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27日

高昂代价兑现的时机

一边是中央政府的政策,另一边是部分部委的轻松分解之招(建设部对90M270%的解读)及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中介商的闭门密谈(请注意,市民和需房者不在邀请之列);一边是中央报纸的对房价高走的解析批判以及个别高官与房地产商人的“双规”(杀猴给猴看),另一边是地方的高调反击(呼和浩特市委市政府),在我看来,这次房地产调控注定是不会成功的:中央政策的非刚性给下面留下了充足的变通空间,相关部委、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人的利益强粘性是极难拆开的。因此,房价会继续高走,只是幅度可能小些罢了。现在,我更关心的是房地产何时崩盘、崩盘的代价是多少。

 

前段时间,连下不停的雨水使我现在租住的房子屋顶出现了霉变,暗绿一片,小粒白色的“雪花”遍布书柜和衣服,有些恐怖,煞是难看。我决定搬离这栋古董楼,找一个稍新的房子,有更好的厨房以便空闲之余做饭能祛除寂寞孤独,选择的范围仍是大学外面四周附近的小区,安静,上班不堵车。

 

在一个新建两年的小区,我看到了两套房子,都是两房一厅,50M2多一点,仅破床两张,但要价都不底,1600元,而且没有商量余地。房子都是房主从别人接手来的,如果少于1600元他们就不够每月的银行的按揭还款。两个房主都是用小灵通,而不是动感地带或全球通手机的服务;我很讨厌小灵通,我用全球通手机和他们通话中,老是出现断续,许多话要重复几次才能听清。除非日子过不下去,负责我是不会用小灵通的。

1600元?这里校园周围的潜在租客大都是刚毕业学生,这几年大学生就业每况愈下,薪水日益贫微,要他们付这个数目还是有些困难的。所以这些房主在等,等一些傻乎乎的二愣们稀里糊涂上门签约。另外我发现一些豪爽的城市过客也是不吝惜价钱的。前几天在中介行看到两个打扮得像夜总会小姐的妖艳女孩为一套普通60M2房子一掷千金(2500元)的景象,令我喟叹万分:知识在这个我等惨淡生存的社会还不如女性身体的力量来得伟大!

 

看着眼前这一慕慕闹剧,我考虑的问题是:这些使用小灵通服务的房东为了1600元的人的出现要等到什么时候。显然,房价继续走高,1600元的人出现的几率越小,这些房东如果不出让手头持有的房子,其面临的风险会不断增大,风险大到某个阶段,就会坍塌下来。按照钟伟老师的论文,现在中国银行业对房地产的金融大约支持在3.51万亿左右。想一想,发生坍塌的后果有多严重?!坍塌的主要受害者是中国银行业,而非地方政府或者部委中的几个人。

 

房价还要继续走高,崩盘的可能性更在不断增强,银行面临的风险也跟着加大,除非中央政府大批地更换官员,因为这个网实在太大,几个官员的下台不会“碍事的。我呢,现在的心情如前几天认识的一个在人民银行工作的师兄所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我等待着这一天。不同的是,他把自己的人民币存在东亚银行,部分还兑换成欧元和美元,而我,作为小额用户,只有放在建行。

2006年06月19日

牧师的力量

最近对基督教有了兴趣,缘由在于:基督教作为一个时间悠久的信仰,为什么能历经历史而不泯灭,为什么能吸引众多知识分子,更是在科技高度发达的欧美国度;西方是市场社会,众人皆爱金钱,基督教等主流教派作为一种“义”是如何做到“以义制利“的,这一点尤其值得当今国人深思;基督教作为一个组织,是一家真正的“百年老店”,它是如何运作的,它的领导如何选拔,它如何培养领导力和沟通能力,它如何不断扩张空间?很多年前,我就看到一篇文章:在云贵地区,山高路陡,土地贫瘠,一些受过高等神学教育的人士不图安逸生活,在此安心传道,效果奕然。

 

上个周末,较早起床,九点半到广州基督教东山堂的时候,已经是到处是人,主大厅找不到座位。旁边的几个小厅通过电视转播主大厅的活动,但也要坐到后面了。入口处,工作人员给每人发放两本册子,一本是东山堂本周的工作情况,另一本则是天河堂的筹资情况。打开前本,发现中午有两次活动,分别由不同牧师主持,下午则另外有一次专门面向青年人的,于是决定下午再来。

 

下午活动两点钟开始,我晚来了几分钟,牧师已经开始了,人数目比起上午,稍稍少了一些。台上正在由一个年轻女牧师读经,众人倾听。女牧师披肩烫发,穿着白色披风,相比佛教,人性化了许多。她声音高昂,语音清晰,激情有力,不足之处是语句间的停顿不是很好,比较急促,可以看出她对《圣经》的熟知、对基督的虔诚之至和经验的不足。中国的神学教育在沟通尤其是演讲技巧的训练上要进一步加强,不光基督,道教和佛教更需如此。

这几年,我去过北京、上海、西安和杭州等城市,有时间都拜访当地佛教寺庙。舒心之余,有一点非常痛心:佛教的僧徒对佛教的基本教义不懂,更何谈诗经散文,要知道佛教的对我等秀才吸引之处,不仅在于静心和美景,更精妙之处大僧们对禅和中国传统知识领会的深广。去年7月,我出差北京,到一所国内外知名的寺庙,询问该寺所属何宗,僧众几人竟都不知。读经不求甚解,从何入心,以何普渡世人;虽然佛教在中国扎根数千年,已经本地化,但《金刚经》几人能懂?

 

女牧师读经结束,下午活动的主持牧师上台,他显然稳重很多,虽然不过而立之年。寥寥几句,谈到了今天的主角:福清市的一位资深牧师和他的学员-福清市基督教培训中心的近30多个学员。福清市是中国基督教信徒比率最高的地市之一,每6个人中,就有一个信仰基督教的市民,福清有中国最大的能容纳几千人的教堂。主持介绍时,可以看出他的叹慕。这些学员十六七岁左右,他们初中毕业后,受基督的萌招,进入中心培训已经两年,如今学习初成,即将开赴远方,不少更是要到内地偏远山区,去散播耶稣的福音。他们之中,不少是女孩。福清属于福建,福建也算中国发达省份之一,福清是中国著名侨乡,这些孩子很多又都是独生子女,他们的父母不是送他们出国打工赚钱而是学神学做牧师到山区传道,我有些疑惑不解。另外一面说明福清基督教协会办学的成功。

佛教是被动的,和尚坐在庙里诵经,等待信徒的来临;进庙门大都是收钱的,有点像交易:你来拜我的神,我就收你的钱,这注定很多人是信不起佛教的;大和尚大都是有点架子的,他们有些学识并因此傲气,高官观庙他们出来一会,一般人是不容易见到他们的。基督教无疑是主动出击,他们培养年轻牧师,年轻牧师们不顾条件恶劣,不怕民未开化,没有抱怨,没有不满,下乡入户,宣传神道。在我的家乡,基督教每年经常清扫道路,捐钱建校,资助贫民。牧师都是和蔼温和的,朴实坦诚,任何人都可以和他们愉快地交流;他们每次祷告,不仅祈福信徒,也给不信仰的民众,请求神的喜悦能降临所有的人。

 

接下来学员们齐声唱赞歌。他们坚定而快乐。歌声低沉悠扬,煞是好听。大家给了很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福清的领队牧师给大家的演讲题目是《时代的异象》。在他的讲演中,给出了三个例子,其中之一是信徒保罗看到所在地崇拜偶像,不思上进,遵从神的指示,去欧洲传道,并取得了很大成功;另一个是撒玛利亚,他无论到哪,首先做的事情是把神供祭,无论什么事情发生。他言语中谈到了福清基督教的过去、现状和未来。福清市已经有二十个教堂,广州好像就一个东山堂。福清培训中心,除了这批即将毕业的学院外,在读有100多个学生,由于办学出色,内地很多省市要求送培不少,现在很多学员来自四面八方,当相比中国之大,学员数目显然不足,他感觉自己仍然付出相当努力。

他给一个事例,他在美国旧金山访问遇到的一个华人牧师。这位华人牧师姓王,是一位电脑工程师,早年生活遇到挫折,在基督的帮助下,克服重重困难,取得了事业的成功,由是对神充满感激。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和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全家对神非常虔诚。女孩子加州大学伯柏克利分校毕业后,在父母的影响下,进入神学院,学习神学。这位华人牧师现在已经是一个教区的教区长,他最近的工作是,成立工作组帮助那些吸毒的青年获得新生。

整个演讲,领队牧师逻辑清楚,言语间抑扬顿挫,富有激情,极具感召力,是一个很具使命感的牧师。

 

演讲结束后,我感悟良多。

基督历经时间考验而不衰,在于神职人员对其文化的维护和虔敬,在于良好的运转制度,在于专业的牧师的选拔和培训制度,在于一代代牧师不畏艰辛不断开拓不求物质回报的努力,在于牧师和蔼助人的品质,在于牧师良好的沟通能力。

联想到企业管理,我们更应该注重良好企业文化的培育和员工对企业文化的认同。没有良好企业文化的企业注定是要短寿的。原因在于杰出员工的物质需求满足之后,如果精神需求压抑,他们会跳槽至其他企业,企业不能吸引到优秀人才,是不能做大做强的;企业总会遇到各种不确定状况、挑战和挫折,斯时,士气往往是非常重要的,优秀的文化总能凝结员工共克难关,而弱势企业一遇到困难,士气迅速低落,员工作鸟兽散状溃散,迅速各奔东西。中国各色国有企业,充斥着权谋和政治斗争;不做改变,如果其所在市场竞争充分,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这类企业结果不是关门就是被兼并,无路可逃。另外,我觉得企业应引导员工更注重精神层面的需求,注重对企业文化的笃信。

牧师是教会的中坚力量,其培训和选拔制度也应引起我们思考。牧师的培训在两点:对《圣经》的深究和传道的能力、沟通的艺术。牧师穷其一生在做这两件事情以提高和完善自我。牧师的选拔更是有其非寻常之处。教徒的子女从小开始培养,他们经过多年教会礼仪和活动的熏陶,一生都会坚信他们的信仰。反观我们的企业,对技术的培训投入时间很多,在企业文化则投入极少,很多员工进入企业第一年还知道企业的历史、理念和价值观等,一年之后,一切都忘掉了。同时,员工严重依靠企业人事部门的举办课程、研讨会和交流会等,极度缺少自我提高和完善的能力。不少企业的招聘机制也存在很多问题。若企业价值观之一是“诚实”,人事招聘经理就会问面试者:你是否诚实,傻子都会回答“我很诚实”,结果就被录取了。这样进入公司的员工,很可能不是真正认同公司文化的人。即使此类应聘者进来了,他们也很难转变自己原来的做人做事方式去认同新的公司。人事经理不是缺少甄别的工具和方法,而是固守前人,懒于思考。这些年,我见过不少知名外企公司的员工,和他们打过不少交道,但他们中很多人的所言所行使我产生怀疑他们真的是这些公司的员工吗,他们的行为严重损害所在公司的形象。发生这样的事情,人事部们难辞其咎。而一些机构在这一点做得很好,岭南(大学)学院就是一例。无论是面向本科生,还是MBA,又或者博士生,学院注重岭南红灰精神的传承,不管是入学前的新生选拔还是入学后的教育环节。无论是已经耄耋之年的学长,还是前几年毕业事业有成的MBA才俊,他们服务社会回馈社会回报岭南的所作所为令我唏嘘不已,红灰精神在他们身上得到彰显!

营造平等良好的沟通环境,是众生感到了基督的平易近人,进而动情,进而入教。极少企业能做到这点。更多企业层级分明,官僚气息让人窒息。这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苹果iPod中国血汗工厂事件,使我对这一点感触至深。上厕所规定时间,几万人非自愿捐献骨髓,辞职也要排队,为了应对政府提高最低工资、把员工原来免费的食宿计入工资等变态的规定和做法,使我们确信人已经没有自我仅是机器而已,更何谈平等何谈沟通?富士康这样的修为,即使名列500强,也为我们所不啻。一味依靠恶劣的要挟去组织生产,这样的企业是难以再有更好的作为的。 

 

    

    一下午的礼拜,使我思索不少,心也平静好多,看来神还是有些力量的!

2006年06月12日

何日房价会走低,待到母猪爬树时

近日,老家一个就职于上海贝尔阿而卡特公司的朋友,从上海来广州暂修兼旅游。昨晚,他和我邀请了各自的一些狐朋狗友在某酒吧小聚:聊聊电信业,聊聊其他。邀请的都是男性:一个华为的,一个工商银行广东软件开发中心的,一个广州某著名房地产公司策划部门的,一个中国电信的,一个中国移动的,包括他和我共7人。

聊天中间,自然避免不了房地产业,因为我们都该到了买房子的年龄了。题目这句打油诗就是在房地产业的老兄说出来的(这里仅针对房地产,没有其他意思),并且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

7人的观点大概归纳如下,其中以房地产的老友为主:

1、          “我们房地产公司构筑的统一战线牢不可破”。在这条统一战线里面,“我们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部门”:国务院相关部委、地方政府、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银行、相关经济及房地产研究所(中心)和其他中介组织等。“在整个价值链上,多少人依靠我们”。另外,“在我们统一战线上的人,大都是有投资在房地产”,“所以房地产价格只能上攻,不能下行”。

2、          当前的调控是雨声大,雷声小,更像一阵风快来快走或者直接走样。一个明显的例子,部分地方政府在没有或者根本不愿意调查当地房地产真实需求的情况下,就同房地产商联合向国务院相关部委反映“90平方米以下的房子占到70%以上”的政策不适应当地的特殊情况,要求把对其进行修正,并把调整权利下放地方。当前各个渠道的信息表明,相关部委极有可能同意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的要求。

3、          中国真正有购房需求的消费者不能折箭为誓歃血为盟,成立属于自己的组织,与代表房地产商人利益的中国房地产协会等团体形成对立之势。“这样的组织,国家根本不可能批准它成立”。

就当前是否购房的良好时机,大家的答案是肯定的,房地产的老兄更加是信誓旦旦:“去年国八条出来后,广州、深圳和北京很多朋友听了我的建议,都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那些没有听我的,则后悔莫及”,“因为这几个地方,如果在好地头,今年年初相比去年年初,房价涨幅至少在30%以上”。

对去年调控的负面影响,大家认为可怕之处在于:中央政府的权威得到了削弱,国民对于国家调控能力渐失信心,这对房地产商而言就是放纵,就是为所欲为。这样渐进的结果,对国家威信的影响不言而喻;而在房地产行业则出现“劣币驱良币”,并且愈演愈烈,优秀公司开始走向恶劣,走向同流合污,变得丑陋。深圳某房地产公司就是一个例子。去年该公司深圳某楼盘开盘,在外地邀请了数倍于实际放盘量的个人投资者,由此引发了打砸行为。此次事件被一些财经报纸指责为后来深圳楼价狂涨的导火索。但事后,该事件不了了之。

    当前的房地产景象,使大家想起了90年代的国企的改革:“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由此国家在抓放之间犹豫良久,其时的目的是促使国企的脱困和发展。今天,党中央和国务院调控房地产的目的应该旗帜鲜明:让大部分居民能够买的起适合其居住的房屋。由此,国家的政策不应该摇摆不定,其政令不应该朝令夕改,更不应该给地方政府太大的活动空间,要坚持“严抓不放”。唯此,才不致出现“房价何日会走低,待到母猪爬树时”。

2006年06月01日

我感到孤独和寂寞了

这段日子,我很少加班了,下午五点半后准时离开公司,一个人在雨中慢走在回住处的路上。路上行人稀少,我成了身边经过的公车上的乘客眼中的一道风景。

路边的花店女孩朝我笑着,我只能耸耸肩,轻声告诉她:我有心买花,可我还没遇到接受我花的女子。

回到住处,倘大的房屋很是寂寥。同学偶尔过来,他认识很多女孩子,夜夜寄宿在不同的地方。

叫个快餐,就算自己下午的正餐。以前我偶尔还煮煮面条,不过食过几次后,便索然无味。

“你是一个苦行僧”,一个远来的朋友看到我的住处如是说。没有电视,没有上网,自己洗衣,一切生活如此简单。

抽根烟,整整阳台的花。烟是我驱除伤感的良药,但一周也就一包。移栽的玫瑰经过半个月的适应期后,长出新叶了,我体验到一丝欣慰。再次盆栽的竹子叶黄了,看来种植方法可能有问题。我挺喜欢竹,笔直的枝干,盛长的绿叶。

拿一本线装散文,冲一杯苦茶,再燃一支香烟,站在阳台。看一遍《岳阳楼记》,遂面朝小山,小声读之。于是,语声和小雨嘀哒声交织一起,淡淡忧伤油然而生。

忧戚满溢,悲伤即至。79生人,可我觉得自己在变老,对年龄有了一丝悸心:离开学校四年,依然孤身单影,工作无多大起色,公司技术部门一主管而已。觉乎天下之大,由此从前的雄心壮志、从前的激扬文字、从前的挥斥方遒、从前书香中的朗恩妾意相伴厮守、从前书香中的红尘踏马游剑江湖、从前书香中的温炉烫酒吟诗作对,已远逝而不返。

悲吟之极,微雨停,天放晴。不过多久,谷熟之时,我将再次踏入学校,开始工商管理硕士的学习。祈愿那时,激情重燃,邂逅佳人,自此春暖花开,春风得意,喜洋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