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2月29日

正式工作的第二天,似乎就足以领会了种种的不易。快速的节奏、充斥着无数的细节,让其有组织、有结构地高速产生效率,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相较之下以前即使过得紧凑急促的大学生活也都显得有些飘逸的感觉。不过即使做着相对琐碎的事情,也很快就构成了一种认同:所有的开始并不安逸,一心想要构建高楼大厦的梦想在没有经历过许多、做过许多的前提下,永远都只是可笑的梦想。而且,目前面对的,即使了解不深,也会觉得是一些有力量,并且注重去实现的人们,总抱着学习的心态,相信能有不小的收获。

工作为了什么?我在漫漫回家路上,坐在双层公共汽车的前排,望着那各式各样的灯,在思考。不过这种看似深奥的问题,我的答案却没费什么力气,“证明、创造”,就这样简单。盲目崇尚成熟的年轻人,履历表上面再多的辉煌,也不能与未来那三到五年路程相提并论。心中尚存的迷茫,依稀还存在着,不过,似乎答案也就在前方不远处了。

Google Docs 里面还留着尚未成型的两篇文章的草稿,它们总是需要更多的资料来填充,以及更多的梳理。时间总是不够用,书总是有很多要读,音乐也总是有太多必须听的还没有听。所以,拼命地吸收、再吸收,是一个不应停止的行动。

这些东西倒是早有预见,07年的最后两天,自己记事的本子就写下了:“08年,变革已经注定发生,而把握当前,做好每一件事,才是最重要的。”

2008年02月17日

过去的一小段时间里面,很让自己自豪的一件事情,就是看到自己的Blog来生活中真真切切地影响、并且或许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积极地影响了别人。

一直希望的,是看到潜藏在我们身边众多人中的一种个性思维的力量。从一个大的方面来说,每当看到大街上那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人群时,我都不禁会去想,那么多人的智慧倘若积极引导,组织利用起来,理想化地做一些积极的贡献;或者个体只是贡献一些独特的、可以为这个多元化社会凭添一份色彩的东西,该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我们拥有最多的人口,也理所当然地拥有最惊人的天然思维资源,我们应该如何利用?有太多的资源被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源自各种各样的原因而被浪费了。喜怒哀乐、不同见解、多元价值、认知认同,即使在所谓“博客”已经红遍神州的情况下,仍然显得那么微不足道。网络社会确实多了很多公正和辨别,但仍是基于一种简单的数目累加所产生的力量:一种独特的思维,在特定的时间,经由无数的眼球而被迅速放大。这其中,“数量“这个关键因素仍然发挥了它那无与伦比的作用。和某个大工厂中数万工人这样的概念一致,在我看来,仍是隐隐一种对个性思维的冲击。

转念一想,针对社会规律,提出观念是好事,然而过于执着于一个看似完美的观念,却又不是那么一回事,想想纳粹便知道了。周遭社会的奇妙就在于,有些时候那些必然性、偶然性、以及些许的神秘性所引发的让人难以预测的反应,吸引着所有人的眼球,并且一次又一次地让人领悟到新的东西。所以我倒也不必发狂地去追求那个执念。

回到Blog这个话题上来。大的方面只能做些近似于幻想的设想,那么Blog倒是能切切实实地为这些事情做一点东西。对于我来说,每次在Google Docs里面开启一个新文档,当意味着至少有个或许有用的想法可以通过我这个媒介,传递给更多的人。所以每一个文档的书写,都肩负了一点点的责任。如果没有传递给别人什么东西,会觉得有一种负罪感。而最让我欢喜的,无非是自己能够像许知远那样,通过自己的观察和思考,从一个或许新颖的角度提出问题,更多的是对其他人思维的一种启迪。书写Blog这个小小的行为恰好让我有了这样的机会。以前的同学,在看了“我不是大牛”之后,觉得我的话从一定程度上激发了他的思考,给了他一种感觉,让他想要发言,参与进来;身边的朋友最近也开始写字,展示着平常交谈中难以被规划和记录的思绪──我才发现,原来这样的交流是如此深入,我们终于可以进一步地发掘彼此在关心什么、在做什么、在想什么,这些内容或许不一定都是那么绚烂美丽,但是抛开不少经过时间的流逝让人觉得繁杂和疲惫的外表,这种思想的接触原来是那么地直接和让人惊奇。由此,我们的独特思绪,都展开了各自的旅程,亦或重叠,亦或远离,诚然这些思想、这些个性、这些思维都实实在在地存在过,被展示过,也或许影响了别人,这样的事情就已经很美妙了。

我的愿想,就是这样的事情在一个更广阔的范围内发生,想象在那个数目的作用下,这样的行为所产出的东西该有多么惊人吧。

在思考些问题的朋友,不妨那起笔,写下来吧。更慷慨一些的话,不妨把你的想法,告诉更多的人。你所贡献的和你所得到的,远会比你想象的还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