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9日

很久了,记不清多久了。

没有以前折腾的时候,

没有灵魂的壁垒,

一切安定下来,

像一颗灰尘,落到了死角。

安定了,

安定的像是瞬间失忆,

安定的忘了前因后果,

似乎一切都只是一次荷尔蒙分泌过剩的梦遗。

但没有抱怨过,后悔过,朝前看,低头走。

路在后面。

一切都是未知的。

2009年03月31日

他给不了你,也没法去做。

一切问题都不是你的,而他是个混蛋。

去吧,找个男人。让他的所谓难受去死吧。

或者寻找你自由的性爱。

都结束吧,让所有该死的都无法死灰复燃。

 

2008年10月23日

今日霜降
我已经不混迹于所谓文艺的圈子了,快要析出摇滚,电影,豆瓣这滩泥水。
你爱搞破鞋你搞去吧,我充其量看看热闹,最多眼馋一下,我不想搞,是因为我不想到最后大家都是亲戚关系。我宁愿花钱找个职业素养更高的姑娘来解决问题,这样比滥交来得更实惠。

因为乱,所以搞,或者说因为搞,所以乱。
这是一个全民破鞋的年代,没人是干净的。
如果说中国人传统我信,几千年的包饺子过年,上坟烧纸的习惯都一直保持这,如果说中国人保守,我保留自己的想法。大家都是上炕认识娘们,下炕认识鞋的主儿,您就别他妈装这大瓣蒜了。没人关心你如何,怎样以及是否,大家都这么乱。那些打着幌子来操姑娘的小伙子,和立着牌坊被人搞的大姑娘,还有那些自认为另类颓废文艺摇滚非主流的,都是秃子头上的假发,用来遮羞的。这足以证明,大家都不爱戴上滥交的帽子,都知道搞破鞋不光彩,都会用一块透明的遮羞布来遮一下布下面已经被看穿的私处。毕竟,中国人嘛,含蓄,含蓄是传统。所以,大家要用一只手捂住内块没有皮筋的遮羞布,另一只手打着传统的大旗,嘴里还喊着口号:没有破鞋创造破鞋也要搞。

有人问我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我说先有嫖客才有鸡,有了鸡才有蛋。经济发展挺快,有钱有空闲让文艺狗男女饱暖思淫欲了。男也骚包,女也骚包,反正男女都骚包。男的拎个鸡巴乱杵,女的翻着逼等着被杵。可爱的文艺姑娘们我以为你们很干净,可是我看到的却是你用含着别人鸡巴的嘴来对我说爱你。姑娘说总被人缠着,可我说,苍蝇补丁无缝的蛋,你长个包子样,就别怨狗盯着你。

都说自己是个爷们,可我没看到爷们在哪,你玩乐队,看电影,听摇滚,上豆瓣除了泡姑娘还有别的目的么。我看到过无数次打扮的光鲜亮丽,嘴里喊着朋克不死,上网打字就用火星文的阳光十足的朋克小伙,给你戴个犄角你就能给三鹿做代言去了。问一句,你丫知道什么叫朋克么。你可以装的很文艺,你也可以装的很受伤,也可以很颓废,更可以另类,非主流,在你开房之前,最好想想你妈辛苦半辈子供你读小学中学大学研究生博士前博士后到现在还没还完债,再掏出你仅有的2000块生活费。

something good
something bad
you choose
i die

2008年06月28日

是这样的,

我想写一首歌,

来问候某个人,

和他/她远方的母亲。

歌词如下:

一看到你,

就让我心里不是滋味

有一些话

我真的想

我一直想对你说

我想问候你和你远方的母亲

你就像一块我衣服上的油渍

你就像我心头的一块阴影

你他妈的让我难受

你他妈让我真难受

你真他妈让我难受

如果可以,我宁愿杀了自己

我也可以从九楼摔成肉饼

我真的想

问候你远方的母亲

 

 

 

2008年06月08日

我真他妈的服死了北京的这些老东西。

还他妈的不到6点,楼下隔一条马路的花园里就叽哩哇啦的吹啦弹唱,现在都10点半了,还没完。这群老几巴登体质真好。

我之前从来不看足球,但是昨天,噢,不,是今天凌晨,居然开着电视,一直看到比赛踢完。以烤肉夹馍著称的土耳其输掉了,看来术业有专攻这句话没错。

2008年05月03日

春天到了,艺术家都出来发春了.

刚看了不到1/3,对于我的忍耐来说已经到了极限. 一个自认为是艺术家的丑陋自恋老师,一个渴望学习的胖子,一个傻比画画的.

从头开始,自恋的王老师就开始勾搭画画的,可是画画的太帅,却一直看不上这个丑八怪……

王老师从骨子里就透着一股骚气,让我觉得恶心,我听不懂歌剧,一点也没觉得美,不过对于顾长卫导演美与丑的哗众取宠,丑我感受到了,美却没有一点体会。再说蒋雯丽,虽说是老顾自己家的女人,都哪么大岁数了,就别脱了,脱了也没啥看的,不像汤唯至少让人还稍有欲望。

鉴于之后,还没看完,不便发表言论,

对于以上看完的部分,我只能用一句话来表达:艺术家跳皮筋儿,纯撤鸡巴得儿。

2008年01月16日

最近很……很……句型很火,很流行。

我不明白为啥donews的blog模版能这么难看。

 

2007年12月28日

看了旅游中国火2的十年回顾现场, 买那盒所谓经典磁带的时候还在上中学.首首歌都耳熟能详。直到现在,歌词都记得清清楚楚。现在又听,歌还是原来的歌,但是不能用好听来描述。只能用熟悉。现在能带给我的只是,满身鸡皮疙瘩和对青少年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回忆。

 

2007年12月22日

 

i did.

nothing make sence.

another and another, to the line, till the end.

no better than death.

loser, a big one.

go to dig your hole, bury your corpse.

nothing to utter , nothing to c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