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日,乌鲁木齐铁路中级人民法院因涉嫌单位受贿坐到了新疆昌吉州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此举不仅开创了“中国司法界的先例”,也是“世界法制史上的奇迹”。

乌铁中院的操作手法在铁路系统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各级铁路单位大都成立技术协会、多元中心等部门,对施工等业务,铁路单位委托本单位内这些部门二次发包或和有资质的公司联合施工,赚取中介或施工费用用以弥补职工收入。实际上,这种方式不仅存在铁路单位,在房建、市政、公路建设和通信施工等行业也大量存在。

铁路行业职工270万人,10余年薪水未见涨动,是单位创收的主要原因。几年来,因为和铁路路局有业务往来,我拜访过不少铁路系统部门,铁路职工的生活水平令我心酸。这些职工大都住在铁路旁的发黄的低矮楼层里,昼夜听着火车刺耳的跑动声生活。房改以来,普通员工这样的房子都分不到了。路局几年盖几栋经济适用房,完工后都被各色头头们拿走了。我曾在京广线某铁路局下属单位呆过几个月,该单位普通员工月收入1000多块,而当地的一平方房子已经平均超过4000元。想想地方政府和垄断国有企业,92年以来,其人员的收入快速增长,至今有些增速不减。仍以上述铁路局所在市为例,一般公务员收入也能达到6000/月,当地的移动通信公司更是离谱,专门为正式员工建起了会所,会所内桑拿、射箭、室内高尔夫等娱乐应有尽有。同是事业单位,同时垄断行业,两者对比,实在让人汗颜。

因为地方高薪水,铁路系统的地方法院、检察院和公安等事业单位一直有出走铁路划归地方的冲动,无奈决策层持不同意见。所以与地方相比,如果铁路职工低收入继续持续,那么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单位受贿”,将长期存在。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