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7月26日

7月26日上午9时,举世瞩目的朝鲜半岛核问题第四轮六方会谈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举行。韩国联合通讯社当日发表文章《六方会谈各方的立场与战略》,详细分析了六方各自立场和在此次会谈中发挥的作用。

  文章指出,各方代表的一致立场和最终目标是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但在无核化的具体内容上众说纷纭。从24日起,与会各方陆续进行了一系列双边接触,表现出推动会谈取得实质性进展的强烈愿望。为此,各方在会期及会谈形式等问题上一致表示,将重视实质性成果。尤其令人欣慰的是,各方逐渐统一认识,认为应以去年第三轮会谈期间达成的“口头对口头”、“行动对行动”等阶段性接近方案为基础,在本轮会谈中首先就会谈目标达成一致,而后再讨论如何实现目标。

  *** 力阻事态恶化的中国

  联合通讯社指出,中国积极支持朝鲜半岛无核化这一共同目标。中国不仅需要考虑同朝鲜的特殊关系,还要考虑韩美等国的立场,一直发挥着“中间人”的作用。中国的基本立场是,如果事态进一步恶化,将给东北亚的和平造成恶劣影响,因此首先将重点放在了稳定局面上。中国希望与各方随时随地接触,发挥更大作用,努力使会谈取得实际进展。

  *** 发挥“信使”作用的韩国

  在联合通讯社看来,韩国政府的首要目的不是“行动对行动”,而是在“口头对口头”上达成协议。如果可能,希望将“口头对口头”的内容书面化,发表联合协议书。因为韩国政府认为,如果就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这一最终目标先达成协议,那么有关履行程序的讨论也将更有效地进行。为此,韩国代表团将同美国保持步调一致,为缩小朝美分歧发挥“信使”作用。

  联合通讯社特别指出,南北对话的有效性已经在促成本轮会谈的过程中得到了验证。因此韩国将通过与朝鲜代表团的频繁接触,推动会谈取得实际成果。同时,韩国将积极运用向朝鲜援助200万千瓦电力的计划,促使朝鲜弃核。

  *** 以积极姿态实现目标的美国

  美国在此次六方会谈中表现出强烈的意愿,即以“朝鲜半岛无核化”为最终目标,通过运用“冻结换补偿”原则,将本轮会谈变成全面谈判的场合。美方首席代表希尔率代表团于24日抵达北京后,与中国官员共进晚餐。25日下午又同朝鲜代表团进行了75分钟的事前协商。联合通讯社表示,这些都不难看出美方强烈的愿望。

  联合通讯社进一步指出,美国对朝美双边会晤作出积极响应,表明将在六方会谈内外频繁进行双边接触,预示着全面谈判局面的到来。

  据悉,在同朝鲜始终无法达成共识的浓缩铀计划问题上,美国也将发挥灵活性,使用“一切核计划”这一笼统的措辞。但联合通讯社认为,美国在参与对朝能源补偿问题上的态度比较消极。

  另外,美国还在“通过协商最终目标来寻求出路”的方案上与韩国政府达成了共识。

  *** 重申朝鲜半岛无核化目标的朝鲜

  朝鲜代表团于22日首先抵达北京,并同韩、美、俄各方分别进行会前接触。朝韩代表团开诚布公地交换了意见,而朝鲜明确拒绝先行弃核。但双方一致认为,应推动本轮会谈取得实际进展,确立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框架协议。联合通讯社表示,这一点具有积极意义。

  据联合通讯社报道,朝鲜就韩国的“重大提案”表示,虽然肯定其效果,但是不能成为弃核的最关键原因。另外,朝鲜还同意与美国经常进行双边磋商,进而缩小分歧。

  据会场内外预测,对于安全保障问题,朝鲜将主张通过无核化进程建立朝鲜半岛和平体制,今后很可能提出讨论核军控的必要性。

  *** 欲提出绑架问题的日本

  尽管韩美日三国于本月14日在韩国首都汉城(首尔)举行的高层会议上协调了意见,但是日本代表团还是迫于国内政治局势和舆论的压力,想把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拿到谈判桌上。日本在前三轮会谈的主旨演讲中都提出绑架问题,这次也将继续利用六方会谈的机会解决朝日双边问题。

  但是,朝鲜已在朝日首脑会谈等多种场合明确表示,“绑架问题早已得到解决”,并明确拒绝在六方会谈中讨论该问题。

  联合通讯社指出,不少人担心,该问题可能会破坏经历长时间准备才得以举行的本轮会谈的气氛。日本政府的举动也有悖于其他各方提出的“集中精力解决朝核问题”的立场。其他各方一致指出,如果核问题得以解决,就会自然而然地营造出讨论绑架问题的氛围,进而实现朝日关系正常化。联合通讯社认为,日本代表团一直固执己见。

  *** 发挥辅助作用的俄罗斯

  在解决朝核问题的过程中,虽然俄罗斯的地位和所发挥的作用并不太明显,但是该国明确表示,将凭借同朝鲜的深厚关系,为营造会谈气氛作出积极贡献。俄罗斯的立场也是朝核问题必须通过六方会谈解决,除此以外没有其它方案。由此,联合通讯社指出,俄罗斯很可能为本轮会谈取得实际进展助一臂之力。

  俄罗斯特别希望在本轮会谈中确定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共同原则和途径,并将其写成共同文件。俄罗斯政府也和韩美两国政府一样,反对日本提出绑架问题。另外,联合通讯社报道称,从目前情况来看,对于韩国提出的“在执行重大提案之前的三年间向朝鲜提供重油”的方案,俄罗斯政府并未表明反对立场。(

2005年07月04日

http://www.cc.org.cn/newcc/browwenzhang.php?articleid=4099

你得是有出息的孩子

 

(在北大法学院2005届学生毕业典礼上的致词,2005/6/29)

 

苏  力

    20多年前,和你们一样,我在北大过着一段悠闲得令人羞愧的日子,一段努力地无所
事事的日子;没有时间的概念,我愿意、好像也可以永远这样地赖在这里。也知道毕业这
个词,但它没有体温;直到有一天才残酷地发现,原来大学也会毕业的。于是,“改邪归
正”,从春天开始(那时还不用自己找工作),就不再上课,不再到图书馆占座,茫然地
一心一意——毕业ing。

 

    今天,你们的这个ing也走到了尽头,黑色的学位服凝重在你身上……

 

不要说你们伤感。伤感不是青年人的专利。静下来,写这段讲话的时候,其实,我,我们
这些看着你们长大的老师,也一样伤感;并且年年如此。岁月并没有让我们的心长出茧子
,只是我们学会了掩饰,也善于掩饰。我们不再表达;伤感的表达是青年知识人的专利,
我们知道。

 

    “自古多情伤离别”;但离别会让你想一些来不及想的事,说一些本不会说的话,让
没心没肺的你第一次品味了甚至喜欢上了惆怅,或是让滴酒不沾的你今晚变成了“酒井”
先生或小姐。如果没有这样的离别,人生会多么乏味!问一问今天在座的王磊老师,还有
刘燕老师、沈岿老师,还有今年毕业的凌斌博士、李清池博士,自打他们本科进来之后,
就一直没有离开北大的校门,或只有短暂的离开。他们的本科或研究生毕业都不像你们今
天这样百感交集,有滋有味,肆无忌惮;在他们心中,那只是又一个暑期的开始。

 

    这一个暑期是不一样的,你再也“赖”不下去了。

 

    其实外面的世界确实很精彩。走出大学校园,你会发现我们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充
满着活力。当然,活力并不都是美好、清新、温情脉脉的,吉它、摇滚和玫瑰花;社会中
的活力常常很“糙”,更多野性、欲望和挣扎,还有你们要时时提防的贪婪、阴谋和背叛
—— 一如桑德堡笔下的《芝加哥》。但这就是真实世界的活力,伴随着小麦颜色的农民
工、水泥森林和汽车尾气中灰蒙蒙的朝阳,以及我们这个民族的身姿一同在这块土地上崛
起。

 

    想一想,为什么最近美国和欧盟会对中国的纺织品出口设限,并一再要求人民币升值
?为什么近来小泉等人总在那里惹事,搞些小动作,没什么技术含量,搞得“中国人民很
生气,后果很严重”?海峡对岸,连战来了,宋楚瑜也来了;阿扁没来,但很憋气,知道
迟早也得来。我们周围也还有一大堆问题,贫富不均、发展不平衡、污染、腐败和不公。
有同学可能还没找好工作,没有“签约”;签了的,也未必满意,可能还想毁约。所有这
些问题,都让人烦心,让人不爽。但有哪个时代,人人都爽——管它到哪一天,至少也会
有人失恋吧?换一个角度看,也许这些问题都表明中国正在迅速发展和崛起,以一种任何
人都无法遏止的强劲活力。中国正登上一个更大的舞台,一个更宽敞但不一定更平整的舞
台;这意味着你们要面对更多的麻烦,一些前人和我们都没有经历因此有待你们来应对的
麻烦。你们任重而道远。

   

    说着说着就高调起来了。没有办法,在这个时代,我们这些人都有点,也应当有点,
理想主义。还是渴望为了什么而献身,这是青春期的焦灼,也是生命力的反映。

 

    但是,按照一种说法,一个男人(其实女人也是如此)不成熟的标志就是他(或她)
还愿意为某种东西(甚至包括爱情)献身。咋看起来,这好像是对我们这些理想主义者的
一个讽刺。其实不然。这句话只是从另一个角度揭示了生活,暴露了那种浪漫主义的理想
主义之脆弱和虚妄。献身其实是比较容易的,也许只要一丝血性,一点勇气,有时甚至只
要一分冲动。但这往往不能改变什么,最多只满足了青春期那一份个人英雄主义的激情。
激情过后,则往往是空虚、失落,甚至堕落。而在今天这个好像越来越斤斤计较的年代,
人们连激情也洋溢不出来了——前几年傻乎乎地,也许在看中国足球队比赛时,山呼海啸
,人潮起伏,好像还有那么一点感觉。但今天还有多少人看中国队比赛?!

 

然而,真正的理想主义往往在激情之后。它不是夏日的骄阳,而是秋日的明亮,它要经受
时光的煎熬和磨砺,要能够接受甚至融入平和、平凡、平淡甚至看似平庸的生活,从容但
倔强地蜿蜒,在不经意中成就自己。它常常包含了失败甚至屈辱,还必须接受妥协、误解
、嫉妒、非议。它同坚忍相伴,它同自信携手。

 

    想一想那选择了在辱骂声中顽强活下来最终为赵氏孤儿复仇的程婴;想一想在北海的
秋风长草间十九年目送衡阳雁去的苏武;想一想走在江西新建县拖拉机厂的上班路上并保
证“永不翻案”的邓小平;或者只是想一想多年来养育了也许是你们家祖祖辈辈第一位大
学生、硕士生或博士生的你们的父母。

 

    这些理想当然是不同的,有些似乎还不够崇高,不够伟大,今天的法律人甚至会批评
其过于野蛮或狭隘;但抽象看来,他们毫无例外都是理想主义者,是成熟的并因此是真正
的理想主义者。因为在今天我们社会,判断是否真正理想主义者的标准不应全都是实质的
,不完全是你是否认同、分享他/她的追求,是否值得你为之献身;而至少部分应是形式
的,即他/她是否始终并无怨无悔地追求了,是否展现了一种坚忍,一种对目标的恪守,
一种我先前说过的那种“认命”或“安分守己”。

 

    也因为理想并不完全是个人的选择,在相当程度上,它是社会的构建,基于一个人对
自身能力、时代和社会环境的理解、判断和想象。你们也不例外。也许你们的理想会显得
比我们的,比我们前辈的更宏阔,更高远,但那不过是你们的能力以及北大和今日中国为
你们展示了更多选项以及更大的可能性。而我们最关心的是,许多年后,在漫长的再也谈
不动理想的年月后,你能否像你所敬重的甚或不那么敬重的前辈那样,拿出一个作品,值
得你向世人自豪——即使仅仅如同此刻站在你父母亲骄傲目光中的你?

 

    因此,我希望你们切记,真正的理想,无论大小,无论高下,最终都一定要用成果来
兑现,否则最多只是一个令人遗憾的、但对这个世界多一个少一个都没有意义的愿望表达
,甚至只是一通大话、一张空头支票或一个笑柄。

 

    我们会宽容、理解并心痛你们必定会有的失败和挫折,但我们祝福、渴望并欣喜你们
成功,即使是微不足道的成功——如同当年你跌跌撞撞迈出的第一步。我们并不苛刻。

 

    而且,我们也有耐心。我们会在这里长久守候;即使夜深了,也会给你留着灯,留着
门——只是,你得是有出息的孩子。

 

    而且,我们相信,你是有出息的孩子!你们会是有出息的孩子!

 

                                                                            
              2005年6月于北大法学院

2005年07月03日

But whose law should prevail?

Jun 30th 2005
From The Economist print edition




Corbis
Corbis


The church-state divide may once again be about to dominate American politics. Prepare for a summer of deep discussions by reading this useful new guide



Divided by God: America’s Church-State Problem—And What We Should Do About It
By Noah Feldman



Farrer, Straus & Giroux; 306 pages; $25

Buy it at

Amazon.com
Amazon.co.uk

“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What could be simpler than the First Amendment? Quite a lot of things, it seems, judging by this week’s Supreme Court decision. It is fine to display the Ten Commandments on government land, but displaying them inside a courthouse violates the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

Such seemingly arbitrary distinctions are typical of the tortured church-state divide in America. The legality of Christmas cribs on government property can be reduced, crudely, to the “plastic reindeer rule”. A reindeerless crib endorses Christianity; one with them (and preferably a Santa as well) is all right.

More than ever, America seems to be a country “divided by God”, to borrow the title of Noah Feldman’s new book. Americans are split, not between believers and non-believers (virtually all of them are in the first camp), but between two groups who disagree about the role of religion in the public square: “legal secularists”, who want the law to make government Godless, and “values evangelicals”, who insist that religion is relevant to political life.

Zealots on both sides claim that the past supports their case. This book is an admirable attempt to provide a more even-handed history. It duly bashes both sides, though, interestingly, the secularists often emerge as the worse re-inventors.

Take, for instance, that first amendment. Far from wanting to keep God out of politics, as many liberals now claim, the basic aim of the founders was to keep politics out of religion (and to protect liberty of conscience). Thanksgiving Day was ushered in by George Washington in appropriately God-fearing tones in 1789; nine years later, his successor, John Adams, called for a day of fasting and prayer before God.

The first sign of secularism in American politics came in the late 19th century, largely to camouflage sectarian anti-Catholicism. Nobody objected to public schools teaching the Bible—indeed politicians would have been horrified by any school that did not—as long as it was the Protestant version. When Irish immigrants wanted to use their Catholic version, the Republicans came up with a series of crafty provisions to ban public money from helping teach popish nonsense.

Until the 1950s, America seemed pretty happy with faith being part of government life. “We are a religious people, whose institutions presuppose a Supreme Being,” the Supreme Court said in 1952. Many school days began with a prayer, everybody said “Merry Christmas”. Yet a decade later, school prayer was deemed to be unconstitutional and the court was claiming that the constitution required government to act in a secular way.

Mr Feldman offers plenty of material for conservative Christians who have long maintained this was the moment when the court over-reached; but he also offers a more complex explanation than mere liberal hubris. The court was being asked all sorts of questions about the rights of minorities. It was also a time when many Americans started to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 feelings of non-Christians in their midst, especially Jews. Perversely, America’s religiosity actually helped secularists; nobody felt religion was under threat.

The religious right tends to argue that it has all been downhill since then, while Mr Feldman insists the picture is more complicated. Secularism has advanced when it comes to public displays of religion (give or take the odd reindeer). But evangelicals, newly mobilised, have successfully defined themselves as a minority whose rights need to be protected. And they have pushed the courts into allowing more government money to support religious activities: the Supreme Court has sanctioned vouchers to be used at religious schools.

This awkward balance between the state financing of the sacred (good) and allowing displays of it (bad) owes much to Sandra Day O’Connor, the swing voter on religious issues—and one of the justices who may soon retire. Mr Feldman over-reaches himself a little at the end, when he enters the fray to suggest that Ms O’Connor has it the wrong way round: public displays should be more widely tolerated and public money more circumscribed. It would have been better to have let readers draw their own conclusions. But that is a small quibble about an elegant and fair primer on a contentious issue.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俄罗斯总统普京1日在莫斯科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21世纪国际秩序的联合声明》。联合声明全文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21世纪国际秩序的联合声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以下简称“双方”),

  值此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60周年和联合国成立60周年之际,

  本着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对世界和平与发展所负的历史责任,

  恪守1997年4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世界多极化和建立国际新秩序的联合声明》阐述的建立多极世界和国际新秩序的主张,

  确认2001年7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睦邻友好合作条约》重申的双方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声明如下:

  一、当今世界正经历历史性的变革。 建立国际新秩序的过程将是复杂而漫长的。

  和平与发展仍是时代主题。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作为当前人类发展阶段的重要趋势,其发展进程存在不平衡和矛盾的现象。国家间的相互依存关系大大加强。

  21世纪人类面临的中心任务是维护全人类和平、稳定和安全,在平等、维护主权、互相尊重、互利和确保子孙后代发展前景条件下实现全面协调发展。

  人类拥有共同实现上述目标的机遇,也面临国际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贫富差距、环境恶化、传染病、有组织跨国犯罪、贩毒等诸多全球性挑战。

  二、只有以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和准则为基础,在公正、合理的世界秩序下,才能解决人类面临的问题。世界各国应严格遵守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的原则。

  应充分保障各国根据本国国情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平等参与国际事务的权利和平等发展的权利。必须和平解决分歧与争端,不采取单边行动,不采取强迫政策,不以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

  各国的事情应由各国人民自主决定,世界上的事情应以多边集体为基础通过对话和协商决定。国际社会应彻底摒弃对抗和结盟的思维,不寻求对国际事务的垄断和主导权,不将国家划分为领导型和从属型。

  三、联合国是世界上最具普遍性、代表性和权威性的国际组织,其地位和作用不可替代。联合国应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主导作用,成为制定和执行国际法基本准则的核心。

  联合国维和行动应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必须严格遵守安理会相关决议,开展联合国与区域、次区域组织的合作。联合国在研究全球经济和发展问题上应发挥更大作用。

  联合国改革的目的,应是加强其在国际事务中的主导作用,提高效率,增强应对新挑战与威胁的潜力。推进改革应以协商一致原则为基础,充分体现广大成员国的共同利益。

  四、全球化进程的积极意义是,借助空前活跃的经贸关系和极为广泛的信息开放,促进世界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全球化的发展很不平衡,发达国家和地区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差距拉大。为使全球化进程健康发展,应加强国家间和地区间的协调与互利合作,消除经济关系中的一切歧视,缩小贫富差距,通过扩大和深化经贸、科技交流促进共同繁荣。

  国际社会应制定全面和广为接受的经贸体制,其途径是平等谈判、摒弃以施压和制裁迫使单方面经济让步的做法、发挥全球和地区多边组织机制的作用等。

  五、占世界人口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是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的重要力量。国际社会应高度关注消除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发展水平差距的问题。解决该问题的途径首先是保障国际社会所有成员均能平等利用全球化带来的社会经济、科学技术、信息、文化及其他机遇,加强南北、南南互利合作,实现共同发展,有关国家应履行其在联合国及其他多边框架内所承担的相应义务。

  六、人权具有普遍性。各国应尊重《世界人权宣言》中规定的人权和基本自由,根据本国国情和传统促进保障和维护人权,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通过对话与合作解决分歧。国际人权保护应建立在坚定维护各国主权平等和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基础之上。

  七、必须尊重多民族国家的历史传统及其促进各民族和睦相处、共同发展和维护国家统一的努力。任何旨在分裂主权国家和煽动民族仇恨的行为都是不能接受的。不能无视主权国家社会发展的客观进程,不能从外部强加社会政治制度模式。

  八、世界文化和文明的多样性应成为相互充实而不是相互冲突的基础。当今世界的主流要求不是搞“文明冲突”,而是必须开展全球合作。应尊重和维护世界文明的多样性和发展模式的多样化。各国历史背景、文化传统、社会政治制度、价值观念和发展道路的差异不应成为干涉别国内政的借口。应在相互尊重和包容中开展文明对话与经验交流,相互借鉴,取长补短,以求共同进步。应加强人文交流以建立国家间友好信任的关系。

  九、双方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建立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型安全架构。此架构应以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为政治基础,以互利合作和共同繁荣为经济基础,并应建立在尊重各国平等安全权利的基础上。平等对话、协商和谈判应成为解决矛盾和维护和平的手段。

  双方支持维护和巩固全球战略稳定以及军控、裁军与防扩散法律体系和多边进程。双方主张尽快促成《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生效,努力推动加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等军控、防扩散条约的普遍性和有效性。双方呼吁和平利用外空,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为此应制定相关的国际法律文件。

  双方认为,面对新威胁和新挑战,必须进一步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以及相关材料的扩散。双方决心为此在相关国际组织和论坛框架内紧密合作,同时与其他国家扩大协作。应在国际法框架内,通过政治、外交和国际合作解决扩散问题。

  双方将促进落实以《联合国宪章》和其他相关国际法准则为基础,在联合国主导下,建立应对新威胁和挑战的全球系统的倡议。应在新的安全架构内,加强国际合作、共同探索切断恐怖主义资金来源和社会根基的途径,根除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思想,即暴力、种族、民族和宗教仇恨等思潮。在此问题上不应采用双重标准。国际社会所有成员应坚决谴责恐怖分子和恐怖组织对人权的粗暴侵犯。必须防止恐怖主义组织获取、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

  十、区域一体化是当前国际形势发展的重要特征。双方指出,建立在地区开放、平等合作和不针对其他国家基础上的多边区域组织在国际新秩序形成过程中发挥着积极作用。在经济领域,地区倡议应促进贸易共同体更加开放和富有成效。在地区安全领域,建立兼顾各参与方利益的、开放的、不针对其他国家的安全合作机制具有根本性意义。双方支持各地区一体化组织建立横向联系,营造互信、合作氛围。

  十一、中俄新型国家关系正为建立国际新秩序作出重大贡献。中俄关系的实践印证了本声明所述原则的生命力,同时表明,在此基础上可以有效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解决各种问题。

  两国决心与其他有关国家共同不懈努力,建设发展与和谐的世界,成为安全的世界体系中重要的建设性力量。

  十二、建立合理和公正的21世纪国际秩序是一个不断寻求各方都可接受的立场和决定的过程。只有在国际社会所有成员都赞同其宗旨和准则的情况下,国际新秩序才真正具有普遍性。

  双方呼吁世界各国就建立21世纪国际秩序问题开展广泛对话。世界的未来、人类进步及应对挑战与威胁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一对话的结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主席 总统

  胡锦涛 弗拉基米尔·普京

  二00五年七月一日于莫斯科

2005年07月02日

针对曾荫权在毫无竞争对手情况下自动当选,今天的香港《太阳报》发表文章写道:“这一结果是许多人希望看到的,也是许多人所不希望看到的。希望看到的人声称是为了香港利益,反对的人所引述的理由也是为了香港利益。这就提出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才是香港的利益?港人、北京和国际社会分别理解的香港利益,到底有没有出入之处?

“一个浅显的道理是:一个称职的香港特首必须照顾好三方面的关系,即香港社会、中央政府和国际社会。过去董建华就是只是满足了一部分,而非三方而导致民怨沸腾;同样,另一个政治人物陈方安生可能也只是代表了某一部分的利益和声音。因此可以想见,曾荫权未来必然呈现一个模糊的形象;这种模糊,可能为他带来好处,也可能使他成为各方共同的敌人。”

      文章写道:“正因如此,北京对曾荫权的支持须适度和得体,以便为未来的种种模糊空间留下余地。象此次这样高调挺曾一如几年前高调挺董,实际上将使自己陷于自己一个十分被动的局面。回到开头的问题:香港的利益到底是什么?这一方面是北京希望看到的稳定和繁荣,同时也是国际社会希望看到的法治和自由得到维持。平衡兼顾上述利益,使香港在稳定的同时不至于丧失其原有的成功因素,同时又在策略上对曾荫权未来的执政留有一手,这无论从理念还是从权谋策略上,都将是高着。”

2005年06月30日
1.定州“6.11”袭击事件绳油村现场?

 

可怜的绳油村民,可恨的腐败官员,可敬的尚在坚持正义的中国新闻人!
  
  
   定州“6.11”袭击事件采访日记
  
   (一)、绳油村现场
  
   6月12日下午两点,当我迈过那条两米多宽的沟渠,踏上这块荒地时,见到一片片的血凝在地上,周围散布着血衣、钩刀、小推车式的灭火器,还有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的“手枪”和“子弹”,我想象不出,昨日凌晨这里究竟经历了怎样一个过程,确切说,当时我仍然不愿用眼前的这一切来印证报料人所说的袭击事件。
   但我已感觉到问题的复杂。
   在这块约有2万平方米的荒地上,散落着上百个地窖,地窖上面用塑料布搭起了棚子,里面架着木板,放着被子,一边还支起了锅。
   在远处,几十名农民或蹲或坐在几个大帐篷下面,有妇女、老人和孩子,我看到他们全都盯着我,用一种陌生和不屑的眼神。
   出乎我的意料。我说明来意,没人愿意和我说些什么。
   他们说,以前来了一拨又一拨的记者,就是昨天刚打完时还来了好几个,“我们一遍遍的说,嘴皮子都磨破了,到现在还没有见到屁大的一个字登出来。”
   他们很激动。我想首先需要建立起信任来,“请你们最后再讲一遍,再磨一次嘴皮子,如果这次我报道不出来,你们以后也别再磨嘴皮子了。”
   这个时候,两名妇女哭了,她们说,同志,我们心里难受,我们家属死的死伤的伤,每多说一次就多难受一次。我说我理解你们,看到这样的场面,我也很难过。
   乡亲们开始围过来,复述着6月11日凌晨四点半发生的那场袭击事件。
   从他们的讲话中,我知道,这块地已被定州电厂征用,他们认为补偿标准过低和征地操作程序不透明,为此多次上访未果,便搭建窝棚阻拦施工,因此也和施工方以及官方多次发生冲突,而6月11日,约300多名不明身份的人向他们发动了袭击。
   村民们说,当日凌晨四点半,他们正在熟睡中,突然听到了跑步声和喊叫声,起来一看,几百名身穿迷彩服头戴安全帽的青壮年向他们冲过来,来人先开枪打死了一人,后面的人举着两三米长的钩刀乱砍,村民们便拿锄头等工具还击,因为工具较短够不上对方,他们说他们只能跑,后面的人一边追一边砍和砸。
   花了3个多小时将情况了解清楚后,一位村民把我拉到一旁,说我这有张光盘,是那天的录像,从来没给过别人,我相信你,给你一份。这位村民说,袭击持续了约一个小时,他只在最后录了三分钟,便被对方发现,来人砍断了他的胳膊,并在他屁股上扎了几刀,两个年轻的村民架着他一口气跑了两公里,才保住了光盘和一条命。
   将光盘揣好。我来到关押朱小瑞的地窖,此前的4月21日凌晨两点半,曾有20余人向村民袭击,朱小瑞就是其中一人,当日被村民抓住关押。
   朱说,他在北京做服务生,是一名叫“强子”的喊他来的,一同来的,他认识几个,都是些小混混。
   我拨通了他提供的安徽老家电话,一名妇女开始说是朱家的亲戚,我说我是朱小瑞的朋友,找他有急事,老人家才说是朱的母亲,让我见到朱以后一定让他给家里挂个电话。
   我将电话递给朱小瑞,朱说不想和他妈妈说话,让我转告他母亲注意身体。
   在这个时候,有村民说,我乘坐的出租车被几辆小车给围了起来,一旁的司机愣住了,焦急的看着我,我掏了50块钱给司机,让他注意安全。
   也就在这时,约20多名警察和官员走了过来,我戴上村民给的草帽,摸了摸怀里的光盘,坐上一位乡亲的摩托车,沿着一条小路,走开了。
   在车上,我向头汇报了情况。
  
   (二)、医院中“被抓”
  
   近六点,我赶到城内,在定州市政府旁边和报料人晓东(因不方便透露他的情况,采用化名),简单沟通情况后,我紧急赶往定州人民医院。
   在医院八楼,我见到了照顾病人的绳油村的乡亲们,但他们仍然不信我,我掏出记者证,他们看了多遍,并电话联系了村里之后,正想带我到病房,一50来岁的男子把一位主事的老乡拉到一边,嘀咕了几句,当时我得心里非常着急,我想尽快采访完,赶到保定,将稿子发出去。
   5分钟后,这位乡亲回来了,带我往病房走,就在这时,四五名便衣走上来,对我吼着,“站住,你是干什么的,拿出你的证件来!”
   我说我是记者,你们是谁?请您先出示您的证件。
   另一位男子用他的皮夹指着我大声吼叫,“你给我老实点,拿出身份证来!”
   我继续说,“请您先亮明您的身份。”
   这时,其中一人掏出他的警察证,我拿出记者证给他们看,他们询问我几个人来的,我说一个,他们说接到报警有三四个假记者来采访,他们已楼上楼下的跑了好几圈,终于找到了。
   我说警官您说的不准确,您找假记者继续去找,我有我的证件,且是单位派我来采访的。
   有的警官在打着电话,有人要来拽我到派出所,这时,几名村民站在我的前面,“你们不能带走他!”也就是利用这个时候,我赶忙给头挂了电话,简单说了情况。
   双方僵持在楼道里。
   我溜进病房,看到几位村民躺在床上输液,有人被割破了肚子,有人的腿上打着石膏,一位村民说,他的家属的肠子流了出来,他看到肺叶在一张一合。
   之后,一位警官将我“请”出了病房,我说不要在这僵持了,我愿意跟你们走。几位村民坚持要跟着我,我说你们不用去,你们照顾病人要紧,最后还是有几人硬跟着我去了定州卫生派出所。
   在派出所,几位警官不给我做笔录,也不让我走,他们说已汇报了公安局长。
   等了半个来小时,我再次问几名警官说,我可以走了吗?他们说不行,共安局长已联系宣传部。
   又等了一会,还没见有人来,我心里非常着急。一位农民凑到我跟前说,我们对不起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将稿子发回去。我和警官说我这里有宣传部长任xx的电话,我拨通后,这位部长说马上就到。
   任赶到后,打量了我一番,说我想起来了,你是采访行政区划调整的那个记者。
   任先是给我讲了一通新闻纪律,接着说保定对此事很重视,成立了由政法委书记牵头的调查小组,不经调查小组领导同意不能采访报道。我说,任部长,我只负责采访,能不能发由我们领导说了算。
   之后,我问他可以走了吗?任说,你跟我走吧,安排你吃饭去。
   上了任的专车,见我执意不吃饭,任让司机先送他回市政府开市委常委会议,让司机送我到火车站。
   买票后,看到车站广场院处停着两辆警车,见门口总是有人在盯着我,我就提前进了站。
   过地下通道,来到对面,跟领导再次通了电话,头说,那个报料人看到你被公安带走了,往报社打了很多电话,让我注意安全。
   约10分钟后,一辆警车开进站,我躲在一间小房子后面观察,两名警察走下车走到检票口,好像开始检查证件。
   说实话,当时我很害怕,怕耽搁了报道,然后自己安慰着自己,想着也许是巧合,警车不是针对我来的,但心里直盼望着火车快点到。
   晚8点10分左右,火车进站。我从小房子后面钻出来跳上了火车,在火车上,我写了初稿,因为我的手提坏了,车上便打电话给多名在保定的同学和朋友,一定帮我找到带USB接口系统2000以上的电脑,保证我能讲图片和稿子发回去。
  
   (三)、保定传稿
  
  
   晚9点20分,我到了保定朋友A的住所,见我提了个破草帽,她非常惊讶。在她的电脑上,我看到那张三分钟的光盘上所记录的“6.11”袭击事件的一个片断。
   戴着安全帽身穿迷彩服的人手提钩刀和村民们打斗在一起,从录像上看,这些人朝着地窖砸去,有喊叫声,也有枪声,朋友说象电影上的军阀混战。
   我真的不相信这样的镜头会出现在现实生活中。
   之后,让另一位朋友帮助做了截屏处理。
   晚10点30分,一陌生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问我在哪旁边是否有人,我问他是谁,对方一直不语,只问我在什么地方,之后挂断了电话。我立即关了手机。
   我顿时警觉起来,再次给领导挂了电话,他说,只要把稿子和图片传回去,你就是安全的。
   约11点,将稿子和图片拷到U盘,换了一身衣服,和朋友B一同赶到一朋友D处,朋友C早已等候在那里,之所以提到这么多人,确实因为没有他们的帮忙并经历了一个复杂的过程,就不会有我后面的报道,当然他们之后和我一起提心吊胆,对此,我很感激他们。
   约12点,所有的图片和稿子传回了北京,我是由衷的高兴,这时,才注意到,我全身的衣服均已湿透。
   送一名朋友回去的路上,看到安静的马路上,一对老人正打扫着他们的小吃摊,才想起原来自己还没吃晚饭,老婆儿说就剩两个鸡蛋灌饼了,朋友B给全买了下来,几口就吃掉了一张,虽然这里的一张相当于北京的三张大,确实饿了。
   在路上,这位朋友问我这么辛苦冒这么大的风险,能挣几个钱?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只把我的心里话告诉了她,我说我真的没想到要挣几个钱,我只想把这件事报道出去,让人们知道,在这里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其实也在内心反问自己,如果提前告诉我让我经历这样一个过程可以挣到多少多少钱,我是否还会来?
   回到朋友B住处,仍在惊魂中,两小时后才入睡。
  

 


  (四)“挨骂”和定州市委书记的被免职
  
   第二日9点半,醒来,打开手机。
   便传来那位定州市宣传部任xx打来的电话。他将我大骂一顿,说我是最没有职业道德的记者,说因为我的报道,罪犯们都跑了,说我给基层惹了多大的乱子,造成了多么坏的影响,问我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吗?
   我反问这位任姓官员,定州的安定团结局面被破坏是因为我的报道还是因为“6.11”袭击事件,是不是我不报道罪犯就都能抓住了,而之前为何村民关押了一名袭击人员50来天,也没有公安去做过口供?我说我对不对得起党和人民,由党和人民说了算。
   这位任姓官员骂我没有良心,说不该救我,先让公安关我三天就对了,我问他您凭什么关我三天?他不语,我不愿和他纠缠,挂断了电话。
   这一日,包括王克勤、南方周末的孙亚菲和央视、三联、新民周刊等多名记者与我取得了联系,均表示要来采访。
   下午4点,定州报料人赶赴保定,他告诉我,定州有关方面正在找我要回光盘。在保定,他又给了我两张光盘,是定州市委市政府在2004年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全程录像和定州电视台对绳油村事件的报道,录像资料显示,绳油村和当地政府之间为征地问题进行了曲折的对抗,也曾多次发生暴力事件。
   傍晚7时,在保定宾馆附近,我将手头的光盘拷给了南方周末的孙亚菲,他们连夜赶往定州。
   随后,在一家网吧,我写了一篇追踪稿件。
   约在晚上11点钟,王克勤给我短信,说他正在绳油村外,村口到处是警察,他进不到村里,让我介绍几名村民帮他领进村。
   这让我着实见识了中国第一揭黑记者的敬业精神,我赶忙将报料人和几名村民的电话发给老王。
   约晚上12点钟,我得到消息,定州市委书记和市长被免职,立即将这一消息向领导作了汇报。
   之后,我发动了所有的关系,将睡梦中的同学家人喊醒,求证了这一消息,大家都说在晚10点的定州电视台新闻中看到了这则消息,说河北省委保定市委决定免去定州市委书记、市长的职务,新任市长并到医院看望了受伤村民。
   同样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没想到这一免职来得这么快。
  
   (五)录像送往中办国办和再赴定州
  
   另一件事情是,6月13日,新华社内参部和新华社河北分社马继前分别和我取得了联系,新华社安排马到我这取录像,送到中办和国办。
   按照约定,6月14日一大早,我早早刻录了一份。约9点30分,小马赶到保定,我们没有多言,将光盘交给他之后,他朝北赶往北京,我朝南去了定州。
   中午再次赶往定州,找了一辆没有标志的黑出租赶赴绳油村。各个路口上都是警察,司机说你放心,我既然敢开这车,我就保证能把你送到,一路上他被检查了多次,我就躺在车里睡觉。
   在临近绳油村时,我下了车,每条路口都是警车和汽车,我从麦地里的一条小路步行到绳油村。村民见到是我,都上前与我握手。很多人都说代表2000多乡亲如何如何,我说你们更要相信你们新上任的市委书记和市长,一定能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在村民老牛家里,村民又给我一些电厂和政府发的材料,也见到了邢会强等多名此前被判刑的村民。
   村民们说,他们不相信政府,问我该怎么办?
   我说你们应该先释放朱小瑞,而且往后千万不能有过激的行为,有什么要求可以和政府的人谈。他们说也是这么想的,但群众的情绪太高,不单单是因为这次袭击事件死伤50多人,还因为以前的积怨太深。
   在6月14日,新任市委书记刘宝玲带着四套班子官员去村里看望村民,一名乡干部不知说了一句什么话,几名死者家属上前抽了该干部几个嘴巴,村民们说,如果谁谁谁来也要抽。
   村民们说不懂文化知识,但是好坏话还能听出来,很多村民讲到原市委书记和风到征地现场,村民们给和风下跪后,和说“少来这一套,我见得多了。”随后村民们起来大骂这位书记。村民们说其实他们要求的并不高,有时候就是个态度。
   在村里采访完,在回定州市之前,村民们知道我想采访新任市委书记刘宝玲,希望我将他们的意思转达给这位新书记,说他们相信刘书记。
   在定州市,我和刘宝玲以及另一名副书记取得了联系。因两位比较忙,让我联系宣传部任,由任来安排。
   我便再次拨通任xx的电话,他又将我大骂了一顿,又提到不该救我,双方又理论了半天,进一步的采访请求自然被拒绝,他说《新京报》是没有原则的街头小报,并要和我们领导理论,我便将领导的电话给了任。
   之后听领导说,在电话中,他和任也大吵了一架,任告诉领导我是假冒《保定日报》的名义采访才被抓的,就在这时,南方周末孙亚非也发来信息说,她采访遭拒,任也跟她说我是在医院采访护士假冒《保定日报》记者,还有一同行告诉我,任几乎跟每个去采访的记者都说我假冒《保定日报》记者,是最没有职业道德的记者。
   这让我非常恼火,做记者已有几载,自感坦坦荡荡,从未假冒其它任何媒体,我也始终认为做好记者必须先做好一个人,我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污辱。
   我立马拨通任的电话,我说,请问我何时假冒《保定日报》记者了?您来造我的谣到底想干什么?任不搭理我的话茬,说我是违规报道,便挂断了电话。随后再次拨通刘宝玲电话,刘说可能是谣传,说任和我沟通不够,感谢我们的报道,让我该如何报道就如何报道。
   这一日,还接到了新华社内参部打来的电话,说录像已收到,让我放心。
   晚23时,也收到小马短信,他说已回石家庄,录像资料也已送交国办和中办,并且中央领导针对此事件已有批复,因为纪律不便向我透露。
  
   (六)线索的扩大和采访的中止
  
   6月15日,定州“6.11”袭击事件进入第五天,我们的报道也进入第三天。
   这一天,我将绳油村事件以及此前征地纠纷等梳理一遍。按照领导的安排,准备暂缓定州袭击案的报道,赴河南做吕德彬案。
   编辑王秦发来短信,说“好可惜”。后因禁令,河南未去成,便决定在河北再待两天,以观时局。并准备沿着谁是凶手的方向去追问。
   6月16日,通过进一步的走访,我了解到当日袭击人员乘坐的一辆客车和一辆小轿车的车牌号,均为保定牌照。
   在网上查到小轿车在两年内曾违章20余次,均在保定市,但没有关于大客车的违章记录。当地上午,驱车赶往保定车管所,未能查到两车的信息。在走出车管所门口时,我看到了停在门口的多辆出租车,我心里想,车管所在市外,这些出租车经常停在这里蹲活,肯定和里面的工作人员熟识。
   于是,后来,经过这样那样一番努力,付出了某些代价,一名出租车司机终于将两辆车的简单信息给了我。
   如获至宝。
   下午,我去往客车所有单位保定运输集团五公司,在转遍了停车场之后,也没有发现那辆客车,便到生产科询问,得知五公司和九公司原为一家,在2000年分家,而该辆客车的登记信息是1999年。
   随后便直奔九公司。
   第一眼便看到了那辆48人座的安凯豪华客车,一名负责人说当日共出租了5辆这样的汽车。
   之后,又走访九公司本部和汽车站以及汽车站派出所,采访进一步突破。
   6月17日上午,再次到达保定汽车南站,了解到一名叫“赵x”的年轻人通过多番周折联系到该站欲租车,该站后转到九公司,据其介绍,“赵x”在保定曾开办一“xx大酒店”和一修理厂,针对另一小轿车,我也在保定展开多方打探,并调查出承揽电厂灰场的施工方地址等情况以及小轿车和工程承揽方之间的关系,正当进一步采访调查时,禁令下达。我的采访也终止。
   随后发短信给王克勤询问他的情况,他只发来了四个字“共同默哀”,第二日老王再次发来一短信,“老弟,你救了绳油的乡亲们,好样的,老哥在你方便时请你吃饭,老王。”
   我从内心感谢老王的鼓励,和对我善意的夸大,甚至我更希望是一种误解,因为到现在为止,我觉得自己只是客观的报道了这一突发事件,而拯救绳油村的乡亲们需要靠政府和他们自己。
   6月18日,新华网消息,定州绳油村袭击案件侦破取得进展,系工程承包方策划组织。
   我们对定州绳油村事件的报道也告一段落,自采报道共计五篇,也希望绳油村事件早日得到解决。
   2005年6月19日 于河北

2005年06月27日

 2005年春节前后,我参加 白南生教授组织的农村调查,追访十年前访问过的300位进城打工农民。在四川渠县的三个村庄,我访问了17户人家。问卷上有近百个问题,其中一个是:你认为自己是乡下人还是城里人?是农民还是工人?
  结果,无论是建筑小工,还是外资工厂的中层管理人员,无论是牙医,还是小老板,他们的回答都是斩钉截铁的几个字:我是农民,乡下人。
  这是一个让我困惑的回答。我追问每一个访谈对象:十多年来,你生活在城里,工作在城里,靠务工或做生意养家糊口,脱离了土地,甚至根本就不会干农活,你凭什么说自己是农民?就凭户口本上那张纸?
  一位在成都当油漆工的小伙子答道,我是在城市工作生活,但我随时可能失去工作,那时我就要回家种地。我问:城里人也可能失业,那么多人下岗了,你和他们有什么不同?他说,那可不一样。城里人有房子,开销不大,失业了心里也不慌。我们在城里没活干了,整天花钱不挣钱,就得赶紧回来。
  实际上,我的访谈对象并不死抠户口本。我们访问了一个紧邻小镇的村子,其中有一个村民小组已经并入街道居委会,所有村民都转为城镇户口。但我访问的户口意义上的城镇人依然说自己是农民。这位在一家深圳公司跟单的基层管理人员,操着一口广味的普通话,给出了和那位油漆工一样的理由:我没有工作就要回家种田,老板不要我了也不算下岗。
  顺着他们的思路想下去,假如他们在城里有了自己的住房,或者失业后也算下岗,因而得到救济,他们似乎就会认为自己是城里人,就会认为自己是工人而不再是农民。但这种说法也有问题:城里人未必都有自己的住房,下岗后也未必都能得到救济。他们的本意似乎是强调一道底线:你是谁,取决于你能以什么身份安度人生。如果要成为城里人,那么,即使遇到一时困难,也必须有能力在城市中生活下去。在城市工作的总收入应该大于或等于在城市生活的总支出。
  追到这一步,我忽然冒出一个猜想:说不定这是一道关于身份认同的条件的公式,即:城市收入城市支出。一旦条件成熟了,这道公式成立了,农民的身份认同就会转变为城市身份认同。当然,所谓收入和支出应该覆盖整个人生,收入应该指人生总收入,支出应该指人生总支出,包括建立家庭、生儿育女和养老送终等等。
  在这个意义上,有城市住房意味着日常开支的下降,有失业救济意味着收入增加。收入增加这边还可以包括工资提高、就业机会增加、个人素质提升、社会支持网络建立等项内容。支出下降这边可以包括城市学校借读费降低、医疗费用下降、城市棚户区或曰贫民区的合法化等项内容。
  从我访问的样本来看,这道关系式很难做平。更准确地说,在我负责的一次对村干部的访谈中,在过去十多年里,这个村只有4%的人家可以做平,他们或多或少发了财,已经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城里人,不会再回农村续走人生之路了。至于绝大多数人,进城打工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人生的根子仍然扎在农村,他们身份认同也死死贴住农民。对他们来说,用城市打工收入支持他们在城里安家、买房、供孩子读书,同时给自己留下养老金,简直就是一个神话。
  其实,深入追究下去,这些人对农民身份的认同也是一种错觉。在当代四川农村,如果没有进城打工的收入,农村收入真能支撑农村生活的开支吗?即使一部分人目前可以,一旦进城打工者大批归来,就凭人均六七分的那点田地,连糊口都难,更别提盖房结婚和送子读书了。
  传统的农村收入农村支出已经无法成立,现代化的城市收入城市支出尚未成立,只有目前的城市收入农村支出可以成立。于是,这些人就获得了一种独特的身份,农民不是农民,工人不是工人。他们的两栖生活恐怕是历史注定的。我不知道这段历史将持续多久,不知道会不会固定下来,形成一个像两栖动物那样的新物种。从四川调查的情况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至今,将近一代人的时间过去了,当年的中青年已经步入中老年。四五十岁以上的人开始退回农村,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又踏上了前辈走过的路。一代过去,一代又来,两栖状态依然存在。
  如何准确命名这种两栖身份?周朝有所谓,汉朝有所谓流庸,唐朝有所谓雁户,这些称谓都不如当代的农民工准确,尽管农民工听起来不伦不类,自相矛盾。语言的矛盾是现实矛盾的反映,恐怕无法靠语言技巧解决。
  根据身份认同的公式,城乡身份的大规模转化其实是可以计算和预测的。只要计算出农民工的平均收入及其变化趋势,再计算出城市生活的人生总开支的底线及其变化趋势,我们就可以预测农民将在什么时候并以多大规模转化为城镇人口。
  在想象这种转化所牵涉的各种因素的时候,我特别强烈地感到,城市的棚户区能否合法存在,对转化进程影响极大。棚户区是踏入城市的最低台阶,是一个过渡地带,它的存在可以使农民工节省大笔路费和农村建房费,并逐渐形成自己的社会支持网络。可是按照目前的政策,即使农民自发创造出棚户区,例如北京的浙江村或新疆村,也难免遭到政府部门的扫荡。消灭棚户区固然有利于城市居民,维护城市生活质量,但是其代价却完全由农民承担。我在农村见到许多空荡荡的新房,花两三万元建成,作为结婚实力的证明和未来养老的保险,这些房屋的主人却年复一年地挤在城市建筑工地的工棚里,或者另外付给城里人一笔房租。闲置的房屋吞噬了上千万人多年积攒起来的血汗。这种遍及全国的资源浪费,就是农民为城市利益付出的代价。这笔钱本来可以成为城市建设至少是棚户区改良的动力。
  另外一个因素是农村九年制义务教育。这笔名义上无须支付的开支,实际上吞噬了农民工的大半剩余。这意味着农民工真实收入的下降或积累的减少,从另一面削弱了他们在城市生活下去的能力。
  还有一个因素,涉及到敏感的工会组织问题。在我的访问对象里,有两位参加过罢工,一次成功,一次失败。罢工的目标都是提高加班工资,减少加班时间。他们的劳动时间平均每天十一二个小时,每个月休息一两天甚至全无休息。这样的生活让人无法尽父母之责,更不敢有在城市养儿育女的奢望。对中国农民工来说,188651美国芝加哥工人大罢工所争取的8小时工作制,还是一个遥远的梦想。在我访问的两个案例中,带头闹事的工人都被开除了。早期美国的罢工组织者也是这样的。美国工人的对策是成立自己的工会组织,被开除的工人领袖干脆以此为业,工人运动因而前赴后继。但在当代中国,这是更加遥远的梦想。于是,罢工的组织风险很高,罢工自然减少,农民工在劳动时间和工资水平方面也缺乏谈判的实力和手段。在身份转化公式里,这意味着农民工的缺乏社会支持网络,就业不稳定,收入难以提高,城市难以成为安身立命之地。
  假如上述因素向有利于农民工的方向转化了,我们就有理由预测,农民工变成城里人的临界点越来越近。那时候,农民工集团将根据收支水平分为几个梯队,大规模的身份转化将在中国的大小城镇中梯次行进。于是,有那么一天,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就可以斩钉截铁地宣称:我是工人,是城里人。
  那将是中国社会转型成功的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