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请参考《四年的回忆(一)》)

(二)

自己对于古典音乐的迷恋,完全是由于想要“特立独行”的这个俗套想法。从猎奇的心态开始听莫扎特的交响乐。没想到却一发不可收拾,走进了一个更广阔的世界。现在想来,从交响音乐入门,开始听古典音乐以及有两年多了,而这么长的时间以来,无数次地回响在耳畔的音乐,仍发现自己所努力了解、努力去吸收的,对古典音乐的认识总还是那么地少,而至的自己前进的空间又是那么的大,以至于自己设想中的,仅仅是把著名的、最需要了解的作曲家的交响曲部分了解的十分纯熟,也要花费比这几个年头更长的时间。不过这样的目标不但没有吓倒自己,反而激发了自己的一种想要了解的欲望,哪怕需要更多的时间,因为自己也深知,这样的美好的东西,是值得花费时间在这上面的。

听音乐,其实重点在于认识了许多伟大的心灵,想来比文字还能更加直面地面对一个人的内心世界的,只怕也只有音乐这一载体了。莫扎特、贝多芬、马勒近乎截然不同的风格,其实是截然不同的性格的流露,更是作曲家内心世界的直接表达。好的音乐,就是作曲家以他的方式叙述他自己的情感,同时以这种情感激发听众自身的感觉。

上学时还选修了交响音乐的课程,现在想来当时了解的还不够多,所以学习到和了解到的知识,受制于当时所能理解的小小范畴,也了解不多。也可能是正规的课堂教育和自己追求的东西也还是会有不小的偏差。自己后来跑去三联书店,陆陆续续地几乎买到了所有能买到的新的或旧的三联爱乐杂志,及其喜欢,从上面学到和了解到了非常多的东西。

鉴于自己还没有达到自己所能认为的,可以开始评论些古典音乐的层面上来,说一这里就先不多说了,或许以后会专门就古典音乐的入门谈谈自己的感受。

(此部分于较早前写成,更多信息不妨参考《莫扎特,莫扎特,莫扎特》 )

—-

Python与Linux

从1995年开始使用计算机,真正震撼到我的东西,其实并不太多。而那些真正震撼到我的,相信会持续影响以及改变日后的生活。Python和Linux就是这样的东西。


我仍旧记得自己初中和高中、买着当时创刊不久的程序员杂志,对着里面仅有20%有兴趣并且能看懂的内容一遍又一遍痴痴地看。但后来直到大学都发现Windows实在是令自己觉得无聊、曾经的激情似乎不知该放在什么地方、索然无味、千篇一律的软件和游戏不能激起自己怎样的兴趣,甚至找不到中学时虽然幼稚但是却满怀干劲写免费软件时的感觉。我一直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荒废了不少,幸好还有几个假期用词汇大爆炸背了不少的单词,弥补回来些。

05年的后半年开始,Ubuntu的名气越来越想,而自己始终没怎么接触过的Linux,全然变得美丽起来,勾起了我的兴趣。06年4月的考试过后,自己毅然安装了一次,而慢慢熟悉Linux以及开源软件之后的感觉,全然是非常震撼的,那种震撼是如此强烈,事实上那种感觉至今仍然萦绕在心头。

那是一种几乎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不以什么功利性的目的为手段、而可说是仅仅以实现、满足、共同建设和奉献为目的,而发起和实现的庞大软件工程。集合了上万人的聪明才智、最终的成果面向所有人类开放、自由共享。这是对小小年纪就对版权有所了解,并且只接触过商业软件模式的我的极大震撼。

有趣的是,我大学期间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面向海外的Shareware专营网站,处理并搜集海量的Shareware信息。一开始猎奇的新鲜感很快就被枯燥重复无效率的操作方式所淹没,于是当时还在用Windows的我用了几个晚上,写出个Windows程序,把一切可以自动化完成的工作,都交由电脑处理,节约了三分之二的时间和劳动。这份SOHO的工作做了一年,期间那个网站的后台变化了好几次,我这里的工具也相应变化了几次,而在用Ubuntu的时候已经惊奇地发现,Linux下看似简单的工具,通过巧妙组合,可轻易完成Windows下仍然需要复杂编程的工作。

在使用了几个月Ubuntu,以及对Linux有了比较多的了解的时候(图书馆堆着厚厚尘土的Linux书籍,我至少都借过一次,即使了解不深,感触也还是很深的),怀揣着对于没能在更早就了解Linux的些许遗憾,我又开始了自己Linux Dedicated Server 的构想。

(此部分未完待续,敬请关注下一部分)


1条评论

  1. 一直很想写关于大学的总结或者回忆,但是仿佛自己丢失了这种能力!

    下了【Ultimate Mozart】,学习中……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