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31日

很多舆论都在宣称我们已经淡化了自身具有历史特色的本质。历史造就文化的艰难历程,现如今更多地被当作一个或许还算独特的标签,简单地印在某样东西上。有太多的东西被我们忘记,或被人们有意识地遗忘,或者源于其自身的特性而不得不被人们忘记。不是因为我们的无知,而是世界的复杂隐藏了太多的东西。太多的东西我们不能窥见,于是那些事情,就理所当然地被我们忽略,仿佛从不曾存在过一样。

那些在历史书字里行间的激烈争斗里简略掉的故事、人们故意或无意潜藏心中的最最深入的情感、不幸的灾难下难寻踪迹或姓名的遇难者,这篇文章献给它们。它们从来不是(也几乎不可能是)各种媒介上的主角,它们曾经出现在某个时空空间里,或者现在藏匿在某个存在中或者干脆已经消失。而无论如何,它们的命运和遭遇都带有着绝对的悲观主义情调。即存在和被忘却,成为了时间轴的始末,留下一端尴尬的、或短或长的存在供极少人或者没有人来追忆。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是个信息爆炸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中,注意力却十分单调乏味,只是一种任人摆布的工具而并非是一种象征和概念的标杆。既然有悲观地被选择遗忘的东西,就同样也会出现选择被展示的东西,注意力可以被利用,来创造人们所需的一切。因为在这里只要关注就是事实,人们会觉得,选择遗忘是一种绝对悲观,为什么不能觉得乐观呢?出发点很好,只是我自己更宁愿轻信悲观的一切,浮华的乐观有时让我不愿再相信了,尽管其信徒永远不会减少。

值得庆幸的是,延续下来的传统思想,可以证明我们是那么地尊崇历史。(尽管偶尔会向过分崇古的极端靠拢,或者像短期记忆丧失那样急于宣告自己的新身份)

其实这篇文章是由于一点私事而起的个人想法的扩充。坐在斗室的一床书籍之中,因为不完全的可能和完全的不可能而闭目短叹。

一月,经历一个让我无比激动而后却因不可抗力原因未能成行的口译工作,随后导演自己的第一部片子──一部木偶戏作为实习作业。

二月,寒假,开始详细考虑如何利用自己的知识来为中小企业做些项目,接触并开始研究CMS Made Simple

三月,开学,第一次出去跑客户,第一次开始做Web项目,Think Big, Do Small. 因为整个过程并非设想中的那样宏伟,反而繁杂、琐碎,但我无比珍惜和热爱这次从策划到执行的机会,极有成就感。

四月,生平第一次做国际交流会议的口译,体会到了忙到晚上走路回去都近乎睡着的辛苦,收到的好评以及赞赏,足以证明自己的辛勤努力没有白费。作为一个二十一岁的学生,能有这样的经历仍使我倍感荣幸。同时也是第一次比较深入些的接触了国外朋友,从中得到的体会是,我想要了解更多外面的世界。

五月,第一次访问故宫竟是作为陪同来访的美国友人的导游,而外国高级知识分子对于中国的理解让我这种出行前靠Wikipedia恶补景点知识的人既有些吃惊又有些惭愧。倘若不是由于官方接待性质的束缚,我们可以就更多的问题交换意见。随后自己的生活走上学习和读书的正路。同时自己跑的第一个项目也成功完结,从艰辛中学到了很多东西。

六月,学习和读书的日子,开始为专业八级考试做准备,读书时迷上了格瓦拉的精神以及想要了解所有在一定程度上坚持理想主义的人的精神世界与精神力量。

七月,学习和考试。考试过后开始认真筹划渡过最后一个暑假的计划,构思并开始实现自己之前一直想做的背单词程序Sparkle

八月,渡过一个完美的暑假,白天跑客户、学习充电,晚上则逛遍北京,看各个文化中心免费放映的电影,深夜回家开始进入代码的天地认真钻研,不亦乐乎。比起自己05年忙碌工作的暑假还要完美和有意义。

九月,最忙碌的学期开始,自己有着严格的学习计划,不辍阅读,甚至还包含着身体和精神上的训练。生活开始变成以执行这个计划为中心。

十月,不停地读书,感觉自己像海绵一样。每周──利用好自己在学校里的每一天,周末拿出一天时间来逛北京。

十一月,二十二岁了,生活基本同上,开始重度地追求学习效率,月底因为把自己的目标搞得像竞赛一样而病倒了,随后放缓了节奏。

十二月,继续痴迷买书和读书,不担心找工作等琐事,因为大学生活的最后,还有事情需要我去完成,自己没有任何理由给自己的大学生活留下任何遗憾。同时生活中更加崇尚独立的思想。

整个年头,总的来说让我高兴,也实现了我在年初许下的愿望,一大堆的事情让我充实。我也得意于这一年多以来自己培养的很多习惯,读书,听古典音乐,使用Ubuntu系统,无比认真地写Blog,每个月去看望奶奶,已经不能改变,成为了我根深蒂固的一部分。而自己对于生活的记录,有时能让很长时间以后的自己激动不已,越来越多的对于生活不同的感触、思考,充斥并作用着我,使我相信并且坚信,这才是生活之味。

So this is my 2007, How about yours?

2007年12月19日

tarsusa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时间管理程序。使用它,您可以方便地管理所有您要完成的事情。无论是将杂乱的事项分门别类地整理,还是提醒您优先处理即将到期的任务,tarsusa都游刃有余。tarsusa可以提示您每天都必须完成的工作,并且记录每日您完成这些工作的情况。

这个程序是使用Python开发的localhost端Web应用程序。Web框架选择了Karrigell,一个纯Python的Web Framework,使用的数据库系统是Karrigell内部自带的buzhug数据库。

发布札记:
    在我笔记本中运行的tarsusa的记录里,r6版本来是定于2006年12月发布的。原本设想中的版本比现在发布的这个有更复杂的功能,但以“够用就好”这种准则的指导下,tarsusa的开发始终就处于极小的改进这种规模。这部分代码在我的硬盘上,基本上用电脑的日子都会使用,觉得缺少那个Feature实在是很麻烦的时候就加上。就这样过了一年,添加的代码不多,功能更像样些,经过我长时间试用的这些代码就摆在您面前。

关于更多更详尽的信息,您可以查阅 http://blog.donews.com/CNBorn关于tarsusa的文章 以及 tarsusa网站 以及 tarsusa的Google Code页面

下载:

截图:

如何安装与试用:

r6 功能更新:

  • 首页显示昨天完成每日任务的数量
  • 首页不再显示所有未完成的任务,而显示所有未完成的任务分类,点击相应分类查看相应的任务 – 避免首页显示过长
  • 在任务的详细页面中可以完成该项任务了
  • 在任务的详细页面中可以看到于此任务相关的其它任务的信息
  • 显示每个类别项目的数量在整个数据库中的百分比

已知问题:

  • 添加项目时尽量不要加入半角引号,会导致js脚本无法正常处理删除提示信息而无法删除项目

以往的发布:
    tarsusa r5 – 第一次发布

2007年12月16日

大学最后一年的冬天,走在校园里,曾经充斥心中的浪漫感觉,终究还是慢慢地变了味道。可供挥霍的时间越来越少,而年龄、金钱、学习与触手可及的“真实生活”都压在肩膀上,让人好不自在,而又不得已并且自然地把他们当作与人交流的全部主题。

很多学生都会人为自己的心理在很大程度上都处于迷茫的状态。然而他们却不是太迷茫,就是太不迷茫。太迷茫的人不了解自己的方向和前景,太不迷茫的人认定自己的目标,尽管那是与无数多的人完全相同的目标,他们也毫不犹豫地走上了汹涌人潮争相踩踏的独木桥。

很少有人关心(或者无法被别人看到)地关怀那些不在同一条路上的目标,那些对于人们精神上的,而非物质生活中的关怀;那些对于某个独特而发人深醒的观点的关怀;对与权利和金钱毫不相关的目标的了解,这些就渐渐远去,成为了被人遗忘的远古神话。

现实是,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能被一张大网一样的价值链接所诠释,某种目的,成为了所有(是所有)行为的原动力。我们忽略的是精神,精神缺乏关爱,缺乏引导。我们拥有太多的关于成功的目标的信息,然而他们都一窝蜂似的指向了相同的东西。

而事实上,我们所生活着的世界如此复杂,这些单方向的引导,无非是在无形中创建一个并不完全切合实际的幻象,这其中有很多的东西被屏蔽或忽略了。这样的套路,伴随着我们的成长。我们的幼年时代都是与良好道德以及文明行为的说教相伴度过的,因为那时的我们需要引导,那时的我们需要单一的信息来形成一种意识,而非拓展精神世界并以其培养出的意志来进行选择。但可悲的事情就是我们对这个过程纵容了二十年甚至更久,以至于我们很难说出五十种不同的成功理念和价值观,而最简单的“成功”理念不需教育就简单的根植于所有受教育和未受教育的人们心中──金钱、权利等凝结而成的“美国梦”式理想已经成为了绝对的主流。我们身边的信息还是太多,思想还是太少了。太多的信息,搀杂了无用的渣滓仍然据有无法抗拒的力量,纯净的思想,即使有着无比深邃的力量,还是难以让人理解。而人们的思想空洞是因为很大一部分人们间彼此在复制所谓的思想,刹那间有太多的理想同质化了,也就有太多的行为同质化了。浩浩荡荡奔向各条“出路”的大学生们中,有多少双眼睛中透露出迷茫呢?

我认为在大学里唯一真正需要的,是一个尽可能完美的图书馆。因为只有在图书馆里,学校的投资才真正转化成了一种力量,直接作用于思想的力量。在这个太多的搀杂了无用渣滓的信息的时代,我们还是需要更多的,但是更加多元化的信息,以便于我们能够尽可能地向着从悲观角度来讲深邃而不可知的世界本源迈出那一步。而不是单单用一种思想来审视所有问题,有太多不负责任的行为都如此产生,抱着同质化价值观的人们丝毫都不迷茫,物质上的目标对他们来说可能已经转化成了精神上的目标,填充了本是空虚的他们的精神世界。而知性的迷茫──吸收了太多信息后愈加冷静的迷茫,却很少见。独立的人格、精神思想以及意志从不曾,也不可能像是在生产线上用模子刻出来的,唯有通过思想从可获得的信息中甄别、处理而来。我了解独立的精神并非不存在,但似乎离主流太远,以至难以发挥影响力。看来,若要改变大学中的这种状态,除了近乎完美的图书馆,另有一位像蔡元培先生这样提倡“兼收并蓄”,发扬独立精神与思想的伟大教育家也是必不可少的。只是,太可遇而不可求了。

参考阅读:
    《萧功秦:为什么我们缺少特立独行的人生态度》
    《又是一年,却是一片沉闷》

2007年12月02日

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推荐表

学校发下这样一张“绝无仅有,独此一份”的纸(“不许涂损,后果自负!”),郑重宣告我们占据学校的日子已经不多了。而我们,这些“普通高校毕业生”们,就这样,伴随着一片片这样的纸,上面涂满了我们曾经似乎引以为豪的各种事迹;填上了那些机械般衡量我们的“水平”(犹如烧瓶刻度一般的“计算机水平”、“英语水平”);贴上一张张还略显稚嫩的脸,我们被“推荐”出去了。

本科的第四年,同学们见面,问候的话题再也不是以前天马行空般荷尔蒙导向的恣意的狂想,而是实实在在地联系着以后那不能领着补助吃食堂随意逃课同时房贷车贷满天飞的日子,这样的谈话总免不了深沉。

深沉,是因为看似乐观的前景,却没有笼罩着设想中的光环。大学生普遍因为就业而恐慌,源于很简单的中国式原因,人多而资源少。

除此以外,其它原因更使这个问题变得复杂。从自身来看,大学生倘若比作“合格产品”,又实在差些。刻苦、意志、志向、博学这类特点并非是单纯地灌输出来的,若要把他们一起描述为当代学生的特色,差强人意。

我倒是觉得所有的学生都应该问问自己:“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能做什么?我要什么?”。而让我觉得荒诞的事情是,很多学生真的没有问过自己这样的问题。

靠自己的能力在社会上生存,是社会准则。不能生存,说明问题首先出在能力上。问问自己上面的那个问题,然后思索自己应该去做什么,该工作的就去努力,该学习的就好好充电。

而从外界来看:为什么说大学生是产品?现在的我们当然是产品,面对社会单位,我们是供给量大而却在质量上难以满足他们的“新鲜血液”,而含辛茹苦养育我们 四年的学校又急于把我们变成实实在在的“就业率”,这就不免让人寒心。没什么新闻好做的媒体,更把这样的话题当做重头戏,于是冰冷的数字和人们摩肩接踵画面充斥着屏幕,反复提醒着毕业生们他们所面临的困境。

情况确实是这样,但我觉得,作为一名大学生我要说一些对同是大学生们说的话。

我已经厌倦了同学间深沉的对话,而更想说说身为毕业生我们要做什么。很简单:做自己,认识自己,然后看世界。

同为80后的许多人,已经在职场上打拼数年,成为了行业的中流砥柱。刚毕业的大学生,自然有很多的路要走。你的成绩可能一无是处,但是如同很多公司招聘广告上说的那样,它可能从侧面上印证了你在一段时间内对自己的要求和追求。我们如何成为自己?是因为我们做了自己做的事情,我们所做的事情造就了我们自己。 最可怕的事情在于我们什么也没有做。

机会太少?请首先认识自己,在想办法证明自己,机会确实要靠运气,但也不时凭空等来的。不知道做什么?那就从小事做起,做最基础的事情,这样自己曾经所看不到的方向也会自然出现。

从大的方面再来看看我们所身处的时代,这个看似人力饱和的时代却又是把速度放在其它任何事情之前的时代,我们就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膨胀中。而这个膨胀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人口膨胀的速度。人们吸收着感受着太多的事物,受到太多的冲击和影响。很显然这是一个难得的时代,不在这时做事情,更待何时?

大学教育最值得称道的,就是让学生自己锻炼了自己,而且大学教育的层次和深度也足以印证,大学生可以不是什么精英,但也不是什么草包。这样的一代人,是有很大能力与潜质的。

我们的毕业和就业就发生在这样的时刻,这样的状态下。

这时的我们,面对未来的生活,仍犹如一张白纸,如何写下接下来的一页,完全靠自己。不过不必过分担心,因为这一页也是平常的一页,只是下一页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