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在最后还能称为年轻的日子里,我们还能相信爱情。至少迄今为止,我还认为爱一个人是美丽的,被爱同样美丽。

  我从来没有认真真实的感受过你,甚至臆想不到和你在一起存在于山岚与澈水之间的感觉。有时候想想,你总可以在某个地方坐下来和我倾诉,能和你在一起做这种并非虚幻只是遥远的恋人,很快乐就很满足。

  有时候觉得跟你一点前途都没有,有种饮鸩止渴的感觉,心情就会变成很深很深的蓝。我们一直是匆忙的,匆忙的像路边赶在冬天前绽放的花朵。我甚至想自己和你一起就只为了寻找熟知的那种简单快乐和默契。昨天傍晚的时候我站在路边等车,夏日最后带着太阳气味的风吹过,看见西边天上姹紫嫣红的晚霞,我特别想你,想和你一起分享我看到的感受到的世界的可爱。爱情对我来说,就是这种简单的浪漫,能看见你夕阳映衬的脸,能轻轻的抱住你,吻你,能让我感受到真实和温暖。纯净至此,我还要什么?虽然,我们从开始就注定擦肩而过,某年某月,你还是要嫁给你嫁的人,这种思念和爱不提也罢,但是迷途的爱情却在最没有浪漫的地方执著疯长。

  他乡漫长的有些过分的宁静让我好怀念北京。当冬季过后第一屡暖风吹来,后海里第一块冰融化,胡同里传出第一股炭裹着羊肉的香味儿。我自个儿坐在宣武门地铁出口的栏杆上,听铃铃的自行车的铃声,看西山下灰黄的北京城。身边漂亮的姑娘、卖羊肉串儿的师傅、溜旱冰的孩子、扭秧歌的老太太,像电影里一样在我身边转啊转。

  又是一个冬天来了,又能望见窗外彻净的雪,像自己煞白煞白的镜子中的脸。冬日弦声,再也不那么温柔,零下你的呓语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美。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