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6月16日



我听古典音乐的源头,是在我已经听遍了当时在我看来模样姣好的蔡依林以及众多不为大众所熟知、但她们千奇百怪的专辑也可以从BT中下到的不知名女歌手的音乐(我的起点并不很高)。当这样的东西已经没有了什么新鲜感觉的时候,我把眼光投向了莫扎特。

第一张认真去听的莫扎特,应该是什么呢,应该是那盘著名的 THE BEST OF MOZART吧,听的时候偶然发现,Symphony No.25 (K.183)的开场为什么如此耳熟?然后发现是由于自己大一时喜欢听的H.O.T的歌曲里引用了这一著名的开场所致(没错,在2004年听H.O.T,我也的确有些特别)。随后就开始在车上反反复复地听,H.O.T的感觉逐渐淡化,K.183的气氛却逐渐抓住了我。在那个似乎映射痛苦却又充满生机的乐章之中,我发现了这近乎无限深邃、难以解读、却耐人玩味的古典音乐的特色。最痴迷K.183的第一乐章的时候,我度过的时间,完全就是一个个7分多钟的轮回,那就是我的时间单位。

随后开始在网络上搜索可以找到的Mozart, 一盘Symphony No.25.41.29 又把我带向了Jupiter的世界,面对K.551这部交响乐作品,那种庄严与壮丽的感觉,除非真正去用心聆听,否则其他文字表述都不能解释完整。首乐章的壮丽、小步舞曲的精致严整,末乐章的辉煌,陪伴了我许久,尤其是那个在我心中认定的完美的暑假中,41号交响曲伴随着我走过那些路,那些漂亮的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带着一个男孩对电影与生活的期待的道路。当时自己的心中曾默默地想,能有机会听这部交响曲的现场就太好了。

随后则立下志愿,希望能听遍莫扎特的所有交响曲。感谢那些Bittorrent网站,以及Northern Chamber Orchestra 北国小交响乐团录制的莫扎特早期交响曲系列专辑,我突然发现,我又在面对一个写出漂亮交响曲的9岁儿童。第一交响曲的干净和优雅让我折服,很长一段时间,晚上从学校坐车回家,必然会放上这部作品,和着月色,心里平和至极。

这个时候,开始了在学校选修的交响音乐赏析课程,心里满怀对莫扎特的热爱,却发现课程教学中,没有安排莫扎特的内容,很是失望。而当时沉迷于莫扎特的我对贝多芬也并不十分感兴趣,只是觉得味道很重,感觉也沉重,现在想来,当时听的东西还是太少了。总的来说,学校的课程虽然很教条,不过还算不错,学到了一些东西,只是不及后来自己看书学习的东西多。

在以为自己已经听过大多数的莫扎特交响曲的时候(其实还没有,当时只是泛泛听过,很多还没有留下印象),也不知为什么就找来了一盘贝多芬的D小调第九交响乐开始当背景音乐听。如何鉴别真正的好音乐?真正的好音乐就是在你把它当背景音乐来听时,其旋律足以吸引你放下手中的事情,专心来听它。第九交响曲的第一乐章就做到了。这首著名的交响乐让我对于贝多芬无比佩服,也开始收集他的交响曲全集来听。

说回莫扎特,这期间,又有一首莫扎特交响曲无比吸引了我,因该是在听贝多芬的间隙,从买到的公认为权威的伯姆莫扎特交响乐系列中,翻到了莫扎特的三十九号交响乐,无比喜爱。第一乐章迸发的力度,激发出了我内心里真真正正的喜爱之情,记得某天晚上在三联书店买了《爱乐》杂志和一本关于音乐的小书《月光丛书– 听!听!勃拉姆斯》(胡亚东教授著,非职业音乐人,但是是真正的乐迷),很是高兴,和着这首交响曲,走在入夜的王府井大街,突然才明白,这优美的音乐配合令人欣喜的感受,足以让我觉得投入那么多的时间,来喜欢这个东西,是多么地值得。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突然对无比投入热情的古典音乐有了这么一种看法,或许自己需要用很长的时间才能将这个爱好投入进去,并做得像那么会是,倘若没有个20~30年,怕是做不来的。想到这里自己又无比兴奋,因为这样一个有挑战性、需要耗费如此长时间的计划,既让人感到畏惧,但又能己发出自己依然可以于见到的成就感。摘录自己曾写下的一句话,“关于古典音乐,其实从一个简单的层面上来说,是一个认识许多人的过程…… 熟悉和欣赏它们……是一项庞大无比的计划,但一如所有的小计划一样,它们需要的都是一种持续的、细微的努力与坚持……”

既然前面已经说到了,就不得不提《三联爱乐》这本杂志,说来也巧,我在三联书店开始买这本杂志的时候,正好赶上出版古典音乐入门系列的前几期,当时没敢多买,小心翼翼地挑了巴赫和贝多芬两本回家,看了之后,甚是喜欢,深入浅出的介绍完全切合我的需求,于是开始一起不落地购进。网上见到有网友批评古典音乐入门系列的水平并不高,我认为合适自己的就是最好的。而且后来自己又很幸运地以1元/本的价格购入了三联书店二层所有我可以买到的《三联爱乐》过刊(1996-98年的居多),看了一下大体风格还是较为一致的,我任何可以覆盖很大一部分古典音乐爱好者的需求。

其后的一段时间,听了很多其他的东西,在莫扎特的优雅之外,有时总会用上一段时间,听贝多芬和马勒来换换口味。不过对于莫扎特感觉的强势回归,则是在2008年盼望了许久的音乐会。6月3日去国家大剧院听了Royal Flemish Philharmonic 以及Lise de la salle 的莫扎特音乐会,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听音乐会,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而全莫扎特作品的阵容,更是让我欣喜,要知道,要听到完全合自己心意的音乐会曲目,并不十分容易。座位离乐队很近,音响效果也是好得没话说——因为,根据我听过的一个音乐讲座的传授,音乐的一部分,不是靠耳朵来听的,是靠震动——声波传递到身体的震动。第一次听K.466钢琴协奏曲,初步感觉是这部作品的美和交响曲如出一辙,当然它也就成了我以后三个星期的必听曲目。演奏40&41交响曲的时候,我更像是在经历一种时光倒流,之前所有的和这两首交响乐有关的时光,都会浮现起来,曾经的各种各样的激动,我在那一刻的观众席上,仿拂也可以感受到。那个暑假的漫步、以及更多的自习室的夜晚,都一股脑地在眼前回放。关于这次音乐会,我其实很想听听专业人士的评价,自己肤浅的认识,总还是说明不了什么。

莫扎特音乐的精髓是歌剧、精华是钢琴协奏曲,我最熟悉的交响乐,只是莫扎特庞大音乐宝藏中的很重要的一部分罢了,路,还有很长。希望自己对于音乐的肤浅理解,没有破坏大家阅读的心情,其实,有些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能为他所喜欢的东西所震撼和激动,并甘愿为之付出无论是两年还是二十年时间的男孩的决定,我觉得,就算是这篇文章的意义了。

莫扎特并没有告一段落,贝多芬带给我的震撼也还远远没有说清,而马勒带来的影响…… 又会是一篇新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