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1月26日

如果要我用一句话来概括如同公司年会这样的一个项目实施进行中的状态的话,会是下面的这段话:
    为了一个明确的目标──成功而努力,在过程中需要异常细心,并且在绝对不可能出现完美状态的情况下,竭尽全力去平衡所有的资源及状况,并加上绝对果断的行动。

从得知我需要在年会里担当的职责──策划+组织+主持,然后开始做相应的准备时,距离年会开始实际上只有4天左右的时间。而这时候整个晚会的流程、人员及节目安排还都停留在一个模糊的预想状态,如何去做?

我认为最需要注意的并不是那些细节,而是以下这三个要点:

激情
    应该使用何种力量来保证整个项目无论是在准备时和进行时都可以顺利实施?在场上如何积极地调动观众、塑造气氛?
    发挥你的激情,让每个观众看到你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进入那个气氛中。在具有激情时所显现的活力要惹人瞩目,这很重要。 

用尽时间进行准备和规划
    在尽可能少的时间里,运用头脑风暴把整个项目规划时所需要使用信息进行总结,如首先要进行的是订下一个大致的框架,选好大概的节目,然后在将节目依此串联,形成初稿。然后在自己的头脑中根据初稿把整个过程演练上3~5遍才能说是对需要做的事情略有概念。若想要整个流程进行得更加纯熟就请花更多时间,并更加用心地、尽可能去考虑每一个细节及每个时间点。这些准备并不一定用得上,但会给你无比的信心,以及接下来我会谈到的,应对突发事件的准备。

做好应对任何突发时间的能力
    直到最后一刻,各种意外和变动始终在持续发生,场地变动、道具变动、人员变动、情绪变动…… 都有可能发生。如果在一个变化很大的情况中依旧把握好计划中的东西,并基本遵循原定轨迹来完成,是最理想的状况。如果不能,就要在保证大局的前提下进行协调。

策划+组织+主持+演出这样的一个项目,所得到的,和所消耗的精力也基本上成正比。在确定自己可以轻松地handle这样的事情之后,事实上对我来说,是在众多的观念上把自己和周遭的环境重新加以认知,并再次做出衡量的新时刻。

最后在友情提供几点我认为可能会对搜索到这篇文章的朋友提供些帮助的信息:

  • 有趣的游戏活跃气氛,有趣的主持使游戏变得有趣
  • 开场的节目如果非常出彩,对于烘托出整个活动的成功气氛至关重要
  • 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
  • 不要冷场,哪怕是那么一分钟
  • 作为主持,大胆、放手去做。观众也非常需要你的成功。
  • 不管你有多么疲惫,在舞台上也要保持无限的激情!
  • 追求完美,但理解并接受它无法实现
2008年12月29日

    转眼又是一年了,这一年对我来说犹为特殊,因为很多有意义的转折和变化、以及里程碑式的事件都在发生,即使不把它们一一详述,在自己的脑海中也是十分美好的回忆。今年的总结我采用了和去年不同的形式,组织这些思路,总是让人范难。

事件

     走出校园、在一个更广阔的路上向自己的方向前行。           
            校园可以给予人们不少美好的回忆,于我即是如此。倘若学校的图书馆没有太变样子,现在我仍可以准确地说出个个图书类别的书架的位置。学生时代平日的闲暇与假期的绝对自由,是以后的日子里不可想象的。结束这样的旅程很是遗憾,但所得到的在确立目标和方向以外,更重大的意义在于我们不再有其它的堑绊,可以把最大意义上的自己投入到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之中。并不是一次什么考试、什么证书,却理应是一种不单单可以影响自己的一生,更或许可以影响到别人的一生的东西。在校园中,我们有大量的时间、却不能避免一些时间被强制被很多没有意义的东西占用。我已经抓住了近乎所有我可以利用的时间,但是对于那些逝去的,我仍然感到有些痛心,却不可避免。从此之后,生活或许更加艰难,甜蜜的成份会越来越少,但是我们终于有了更多的话语和选择权。
         
    独自旅行             
            如同我在这里谈到的一样,这个崭新的篇章一旦被开启,就很难再用什么东西来控制。完成旅行的愿望既是充实自己的极佳方式,优势自己实践能力的最佳证明。相比之下,身边的德国同龄人已经近乎游遍了世界,见识了太多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人物,其间的差距,可想而知。最好的补救办法,就是用尽最大的努力,行动起来。今年的两个城市只是起步,未来的路途会更加遥远。

    结识更多朋友          
            从今年一月份的V2EX聚会开始,开始尝试参加不少类似的活动。我在书里认识了很多充满激情的人物,但是那毕竟是图书。而参加这样的活动经历让我在现实生活中发现了很多志同道合,也同样充满激情的朋友。

     创造的价值
            创造的意义是什么,是一种对于自身意义的确定,还是一种对于自己不为人知的概念的一种完善和确立?我无法异常清晰地解释清楚。但创造一种什么东西的理念,对我的影响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在很多时候仍会给我带来惊奇。今年7月份开始的项目 – CheckNerds – 相信不少朋友已经从《对时间的痴迷》这篇文章开始了解了。这个花费了很多心血和时间的项目,让我的生活异常充实。而每天仍然保持这使用及改进这个项目的激情,是让我无比兴奋的事情。       
            在未来的日子里,我还会参与到一些开源的项目合作中。年底开始加入了bugzilla-cn的本地化项目,让我一下找到了感觉。开源软件的精神给人带来的启示,那种乐于分享、共同进步的激情──在亲身参与之后的感受会更加强烈。第一次尝试参与一个项目、以及第一次在一个看似和开源软件不着边际的应用环境中,成功地使用/部署开源软件解决了问题,是一个非常具有成就感的事情。

书籍/电影/音乐

        《歌德对话录》 –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相信年长的人们所从时间中得来的经验的力量。而这本书是对一位真正睿智的老人的思想的精确记录,仅凭这一点,这本书就远远超越了它售价所能标识的价值。每次翻开这本书,读上几个段落,就会在很多精神层面上得到更新。一些话语从这位在年若古稀仍然具备旺盛的创造力的人物中说出,具有相当的分量。而从这些话语中审视自己、并竭力从中找到让自己平衡、或者能够再度激发自己内在力量的一种精神,是这本书最大的价值。而更不用说它的语言十分平实,内容也很动人,是今年我经历的最佳阅读体验。

        今年花费了许多时间在以前所没有能够接触的一些名著上面,在与图书馆最后的若干天的亲密日子里,我发疯似地阅读这些书籍。总得来说,让我觉得倍感充实。而告别了图书馆的日子后,三联书店成了每周必去的地方,一个月至少买一本书的新习惯,也就很快地养成了。

        我对于看电影的时间分配越来越吝啬,今年的诸多电影中若只挑出一部印象最深的,当数这部刷新了我观影体验的片子《De Profundis》,通常一部没有对白的记录片可以征服人,这部动画片也同样做到了。这部片音乐和画面结合而成的美,我难以形容。

        6月份的那场音乐会的绝妙体验,未来会始终在我耳边萦绕。具体信息请见《莫扎特,莫扎特,莫扎特》

~~~

如要具体叙述,则那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会占据更大的篇幅。我尽力把2008年所经历的事情的一些体会和思考放在这里,具体的东西可在我其它的文章中看到。还有更多的,会是长存在我心中的美妙回忆。

2008年11月01日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在为从书本上读到的几个伟大精神所触动。而 对于未来的目标,远没有现在这样清晰和执着。心里了解自己即将推开一扇门走向下一个阶段,却也不大能把握那个所谓的阶段的全貌。于是我把那些伟大精神的一些东西分别放在这里和自己心中,寄望于可籍此获得一些启迪。

事实上,一条路线或方向感却正在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浮现出来──遇见很多不同的人物,造访更多陌生的地方,积累多种不同的经验,以及做更多的事情;很多我所不曾预见的事情教会了我很多无比珍贵的东西。与单纯从书本上获取是一种截然不同的体验。其给我的感觉是──活得更为深刻:一个更能让自己发挥力量去做想要做的事的生活,才更让人感到自己才是其中的主角。这些经历也让我更加自信,并开始坚定地在心中确认,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无比正确。

新阶段的开启令人吃惊,而由此所需的下一步却让我觉得更加具体和简单,只需去做。

每到这个日子都会有些惶恐,因为自己需要在脑海中回想上一个这样的日子与此时自己相比所发生的变化,是否可抵上这365天逝去的意义。
感谢大家的祝福,也希望大家原谅我有时记不清或记不起你们生日的健忘。如果你们觉得这篇文章很“空洞”,我真诚地期待与你们进行交流。无论如何,我爱你们。

2008年09月07日

生活的艺术在于充满遗憾,追求完美状态的愿望大多沦为空想。又因为自己的后知后觉——之前实在是不理解背包客游遍各地的意义,直到自己也近乎失去了曾可供自由幻想的时间时,才发现那种感觉。一种可以抓住以供长存的感受,几乎是自己要面临的这个新阶段最宝贵的东西。

而先前些许被浪费掉的时间有会让人痛心。能做的,只有把自己并不懒惰的步伐迈得远一些。

事实上,我一直认为,只有亲自行走过,这段路以及它的回忆才会变成自己的。于是我花了大量的时间亲身行走在路上,尽力去走,尽力去看,尽力地去感受。17、8岁实际应做的,只有尽早地来弥补了。

08.08.31

2008年07月06日

(第一部分请参考《四年的回忆(一)》)

(二)

自己对于古典音乐的迷恋,完全是由于想要“特立独行”的这个俗套想法。从猎奇的心态开始听莫扎特的交响乐。没想到却一发不可收拾,走进了一个更广阔的世界。现在想来,从交响音乐入门,开始听古典音乐以及有两年多了,而这么长的时间以来,无数次地回响在耳畔的音乐,仍发现自己所努力了解、努力去吸收的,对古典音乐的认识总还是那么地少,而至的自己前进的空间又是那么的大,以至于自己设想中的,仅仅是把著名的、最需要了解的作曲家的交响曲部分了解的十分纯熟,也要花费比这几个年头更长的时间。不过这样的目标不但没有吓倒自己,反而激发了自己的一种想要了解的欲望,哪怕需要更多的时间,因为自己也深知,这样的美好的东西,是值得花费时间在这上面的。

听音乐,其实重点在于认识了许多伟大的心灵,想来比文字还能更加直面地面对一个人的内心世界的,只怕也只有音乐这一载体了。莫扎特、贝多芬、马勒近乎截然不同的风格,其实是截然不同的性格的流露,更是作曲家内心世界的直接表达。好的音乐,就是作曲家以他的方式叙述他自己的情感,同时以这种情感激发听众自身的感觉。

上学时还选修了交响音乐的课程,现在想来当时了解的还不够多,所以学习到和了解到的知识,受制于当时所能理解的小小范畴,也了解不多。也可能是正规的课堂教育和自己追求的东西也还是会有不小的偏差。自己后来跑去三联书店,陆陆续续地几乎买到了所有能买到的新的或旧的三联爱乐杂志,及其喜欢,从上面学到和了解到了非常多的东西。

鉴于自己还没有达到自己所能认为的,可以开始评论些古典音乐的层面上来,说一这里就先不多说了,或许以后会专门就古典音乐的入门谈谈自己的感受。

(此部分于较早前写成,更多信息不妨参考《莫扎特,莫扎特,莫扎特》 )

—-

Python与Linux

从1995年开始使用计算机,真正震撼到我的东西,其实并不太多。而那些真正震撼到我的,相信会持续影响以及改变日后的生活。Python和Linux就是这样的东西。


我仍旧记得自己初中和高中、买着当时创刊不久的程序员杂志,对着里面仅有20%有兴趣并且能看懂的内容一遍又一遍痴痴地看。但后来直到大学都发现Windows实在是令自己觉得无聊、曾经的激情似乎不知该放在什么地方、索然无味、千篇一律的软件和游戏不能激起自己怎样的兴趣,甚至找不到中学时虽然幼稚但是却满怀干劲写免费软件时的感觉。我一直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荒废了不少,幸好还有几个假期用词汇大爆炸背了不少的单词,弥补回来些。

05年的后半年开始,Ubuntu的名气越来越想,而自己始终没怎么接触过的Linux,全然变得美丽起来,勾起了我的兴趣。06年4月的考试过后,自己毅然安装了一次,而慢慢熟悉Linux以及开源软件之后的感觉,全然是非常震撼的,那种震撼是如此强烈,事实上那种感觉至今仍然萦绕在心头。

那是一种几乎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不以什么功利性的目的为手段、而可说是仅仅以实现、满足、共同建设和奉献为目的,而发起和实现的庞大软件工程。集合了上万人的聪明才智、最终的成果面向所有人类开放、自由共享。这是对小小年纪就对版权有所了解,并且只接触过商业软件模式的我的极大震撼。

有趣的是,我大学期间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面向海外的Shareware专营网站,处理并搜集海量的Shareware信息。一开始猎奇的新鲜感很快就被枯燥重复无效率的操作方式所淹没,于是当时还在用Windows的我用了几个晚上,写出个Windows程序,把一切可以自动化完成的工作,都交由电脑处理,节约了三分之二的时间和劳动。这份SOHO的工作做了一年,期间那个网站的后台变化了好几次,我这里的工具也相应变化了几次,而在用Ubuntu的时候已经惊奇地发现,Linux下看似简单的工具,通过巧妙组合,可轻易完成Windows下仍然需要复杂编程的工作。

在使用了几个月Ubuntu,以及对Linux有了比较多的了解的时候(图书馆堆着厚厚尘土的Linux书籍,我至少都借过一次,即使了解不深,感触也还是很深的),怀揣着对于没能在更早就了解Linux的些许遗憾,我又开始了自己Linux Dedicated Server 的构想。

(此部分未完待续,敬请关注下一部分)

2008年06月16日



我听古典音乐的源头,是在我已经听遍了当时在我看来模样姣好的蔡依林以及众多不为大众所熟知、但她们千奇百怪的专辑也可以从BT中下到的不知名女歌手的音乐(我的起点并不很高)。当这样的东西已经没有了什么新鲜感觉的时候,我把眼光投向了莫扎特。

第一张认真去听的莫扎特,应该是什么呢,应该是那盘著名的 THE BEST OF MOZART吧,听的时候偶然发现,Symphony No.25 (K.183)的开场为什么如此耳熟?然后发现是由于自己大一时喜欢听的H.O.T的歌曲里引用了这一著名的开场所致(没错,在2004年听H.O.T,我也的确有些特别)。随后就开始在车上反反复复地听,H.O.T的感觉逐渐淡化,K.183的气氛却逐渐抓住了我。在那个似乎映射痛苦却又充满生机的乐章之中,我发现了这近乎无限深邃、难以解读、却耐人玩味的古典音乐的特色。最痴迷K.183的第一乐章的时候,我度过的时间,完全就是一个个7分多钟的轮回,那就是我的时间单位。

随后开始在网络上搜索可以找到的Mozart, 一盘Symphony No.25.41.29 又把我带向了Jupiter的世界,面对K.551这部交响乐作品,那种庄严与壮丽的感觉,除非真正去用心聆听,否则其他文字表述都不能解释完整。首乐章的壮丽、小步舞曲的精致严整,末乐章的辉煌,陪伴了我许久,尤其是那个在我心中认定的完美的暑假中,41号交响曲伴随着我走过那些路,那些漂亮的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带着一个男孩对电影与生活的期待的道路。当时自己的心中曾默默地想,能有机会听这部交响曲的现场就太好了。

随后则立下志愿,希望能听遍莫扎特的所有交响曲。感谢那些Bittorrent网站,以及Northern Chamber Orchestra 北国小交响乐团录制的莫扎特早期交响曲系列专辑,我突然发现,我又在面对一个写出漂亮交响曲的9岁儿童。第一交响曲的干净和优雅让我折服,很长一段时间,晚上从学校坐车回家,必然会放上这部作品,和着月色,心里平和至极。

这个时候,开始了在学校选修的交响音乐赏析课程,心里满怀对莫扎特的热爱,却发现课程教学中,没有安排莫扎特的内容,很是失望。而当时沉迷于莫扎特的我对贝多芬也并不十分感兴趣,只是觉得味道很重,感觉也沉重,现在想来,当时听的东西还是太少了。总的来说,学校的课程虽然很教条,不过还算不错,学到了一些东西,只是不及后来自己看书学习的东西多。

在以为自己已经听过大多数的莫扎特交响曲的时候(其实还没有,当时只是泛泛听过,很多还没有留下印象),也不知为什么就找来了一盘贝多芬的D小调第九交响乐开始当背景音乐听。如何鉴别真正的好音乐?真正的好音乐就是在你把它当背景音乐来听时,其旋律足以吸引你放下手中的事情,专心来听它。第九交响曲的第一乐章就做到了。这首著名的交响乐让我对于贝多芬无比佩服,也开始收集他的交响曲全集来听。

说回莫扎特,这期间,又有一首莫扎特交响曲无比吸引了我,因该是在听贝多芬的间隙,从买到的公认为权威的伯姆莫扎特交响乐系列中,翻到了莫扎特的三十九号交响乐,无比喜爱。第一乐章迸发的力度,激发出了我内心里真真正正的喜爱之情,记得某天晚上在三联书店买了《爱乐》杂志和一本关于音乐的小书《月光丛书– 听!听!勃拉姆斯》(胡亚东教授著,非职业音乐人,但是是真正的乐迷),很是高兴,和着这首交响曲,走在入夜的王府井大街,突然才明白,这优美的音乐配合令人欣喜的感受,足以让我觉得投入那么多的时间,来喜欢这个东西,是多么地值得。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突然对无比投入热情的古典音乐有了这么一种看法,或许自己需要用很长的时间才能将这个爱好投入进去,并做得像那么会是,倘若没有个20~30年,怕是做不来的。想到这里自己又无比兴奋,因为这样一个有挑战性、需要耗费如此长时间的计划,既让人感到畏惧,但又能己发出自己依然可以于见到的成就感。摘录自己曾写下的一句话,“关于古典音乐,其实从一个简单的层面上来说,是一个认识许多人的过程…… 熟悉和欣赏它们……是一项庞大无比的计划,但一如所有的小计划一样,它们需要的都是一种持续的、细微的努力与坚持……”

既然前面已经说到了,就不得不提《三联爱乐》这本杂志,说来也巧,我在三联书店开始买这本杂志的时候,正好赶上出版古典音乐入门系列的前几期,当时没敢多买,小心翼翼地挑了巴赫和贝多芬两本回家,看了之后,甚是喜欢,深入浅出的介绍完全切合我的需求,于是开始一起不落地购进。网上见到有网友批评古典音乐入门系列的水平并不高,我认为合适自己的就是最好的。而且后来自己又很幸运地以1元/本的价格购入了三联书店二层所有我可以买到的《三联爱乐》过刊(1996-98年的居多),看了一下大体风格还是较为一致的,我任何可以覆盖很大一部分古典音乐爱好者的需求。

其后的一段时间,听了很多其他的东西,在莫扎特的优雅之外,有时总会用上一段时间,听贝多芬和马勒来换换口味。不过对于莫扎特感觉的强势回归,则是在2008年盼望了许久的音乐会。6月3日去国家大剧院听了Royal Flemish Philharmonic 以及Lise de la salle 的莫扎特音乐会,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听音乐会,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而全莫扎特作品的阵容,更是让我欣喜,要知道,要听到完全合自己心意的音乐会曲目,并不十分容易。座位离乐队很近,音响效果也是好得没话说——因为,根据我听过的一个音乐讲座的传授,音乐的一部分,不是靠耳朵来听的,是靠震动——声波传递到身体的震动。第一次听K.466钢琴协奏曲,初步感觉是这部作品的美和交响曲如出一辙,当然它也就成了我以后三个星期的必听曲目。演奏40&41交响曲的时候,我更像是在经历一种时光倒流,之前所有的和这两首交响乐有关的时光,都会浮现起来,曾经的各种各样的激动,我在那一刻的观众席上,仿拂也可以感受到。那个暑假的漫步、以及更多的自习室的夜晚,都一股脑地在眼前回放。关于这次音乐会,我其实很想听听专业人士的评价,自己肤浅的认识,总还是说明不了什么。

莫扎特音乐的精髓是歌剧、精华是钢琴协奏曲,我最熟悉的交响乐,只是莫扎特庞大音乐宝藏中的很重要的一部分罢了,路,还有很长。希望自己对于音乐的肤浅理解,没有破坏大家阅读的心情,其实,有些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能为他所喜欢的东西所震撼和激动,并甘愿为之付出无论是两年还是二十年时间的男孩的决定,我觉得,就算是这篇文章的意义了。

莫扎特并没有告一段落,贝多芬带给我的震撼也还远远没有说清,而马勒带来的影响…… 又会是一篇新的故事了。

2008年05月16日

在巨大的灾难面前,仍然需要冷静,真正需要我们冷静去做的,不是对某种某种东西猜忌和质疑(在行动面前,这显得那么无力和可笑)而是我们能通过怎么样的方式,力所能及地来做一些,我们可以做到的事情。

令狐以及Cutlife上面的众多朋友在进行Cutlife Tee的义卖活动。之前令狐送了一件给我,这件Tee质量非常优秀,质地和印刷均十分上乘,可搭配各种外套或外穿,很漂亮。希望喜欢这件Tee的爱心人士,可以支持这个活动

活动链接:抗震救灾,Cutlife Tee义卖,一件T恤=一片爱心!生命的价值并不止于自己的幸福
网上购买:点击进入(女款) ; 点击进入(男款)点击进入(店铺)
穿着效果:点击进入

这篇文章的目的,不仅仅只是promoting这样的一个活动。我看到的是,有无数的热心人,在奉献、在行动。无论我们用什么样的方式,只要能传达一份关怀和爱心,就足以感染他人,并传递这份温暖。有这样的力量,就足以改变些什么。

从我计划这篇文章开始,我就知道它注定是一篇很难写成的文章。使用特定的词句,来把那个四年前穿着胸前画着军用水壶的T恤衫的,目光茫然的男孩,和如今这个似乎已经觉得领悟到了一些什么的年轻人——连接起来,绝非那么容易。其间这个并非一蹴而就,然而在时光的闪回中转瞬即逝的过程,即使谈不上教给了我关于生活与世界、与社会的什么,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仍很感激我毕竟抓住了一些值得感慨的东西。我闭上眼睛,回想所有我可以回想到的画面、片段、那些味道和那些感觉,若硬要让我加上一个评价,我也只能很俗套地回答,那是一种我在很久很久之后,乃至一辈子都会很难忘记的,美丽感觉。



文章的开始,却要从目前这学生生涯的尾声开始说起。在大学的最后半年,其实已经不是在学校。而由于学校的种种原因而迫使自己提早开始的职业生涯,也让我领略了社会大学的魅力。从这里说起,是因为在跨过这个过程以后,自己才真正的意识到,从前在学校的生活,是多么地自由与美好。课业的单调乏味,毕竟还能在内心里保留自己的志趣,更惬意的是,或许还能够有时间来做很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工作、融合了责任,能力,以及巨大的压力,同时由于年龄与社会地位的变换,也决计会让“浪漫”这个尚可存在于校园生活中的概念,在被无数生活琐事、责任与义务综合、时间无比紧凑的社会中彻底消失。

若要说最大的收获,并不可说是什么技能,在学校中获得的技能很多,但其中的任何一点都不能够和获得认识世界的意识这样的收获相提并论。十几岁的时候为什么茫然?就是因为没法,也似乎没有能力去认识自己,了解自己的能力、潜力、决心和信心。现在虽然并不觉得自己在这许多方面做得有多么地好,但是对自己更加深入的了解、对世界更广泛和深入的认知,完善了自己在一个完整世界中的存在感。那种真实的感觉更加接近,于是,我们就有了追求,有了目标,有着空想的同时,我们也渐渐有了理想。进而我们就学会了如何为自己的目标去做事情。我内心对自己的要求,其实总是那么简单,却支撑了我,我只是想把事情做得好一点儿,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念头。



其实任何技能的学习被提到这里都显得不那么重要,可是即使从一个不是十分功利的角度上面来说,也有一定的必要性。我在感激掌握了特定的知识背后,其实最值得感激的是自己拥有掌握它们的机会,并且没有错过。试想下这才是在一个光怪淋漓的社会中独特的缘分和经历。

大二到大三的那一年,突然涌现的激情是希望能通过自己来对未来英语专业的学生做一点什么,传道授业解惑谈不上,若能对更多哪怕是一个学生有些帮助对于自己来说,也是很大的满足了。于是自己在专业四级考试的前一天,在豆瓣上建立了英语专业小组《英语专业的优点》写于那年的年底,其实来源于一个大三学生对于大一新生的答疑型宣讲。现在想来,为还在探索和摸索人生方向的青年们大谈特谈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是一件很狂妄的事情,尤其是在自己也只是一个大了一岁的青年的情况下。幸好,自己毕竟还是了解启蒙的重要性,以及引导重于填鸭方式等基本道理,迷茫的年轻人一定要让他自己走出迷茫才行。所以这篇文章至今还算可看,强硬的东西不多,我想存在其中的,更多还是鼓励与启蒙。没能有时间做些修订,我想,就让它先保持我在21岁时的样子,也不错。

大三的下半学期,有幸能参加了一次国际会议的口译工作。于是就有了《关于口译的经验》这篇文章的出炉,我很有自信地认为这是一篇好文章,因为自己每次回头看时,总还能发现一些让自己有收获的东西(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忘性吧)。学生时代的机会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得到了什么。不同的经历与经历相比,那些能够影响思想的,就更有希望影响你的未来。

随后遗憾的是,没有再发现什么恰当的题目来写作(零星的几篇,可点击这里进行访问)。英语专业小组平时也是采用“无为而治”的原则进行管理。好在已经有朋友开始积极分享那些可以获得启发的想法,我认为,这是那些不同的感想与经历,在让走过这段路的人回味的同时,也为后来的人展现一片风景,这才是英语专业小组的初衷。



然后要想到那些值得让我大书特书的,就是那些在这几年之间,接触并了解,最终改变自己的东西。

(待续)

2008年04月04日

    我的工作,本身和Python没有什么联系。很多工作都是那些整体工作的一个个细小环节。很高兴的是 ,完成这些工作的过程,还可以被细细玩味。在自己用过一些Geeky而又足以被称之为legendary的工具过后,对时间、效率以及其间那种过程的优雅就有了一种非常深入的体会。那种感觉很难被忘记,时刻存在于自己之中,并无时无刻不激励着自己在存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重现这种感觉。于是,我电脑中的几乎所有存在文档的项目都使用Bazaar进行管理;很多工作进行的关键项目,是一个.py文件,通过管道,加上uniq,sort一类的命令来生成自己想要的结果。

    我们本可以让生活更有效率,但在很多时间、过程的作用下,我们的工具却并不一定在朝着更有效率的方向前行。用Word修改毕业论文开题报告的格式的时间,要远远超过我把它写出来所用的40分钟,而那些字体、格式、每页不同的样式、参考文献的排列,在这样的工具中真的会称为一种噩梦,从而浪费掉无数的时间。我还没有使用过Tex,但我似乎能清晰地感觉的哦,Word这些所谓现代的工具带来的,与传统、经典的Unix哲学几乎完全向悖。它们拾起了一个一个的,华丽的小优点,却失去了原则,更谈不上哲学。

    工作的很多过程也是这样,很多时候朝思暮想所想要达到的结果,总认为应该有一种更复杂、先进的工具来完成。(或由于不了解,或缺乏认识──这不可避免,而选择用非常原始的方法来完成一件任务。)结果最后发现完成这一工作的,就是那些在30年前就已经被发明,在简洁的外表下蕴藏着无限的可能性的Unix小程序。这带给我的震撼可想而知,却也让我得以真正地发现并认识到生活的美好。这种激动让人感到无比幸福,而一想到还有太多太多这样的感觉有待去发掘和体会,这种幸福感就变得愈发强烈。Unix工具及其哲学、Python、绿野仙踪、D小调‘合唱’交响曲、马勒、格瓦拉的精神豆瓣,等等等等,很多时候在萦绕着自己,一想到这些,就会觉得激动人心的美,是存在并且会永远存在的。



2008年03月16日

借着周末“单向街·书虫书店合作沙龙:对话中国”的机会,又一次见到了许知远。

上一次见面,我还是一个21岁的大学学生,内心怀揣着对大学校园无比“目标化”的些许失落,以及内心里对于能够见到在20岁时给了我深深启发和感触的作家的期待,去见了许知远一面。没有令我失望,是一位随和、又能令人感觉到其潜藏的深邃的思考的作家。

这一次,我是一名22岁尚未毕业但是已经工作了的大学学生,初次面对商业世界,才了解到即使是些许异化的大学生活,依然存在着无数浪漫;而自己的大舞台, 已经从校园转向了社会;失落感仍然存在,却增添了自己想要进一步去观察和了解的决心。而那位在我20岁时震撼了我的作家,已经把脚步踏上了中国那些普通 的,不曾另人觉察但深深地承载了历史、变革、和影响的地方,记录和观察,并且梳理着。于是,这一次,新的启发与感悟,在更现实的层面上发生。

这次的“对话中国”算得上精彩,李辉先生,《封面中国》的作者,谈到“未来的知识分子,很多东西都可能会改变,但是,对历史的最终,不能改变。” 的确,失去了历史,我们就失去了一种延续下来的传承,那传承的,我想,不仅仅是历史本身,更多的是一种经验。此外,还谈到了许多话题,其中包括最重要的教育问题等。我的感觉是李辉+许知远是一个很贴切的组合,50年代生的知识分子和70年代生的知识分子并立在一起,能够看到那种本质上一致性,但又在不少层面上,体现出了不同。

许知远在后期,又谈到了他理念中的精英阶层的摧毁,这却引发了我新的思考,以及一种想法的确立。我们能不能承担相应的责任,并且通过自己的所作所为来尝试做出一些改变和努力。

我想要做这样一个尝试,一个真正的尝试。我们近乎无力,也不可能脱离一些现实中被我们所不喜爱的东西,但是那些断层,被丢失的,拥有些许力量的精神世界,却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建立并且完善。对于商业社会的初步了解,让我知道,商业领域的目标,即使妥协到一个极端的程度,也会和精神领域的追求向背离。所幸的是,我们是一个个完善的个人,不是为了达成某一目标所进行工作的机器。我不妨在这里写下,22岁的我,仍天真地抱有理想般的幻想,相信自己的小小做为可以至少改变些什么。要做的,很简单,完善自己的精神世界,使自己不成为单调的机器,并且尽力去启蒙。不感奢望能够同样给未来的20多岁的年轻人有什么震撼,但是能够给别人一点细微的认识与了解,也会是一点成就。

从书虫书屋出来的路上,终于有机会面对许知远说上几句话,他竟记得一年以前的我。我除了简单聊聊他作品对我的影响,也向他谈了我想要做这的一点事情、这小职员式、近似于双重身份般的、力图建立精神的探询。我相信从某种程度上,我在做一些与他相似的东西。而能够面对许知远,做出一个对于我来说,近似承诺的探询,让我觉得即有意思又有力量。我不知道他对于一个来诉说自己要做什么的年轻人的感觉会是怎样,不过他的鼓励,令我感到,我们的确和所说的一样,在共同努力。所以,我期待着下次见面。

开始这样一个由浪漫的理想所主导的年轻人的尝试,我或许会失败,但是我不会后悔。能做出这样的一种承诺并且进行努力,本身就令人兴奋。

参考阅读:
    《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 2007年1月许知远的签售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