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4月04日

    我的工作,本身和Python没有什么联系。很多工作都是那些整体工作的一个个细小环节。很高兴的是 ,完成这些工作的过程,还可以被细细玩味。在自己用过一些Geeky而又足以被称之为legendary的工具过后,对时间、效率以及其间那种过程的优雅就有了一种非常深入的体会。那种感觉很难被忘记,时刻存在于自己之中,并无时无刻不激励着自己在存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重现这种感觉。于是,我电脑中的几乎所有存在文档的项目都使用Bazaar进行管理;很多工作进行的关键项目,是一个.py文件,通过管道,加上uniq,sort一类的命令来生成自己想要的结果。

    我们本可以让生活更有效率,但在很多时间、过程的作用下,我们的工具却并不一定在朝着更有效率的方向前行。用Word修改毕业论文开题报告的格式的时间,要远远超过我把它写出来所用的40分钟,而那些字体、格式、每页不同的样式、参考文献的排列,在这样的工具中真的会称为一种噩梦,从而浪费掉无数的时间。我还没有使用过Tex,但我似乎能清晰地感觉的哦,Word这些所谓现代的工具带来的,与传统、经典的Unix哲学几乎完全向悖。它们拾起了一个一个的,华丽的小优点,却失去了原则,更谈不上哲学。

    工作的很多过程也是这样,很多时候朝思暮想所想要达到的结果,总认为应该有一种更复杂、先进的工具来完成。(或由于不了解,或缺乏认识──这不可避免,而选择用非常原始的方法来完成一件任务。)结果最后发现完成这一工作的,就是那些在30年前就已经被发明,在简洁的外表下蕴藏着无限的可能性的Unix小程序。这带给我的震撼可想而知,却也让我得以真正地发现并认识到生活的美好。这种激动让人感到无比幸福,而一想到还有太多太多这样的感觉有待去发掘和体会,这种幸福感就变得愈发强烈。Unix工具及其哲学、Python、绿野仙踪、D小调‘合唱’交响曲、马勒、格瓦拉的精神豆瓣,等等等等,很多时候在萦绕着自己,一想到这些,就会觉得激动人心的美,是存在并且会永远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