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5月27日

很高兴过了一个几乎是完全属于自己的星期(在生活中的强迫占到了越来越多的比重的时候,这就太值得珍贵了),这段时间所经历的都是自己所喜欢和欣 赏的,学喜欢的课程比如圣经、跆拳道以及交响乐,在市场行情课上,做了一个自己很久以前就想要做的关于中国崛起的presentation,显然由于太宏 观而不大对老师的胃口,可是自己仍然觉得很满足,因为这是我一直以来就想要做的。同时进行的第一个关于Web的case终于完结了,作为第一个Web & Open Source Skill 的Implementation,成就感很强,因为这个过程中,在技术以外心态以及做事的经验方面学习到的东西更多。

因为Web那个case的完结自己的脑中又勾画了一副在假期做freelancer的浪漫蓝图,不过这并不绝对,因为自己想要的,会不会出现,在何时出现,都是未知数。珍惜现在的并且尝试掌握自己所能掌握的东西,才是第一要务。

而寻找自己所想要的东西有时候变得十分困难,太多矫情的文字可以抒发自己内心中这样那样的畅想,但是矫情的文字不代表拥有,即使拥有了也终会逝去,这就是一直以来我所信奉的观点。

遇到些事情,更新比较仓促,大家见谅。

2007年05月21日

我现在越来越喜欢一种Vision,一种可以几乎预测未来变化的视野。认识到在这个不断变化的大环境,把握 现在、认识未来成为了成功不可或缺的部分。我们的眼光究竟能够看到未来多远?如何才能正确地把握未来的动向?我对于这个问题的兴趣,虽然不抵于宗教般神喻 的崇拜,却也是极度好奇以一窥其中的关键所在。

面对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书籍,没法整理出太清晰的头绪。未来就在眼前,却想要跨过时间的阻隔来看上一眼。一个念头在我脑中一闪而过,“以往的预言实现了么?”

在 书柜中翻出1995年的畅销书,比尔盖茨的《未来之路》。当年在我只是个喜欢计算机的孩子的时候不会想到,十多年后这本不怎么看得懂的书上面说的,是不是 真话?现在的我完全相信Bill Gates是一个完全具有我所设想的那种Vision的人物,只是想借助十二年的历史来观察他的这种能力并且试图学习。

但 很显然他又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我的这种妄图模仿“预知未来”的行为在他在前言中写下的话的映衬下显得幼稚无比:“我希望它(这本书)能成为未来旅程的旅 行指南。我这样做的时候未免有些诚惶诚恐……尽管十年后它未必还显得有严肃性。如果我说的话后来被验证了,则有人会认为那本来就是显而易见的东西;但如果 我说错了,则他们就会认为我的话是多么滑稽可笑。“

翻了一下这本现在看来翻译得很差的书,发现Bill Gates在预测和把握未来的发展趋势的同时,更多地意识到了商业领域的竞争。而关于他所说的未来,我不得不承认,目前的方向没有偏离他所提到的那些在当 时看起来有些神秘的东西。虽然不是什么预言,但是确实现在没有什么东西偏离了他在书中所陈述的大方向。

我想,那种Vision,除了需要 一些天生的特质以外,还需要集中运用大量的信息加以分析的能力。Bill Gates说到他的所有关于信息告诉公路的设想在他创办微软的时候就已经浮现在他眼前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远见啊。信息现在已经是太多太多,可是可以有效 地帮助战略决策的信息,又怎么能更有效地被发掘呢?

~~

正在准备下个星期在市场行情课上面需要的,一个关于中国崛起的 presentation,这是个我极有兴趣,并且研究了好久的话题。不过即使这样,订下整个outline还是让我绞尽脑汁,有太多的东西支撑,又有太 多的东西可以说,难免会变得混沌。而我希望的最终presentation的风格应该是go straight, 尽可能地简洁明了。这就意味着这是一个由粗放到精炼的细致过程。主旨目标就被订为了“什么样和怎么做”,再把足以支撑其的大量实例回填,最终加以精炼并且 成形。

一个学生眼里的,自己生活在其中的生长迅速的经济体是什么样子的?作为一个学生,又有怎么样的理解和担忧呢?——如果我把我的报告放在这里,不知道这些能不能够成为卖点。

~~

上 上星期,陪同 De Anza学院来访的该学院的President & Vice President 一同游览了长城和故宫。有意思的是我第一次去故宫居然是作为foreigner的guide…… 也许是爬长城累了的缘故,他们也没怎么太关心故宫细节上详细的介绍。我倒是觉得自己先前看Wikipedia准备的功课让自己很受用,了解了不少相关的东 西,比不上导游,但是拿来做这种一般的向导还是可以的。

简单的聊天中,我了解到了很多信息。在美国的大学里,下一代互联网的雏形(他们叫 做Internet2)已经开始实际的运作,并且是more practical than prototype. 聊起计算机技术,他们认为未来的趋势绝对是open source,我很高兴在这点上我的直觉非常正确。

在陪同了两拨外国人浏览了北京后,心里对于这些外国人有很强的好感。或许有来访的都是学历很高的受过极好教育的人的原因吧。这些人都很和蔼以及容易沟通,喜欢交流和接受新鲜的事物。

甚至让我觉得,或许出国看看也不是一个坏主意?

~~

报告的东西还没有整理完,为了保证Blog的更新,只好比较匆忙地把这个庞大的草稿简单整理后发布出来。

现在写下东西的态度变得越来越认真,尽管水平并没有长进,但我会尽力让我攒了一个星期的想法都可以在这里展示出来。

2007年05月13日

今天用一天时间逛07春季地坛书市,收获颇丰。在自己接二连三地对以往投入的东西(DVD和衬衫)淡漠了一点的时候,书籍则很好地补足了空缺。我似乎都可以遇见到未来自己的生活趣味就会在这些事物中随着我的兴致而周而复始,既然没有不良嗜好,所以我觉得还是比较惬意的。

回到书市的话题来,今年有如下两点需要特殊说明一下的:
    1、加入了更多庸俗的商业气息:这次的书市里,卖内衣、玩具枪、珠宝首饰、文具甚至汽车的都大有人在,较之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还规划出了长达数十米的“商品区”。主办商的手段很精明,但是效果却让人微微有些反胃,有越来越多的人都觉得现在的书市更像庙会了,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2、这次只花了很少的钱就买了很多书,总结出了个书市买书的顺序(经济型方案,供大家参考):进门之后,必然会从10元一本的好书开始买起,然后目光逐渐投向5元一本的书籍,紧接着是10元3本,需要精挑细选地“淘”出喜欢的书籍,最终将目光投向对“淘”的水准要求更高的2元一册的书籍,并对所有的打折书籍采取无视的态度。

总共只花了几十元,淘出的书就已经撑爆了书包和口袋。以下是今天淘到的大部分的书,还有几本因为实在放不下,暂放同学那儿了。

遇到一家中信图书打折的摊位,正版的《Jack Welch 自传》《Tipping Point》一共15元就拿下了,其余的书籍统统为2-3元拿下的。

为什么书市可以长久不衰?前一阵我自己买的两本书《激荡三十年》以及《市场经济与道德基础》就 花了五十多元,而在书市的摊位上赫然发现《激荡三十年》的正版拾元即可拿下…… 我觉得书市已经变成了图书行业、文化行业以及百姓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既可以加快图书的流通、消化库存,又可以满足一定程度的文化需求,在商业上也是很大的成功,何乐而不为呢?对于市民来说,逛书市也就成了一种消费知识的routine

另:前一阵还在学校附近的小书店花费数十元购进了一批图书,都放在学校不方便拍照了,想了解的朋友不妨就多查阅在豆瓣我的阅读

相关文章: 06年秋季书市-《消费知识的快乐》《阅读的日子》

2007年05月07日

我们永远需要更多的交流,无论是从微观还是宏观的角度。放眼望去,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 一。在这样的一个框架上,我们有必要也有义务进行更多的交流,因为我们需要与世界更多的互动,在一扇大门打开以后,每一个简单的点都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影响 力、成为了一个可以影响更为庞大的环境的因素。我们不得不把我们的眼光和视野推向更远,来察觉和感知这些联系所导致的跨距极大的变化。比如说下面这个让我 觉得十分有趣的例子:

“2004年2月中旬之后的几周里,世界各地的窨井盖开始从马路和人行道上面消失,……中国的需求将废金属价格推到 了历史新高。各地盗贼,几乎所见略同……第一批窨井盖被橇事件发生在台湾,下一批则在临近国家,如蒙古和吉尔吉斯斯坦。很快,复苏的“中央之国”引力,抵 达世界最遥远的角落。哪里太阳下山,哪里就有小偷为满足中国的饥渴开工。”(摘自《中国震撼世界》in 《中国经济之变》

而我自己在浏览圆明园时想到的是,在正确地看待那段历史的前提下,我们实际上是为我们不了解世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柏杨的《中国人史纲》在 讲述这段历史的时候并没有向中学的历史书一般把当时的中国描绘成百般受辱的可怜虫,而是以比较中肯的态度讲明了当时国际上的情况,让我可以了解更多的“为 什么”而不仅仅是“怎么了”)从当时的宏观条件上来说,中西方的交流,由于太多太多无论是意识形态、体制、以及客观条件所限制的因素下而变得几乎完全不可 能。百余年后,中国又重新站在了让世界注目的前端,这已经是一个可以与世界说着相同语言、参与世界的进程,并且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来影响世界的角色。宏观意 义上,“我们要成为什么、要做什么”这样的信念已经毋庸置疑地展现给了世界,而宏观上更多的交流,我想可以放在“我们有什么样的责任”这样一个论题上,中 国崛起的责任问题,已经是很多时候摆上谈判桌的重要议题之一。这是一个“我们要做什么样的巨人”的话题而——交流,我认为是除了这个巨人内心潜藏的自我意 识以外的另一个影响力巨大的关键因素。

微观上面来说,无论是‘五一’期间我在798看到的,还是在法国文化中心感 受到的,都是一种顺应宏观趋势的潮流:越来越多不同国家、种族的人are getting involved. 在相同的语言的推动下,原先分属于不同特定群体的话题被传播并且快速演变得和更多所接触的人和群体相关。个体的交流此时把分散的、不同文化的群体变成一个 一致的但包罗万象的群体,这正是多元化的缩影,得益于交流的伟大效果。朝阳区的外国人数量,怕是我居住的宣武区的 数十上百倍。走在高楼耸立的街上,听着夹杂着中英法日各种语言的对话,才能真切地体会到交流伴随着全球化产生了多么强大的力量。我在步行的时候陷入这样的 一种思考,想象一种天性的旅者,对于“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又能够兼收并蓄地完善和扩充自身的价值观;在一种强大的探索欲驱动下,通过交流完成 domestic和exotic的最大可能的共存形式。这想法不免过于幼稚和理想化,而多种交流频发的地方就像一个interface,既有面向 inner的部分,也有面向outter的部分,向内向外,可以是两种选择,也可以是一种不矛盾的选择。交流作为最强大和有效的工具,是可以协助达成这个 目标的。

交流提供给我们很大的空间和可能,这个简单行为所产生的结果和影响力往往不好估量。但正如无论在什么情况下,100%的交流都不 可能发生一样,这个行为及其本身的一系列链接形式的影响也在不完美地进化中,如何应用这种行为以达到目标,事实上是我们需要在多种语言能力之外,所另外培 养的关于思维、价值观以及相关技巧等方面的综合能力——这是对一个学习语言的学生的比较高的要求了。

上面这么多,其实讨论的还主要是文化以及“内与外”相关层面的交流。如果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层面,我却一时不知道如何下手把脑海里面更琐碎的片段拼凑起来,以前的一些文章(《驾驭变革》《手机丢了》《爱与沟通》)里面实际上都或多或少地涉及到了我关于这方面的很粗浅的看法,有兴趣继续阅读的朋友不妨参阅。

2007年05月01日

崩溃了这么多天,Donews的blog终于可以正常使用了。这期间,看到了几个一直在Donews的朋友都因为忍受不了这样的服务而搬家。(参考这里这里)

虽然这几天并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急着写出来,可是donews的表现一样让我心焦。

我已经开始研究、安装和使用Movable Type,来应对未来自己架设独立站点的需要。而且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在台式机上安装、配置好了MT,导入了我的所有文章,准备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时候,Donews恢复了。

其实Donews这次的问题掀不起什么波澜了。donews的影响力日益减小,大量用户都已经走了,如果说有些影响的话,也就是影响到了像我这样曾经没有下决心搞独立站点又有些懒得换地方的人和喜欢在这里发软文、吃软饭的人了。Donews一次一次让人失望,(上一次参见《Donews Blog成功升级为 bullshit》),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加剧了这些曾经处于青年时期的网站的衰老,而如何才能青春永驻、永葆活力呢?我不是什么互联网人士,这个问题也复杂得很。但是我觉得如果概括一下来说,无非是两点,一要用心,二要用脑。

曾 经过去就为是否要做一个独立的blogger而犹豫,资源以及影响力的匮乏让我很难痛下决定。如今,很高兴的是能够感觉到这里至少能够帮助和影响一些英语 专业的学生以及计算机用户。而且计划中的Portal在我的脑海中逐渐成形,这个趋势已经不可逆转,随着自己未来联系的增多,中/英文的Portal综合 Blog定能在我的生活内外产生更大的影响力。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准备,或许今年底或明年转换成独立站点。不管怎么说,也该离开donews了。

订阅了RSS的朋友们,希望您们能够订阅 http://feed.feedsky.com/cnborn 这个feed,原先donews的feed我看到在blogline上面还有几位朋友在订阅,如果我在未来更换地址的话,donews的feed是会失效 的,所以建议大家如果订阅的是donews提供的rss,不妨转订feedsky提供的这个比较保险,这样一旦我在未来转换站点,大家也可以看到实时更 新。提前给大家打声招呼,造成的不便请您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