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7月26日

7月26日上午9时,举世瞩目的朝鲜半岛核问题第四轮六方会谈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举行。韩国联合通讯社当日发表文章《六方会谈各方的立场与战略》,详细分析了六方各自立场和在此次会谈中发挥的作用。

  文章指出,各方代表的一致立场和最终目标是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但在无核化的具体内容上众说纷纭。从24日起,与会各方陆续进行了一系列双边接触,表现出推动会谈取得实质性进展的强烈愿望。为此,各方在会期及会谈形式等问题上一致表示,将重视实质性成果。尤其令人欣慰的是,各方逐渐统一认识,认为应以去年第三轮会谈期间达成的“口头对口头”、“行动对行动”等阶段性接近方案为基础,在本轮会谈中首先就会谈目标达成一致,而后再讨论如何实现目标。

  *** 力阻事态恶化的中国

  联合通讯社指出,中国积极支持朝鲜半岛无核化这一共同目标。中国不仅需要考虑同朝鲜的特殊关系,还要考虑韩美等国的立场,一直发挥着“中间人”的作用。中国的基本立场是,如果事态进一步恶化,将给东北亚的和平造成恶劣影响,因此首先将重点放在了稳定局面上。中国希望与各方随时随地接触,发挥更大作用,努力使会谈取得实际进展。

  *** 发挥“信使”作用的韩国

  在联合通讯社看来,韩国政府的首要目的不是“行动对行动”,而是在“口头对口头”上达成协议。如果可能,希望将“口头对口头”的内容书面化,发表联合协议书。因为韩国政府认为,如果就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这一最终目标先达成协议,那么有关履行程序的讨论也将更有效地进行。为此,韩国代表团将同美国保持步调一致,为缩小朝美分歧发挥“信使”作用。

  联合通讯社特别指出,南北对话的有效性已经在促成本轮会谈的过程中得到了验证。因此韩国将通过与朝鲜代表团的频繁接触,推动会谈取得实际成果。同时,韩国将积极运用向朝鲜援助200万千瓦电力的计划,促使朝鲜弃核。

  *** 以积极姿态实现目标的美国

  美国在此次六方会谈中表现出强烈的意愿,即以“朝鲜半岛无核化”为最终目标,通过运用“冻结换补偿”原则,将本轮会谈变成全面谈判的场合。美方首席代表希尔率代表团于24日抵达北京后,与中国官员共进晚餐。25日下午又同朝鲜代表团进行了75分钟的事前协商。联合通讯社表示,这些都不难看出美方强烈的愿望。

  联合通讯社进一步指出,美国对朝美双边会晤作出积极响应,表明将在六方会谈内外频繁进行双边接触,预示着全面谈判局面的到来。

  据悉,在同朝鲜始终无法达成共识的浓缩铀计划问题上,美国也将发挥灵活性,使用“一切核计划”这一笼统的措辞。但联合通讯社认为,美国在参与对朝能源补偿问题上的态度比较消极。

  另外,美国还在“通过协商最终目标来寻求出路”的方案上与韩国政府达成了共识。

  *** 重申朝鲜半岛无核化目标的朝鲜

  朝鲜代表团于22日首先抵达北京,并同韩、美、俄各方分别进行会前接触。朝韩代表团开诚布公地交换了意见,而朝鲜明确拒绝先行弃核。但双方一致认为,应推动本轮会谈取得实际进展,确立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框架协议。联合通讯社表示,这一点具有积极意义。

  据联合通讯社报道,朝鲜就韩国的“重大提案”表示,虽然肯定其效果,但是不能成为弃核的最关键原因。另外,朝鲜还同意与美国经常进行双边磋商,进而缩小分歧。

  据会场内外预测,对于安全保障问题,朝鲜将主张通过无核化进程建立朝鲜半岛和平体制,今后很可能提出讨论核军控的必要性。

  *** 欲提出绑架问题的日本

  尽管韩美日三国于本月14日在韩国首都汉城(首尔)举行的高层会议上协调了意见,但是日本代表团还是迫于国内政治局势和舆论的压力,想把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拿到谈判桌上。日本在前三轮会谈的主旨演讲中都提出绑架问题,这次也将继续利用六方会谈的机会解决朝日双边问题。

  但是,朝鲜已在朝日首脑会谈等多种场合明确表示,“绑架问题早已得到解决”,并明确拒绝在六方会谈中讨论该问题。

  联合通讯社指出,不少人担心,该问题可能会破坏经历长时间准备才得以举行的本轮会谈的气氛。日本政府的举动也有悖于其他各方提出的“集中精力解决朝核问题”的立场。其他各方一致指出,如果核问题得以解决,就会自然而然地营造出讨论绑架问题的氛围,进而实现朝日关系正常化。联合通讯社认为,日本代表团一直固执己见。

  *** 发挥辅助作用的俄罗斯

  在解决朝核问题的过程中,虽然俄罗斯的地位和所发挥的作用并不太明显,但是该国明确表示,将凭借同朝鲜的深厚关系,为营造会谈气氛作出积极贡献。俄罗斯的立场也是朝核问题必须通过六方会谈解决,除此以外没有其它方案。由此,联合通讯社指出,俄罗斯很可能为本轮会谈取得实际进展助一臂之力。

  俄罗斯特别希望在本轮会谈中确定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共同原则和途径,并将其写成共同文件。俄罗斯政府也和韩美两国政府一样,反对日本提出绑架问题。另外,联合通讯社报道称,从目前情况来看,对于韩国提出的“在执行重大提案之前的三年间向朝鲜提供重油”的方案,俄罗斯政府并未表明反对立场。(

按语:昨天晚上,又一个生命从33楼的五楼跃下,消失在无边的黑夜里不再回头。昨夜心事沉沉,起来翻看鲁迅先生的“《野草》题辞”,百感交集。

  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不生乔木,只生野草,这是我的罪过。 
  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当生存时,还是将遭践踏,将遭删刈,直至于死亡而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 
  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天地有如此静穆,我不能大笑而且歌唱。天地即不如此静穆,我或者也将不能。我以这一丛野草,在明与暗,生与死,过去与未来之际,献于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之前作证。 
  为我自己,为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我希望这野草的朽腐,火速到来。要不然,我先就未曾生存,这实在比死亡与朽腐更其不幸。 
  去罢,野草,连着我的题辞! 

                       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六日 
                       鲁迅记于广州之白云楼上 

2005年07月13日

        晚上回宿舍的时候,万泉路两边的荒地上满是烧纸的人群,三三两两的一伙一伙,各自做着各自的活,没有人说话,只有一些微薄的光芒透过这无边的夜色,映照着一张张苍白的脸。在北京这样的大都会,栉比林立的大厦里今夜不知又有多少人走出自己慌乱迷离的生活轨道,来到某个偏僻的角落,燃几支烛,点几柱香,再烧上若干纸钱——于是一年的思念或者寄托又都有了交代了。
        家在长江以南,每年清明到的时候野外已是春光大好了。于是踏青的人便借着清明的功夫,把捎带给先人的用度挎在胳膊上,领着子孙,热热闹闹地“挂清明”去。在我15岁以前,因为没有经历过亲人的离别,所以挂清明对于我而言,只是一场出游秀,并不能感受到几许牵挂。加上当地的学校组织的清明节为烈士扫墓,我们就像春游一样怀着愉快的心情前往。年少轻狂的时候,对生命是无所谓敬畏的,在这样的仪式中也就丝毫没有感受过一点庄重或者肃穆,虽然也会郑重其事,但与土地下的那些灵魂没有干系。
        直到最亲近的亲人远去了,我才忽然意识到这样的仪式在生者是多么大的心理慰藉。祖父和外祖母,这些曾经在生命中出现过的最重要的人,他们走在漆黑的暗夜里再也等不来光明。据说,对于远去的人来说,平白无故地为他们流泪会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遭受折磨。我记得祖父去世时,我趴在他的身上哭,一个年长的大伯过来拉我,说:孩子,别把眼泪留在了他的身上,否则他在黑夜里行走是看不见路的。后来,有一回在家我突然很想他,一个人趴在床上大哭,尽情地释放自己压抑多时的感情冲动。母亲走到床前对我说:不能哭,你在这里哭他就得在那边受苦。每次想到这些事,我总是抑制不住泪眼迷离。
        于是,积压了一年的感情,就只能挨到清明节。一年的思念,一年的牵挂,就在这个时候找到了一个豁口。但在外求学,竟然一次都没能去为他们上坟挂清明。每年的清明节我都是在学校里过的,看着周遭光怪陆离的世界,来来往往奔波不停的身影,我总是想停下脚步,为故去的他们送上一个孙辈的牵挂。我不知道人在死后是不是有不朽的灵魂,或者有那样一个继续容纳他们的世界,但我总是会想,也许有没有都不重要了,重要的只是生者在那一刻得到的解脱和安慰。
        在这个温暖的暗夜里,借着纸钱发出的幽幽的光,我停下了车,呆呆的立着了;几分钟以后,擦擦迷糊的眼睛,继续上路。

2005年07月12日

7月13日,这个从前我总也记不住的日子,为什么这两年却反倒挥之不去?

几天前就在邮箱里写好了发给她的生日邮件,等着午夜的钟声敲响就点击发送。

想起来,我们交往的时候,我们是18岁。我们分手的时候,20岁。

发了一首以前听过的歌给她,本来想自己唱着录下来,但是这两天感冒嗓子完全哑了,电脑声卡又有些问题,作罢。

“已经很习惯从风里向南方眺望

隔过山越过海是否有你忧伤等待的眼光

有一点点难过突然觉得意乱心慌

冷风吹痛了脸庞

让泪水浸湿了眼眶

其实也想知道

这时候你在哪个怀抱

说过的那些话  终究我们谁也没能够做到

总有一丝愧疚自己不告而别的逃

但往事如昨我怎么都忘不了

爱情边走边唱

唱不完一段地久天长

空荡荡的路上  铺满了迷惘

心甘情愿的挣扎

百感交集的盼望

终究还是一样换不到你想要的收场 不是吗?


爱情边走边唱

唱不完一段地久天长

心中抱着希望  只看到失望

不如一切这样吧

你和我就算了吧

谁都害怕复杂

一个人简单点不是吗

一个人简单点生活吧”

不敢打电话问她最近生活如何

也没办法打了,她换了手机,我也换了

那就这样吧,发一个邮件,道一声祝福,边走边唱吧。

 

新党此次大陆行以“民族之旅”为旗帜,以构筑两岸中国人共同的民族认同为己任,以纪念抗日战争为主题。沿着苦难的历史记忆一路走来,党主席郁慕明挥笔写下了:“一段悲惨史,一片虔诚心,一股悲愤力,油然而生。”

但是,对于民族苦难的祭奠并不只是为了凭吊历史,新党带来的是对于共同历史的体认和感知,更是对于中华民族的认同。

台独势力的“去中国化”的努力,在“戒急用忍”政策阻滞两岸的经贸往来之外,更重要的是重新解读历史,通过对历史的重新阐释来构建所谓“台湾共同体”的新的意识和新的认同。而富有戏剧性的就在于,以李登辉为代表的台独分裂势力,在构建所谓台湾“新历史”的时候,对于日本军国主义的战争史和殖民史采取了与“中国”完全背道而驰的姿态:中日之间的“抗战史”,因为分裂势力想要自异于“中国”和“中华民族”而人为地被隔断和割裂,他们不断美化日本在台湾的殖民史,构造两岸在民族认同上的障碍,以此来为过度膨胀的台湾“本土意识”制造空间和资源。

国民党和亲民党作为台湾最重要的在野党,其大陆行的主要努力在于打破台湾当局在两岸经贸交流之间设置的壁垒和障碍;而这次“新党”作为在野的小党,在党主席郁慕明的率领下,从广州辗转南京和大连再到北京,带来了一片新的气象。

要打破去中国化对台湾社会的影响,不仅要加强两岸的经贸交流和人员往来,更需要重新恢复两岸之间的共识和认同。而对于历史的记忆则是构筑民族认同的最重要的途径,这就必须打破台独势力对历史的曲意诠释和割裂。历史为一个共同体提供了记忆、塑造了概念、诠释了过去,更重要的是,它也创造了未来。当台独分裂势力在千方百计地割断历史联系、打破民族认同的时刻,新党带着直面历史的勇气一路走来,为两岸关系的改善和突破创造了新的空间。

郁慕明在抗战纪念馆发表感言时引用了诗人洛夫悼念抗战英雄的诗句:

留下一封绝命书后,他们扬着脸走进历史;今天,你我在这片国土上面,我们看看过去的英雄们,扬着脸走进历史。

历史会在沉默中爆发,还是会在沉默中消亡?至少新党带来的新气象,让我们看到了两岸波潮涌动之后的新希望。

2005年07月10日

一个:我太困了,走在楼梯上打瞌睡~~~

另一个:祖父,帮他盖好被子~~~

起来以后心情很乱。

又得了热伤风,头晕脑乱,鼻涕横流。

2005年07月09日

上午跟蒋老师在msn上谈了谈中组部的选题

中午的时候她告诉我让我别忙活了,放弃;

下午去了报社,李老师和我一起做tw,约人采访;

下班去鼓楼大街找师兄,一起吃晚饭,去后海逛~

本来让我住那儿,但自己还是赶在12点之前回宿舍了。

没多久爸就打电话来了,问找我怎么老找不着。

过两天去小白那边一趟吧,答应过的别忘了。

2005年07月07日

昨晚悦约好了今天一起吃午饭,可以和杨老师谈谈。上午在宿舍写稿,不太顺利。中午给她短信说不去了,她有些坚持,我就只好去了。为了陪一顿饭我得从万柳坐车到蓝旗营的红辣仔,我问她是不是爱上了这个饭馆,她说她也好久没去了。

跟杨老师谈到了很多人和事,谈到了悦的导师,苏力,谈到了台海,谈到了翻译问题,我还问了他关于中国思想史里观念史的梳理,他说除了汪晖的路数有点象沟口雄三,其他中国人都不这么整理概念。

昨天深夜给qiming发短信,不过没回。不知道心情好些了没有。

前天~~小白来,一起吃午饭,喝了三杯扎啤;晚上,小生过生日,喝了两杯扎啤;再前一天,师姐请吃饭,喝酒~;再往后一天,在单位吃饭,喝酒~

估计我比毕业生还要更疯狂

2005年07月04日

http://www.cc.org.cn/newcc/browwenzhang.php?articleid=4099

你得是有出息的孩子

 

(在北大法学院2005届学生毕业典礼上的致词,2005/6/29)

 

苏  力

    20多年前,和你们一样,我在北大过着一段悠闲得令人羞愧的日子,一段努力地无所
事事的日子;没有时间的概念,我愿意、好像也可以永远这样地赖在这里。也知道毕业这
个词,但它没有体温;直到有一天才残酷地发现,原来大学也会毕业的。于是,“改邪归
正”,从春天开始(那时还不用自己找工作),就不再上课,不再到图书馆占座,茫然地
一心一意——毕业ing。

 

    今天,你们的这个ing也走到了尽头,黑色的学位服凝重在你身上……

 

不要说你们伤感。伤感不是青年人的专利。静下来,写这段讲话的时候,其实,我,我们
这些看着你们长大的老师,也一样伤感;并且年年如此。岁月并没有让我们的心长出茧子
,只是我们学会了掩饰,也善于掩饰。我们不再表达;伤感的表达是青年知识人的专利,
我们知道。

 

    “自古多情伤离别”;但离别会让你想一些来不及想的事,说一些本不会说的话,让
没心没肺的你第一次品味了甚至喜欢上了惆怅,或是让滴酒不沾的你今晚变成了“酒井”
先生或小姐。如果没有这样的离别,人生会多么乏味!问一问今天在座的王磊老师,还有
刘燕老师、沈岿老师,还有今年毕业的凌斌博士、李清池博士,自打他们本科进来之后,
就一直没有离开北大的校门,或只有短暂的离开。他们的本科或研究生毕业都不像你们今
天这样百感交集,有滋有味,肆无忌惮;在他们心中,那只是又一个暑期的开始。

 

    这一个暑期是不一样的,你再也“赖”不下去了。

 

    其实外面的世界确实很精彩。走出大学校园,你会发现我们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充
满着活力。当然,活力并不都是美好、清新、温情脉脉的,吉它、摇滚和玫瑰花;社会中
的活力常常很“糙”,更多野性、欲望和挣扎,还有你们要时时提防的贪婪、阴谋和背叛
—— 一如桑德堡笔下的《芝加哥》。但这就是真实世界的活力,伴随着小麦颜色的农民
工、水泥森林和汽车尾气中灰蒙蒙的朝阳,以及我们这个民族的身姿一同在这块土地上崛
起。

 

    想一想,为什么最近美国和欧盟会对中国的纺织品出口设限,并一再要求人民币升值
?为什么近来小泉等人总在那里惹事,搞些小动作,没什么技术含量,搞得“中国人民很
生气,后果很严重”?海峡对岸,连战来了,宋楚瑜也来了;阿扁没来,但很憋气,知道
迟早也得来。我们周围也还有一大堆问题,贫富不均、发展不平衡、污染、腐败和不公。
有同学可能还没找好工作,没有“签约”;签了的,也未必满意,可能还想毁约。所有这
些问题,都让人烦心,让人不爽。但有哪个时代,人人都爽——管它到哪一天,至少也会
有人失恋吧?换一个角度看,也许这些问题都表明中国正在迅速发展和崛起,以一种任何
人都无法遏止的强劲活力。中国正登上一个更大的舞台,一个更宽敞但不一定更平整的舞
台;这意味着你们要面对更多的麻烦,一些前人和我们都没有经历因此有待你们来应对的
麻烦。你们任重而道远。

   

    说着说着就高调起来了。没有办法,在这个时代,我们这些人都有点,也应当有点,
理想主义。还是渴望为了什么而献身,这是青春期的焦灼,也是生命力的反映。

 

    但是,按照一种说法,一个男人(其实女人也是如此)不成熟的标志就是他(或她)
还愿意为某种东西(甚至包括爱情)献身。咋看起来,这好像是对我们这些理想主义者的
一个讽刺。其实不然。这句话只是从另一个角度揭示了生活,暴露了那种浪漫主义的理想
主义之脆弱和虚妄。献身其实是比较容易的,也许只要一丝血性,一点勇气,有时甚至只
要一分冲动。但这往往不能改变什么,最多只满足了青春期那一份个人英雄主义的激情。
激情过后,则往往是空虚、失落,甚至堕落。而在今天这个好像越来越斤斤计较的年代,
人们连激情也洋溢不出来了——前几年傻乎乎地,也许在看中国足球队比赛时,山呼海啸
,人潮起伏,好像还有那么一点感觉。但今天还有多少人看中国队比赛?!

 

然而,真正的理想主义往往在激情之后。它不是夏日的骄阳,而是秋日的明亮,它要经受
时光的煎熬和磨砺,要能够接受甚至融入平和、平凡、平淡甚至看似平庸的生活,从容但
倔强地蜿蜒,在不经意中成就自己。它常常包含了失败甚至屈辱,还必须接受妥协、误解
、嫉妒、非议。它同坚忍相伴,它同自信携手。

 

    想一想那选择了在辱骂声中顽强活下来最终为赵氏孤儿复仇的程婴;想一想在北海的
秋风长草间十九年目送衡阳雁去的苏武;想一想走在江西新建县拖拉机厂的上班路上并保
证“永不翻案”的邓小平;或者只是想一想多年来养育了也许是你们家祖祖辈辈第一位大
学生、硕士生或博士生的你们的父母。

 

    这些理想当然是不同的,有些似乎还不够崇高,不够伟大,今天的法律人甚至会批评
其过于野蛮或狭隘;但抽象看来,他们毫无例外都是理想主义者,是成熟的并因此是真正
的理想主义者。因为在今天我们社会,判断是否真正理想主义者的标准不应全都是实质的
,不完全是你是否认同、分享他/她的追求,是否值得你为之献身;而至少部分应是形式
的,即他/她是否始终并无怨无悔地追求了,是否展现了一种坚忍,一种对目标的恪守,
一种我先前说过的那种“认命”或“安分守己”。

 

    也因为理想并不完全是个人的选择,在相当程度上,它是社会的构建,基于一个人对
自身能力、时代和社会环境的理解、判断和想象。你们也不例外。也许你们的理想会显得
比我们的,比我们前辈的更宏阔,更高远,但那不过是你们的能力以及北大和今日中国为
你们展示了更多选项以及更大的可能性。而我们最关心的是,许多年后,在漫长的再也谈
不动理想的年月后,你能否像你所敬重的甚或不那么敬重的前辈那样,拿出一个作品,值
得你向世人自豪——即使仅仅如同此刻站在你父母亲骄傲目光中的你?

 

    因此,我希望你们切记,真正的理想,无论大小,无论高下,最终都一定要用成果来
兑现,否则最多只是一个令人遗憾的、但对这个世界多一个少一个都没有意义的愿望表达
,甚至只是一通大话、一张空头支票或一个笑柄。

 

    我们会宽容、理解并心痛你们必定会有的失败和挫折,但我们祝福、渴望并欣喜你们
成功,即使是微不足道的成功——如同当年你跌跌撞撞迈出的第一步。我们并不苛刻。

 

    而且,我们也有耐心。我们会在这里长久守候;即使夜深了,也会给你留着灯,留着
门——只是,你得是有出息的孩子。

 

    而且,我们相信,你是有出息的孩子!你们会是有出息的孩子!

 

                                                                            
              2005年6月于北大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