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9月12日

8月31日下午6点乘坐Z9从北京到杭州,第一次坐软卧,下铺的两位北京大婶极尽YY和JY之能事,无语,只好很早就睡着了。
9月1日早上五点就醒来。下床,洗漱,惊醒一只野鹭——不小心把戒备心重的1号北京大婶给弄醒了,遂

在洗漱后重新躺到铺上。隔壁的小孩过来骚扰,被1号北京大婶数落,9岁的杭州小孩不理,遂将数落升格

为责骂。小孩仍旧不理,小孩妈妈起床,坐到卧铺厢门口,1号遂放弃硬性进攻策略,拿出水果欲将小孩

买出去。但是小孩丝毫不为所诱,爬到我的床上来了。看来还是我的床诱惑大。
我认真地向小孩打听杭州好吃的和好玩的,小孩也就是知道西湖钱塘江而已,至于好吃的,小孩认为最好

吃的就是肯德基,比肯德基差一点的就是麦当劳,至于别的吃的在这两大王者面前都不值一提了。
7点多到杭州,出站,打车到新世纪大酒店。同学已经等好在此。洗澡,吃早饭,游西湖,一整天。
杭州女子肤色多白嫩细腻,虽然我未戴眼睛,但还是认为有诸多可观美景。但同学戴着眼睛对此并不苟同


中午赶到雷锋塔,修一电梯直通塔顶,背景音乐为某电视剧主题音乐,本觉得这40元花得不值,但是转念

一想,这毕竞也可以成为以后谈资中关于搞笑的旅游景点的宝贵回忆,遂心满意足看完了景观。同学对塔

内浮雕(疑为木雕,实为塑料雕)极为推崇,并问及鲁迅先生为什么对雷锋塔的倒掉唏嘘,俺答曰:因为

老百姓太迷信,把雷锋塔的砖给搬家里去了。
走出雷锋塔已是下午时分,同学提议打车去张生记吃饭,我建议就近。循着地图找西湖边的红泥沙锅。未

果。一街边妇人,头戴帽子手拿雨伞,对着我俩说:要去市区的话得去对面坐车。然后就开始盘问我俩在

干啥想干啥,对我俩的决定非常不满,表示杭州的龙井村实在是好去处,不去我俩会遗憾的。本来对此妇

人的话还觉得有真诚之感,但看到她对龙井村的强烈冲动就让人起了疑心。遂决定坚持自己。走了没几步

,遇到另一戴帽妇人,同样是从“要去市区的话得去对面坐车,你要去哪里呀”开始,向我们兜售杭州的

丝绸博物馆。不敢久缠于她,匆匆作别。见路边有饭店一,大喜。进入,点菜,洗手,吃饭。菜贵而难吃

,奈何我俩委实饿得厉害,BLABLA一通也吃得差不多了。
下午继续游西湖,人造的历史景观层出不穷,这才知道雷锋塔已经算不得什么了。看来那40元正在贬值。
晚上同学要求去仿古街,吴山广场的那条。仿古的建筑,仿古的买卖,不过人心不古。到处是讹人的小贩

,见了老外都是心狠手辣的买卖。在仿古街的状元楼用了晚膳,尝了几道特色的杭州菜,顺便吃了点炒田

螺,让我有回乡之感。
晚上回酒店,洗漱,睡觉。

9月2日,同学此行的重头戏出场。此行他要来杭州招才揽贤,本来计划我一个人游杭州的行程也因为衣食

无着而放弃,遂背上背包随他去了趟杭州市人才市场。人头攒动中,我仍旧没戴眼睛,风景仍旧不错,同

学仍旧批评我没有品位,当然,贤才也未能得手。遂放弃,中午就去杭州火车站买好去苏州的车票。

下午,坐车去苏州。
杭州火车站设计得很傻,比著名的西客站还要傻,里面的设施、管理和服务与这个所谓的“世界休闲之都

”的定位实在是反差太大。对了,这个小城市正在筹备2006世界休闲博览会,整个城市无处不体现出维修

维新的和谐景象。
火车居然先到上海,这样的安排也成全了我两过上海而不入的美名。列车上兜售旅游服务的服务人员不停

地来回穿巡,我对于抱团旅游不太感冒,但是架不住来来往往的广告者,遂借来一张苏州地图细细勘查,

居然发现同学订的旅馆太不方便,于是在火车上取消原预订,重新预订了一个酒店。
在苏州依然住在那个石路步行街的“新世纪大酒店”。同学对于这个酒店里的豪标非常不满,认为同样的

价格,苏州新世纪比杭州新世纪相差很远。我想这也许就是苏州和杭州的距离吧。
晚上逛步行街。同学北方人氏,对于步行街上壮观的喷泉啧啧称奇。在下虽然出身江南,但对于如此每秒

和夸张的喷泉也是颇感意外。
看电视综艺节目了解和学会了几种赌博的方式,穷极无聊。
9月3日上午,再次陪同学前往苏州人才市场选贤。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蹭吃蹭喝岂能不付出劳动?遂陪

同前往著名的开发区接受了苏州市民广泛而一致的鄙视。在同学的企盼中,人才市场提供的盒饭被送到我

们手上。遂吃完盒饭离开这个让同学倍感伤心的地方,前往心仪已久的拙政园。
值得一提的是,某位仁兄手拿的简历打印的字居然是蓝色的,俺脱口而出:诶,他的字怎么是蓝色的?结

果被同学鄙夷甚久,让我清白尽失。
拙政园居然门票费70元,让人感叹苏州的发展速度。据说定时提供免费讲解,我于是跟着一免费讲解员,

为了让这70元保值增值,我不断地向讲解员提出简单幼稚的问题供她思考在讲解员的带领下游览一遍以后

我又要求再游一遍,并在转悠在各个隐秘的去处。不过苏州的蚊子很是争气,居然一个也没看上我,而同

学被叮得吃不消,我也只有委屈地陪同离开。
苏州的某个出租汽车司机非常之无耻,带领我们居然绕了一大圈路。同时苏州破旧的老城区倒是颇具审美

上的纯粹性。保存与开发的矛盾仍然困扰着苏州市政府,最近几年苏州的官员颇得上级部门得重视,但是

在下以为解决了这个问题的官员才是好官。毕竞那些破旧的危房现在牵动的是几方的利益:租房者——往

往是城市里闯入的陌生人、弱势,房主——坐收租金而无动机维修,市政府——一堆危房牵动的是和谐社

会的神经,纳税人——自己税金又如何能被拿去给别人修房子,更何况这些房主绝非弱势。在这样的利益

博弈中政府如何行为来改善城市的居住环境又不破坏城市的历史感和美感,而且不打破利益均衡的格局,

这才是考验干部的好题目。
晚上在苏州吃饭,同学与我对于选择吃处非常为难,最后走到一家川菜馆下我们火辣辣地吃了一顿川菜。
苏州人的皮肤依然很好,据戴了眼睛的同学表示,美女的质量比杭州高了不止一个档次。瘦子多胖子少,

矮子多高个少。晚上吃饭遇到几个高个,但仔细听口音,疑似东北人在苏州。
9月4日上午同学在酒店面试(or鄙视?)一位有意者。我出去逛街两圈,并与楼下商场里买澄泥雕塑的MM

搭讪并熟络起来。
中午吃完午饭去同学心仪已久的寒山寺。但临到寒山寺,在车夫的建议下改行寒山寺门口的枫桥景区。门

票颇为厚道,只25元。但进去以后方知,这个地方卖25元也是贵了。虽然地方不小,但有价值的东西很少

。京杭大运河上的来往船只发出的声音让我在这个萧瑟的秋日下午感受到了几许生机。
枫桥景区的看点当然是张继的夜泊枫桥,但是没想到这个俗套的景区居然把毛宁同志也放入了宣传材料里

,让此二者在时空中遥相呼应,殊不知这般低俗给这个景区降格不少。
出了景区陪同学买纪念品,同学经历甚少,我便权且还价,结果被店老板鄙视。
出来坐车回酒店,晚饭在韩国烧烤店自己吃了自己烤的猪肉和羊肉。
晚上回酒店和同学继续喝酒,并聊及更加无聊的话题。睡觉,第二天起床,回杭州。
9月5日下午到杭州,回新世纪大酒店。晚上同学约见了已在杭州乐业的陈师兄,聊天,约定次日晚上宴请

我们二位。
6日在我的要求下我们去了乌镇。9点去汽车东站买票,结果11点半方能上车,我们只能在动站转悠,发线

这个汽车动站俨然一个红灯区。我第一次看到坐在酒店门口的揽客小姐,姿色颇不错。
下午一点方到乌镇。汽车站根本找不到梦中的景致,这个小镇初看起来和南方或者北方的任何一个小镇一

样。一个三轮车夫殷勤地拉客做起了广告,样子颇为真诚。我相信了他,让他带我去老城区,结果他瞎乱

弄一通非得要带领我们参观游览,并表示给我们讲解20元/小时。我喜欢自己看风景,尤其是水乡古镇的

景致,在这样一个秋日的下午,自己看就足矣。再说它也不像其他人文景观那样需要讲解,即使需要讲解

我也料定这个外地的车夫也未必能比我多知道多少。遂拒绝了他的要求。结果,他瞎捣弄一通把我们带到

了小镇的边上就走了。后来一个卖纪念品的丫头向我们透了个实情:据说再往下走就是乡村了。于是我们

只得折回。
这番的曲折经历让同学脸上露出愠色。说来乌镇是我,买票要等车是因为我,现在被骗、走弯路还是因为

我,而且饥肠辘辘的,我只能对他说:走出去咱们就吃午饭。
走到了西大街,乌镇开发的景点都在这边。在景点外的馆子里吃了顿午饭,这是此行吃过的最难吃的午饭

,任是饥饿难耐,我俩还是剩下了一多半食物。
乌镇门票60元,在通往景区的各个路口都有人把守。浙江的旅游景点基本上都有一个优点:安全。值守的

人到处都能见到。水乡古镇的韵尾是走近了才看得到的。这个小镇子出了矛盾这样得作家,让这个镇子里

的颇感与有荣焉。同时还出了个当代的钱币专家,居然因为他而办了一个破烂的钱币展,展品颇让人不敢

恭维。而且展览的前端居然摆着一些中国名人辞典之类的辞书,显示此人之著名程度,实在有些小家子气

。展出的钱币除了一些抗战时期的纸币以外(配合抗战胜利60周年的活动,大概是),剩下的都是一些当

代的钱币了,比如小平诞辰多少周年毛公诞辰多少周年,甚至中国钱币协会多少年的纪念币都被摆出来了


乌镇的和谐和平静早就被逡巡的游人如我者打乱了。当地人的生活依然悠闲,但旅行的过客是无法走进他

们的世界感受出来的。水乡太窄太小,已经放不下这颗驿动的心了。一如那些包围着这个狭窄院子的现代

建筑,杂乱地陈列在它的周围。
从乌镇回到杭州已是8点多了。在等车期间我吃了4根蒙牛绿色心情,让心情也绿了起来。同学告诫我吃多

了影响生殖。我想反正今晚也不用播种,吃了也没事。
晚宴是师兄在杭州的知味居里设置的,这里的普通哈尔滨啤酒居然卖到11元/瓶,为什么这么离谱居然没

有物价部门出来管管?我有些愤愤然。
每个人喝了四瓶啤酒,我最后还被要求替师兄喝一杯。回到酒店陪同学坐了一会我就再次来到西湖边。据

说西湖不如雨西湖,雨西湖不如夜西湖。我第二天就得离杭回京,赶在前一晚上特意体会夜西湖的美。
夜色中的西湖就是一个安详地躺在那里的女子,姿态丰满,表情恬淡。我在走了一个小时后返回酒店,期

间因为走到一个没有灯光的地方崴了脚,回到酒店被同学鄙视。
第二天起来,继续瞎逛。在张小泉剪刀铺里买了把剪指甲的剪刀。于是,江南的行程就在我下午的火车中

圆满结束。我乘坐Z10列车于9月7日返回了北京。9月8日上午回到学校,注册,还书,还好,一切都没有

被耽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