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3月28日

这里接下来的文章在我的脑海中都有了初步的构想,不想首先到来的却是这么一篇。

可怜我的X800

我曾经觉得,没有手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的生活里,手机也没有占很重要的位置。但是这次自己却发现,在一定程度上,自己居然失去了一个舒服地说话的途径,有些接近了失语的感觉。

有时即使说话很多的时候,自己说的就一定是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么?

有太多的东西,除了自己的脑海中以外,并没有太多的途径或者渠道能够表达出来。就如同我也不愿把很多我还不成形或者更多根本不能成形的思考写在这里一样。既要对自己的言论负责任,更不愿意给别人造成太多的困扰,这种意志着实困扰了我许久。

这里的文章如同发言,即使很不庄重我也力求其存在意义。手机传播的话语相对要轻松很多,虽然很多时候也无法控制和掌握,但求能够有让自己存在希望以及真挚交流的可能。

所以当手机丢了以后,我才真真正正地感觉到了那种不自在,并非是手机依赖症,而更多的,是对于一种以前自己没有意识到的一种交流形态的怀念。

仔细想来,这种怀念似乎也是一种症结,如同我思考IT系统在商业世界中所发挥的作用时想到“在科技诞生之前,人们是怎么做的?”这个问题一样,其问题与其主体之间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认识该问题的本质才是解决之道。IT系统有效地支持和提升了商业流程的效率,而更便捷的通信方式则尽力使沟通变得简单。

没有得手机依赖症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一直觉得一次真正的促膝长谈,比手机短信传送的千言万语更真挚和打动人心,时间和空间的阻隔有时候使伪装变得更加容易,而且在交谈的时候,无法感受到对方因为你的言语所产生的那种非言语所传达的互动,也让人非常地没有带入感。

在有手机或者是没有手机的时候,真正的交谈永远是有效且受欢迎的。

~~~

本来这段时间一个Case就要了结,前段时间聚集的压力刚刚有些舒缓,结果手机就丢了。低潮期就是这么来的么?

看到这里的朋友们,希望你们能在QQ上留下或者Mail我你们的电话号码,谢谢你们了。

如果有想要促膝长谈的朋友,也请麻烦你们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我,这阶段的我或许很需要,谢谢了。

Mar 27th 23:50

2007年03月21日






标题不是Dior,不要看错。最近的繁忙,真的是团团转,很好地实践了我想要成为一个Doer而不是一个Talker的理想。新的一期《IT博客软件工程师》上面,又有一篇以80后作为主角的文章。这篇文章最后一段的主旨让我很有共鸣:‘80后不缺乏理想,不缺乏激情,缺乏的是行动’,‘目前80后有成绩的无疑都是实践的急先锋’。

在这个智力被急速聚集并且发展的社会中,个人的智力因素在广阔的范围中越加显得平庸化,所有的知识都可以被极快的学习力从社会已存在的广大的资料库中获取。从以往到如今,没有发生什么改变的,是执行的能力。有太多的人每天都在各种各样的想法中间游荡。所以我们的生活中也就充斥了太多的想法。真正把这些想法加以实现的人,却永远只是少数。

近期自己把想法付诸实行的时候认识到,执行的东西有太多的零碎。绝对没有像原始蓝图那样有一种纯净的感染力,反而很多繁琐的、在思考的时候认为完全不值得注意的东西,会占用执行者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这就是执行与思考最大的不同,思考者所处的模式下,最细致最全面的思考也无法覆盖实际行动中所能考虑到的所有方面。而诸多实践者所总结的,他们在实践过程中所获得的宝贵经验,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与这些routinesunexpected打交道的过程。

执行并不难,只是贯彻了一种意识力。

这些最基本的道理,在层面上,可以说已经超过了许多更加高深的知识,也更加重要。始终关怀年轻人成长与发展的《IT博客软件工程师》把许多这些基本原则苦口婆心地向大家传授;李想网站上的主旨思想也传达了相同的自我意识及实践精神,可惜那些在他的每一篇文章下面跟帖幻想能和他面谈并且迈向成功大门的少男少女们几乎没怎么领会到。我也在反思,曾经让我迷恋的成熟,其实决不只是单单思想上的蜕变,没有行动上的辅助,一切也是枉然。该由时间而得到的东西,也决没有什么快速的捷径可言。

好消息是,当自己身边的聪明人越来越多,自己也不得不有一种紧迫感,即使智力上占不到便宜,也要有能与人相较的筹码吧。

写于2007年3月20日凌晨黑暗的宿舍with快要没电的电脑。

~~~

忙得没有时间思考,所以更新少了。一有时间,我就会考虑多读一些东西,用思想来充实一下自己,也充实一下这里为好。

2007年03月11日

最近的一段时间,在与HTML与XHTML打交道。在ubuntu上面熟练地使用gvim以及gimp来进行我以前不是很喜欢的工作。虽然感觉成果可能缺少些艺术气息,但是单单就一项工作而言还是很有成就感。

话题转到工具上面,这次突然发现,忘了有Adobe三件套这样的东西。ubuntu用得久了,产生了新的习惯。看到一个网页,自然是想分别用gvim和firefox打开,然后用WebDeveloper Extension看个究竟。而且这样过得也不错,比较惬意。尽管可能有的效果麻烦一些,但也不是不可逾越的难关。

ubuntu中文论坛上 面,时常发现“如何在linux上面使用Dreamweaver“这样的帖子,还有人因为这个而放弃使用ubuntu。我发现很多时候,只是因为习惯问题 而变得因循守旧。当习惯了一个工具所带来的好处的时候,自然很难以割舍这其所带来的方便及高效率,这无可厚非,无论Dreamweaver还是 Windows都是如此。但是让我有些不屑的是一个极端:熟悉了一个工具之后,就丧失了最基本的好奇心以及学习冲动,对于其它不合习惯的东西连尝试一下的 心情都没有,并且加以敌视(中国特色)。这样的人,会被以比处理器核心增加还要快的速度被淘汰掉。

~~~

最近我的状态是:忙忙忙。在时间安排密不透风的日程里,要思考以填补脑中及这里的空白,It is an essential.
很高兴的是,最近的我开始按照蓝图在构建一座大厦,从新的高度考虑问题的感觉不错。

2007年03月03日

一个销售商在拥有众多竞争对手的市场上想要胜出,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我不是在这里讨论销售理论,而是就自己的实际经历谈论一点感想。

一月底的时候,在中关村的中海市场淘一个二手电源。本是个十分平常的东西,在哪个摊位买都可以。但是我最后却在一个只有两个电源的摊位买了一个,并且还不 是价格最便宜的。原因是只有这个摊位的摊主在听了我上一台机器的遭遇后,没有给出像“你直接抱来我这里修”的解决方案,而是简单地帮我分析了一下故障。其 他摊主吸引生意固然无可厚非,但是我希望他们知道这样有的时候是会赶跑顾客的。

而看到wingfish发起的0750计划之后,也让我觉得很舒服。未来要买的空间和域名如果能交给这样的能够放出免费空间给大学生的人来做,会给我一种可靠的感觉。

友善营销,其实与平时所说的与人为善是一个道理。不可否认的是 ,有时候把这些最浅显易懂的道理,放到现在因为竞争而几乎扭曲变形的残酷市场上,却显得很有效。

2007年03月01日

FT中文网

英国《金融时报》的中文版官方网站。内容详实,专栏内容极为丰富。
本地化程度极好,所聘请的专栏作家都是中国在相关领域水平极高的作者。如许知远吴晓波
最精彩的内容是关于经济发展与政治形式的分析,让我百看不厌。
除此以外,还有关于高档生活、时尚的相关内容

目前网站的缺点是布局有些乱,而且广告太多影响了速度。最近就连进入网站时也要先看到甲骨文的大广告,影响了不少阅读体验。

华尔街日报中文版

内容主要侧重于金融类新闻,更新很快,很多突发性的消息都能够第一时间看到。感觉更适合金融业从业人士或者希望对金融方面知识加强了解的人士。
专栏内容比较详实,但都是外国的原版翻译,少了些本地化特色。

小优点:查看文章时可以选择字体大小,广告数量较少可以让人接受,速度也很快

信息周刊中文版

面向CIO们的杂志,侧重于信息系统在企业中的应用。类似于国内《软件世界》的定位。是了解IT系统如何在商业世界中产生价值、发挥作用的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开始看《信息周刊》是源于这篇帖子

商业周刊中文版

BusinessWeek是我在学校经常阅读的杂志。一本杂志可算覆盖了商业世界的方方面面,信息量很大。
但是相比较上面三个媒体的中文版,商业周刊中文版的网站做得实在是太差劲了,甚至让人恍惚是不是身处在95年。糟糕的排版、滞后的文章,远远不能与原版期刊的地位相匹配。
希望中文版能在网络上面多下些功夫,因为现在面向中高端像样的网络媒体太少了,凭借商业周刊的内容和旗号,很容易做大做好。

同样作为媒体,国内的很多媒体却正在失去媒体应有的作用。太多太多的垃圾,毫无思想及意义的信息正在通过网络、电视等各式各样的渠道被传播甚至被强行推送 到我们身边。有时候看到那些“娱乐”得过头甚至让人发指的节目,真的觉得在那样形成的世界观中,荷尔蒙取代了思想,成为推动发展变革的主导力量。“媒体责 任感”有时都谈不上,对某些媒体而言,谈谈“媒体应该做什么”或许更加恰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