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回顾一下

过了五一,京城终于有了些许夏天的感觉。刚刚过去的,是一个极其漫长的冬天,3-4月份,春天的气息基本没有站稳脚跟。
在过去的这段日子里,我的生活总体来说比较平静,虽然其间不乏一些争吵、悲伤、困扰、担忧,反正都过去了。
读完了《明朝那些事儿》的全套、《追风筝的人》、《一夜风流》的中英文对照剧本以及若干部经典电影的剧情故事,做了若干道数独题目,考了职称英语考试,买了车车,完成了本科班级通讯录的修订;工作上,完成了一个课题研究和一部制度的修订,给全国的分行讲了一次课,然后就是陷在每天的日常工作中……
算是忙碌而充实。
时间就是这样,当过完了回头看的时候,发现有很多东西沉淀下来作为留念,而度过每一分钟时间的过程,却往往被忽略。如此看来,定期回顾和总结还是非常必要的。

Posted under 未分类 作者: andrewjj04 on 星期四 6 05月 2010 at 3:45 pm

阳春四月

不知不觉就进入了4月份。之所以不知不觉,是因为今年北京的天气实在与以往不同,这会儿了才刚有点春天的迹象。
上周末去了趟植物园,可惜基本没有看到盛开的花朵,大都是些花骨朵和刚刚发出的新芽,与以往春天的植物园大相径庭。不过天气很好,空气不错,也算是快乐和放松的一天。
工作还是很忙,偶有闲暇,周围的同事也都是这样。搞不懂为什么忽然工作节奏变得这么紧张,毕竟我们是标准的大型国企。
心情总体还好,算平静吧,少有大喜大悲了。每天晚上都绣十字绣,培养耐心,也锻炼十指,为的是给爸妈的新房子送上一份贺礼,也算是孝顺吧。
跟朋友们聚会的机会不多,大家都忙,我跟某些人比起来还算清闲呢。可能人越来越成长,属于自己和朋友的时间就会越来越少吧。
心中保有一份期待,继续期待。

Posted under 未分类 作者: andrewjj04 on 星期四 8 04月 2010 at 4:50 pm

永远怀念——写在舅婆的头七

今天是舅婆的头七。相传头七的时候,逝者会回家来看望亲人。
一直琢磨着要为舅婆写点什么,碍于春节期间不便用电脑而推迟计划。如今,该是写点什么的时候了。
舅婆,在别的家庭里许是叫做“舅奶奶”,是爸爸的舅妈。爸爸只有一个舅舅,我们喊他舅公。舅公和奶奶住得近,平时两家走动也很频繁,因此,我们的父辈、我们这一辈都跟舅公舅婆很亲。

离去
舅公一家每年都跟我们一起过年,今年也不例外。我腊月二十九那天去奶奶家,午睡时听见舅公家的表叔过来说,表婶的妹妹结婚,表婶带着宝宝回老家了,他和舅公舅婆除夕晚上会过来吃年夜饭。一切都如常,没有任何异样,谁也没有察觉什么。
除夕夜,舅公舅婆带着表叔照例来吃饭,我和妹妹照例在小桌吃,席间没有听见舅婆的声音,只知道她身体不舒服。直到晚上大家准备各自回家时,我发现舅婆的脸色很不好,表情也不对,不笑,没有精神,当时只是觉得她冠心病发作、身体不适,于是,我也没把这事放心上。次日一早,大家如往常般地去安大给他们拜年,舅婆没有下床,只是坐在床上跟大家打招呼,我们临走前都鼓励她,让她等天气好些就去医院好好检查检查,没什么大事,好好休息就行。只是,原来那一面就是永诀……
还是那一天,大年初一的晚上9点多,爸爸突然接到舅婆晕倒的消息,立刻给叔叔打电话后赶去安大。我和妈妈过一会打电话去询问一下情况,同时也等待爸爸的电话。爸爸说,医生表示情况危险,让我们要有思想准备。我很害怕,不敢想象舅婆离开。大约10点多,爸爸说舅婆已经有心跳,我和妈妈都很高兴,觉得没事了,就躺下聊天。准备睡觉时,细心的妈妈给爸爸打了电话,听到的竟是爸爸变了的声音说出的噩耗!
那一刻,大脑空白。
发生了什么?
究竟怎么回事?
会不会搞错了?
刚才不是有心跳了吗?
早上还好好的呢,这会儿怎么可能?
……
脑袋嗡嗡嗡的,不知道该做什么、说什么。
爸爸在电话里让我安慰妈妈,不要让妈妈太伤心,她的身体经受不起。但是我能说什么呢?我自己都蒙了,如何去安慰妈妈?缓了好久,终于开口,劝妈妈睡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说了什么,也不知道那一夜是怎么睡着的。恍惚记得,我要通知弟弟,于是上手机QQ告诉他消息,也告诉他奶奶还不知道,让他心里有数。
那一夜,不知道爸爸什么时候回来的,只知道他躺在床上一直叹气,始终没有听到他的鼾声——彻夜未眠。早上起床,爸爸已经去奶奶家,我和妈妈发现他做好了早饭、烧了开水、留了字条,显然是很早就起来了。
我不敢想象,奶奶一大早听到噩耗时候的表情和心情。
后来才知道,舅婆在春节前就曾经说过自己可能过不去这个年。
后来才知道,舅婆在除夕让舅公打电话找侄子回来,说想他了。
后来才知道,舅婆在年初一的下午还下床看了电视,不成想晚上睡前去刷牙,就永远地倒下了。

舅婆其人
关于舅婆的事,我都是从长辈那里听来的。她和舅公是中学同学,后来读了师范大学——正因为是中学同学,我在想,这一辈子,他们相伴了那么久,现在的舅公,当是怎样的悲伤。
舅婆是一位出色的教师,教书育人很有一套办法,以前在全省最好的高中实验中学任教,后因文革、实验中学关门;辗转;从我记事起,她在合肥师范学院任教,我的多位小学老师都是她的学生;后来师范学院被合并入合肥学院,她继续工作直至退休。
作为教师,舅婆可谓桃李满天下。作为长辈,她慈祥,和蔼,又有一种不怒而威的威严。

舅婆与我们
我知道爸爸跟舅公舅婆的感情很深,当初若不是他们的大力支持,爸爸考大学的路将会非常曲折。文革后第一年恢复高考时,爸爸毅然报名,在舅婆的辅导下,语文考了八十多分的高分,奠定了成功考学的基础。爸爸说,他的语文之所以能拿那么高的分数,是因为舅婆不仅给他辅导了基础知识,还猜中了作文的题目。当时,舅婆选了两个作文题让他写,写好后由舅婆修改完毕,爸爸背下来。所以在考场,爸爸一看见作文考题,心里就踏实了,直接把准备好的文章默写了出来。
作为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爸爸的人生从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常常感慨,若不是舅公舅婆的帮助,他很可能已经在当时工作的工厂里下岗了。人生,往往是关键的几步决定的。这个故事让我对舅婆由衷的钦佩。
爸爸跟舅公舅婆的感情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令我从小对他们两位就非常敬重。中考前、高考前,我都请舅婆辅导过我的语文。
——记得初中时我的状态曾经很低迷过一阵,在爸妈的说服下,有点不好意思地去找了舅婆,去之前跟爸爸说:“我的字写得不好看,怕舅婆说我。”爸爸说放心,绝对不会的。我这才放心地踏入他们的家门。果然,舅婆很仔细地听我说了我对于课程的不懂之处,对于习题的疑惑之处,还认真看了我的考卷和作文,完全没有批评我的意思。妈妈问我的语文基础是不是不好,舅婆给予否定,她说我的基础不错,只是疏忽了。之后,她耐心地给我讲解功课,还让我过阵子再去找她。就这样,我的成绩开始稳中有升,自信心也逐渐恢复。
——高考前,爸爸把我高中期间的作文都交给舅婆检查,请她给我指点写作。高考结束,我把考试作文默写出来,请她估分。舅婆凭借多年批改高考语文试卷的经验说,那篇作文能得48分(作文的满分是60分)。待成绩公布,我一计算,作文的成绩正是48分。心里不得不再次佩服舅婆的经验和功力,而拥有这样一位长辈,也令我倍感自豪。
每次跟舅婆说到感谢,舅婆总是淡淡地笑笑。可能对她而言,对我们的帮助只是举手之劳;但对我们来说,却是在成长道路上关键的一臂之力。
也许,高尚教师的情怀就是这样,似乎付出是一种习惯动作、给予帮助也是很自然似的。

遗憾
冠心病原本只是慢性病,却因突发心梗彻底夺去了舅婆的生命。
爸爸说,年初二的早晨他去奶奶家报丧,奶奶还没起床,正问着怎么这么早就过来,结果一听到消息就哭了出来。
老家的亲人们陆续奔来合肥,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把他们全都吓了一跳。
我没有能够去参加追悼会,也不敢去想象那样的场面。
我知道舅婆是有些遗憾的,这些遗憾要靠大家的努力去弥补。
我知道舅公表面上平静,心里的痛苦一定很深很深。
我不敢想象,相濡以沫一辈子的人突然离去,会是怎样的悲苦。
我只能默默祈祷,舅婆一路走好,舅公平平安安。
朋友说,到了我们这个年纪,身边的老人离去的会越来越多。原来,这样的年纪竟是如此的残酷。
爸爸说这些都是自然规律,不要太伤心了。我知道他嘴上这么说,心里的苦楚只有自己知道。
或许,人长大了,即使自己不坚强,也会被生活逼得坚强起来。然后,我们把这种坚强叫做——成长。

Posted under love.love?love! 作者: andrewjj04 on 星期日 21 02月 2010 at 10:48 am

说点话

这个界面好难看,很不习惯,总以为是打开了错的网站似的。
回家的票还没有着落,真不行就留在北京过年吧,我现在也没有那么在意了。
早上去做了超声心电图,一切正常,于是放心。我感觉我就是不断地在担心和解除担心之间游走,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跟我一样是这样的心境。其实之前一直担心,导致缺乏热情,并不太好。现在虽然不担心了,却也没有像某些过来人说的那样兴奋和幸福感交织,或许我真的是比较麻木的粗心人。仿佛没有什么事情会真真正正地触动我的心弦,我是指让我非常兴奋和快乐。这不叫宠辱不惊,我真的觉得这叫麻木。当一切都不能让我感兴趣,当一切都不能让我特别期待,也许就真的是空虚+无聊了。哎哎,我怎么会这样了!

Posted under 未分类 作者: andrewjj04 on 星期一 8 02月 2010 at 9:45 am

时光如梭!

已经许久没有在这里写上几句,因为生活还是一如既往的重复,几乎没有新意,几乎没有变化。

转眼间,大家都开始为了买春运的火车票而忙碌,我才意识到,原来2010年的第一个月即将过去,春节已经近在眼前。这一个月,真的没有什么感觉:工作不那么忙碌了,因为很多事情已经完成或者被安排给其他的同事来做,我似乎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有时候觉得很无聊,虚度光阴,有时候又觉得这样调节一下也是件好事情。

大家似乎都很忙,更新的BLOG越来越少,更新的个性签名也越来越少,于是我的八卦生活内容也随之减少。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在家里看电视,看那些重播了又重播的老电视剧——新剧很难吸引我,或者说,我不太愿意主动被一部电视剧牵着走,不愿意陷入对剧情的关注中。不可否认,现在能吸引人的电视剧真的不多了,也怪不得电影市场日益火爆。

前阵子从图书室借了本张爱玲的《小团圆》,结果刚翻了两页就搁置了,再无兴趣翻开,原因也是不愿意陷入某种剧情中。

难道我的心已经老了??

唯有做数独还能有点兴趣,只不过即使做出来了也不觉得有多高兴,只是觉得那是应该的。或许,以这样的方式来锻炼逻辑思维能力也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

天气冷,大家各忙各的,于是聚会越来越少,虽然仍有期待,但就是没有什么行动。或许,到了春天能好些?

唯一让我有些牵挂的,便是为了校庆而统计本科班级的校友信息。在这个过程中,联系到很多久违的同学,也跟一些同学恢复了聊天,知道了一些同学的近况。这让我忽然很欣慰:毕业那么久了,原来同学们之间还是很诚恳的。想想看,研究生的同学都有好些不怎么联络了,本科的同学现在能恢复联系,真是不容易!

哎,我这样的状态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也或许没准哪天我就适应这样的状态了。谁知道呢!

Posted under 每一个日子 作者: andrewjj04 on 星期五 29 01月 2010 at 4:34 pm

这样的2010年第一篇

可以算得上寒冷的冬夜,我在家里这台陪伴我近六年的超级慢的旧笔记本上,写下这样的2010年第一篇。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1月份的北京,除了寒冷还是寒冷,创下了六十年来的最低温。工作上并没有想象的繁忙,至少不像2009年的1月份那样措手不及地应付各种任务。生活还是照旧,只是,渐渐缺少了热情,渐渐感觉到一些些疏远,渐渐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力不从心,渐渐发现无奈原来是生活的大部分感受。

心情没有特别好,也没有特别坏。没有特别感兴趣的事情,也没有特别讨厌的事情。似乎是,中庸,或者说是,麻木,但不是随遇而安。

在新年伊始的时候是不应该这样的,至少,我应该充满了憧憬,充满了热情,充满了种种的计划。但是今年不同。

不知道自己这样是不是沉沦于现实的琐碎生活,但真的变得很慵懒,连上网都上到百无聊赖,对着好友列表里的几百名好友,楞是挤不出一句可以主动说的话,楞是找不到一个想主动交谈的对象。这是孤独吗?我并不感觉孤独啊。

2010年,对我来说将是人生重要的一年,而我的态度似乎过于平静了。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以往对自己的计划和要求太多,现在潜意识里感觉累了,所以想放松一下?呵呵,真是说不清楚。

由于天气的寒冷,也由于各自的忙碌,跟朋友们见面和聊天的机会越来越少,每次联络都说一定要聚聚,却始终没有机会实现。我担心朋友之间会因此而变得生疏。也许随着时间的沉淀,真正的朋友才会渐渐浮出水面。

有一天LG说,如果周围的朋友都不如我,那么对我绝对不是一件好事。这句话让我忽然很紧张。希望2010年我能够改变我原先的某些狭隘的想法。

另外,我遇事越来越喜欢紧张,而不是像原先那样的洒脱,也希望2010年能够有所改观。很多时候我是杞人忧天了。

这两天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情,确切说并不是我自己引起的,但是这事跟我间接有关联,这让我很不高兴。我没有人可以诉苦,没有人可以发泄。我感觉自己很无辜,夹在两方面力量的中间,两面受气,很不好受,却又不知如何改变。看来,“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句话真的很深刻。

我还在继续听着Eason的老歌,同时期待着王菲的复出,偶尔哼哼她在电影《孔子》中演唱的《幽兰操》的调调。我的音乐世界有些单调,有些单薄。电视剧呢,没有喜欢看的,看了一部分《八仙全传之八仙过海》,看了一部分《东方朔》,沉溺于虚拟的古装世界。电影呢,基本没看新片子,也似乎对电影失去了兴趣和好奇。小说呢,看完《明朝那些事儿》全集之后,粗略地翻了《这里是北京》的第二辑,然后,陷入空白。

物质生活乏善可陈,精神世界波澜不惊,这样的生活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呢?可是我对于新来临的这一年,却也没有更多的期待,而更奇怪的是,我竟然并不想调整自己的这个状态,然而日子是不可以得过且过的,于是我再次陷入迷茫。

Posted under 每一个日子 作者: andrewjj04 on 星期四 14 01月 2010 at 9:13 pm

2009年的最后一天

今天是2009年12月31日,上午9:23。

有点不敢相信,短短十几个小时之后,就要进入新的一年。

这一年,似乎格外匆匆。昨天在梳理个人总结的素材,发现有很多工作都快忘了是今年做的,感觉好遥远;但有些事情,却又像刚刚发生,感觉不该这么快被总结。

年初的忙碌,联欢会的成功,春节打仗似的回家,奔波于各种聚会,租车游,出差,妈妈生病和治疗,考试和培训,国庆回家的各项聚会,升级,还有什么呢?说不出来了。

有点空落落的,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好像并没有辞旧迎新的喜悦,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时光飞逝的感觉,难道随着时间的逝去,人会越来越麻木吗?

所幸,现在的工作状态还不错,至少心里不慌、心态总体平和,每天的心情还不错。

这一年,家里没有太大的变化,唯一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团结一心,但我真的感觉自己麻木了:对于很多别人眼里很重大的事情,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只是认为有困难就面对,有问题就解决,有病了就好好治疗,一心向前走,不愿多考虑其他,因为本来就没有其他的选择。

我不喜欢像某些人那样列举自己一年来的成绩,一是没有什么自己觉得看得上眼的好成绩、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二是觉得这样列举没必要,是为了炫耀呢、还是为了防止自卑呢,没意思。那么,就这样好了。顺其自然地进入下一个年度。

Posted under 每一个日子 作者: andrewjj04 on 星期四 31 12月 2009 at 9:48 am

杂记

最近起床时间比以前提前了半小时,于是可以欣赏到清晨的风景。

气温已经完全降到零度以下,冬天的感觉很浓了。

护城河结了厚厚的冰,即使有朝阳的暖意也难以融化。

朝霞是粉粉的颜色,不像夏季里的绚烂,却很温暖。

一路畅通——虽然没有听1039的广播。

办公室楼道里充溢着咖啡的香味,不知是哪个屋子飘出的,很温馨。

……

这样的早晨,给人以希望,给人以温暖。

Posted under 每一个日子 作者: andrewjj04 on 星期四 17 12月 2009 at 8:43 am

阴历的生日

12月12号是大猪同学的生日,在给她发短信祝福后,偶然看到薇薇的空间里记录了她当天登记结婚的喜事,看到薇薇写的阴历十月二十六,忽然想起貌似这个日子是我的阴历生日。

于是查万年历,果然。

不错,这一天误打误撞地庆贺了生日:上午去百盛给妈淘了件鹿王羊绒衫,给自己败了些零食;中午去建外SOHO的一茶一坐胡乱吃了点东西,就去旁边的COFFEE LIBRARY边睡觉边晒太阳边看书度过了一个下午,最后跑去顺口溜吃了顿向往已久的酸汤水饺,然后回家。总体来说,过得不错。

跟大猪短信聊了几个来回,感觉很好,这家伙毕业后就没见过面了,只是一直听说着她的近况。老同学的感情,哪怕只是一个属于我俩的特定绰号,也能够让人感动半天。这样的感动,真好。

Posted under 每一个日子 作者: andrewjj04 on 星期一 14 12月 2009 at 9:09 am

冬日暖阳又有何用

北京起了若干天的雾,搞得天气阴沉沉的。今天难得晴朗。

状态不好,很不好,虽然我知道好几个朋友的状态也不好。

对任何事情都难以提起兴趣,做事情很被动,没有热情,没有动力。每天机械地上班和回家,觉得没意思。不想上班。

2009年,就这么进入了最后的一个月。回想了半天也没数出几件大事,觉得这一年虚度了,过去了都没留下什么印记。倍感空白的一年。

转眼很快要奔三了,虽然眼下还是可以说自己二十多岁,但是30岁之前究竟有什么成绩呢?我不认为我现在的一切算是什么所谓的成绩。我只不过是按部就班了而已。很多当时觉得了不起的事情,现在只觉得麻木,因为已经习惯了现状和那些事情所延伸至今的结果。

我这样的心态是不好的,不对的,不符合一个所谓的年轻人应该有的心态。

周围的朋友们,有的辞职了,有的跳槽了,有的想读博以后当老师,有的准备跳槽,有的悄然结婚了,有的准备要孩子,有的正在或者刚刚进入恋爱状态,有的刚刚当上母亲或父亲,有的在炒股,有的在炒基,有的准备或刚刚买房,有的刚刚买车,哎~~~总之,每个人都有事情做。

可是我没有。

我也许很无聊,花很多精力去关心别人,关注别人,却不愿意花精力给自己规划未来,规划生活。

我也许很无奈,因为无论怎么认真努力,都还只是我自己,没有变成传说中的某某,活得不够现实,活得不够明白,整天为了一些可能不是问题的问题在伤感、揪心、生气、叹息……

我怎么这样?!

我又想逃离了,想换空气,换环境,想找个事情让自己陷入其中而不去有其他多余的感受。

可是,无可遁形。

Posted under 见闻·杂感 作者: andrewjj04 on 星期三 2 12月 2009 at 11:15 am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