  外国公司还认识到,培养那些从未旅居海外的中国本土人才颇有必要。麦肯锡上海分公司主任高安德表示:“应该少着眼于挖取人才,而是要更加致力于培养自己的人才。”

  各大公司正在从中国10家顶尖高校招聘员工。高安德特别推崇中外混合型的团队。他指出,麦肯锡将一些中国新员工派遣至法兰克福呆上一两年,让他们体验歌剧及品酒等各种经历。

  一些猎头公司及咨询机构警告称,在中国人才抢夺战中,不要想当然地认为华人一定会在中国取得成功。

  高度西化的中国海归可能很难熟悉环境,而适应能力强、性格开朗的西方人可能在这方面非常成功。

  高安德表示:“在中国只有一条路可行的说法是很危险的。 摘自《金融时报》

  相关链接

  不久前,英国的《经济学人》从外资的角度就中国的经济人才问题进行了报道。目前外企在中国的投资,每周高达10亿美元。外资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但是,这么大笔的资金,谁来经营?外企纷纷抱怨找不到人。

  甲骨文公司中国南方及香港分部的执行经理最近直言不讳地指出:“我们必须(在中国)找到一群能力强、有职业精神的经理,否则就无法维持我们在中国的增长。”某著名的会计公司在中国内地与香港部分的总裁也承认:“我们已经决定不接一些主要客户,因为我们没有人手向他们提供服务。”

  外企在中国扎根,就必须“本土化”,用当地的人才替代从本国派来的高薪管理人员,减少费用,否则就无优势可言。如今,给外企服务的中国精英白领已经收入不菲。

  根据《经济学人》的调查,在京沪两大城市,外企中层的中方经理,年收入(包括工资和年终红利)可达2.7万到3.2万美元,大致20多万元人民币;高级经理则收入高达4.6万到5.4万美元,相当于三四十万元人民币;企业总裁则岁入8万到9万美元,即六七十万元人民币。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一般经营消费品和医药公司,在美国一个有MBA的雇员可以挣到8.5万到9.5万美元的年薪,在亚洲的职位只有这个数的一半。以这个标准衡量,中国的白领的收入还是给外企省了一些钱。但是,如今中国的通货膨胀率仅为2%。这些精英白领的工资上涨率则为6%-10%,甚至有过50%这样神话般的加薪。

  可见这些人的价码正在急剧看涨。以这样的速度,再过几年,中国的白领就会变得太贵了。

  更重要的是,即使如此高薪,公司还是留不住人。像欧莱雅这样知名的跨国公司,在中国拥有3000名雇员,跳槽率也接近15%。其人事经理称他们在3年内几乎把所有最初雇来的人丢光。

  企业雇用一个高级白领,招募费用非常昂贵;人员不停地换,企业的正常运营就无法维持,大大影响了效率。再加上工资不断地上涨,这些企业很快在中国就没有赚头。一些外企已经开始想后路,希望到别的国家找机会。(完)

 

2006年02月19日

2005中国10大流量上升网站。

10名,baidu.com
上榜理由
baidu.com 2005的流量曲线的上升趋势并不十分明显,仅仅是从全球第五微升到第四而已,但是就这一点点进步,却意味着新浪拱手让出了把持多年的中文流量第一的宝座。在竞技体育中,第二名和第一名往往差之毫厘,但是意义却有天壤之别,网络中其实也不外如此。
2005年最具有颠覆意义的事件是超女的评选,在网络上,sina重金投入打造的超女频道被近乎没有成本的百度贴吧很轻易的压过了风头,这个事情对整个业界都是有触动的,而且也恰好是在这个时间段里,百度摆脱了与新浪流量胶着的局面,开始逐渐拉开了二者的距离。
 
综合评分
提升指数 1
颠覆指数 8
 
9 verycd.com
上榜理由
年初的时候,Verycd.com已经拥有了不错的排名和相当高的流量,但是和主要的一些bt资源站相比,基本上还是伯仲之间的事情,经过一年相对缓慢平稳的发展后,不动声色的verycd逐渐达到了全球100多名的流量位置,而且也成为了bt资源领域当仁不让的老大地位,固执偏执的Dash和更加固执偏执的Xdanger用他们的行动证明着那句IT行业的经典明言,“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综合评分
提升指数 5
颠覆指数 4
 
8 51.com
上榜理由
这是一个曾经沸沸扬扬的域名,这是一个价值98万的域名,但是直到2005年中后段,庞某人才开始真正找到做站的思路,类似msn space的个人信息托管模式,加上中国特色的视频验证,终于让蛰伏已久的51.com 突然发力,现在,我们看到了一个几千人同时在线的大型交友,日记,图库的综合服务商,而这,仅仅是半年时间的作品。
综合评分
提升指数 8
颠覆指数 3
 
7 cnzz.com
上榜理由
严格的说,cnzz主站的真实流量并没有排名显示的那么高(目前在全球300名左右震荡),但是这是所有统计服务商的一个共同特征,并不是刻意作弊的结果。不过尽管如此,cnzz的成就依然让人震惊,上万站长的庞大用户群,接近2亿pageview的统计代码覆盖率,在统计覆盖上,已经超过了51.la成为了国内同类站点的no.1。而这里面更需要说明的是,几个月来,运营维护升级的,居然只有阿飞一个人。新婚燕尔的阿飞还在寻找有技术有经验的合作者,这里发一个小广告,这是一个绝对有前途的站长,旗下有两个超级强站(chinaz.com, cnzz.com ),站长群中的大哥级人物,如果你觉得自己技术不错,又懂得互联网的精髓,不妨到阿飞那里寻找一下机会。
 
综合评分
提升指数 7
颠覆指数 6
 
6 sogou.com
上榜理由
不管张朝阳的豪言壮志听上去如何的可笑,但是就实际的2005表现而言,sogou还是确实不错的,中期因alexa算法调整他们排名有所下跌,但是根据caoz的跟踪统计,sogou的流量确实已经稳步上升到了值得去关注一下的地步,当然,caoz建议,2006年对sogou的近期目标,还是先想办法超过QQ搜索,站到国内搜索使用率第四的位置吧(Top3依次是百度,含3721yahoogoogle)。
综合评分
提升指数 8
颠覆指数 5
 
5 qihoo.com
 
上榜理由
周某人的暗中支持,大纵深的联盟策略,所以,没有什么不可以。突然之间,以论坛搜索为主要噱头的站点全面超越了网摘概念,其实道理也很好懂,这种应用更简单,更符合网民傻瓜化,以及通俗娱乐化的需求。
具体流量变化,看一下alexa曲线吧。
综合评分
提升指数 8
颠覆指数 6
 
并列第3 chinabbs.com
上榜理由
qihoo类似,但是飚的更猛,玩的更大,唯一的疑惑是,2006,周某人会不会绝地反击,到时候qihoochinabbs之战,会很好看。
综合评分
提升指数 8
颠覆指数 8
 
并列第3 mop.com
上榜理由
传统的媒体太严肃了,传统的教育太正经了,所以人们才会有时需要找一些BT的东西调剂一下,发泄一下,所以,一个心理健康的人,在紧张的工作学习中,是需要偶尔猫扑一下的,爱生活,爱猫扑,caoz也曾经是这一信念的拥护者,只是现在,一个流量巨高的mop越来越功利,越来越不讲道理,越来越不择手段的发展新的流量,caoz现在已经远离了这个不再熟悉的mop,但这也不妨碍陈一舟的宏图大业继续无限的发扬光大。这不,donews已经成了一道开胃点心,还有什么不可以?
以前的mop,只是众多大流量社区的一个,现在的mop,快有和门户分庭抗礼的趋势,这一变化,足够在排行榜中享有三甲的位置。
 
综合评分
提升指数 8
颠覆指数 8
 
2 k265.com
上榜理由
别问caoz为什么,caoz还想问你这是为什么,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涨上来的?一条挺拔的流量直线,之后又是一条挺拔的流量直线,和直升机一样就到了全球流量排名的100多名,而且居然还站的住,以caoz粗陋的智商和所掌握的数据分析判断,流量还是很真实的。干!
Hao123的故事已经翻过了一年,网址站居然还有搞头?有没搞错?
综合评分
提升指数 9
颠覆指数 8
 
1 9991.com
上榜理由
caoz盯了9991.com两个月,硬是没找到门道,比k265还生猛,还离谱,因为9991的出现,中文网址的格局瞬间打破,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暗自庆幸自己的站卖掉了,有人恐怕就要后悔,时机转瞬即逝,9991却屹立不倒,而且每次caoz以为他应该后继乏力的时候,总会又是一条漂亮的上扬曲线嘲笑caoz的判断力。Caoz个人以为,这是2005互联网caoz最不可思议的一个事情。
综合评分
提升指数 9
颠覆指数 9
 
 
候选说明
iask.com sogou不同的是,iask2005的新站,门户做新站,相当于转移一个频道给新域名,这种站的排名跃升是正常的。Sogou2004的站,2004已经体现了转移效果,2005的提升来自于真实流量的增长,所以上榜。
 
51sobu.com,前半年精彩,后半年乏力。
某些政府站,比如备案站,有行政因素在,不做点评。
法德英三地商业领袖比较
艾利森•梅特兰(Alison Maitland)
2006年1月23日 星期一
 

说过三个工业领袖的故事吗?英国领袖坚称很高兴有人挑战他的决定;德国领袖强调谦卑的重要性;而法国领袖则喜欢在不征求意见的情况下就行使权力。
这绝不是开玩笑,而是一份新近调查显示的结果,这份问卷调查了200位英国、德国、法国的首席执行官、董事长或董事。人们经常想当然地认为,领导才能之规则适用于任何文化或国家。但这份调查显示,这种假设过于简单化。调查强调不同国家在如何看待责任、地位和决策上存在巨大差异,全球企业如能理解这一点,将受益匪浅。
该研究是国际人力资源顾问公司DDI的项目,由MORI公司负责协调,调查分别将法国工业领袖、德国领袖和英国领袖称为“独裁者”、“民主党人”和“精英领导”(meritocrat,不是靠出身或财富而是靠个人才智和能力出众而掌权的精英领袖阶层——译者注)。 

支持这种有趣的概括的依据是,调查发现,只有不足十分之三的法国老板乐于见到别人挑战自己的决策,而相比之下,有一半德国人和十分之九的英国人乐于接受挑战。
法国人珍视工作中的自主权。近三分之二的法国领袖认为,“不受干扰的决策自由”是作为领导者的三大好处之一。
“我很高兴不用征求他人的意见就能做决策,”一位高卢领袖说道。但在德国和英国,只有46%和39%的人认为这一点很重要。
对法国人来说,能亲手挑选自己的团队是领导工作的另一个好处。但这一点在德国和英国并未受到同等的认同。
在后者看来,领导工作的最大优势在于开发企业人才。70%的英国老板和将近50%的德国老板将此视为领导权的三大优点之一,而法国人中只有14%列举了这一项。
200位工业领袖中很少有人视“权势”为领导工作三大好处之一,但调查发现,在可能选择“权势”的人当中,法国人要比英国人多3倍,比德国人多8倍。
DDI欧洲公司执行董事史蒂夫•霍尔(Steve Newhall)说:“在德国,人们接受身为权威的职责,但不会谈论它。然而在法国,通常情况是,如果属于上层管理梯队,或拥有一家公司,这便是成功标志,人们会在生活中处处显示它。”
他表示,公众的认可在法国更重要,这反映了法国商界中资深职位所代表的荣誉。30%多的法国首席执行官和董事将此列为领导的三大好处之一,而在德国和英国选此项的只有16%和2%。
是否存在这样一种可能,即这些差异只是说明法国人对享用权力这一点更为坦诚,而英国人和德国人则认为这样做是“政治不正确”(politically incorrect)的?
霍尔先生承认,这一点很难确定。但他表示,由于调查是匿名的,这很可能反映了真实的差异。
“调查旨在尽可能获得诚实的答案,并深入公共关系背后。”他说,“法国人以上述方式回应,因为这更符合他们的文化规范。我们都知道,在‘大学校’(grandes écoles)体制内,精英是受到赞誉的。但在英国,‘组织’更多是一个贬义词而非褒义词。”
他表示,他无意评说哪种领导风格更好。然而,国际公司的高管需要像变色龙,既能适应工作所在地的企业和国家文化,又不失自己的个性。
“对任何一位领导来说,只能适应其中一种风格是很危险的。如果你在一个更民主、更以业绩为重的文化中采取独裁风格,那你很可能会遭遇滑铁卢。”
在这项调查中,德国领袖的社会良知和对权力附生职责的关注引人瞩目。将近一半的德国人表示,他们最担心的3件事之一是:不得不做出事关人们未来的重大决定。相比之下,只有28%的英国领袖和20%的法国领袖为此忧心忡忡。
“有时,我所拥有的影响力让我自己都害怕,”一位德国老板说,“我必须小心翼翼,彻底权衡任何一项决策的利弊。”另一位表示:“你必须保持谦卑的态度:虚荣心或高估自己的能力都会导致企业垮台。”
然而与这种谦虚的回答矛盾的是,德国人的顺从也最突出。近60%的德国工业领袖认为,他们的决定不会受到质疑。
有十分之四的德国老板将惧怕失败列为最令人担心的事,而英国人中只有十分之二。霍尔认为,这反映出在德国至今尤存的失败的耻辱,而英美文化则偏向于将失败视为学习和前进的机会。
研究还发现,英国领袖似乎最乐观,这或许得益于更为稳定的经济环境。令他们夜不能寐的是外部压力,如新立法和公司治理问题。
而对法国领袖来说,管理团队中的斗争是一大问题。虽然这可能只是高卢风格的体现,但DDI的研究报告显示,法国首席执行官对独立决策的热衷可能导致摩擦。
尽管有诸多不同,三国工业领袖还是有一些共同的担忧和观点。他们都担心缺少个人时间,也都普遍认同团队的重要性。
霍尔说:“不管是面对面还是通过电话,在一对一的采访中,工业领袖都一再表示,他们更关注责任,而非权力,更强调团队的成功,而非个人的得失。”
在强调协作上,一位德国老板做了这样的概括:“公司运行犹如民主国家,每个人齐心协力,共同实现一起制定的策略,我将自己视为一个服务提供者。”一位法国领袖的回答不谋而合:“我们的工作环境日益复杂,因此在团队内有效开展工作是最好的方法。”
最后一个共同主题是:职位越高,风险越大,在应对公司管理的挑战方面,永远没有十足的准备。应尽可能地享受这些挑战。
正如一位德国受访者所说:“这是一次漫长艰难的登高。风景瑰丽,但路途曲折。”
领导者评说领导才能:孤独兼才能
法国、德国和英国的领导者对步其后尘者有如下忠告:
  • 从一线开始领导:“人们如果知道你准备卷起袖口大干一场,就会发挥最大的才干。”
  • 绝不松懈:“能够提供灵感、领导才能和远见是持续不断的挑战。”
  • 清晰明确:“清晰明确最为重要:观点、方向和指示;待人处世要保持连贯性。”
  • 注意言行:“人们会以为你所说的是绝对真理或公司立场。脱口而出可不容易。”
  • 忍受孤独:“虽然你和许多人在一起,但你依然孤独一人,因为他们指望你下最终的结论。”
  • 做好吃惊的准备:“除非真的从一个资深职位迈向首席执行官,否则任何人都不能理解这是多大的一步。”

2006年02月10日

德国企业立足中国,前景如何?

巴斯夫与中国扬子石化在南京郊区建立的新厂
Großansicht des Bildes mit der Bildunterschrift: 巴斯夫与中国扬子石化在南京郊区建立的新厂
 

生活在上海及其周边地区的德国人有八千人之多,多于定居在任何一个亚洲城市的德国人人数。现在更有大批中小企业登陆上海,它们是西门子、大众、克虏伯-蒂森等大公司的供货厂商。但是它们在上海乃至中国有发展机遇吗?它们将面临哪些难题?

 
上海新建的德国中心是这些德国企业家的“娘家”,该中心的主任绍迈尔开门见山地告诫说,不能被快速增长的中国经济蒙蔽了双眼,“百分之八、百分之九、甚至百分之十的经济增长并非必然能为德国企业提供发展机遇,关键在于,德国企业要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位置。”德国中心不仅向德国公司出租办公室,也指导新到的德国人如何通过与中国的官僚打交道,提醒他们注意中国法律框架条件的变化,帮助他们建立联系,寻找合适的工作人员。
 
德中合作的成功范例
 
去年德中经济关系中的一件大事是九月底南京巴斯夫扬子石化生产基地建成投产,基地的核心是由德国巴斯夫公司与中国合作伙伴扬子石化共同投资23亿欧元建成的石油裂化设备。这个新厂部分解决了中国化工产品短缺、需要大量进口的问题,现在德中双方都准备追加投资,逐步提高南京生产基地的生产能力,以加强巴斯夫母公司与扬子石化的互相依存关系。
 
克虏伯与上海宝钢的合资企业“上海克虏伯钢材公司”也是一个成功的范例。1998年,这家合资企业在上海郊区一片空地上开始建设。建成后,当时的德国总理施罗德亲自出席了轧制首批钢板的仪式。这家公司的股份中,德方占60%,中方占40%。这样股份比例的合资公司现在已不会获得中国政府的批准,更不用说属于敏感行业的钢铁冶炼了。在中国急需石油、矿石和钢材的今天, 克虏伯钢材公司成了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香饽饽”。
 
德国南部梅明根的特种缆绳生产厂家德拉克是一家中型企业,它追随起重机和电梯制造厂家也来到了上海。 最近几年,仅上海一地就建成了一万多幢高楼,高楼需要电梯,电梯离不开缆绳。现在欧洲生产的电梯缆绳比中国生产的贵出四倍到六倍,德拉克公司在德国生产的缆绳到了中国,肯定在价格上没有优势。经理科迟马说:“听起来有些奇怪,我们在中国生产缆绳,是为了保障在德国的就业岗位。” 这是因为如果德拉克公司失去了客户,也就失去了订单。面对价格挑战,德拉克把德国国内生产转向高质量缆绳,这也是许多德国企业目前的发展方向。
 
15年来,西门子、大众、拜耳、巴斯夫和蒂森-克虏伯等德国企业在中国大量投资,盖起了一个又一个生产点,培训职工,向合资伙伴转让技术。现在德国是在中国投资最多的欧洲国家,德国的直接投资已达到一百亿美元。许多观察家估计,2010年之前,直接投资将在此基础上翻一番。德中经济关系以惊人的速度发展,成了双赢的样板。去年,德中贸易总额达到近六百亿欧元,而三十年前,德国企业仅向中国出口了两亿七千万欧元的商品。但去年德中贸易中也发生了倾斜,出现了德国企业从中国进口多于向中国出口的形势。中国政府实行经济降温政策和德国生产点在中国增多是造成这种倾斜的主要原因。
 
面对中国热,保持清醒头脑
 
无论是国际康采恩,还是家庭企业,几乎所有的德国企业都想到中国看一看那里的新市场。联邦对外经济联络处的施密特女士就告诫企业家不能对在中国开展商务寄托太大的希望,例如中国有一万八千家医院,但有支付能力的只有近九百家高档医院,医疗设备生产厂家在这里的发展十分有限。另一个例子是中国的机动车市场:中国每年生产近九万辆二十座以上的大客车,但德国供货厂家只能向价值六十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大客车提供零配件,而这种大客车中国每年只生产1500辆,其它低价位的大客车根本用不上德国的优质零配件。所以这位经济学家希望准备进入中国的企业家要有充分的时间做准备,用人务必从优。
 
用人不当是一度主宰中国汽车市场的大众汽车公司最近四年内销售额大幅度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二十多年前,大众在上海建厂生产小汽车,从此在那里投资了数十、数百亿的资金。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大众已占有一半以上的中国汽车市场,现在这一百分比已降至18%。不久前,大众不得不把自己在中国汽车市场上的最高位置拱手让给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大众公司对此保持沉默,正在寻找新的中国策略。看来,识途老马也有失蹄的时候。
 
严重的产品仿冒问题
 
中国汽车市场的降温首先涉及西方康采恩,因为这些公司集团近几年刚刚扩大了自己的生产能力。中国的汽车市场虽然去年增长了11%,但是在中国生产的外国汽车厂家也大大增多了。为争夺市场进行的排挤战和价格战有增无已。欧美等国正心惊胆战地等待中国国产的廉价汽车大规模打进欧美的一天,这些汽车与西方的一些型号惊人地相似。不久前,美国通用的子公司韩国大宇指控中国国有企业奇瑞全面仿造两个大宇的汽车型号。
 
在中国,仿冒产品已几乎成了各行各业都存在的最大问题之一。大至汽车,小至药品,只要受到市场欢迎,总有伪造仿冒的赝品出现。在产品出现问题、甚至给消费者造成危害时,很难区分到底是李魁还是李鬼的责任。在技术转让问题上,有时也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德国政界人士一再抱怨北京对外国企业施加压力,要求外国企业向中国转让技术。与此相反,德国驻上海总领事罗尔以很平常的心态看待技术转让问题。“德国企业愿意转让技术,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正因为它们拥有在世界上领先的技术,所以才能转让技术。”,罗尔如是说。他认为,许多领域新技术的有价值时间很短暂,德国企业转让的技术并不影响它们在技术上的领先地位。
 
天长地久,还是好景不长?
 
最近几年,在中国立足的德国企业达到三千家,它们带来的是开发未来市场的梦想,看到的是中国每年8%至9%的经济增长速度。为此,它们愿意面对困难。但是,中国的经济增长会天长地久吗?分析家和社会科学家警告说,中国有群众抗争、政治不稳定的危险,也有与台湾发生战争、能源危机和出现严重环境灾难的可能。遗憾的是,只有少数投资者对这些可能出现的挫折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