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5月29日

中移动收购Millicom,已成定局

TD 信,机会倍增

 

据最新的报道,中移动集团将以53亿美金收购移动电信运营商Millicom 75%的股权。收购后,中移动的业务将拓至拉美、非洲和中亚等地区,成为一家国际性的跨地域运营商。

其实,中移动此举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市场的空间的极大扩张,它另外一层含义在于很大程度上地降低了自己分获TD牌照的机会。此消彼长,TD花落中国电信的可能性大大增强,国产标准的牌照天平已经倒向了电信这边。

中移动的这次收购:

第一、   减持了自己手中过于丰沛的现金,能够降低部分专家非议的声音:移动资产在六大运营商中最为殷实,最有能力也应当承担起支持国产标准的重任。

第二、   实质性地迈出国际化的步伐,呈现给决策者和相关专家这样一个景象:移动作为国家唯一的已经国际化运营商,肩负着历史的重任,党中央和国务院各个部门应当从各个方面予以支持,其中的措施之一就是在本土采用国际化的WCDMA标准,以积累运营经验,进一步图谋更大的国际市场,不要忘了世界发放的3G牌照中,绝大部分是WCDMA的;降低风险,TD网络和另外网络相比,商用化至今因为产品的不成熟而没有起步,采用其寓藏着极大的风险;增强其实力,GSMGPRSWCDMA,平滑的演进将促使中移动平稳地发展,稳步地做大做强。根据零和,中国电信得到国产标准牌照光顾将变得非常可能。

第三、   业务地域分布极广,使得建设一张的洲际网络成为可能。Millicom的网络布及南亚、东南亚、南美、中美和非洲。建设一张基于WCDMA的洲际网络,才能做到低成本运营,才能为顾客提供高质量的服务。

 

并构接下来,Millicom将适当亏损,业务进展不顺利,以进一步彰显国家扶持中移动的必要性。这些应当都在预料之中。

在此,我要提醒的是:重仓持股中电信的投资者应当进行适当减持,以防范TD可能给中电信带来的风险。

    最后,补充一句,电信也存在翻牌的机会,只是可能性小些罢了。比如,前段时间风传的一个重组方案,其中中移动老总王建宙上调信产部当部长。我怀疑这个方案者的始作俑者来自中国电信,其用心可谓良苦:制造人事争端确实是中国常见的政治技巧之一。

2006年05月08日

    近段时间,有关TD网络即将达到的商用的说法又开始纷嚣至上,更有一些外行但对决策层有影响的专家宣称“使用TD,可以节约将近1/4的建网成本”。可笑之余,不免有些担心。

 

一、  TD何时商用 

        04年底,TD联盟宣称056月可以到商用要求;05年早期,联盟宣称05

06年初开始商用;现在,则宣称06年三季度可以规模应用。

    我不知道TD联盟的几名重要人物还准备哄骗国家和人民到什么时候。据我了

解,TD设备至今仍存在的不少问题:

1、基站。爱立信公司作为世界主流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之一,一直积极关注3G牌照的发放和TD技术的进展。前段时间,与爱立信中国公司一个工程师交流的时候,得到一个重要信息:目前TD的基站的重量严重超标,普通的楼房的顶层根本负荷不了。如果要规模部署,必须建立大量的铁塔。保定、厦门等这样的中小城市建设铁塔还凑合,在上海或者广州这样的寸土寸金、高楼密布的城市,谈何容易?

2、GSM/GPRS/WCDMACDMA2000的互连互通,无论是核心网络还是终端都存在很多问题。目前,几乎所有用户都使用GSMCDMA的服务,TD即使推出来,与大部分用户不能实现互连互通,还会有人用吗?

3、规模部署时,核心网络的不稳定问题。这个问题说了近一年多,但现在似乎还没能很好解决。

我只列举了其中的部分问题。我想,如果TD能在2007年年初达到基本的商用,就已经很不错了。

 二、TD的追赶速度

    现阶段,一部分专家在强调TD时,总是强调其在一段时间后,TD就能商用,就能其他标准已经具备的某个功能。实际上,有个基本的问题都没整明白:商用的标准因为其他两种技术在不断提高,不断变化,TD永远是个追赶者。说得简单点,WCDMA现在的下载速度是1.5M/s,于是TD宣称今年年底就能达到这个速度;结果到年底,WCDMA已经提高14.4M/sTD即使下载速度是1.5M/s,但比起14.4M/s,还得提鞋快追。商用的标准不断提高,这种追赶日子何时到头?究其原因,参与WCDMA的都是奋进的江湖大佬,家产殷实,个个又身怀绝技;而TD像是刚刚起身的丐帮,都是小兵小喽。解决之道也不是没有,邀请江湖富豪加入,好比丐帮中的净衣们。但前提是,污衣们必须要有宽广的胸襟,大搞封闭,肯定是不行的。

 

三、           运营商的担心

运营商们现在最怕是两类专家:一类是不懂电信技术空谈自主创新或爱国的专家,他们经常参加各种电信座谈会,到处发表文章,引用一些不知哪里来的数据,其结果是普通大众因此群情激昂,TD和自主创新与爱国结合越来越紧密,给决策者造成很大的压力:TD必须发给中移动或中电信,并单独组网,负责就是不爱国;另一种,就是懂技术但与TD勾搭太深、本应独立但已经失去独立性的专家,他们所在单位参与TD技术的测试或研究,并因此获得巨大利益。相比前者,我更担心后者,因为他们的建议是决策者的参考信息的主要来源。

两类专家,前者只考虑TD在某运营商身上试验成功会如何如何,不考虑失败的几率和失败后的惨况;后者,我不好意思说什么。

我提醒大家要注意的是:中移动正在实施“走出去”战略,出门打仗,后勤的稳定供给很重要,如果家里的日子发生突变,日见穷蹙,那在外边的人死得很惨;中电信20多万员工,后面更是家属无数,不要只为了几个字或一点小钱最后置20万人生计不顾。

 

四、           应该铭记这些专家们

一些专家的所作所为是我想起了去年广东兴宁煤矿事故。该煤矿被广东安全生产局叫停生产后(但该矿实际并未停止生产),该矿矿主请到一些全国有名的矿业专家,这些专家不下井调查就给出一份意见书。这份意见书认为该矿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结果这些专家中的部分人刚离开兴宁,该矿发生特大安全事故。于是还没离开的专家被国家安监部门留下来,组成专家组,参与事故原因的调查。事后有记者询问其中的部分专家时候,他们说自己仅仅是给个意见,不能代表什么。至今,我们也不知道这些专家受到处罚没有?受到何种处罚?

我说这件事的目的很明确,专家和学者应该对自己的所言所行负责,你们行动之前,应该调查清楚,再发表意见,尤其是那些对牌照发放有一定影响的。而我们普通大众很简单,我们应该铭记他们:那些人是支持TD给中电信或者其他运营商,那些人是反对TD的。加以时日,什么都会露出来的。

 

五、当务之急

大家都明白,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无论哪个运营商承担TD,相比选择其他两种标准的运营商,都承担着非常巨大的风险。同时市场上也传送着各种言语。所以当务之急,大唐和TD联盟应该定期全面真实地公开TD的状况和进度,包括商用程度和存在的问题等等,因为

第一、网络最终的承受者是运营商。运营商有必要知道情况以便灵活应对,尤其是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中移动和中联通在不断蚕食已有的用户,电信和网通是移动市场的新兵,要和兵强马壮的武功高手抢食剩下的“鸡肋”,难度可想而知。我更担心的是:电信和网通依靠固话和宽带,现在还有点力气,还能建设一张移动网;因为等待TD的成熟,到固话业务彻底死掉的时候,你再给牌照它们,它们也有心无力了,50余万兄弟姐妹只有喝西北风去。

第二、大唐是TD的提出者和主要参与者,大唐目前TD研发所需费用主要来源于国家投资(大唐其他业务现在基本没有收入),也就是纳税人的钱。所以作为纳税人,运营商和其他人士有权利知道自己纳税用到了什么地方,用得如何。大唐也有义务如实地公布研发的进展。

只有大唐和TD联盟科学地公布了整体状况,才能减少运营商80万人和其他关注中国电信运营商场的热心人士的担心,同时,社会上的各种谣言也会不攻自破。

 

老家煤矿又出事故了,而且这次伤亡人数超出以往!

我很少回家。实际上,虽然父母还住在老家,但我打心里不喜欢回去。因为大学读书离开后,每次回去碰不到什么好事。总之回去短住到离开,心里会抑郁,加之我又是注重乡情的人,而且这种心情还要花费一段时日才能减弱到忘记。

去年年底,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住了一个月,老家发生的一些变化更令我难忘。相比前几年,对现状不满的人增加太快,而且很多是怨言不少。

表弟前几年从一家重点大学毕业后回到老家电厂工作,电厂当时是我们那个中等城市效益最好的单位之一。但电力系统改革后,发电厂由于煤炭价格走高,上网电价又不动,电厂的效益不断走低。他很后悔,当初有去供电局的机会但电厂不放他走,没去成。供电局的薪水不但没降,而且还加了不少。他很忧心,丈母娘要他买大房子,房子买了才能结婚。他每个月的薪水也就1000块左右,但房价已经涨到2700/M2,而且显然不像政府声称那样,实际上涨幅在不断加快。我不看好他的结局,如果岳母坚持,他不是私奔就是分手。

堂哥住在农村,他担心是他儿子,可能考不到高中,得上自费,怎么去筹集1万元给学校。我对老师一向很尊重,但有些东西把我仅有的尊重击碎了。我读初中的时候,高中的录取率是25%,因为高中的校舍和师资有限。但现在高中新建了不少宿舍,招聘了不少老师,按理录取率应该增加不少,但新增加的部分全部留给自费生了:通过考试的录取率现在还是25%,经过这么多年还是没变;另有一半学生是因为没有通过所谓的“考试”,缴钱进来的,根据考分的不同缴钱也不同,看起来挺“人性化”的。这些“赞助费”去哪了?给老师建家属楼了。实际上,农村的高中,老师一般家都在附近农村的,有必要建家属楼吗?即使需要,也应该是市里出钱啊!

还有老家所在的村子,市里征了一部分地,给外地的客商办起了焦化厂。焦化厂刚建起来的几年,大家相安无事。但这两年村里得不治之症的人增加不少(我不喜欢用Cancer的中文字,现在看到这个字,有点胆战心惊),很多家庭因为昂贵的治疗费用而致贫。

 

当时,老家也正好发生煤炭事故,伤亡不少,市长在电视讲话中讲到:……看到这些家庭因此而遭遇不幸,我感到很痛心……。我原以为血的事实和市长的“痛心”应该能改变一些不好的事情,但现在这次事故,伤亡规模超出以往,显然上次的教训对某些人而言还不够深刻!究其原因,一个在老家宗教事务局工作的同学所说:国有大矿,根子深,出了事故,最多给领导个警告或记过处分,调离后异地为官;私人小矿,根节不少错综复杂,这年头,没高人罩着,还能开矿吗;出了事故,早准备好坐牢的人,坐一年也就出来了!听到这些,我哑口无言,难道除了“痛心”,就没有别的可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