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号,上午,我的工商管理硕士联考面试环节结束,英语口语测试自我感觉不是很好,一度感到双语班在向我示好,而国际班则与我无缘了。面试结果在第二天下午公布,所以在结果出来的这段时间,我有些惶恐。为了消解压力,我参观了一座佛教寺庙,另外还搭车去了一个偏远的农业小镇,走遍了小镇的主要街道,然后沿着田边公路独走。但成绩出来后,出人意料的好

我就此事曾和一个女孩子探讨过,人的一生面临无数的挫折、压力和恐惧,依靠自我去战胜它们有些困难,并且耗时较长,尤其在现在巨变持续的信息世界,在社会混乱、信仰近乎虚无的转轨中国。如何快速战胜他们?皈依宗教应该是一个有效的办法

和其他人一样,从小学到大学,我一直是共产主义信仰者。作为共产主义信仰者,我们相信个人的坚强能够克服所有的不好。工作后,世间种种事情使我们的原先的信仰发生了严重的动摇。同时,在一些基层单位,收几次团费,节日去烈士陵园参观,共青团对我等已经没有吸引力,更不用谈“凝聚力”几个字。我们需要有一个有强大凝聚力的团体,我们需要被关怀,我们需要不断结交新的朋友,我们需要认识一些精英,我们需要沟通和交谈,我们需要力量来战胜一切苦难,我们需要皈依,我们需要感到充实,我们需要克服落寞,我们需要一种支撑我们向上成长的东西

朋友?俱乐部?宗教?哪个能够满足所有要求?答案是宗教。但不是道教,因为道家的东西看得多了,会谅解落寞而忘记成长的使命;不是佛教,佛教的经文太过博大精深,佛教的信徒五花八门;不是天主教,虽然教宗确实是世间的楷模,但我们遭遇了太多非法制的东西后,一时还难以转弯。就剩下基督教了。基督教能够与市场经济的各种现象相互承认,有美国为例。基督教不像儒教,整个社会已经变得非常唯利,而儒教的核心“仁”因此十分“激进”,处于另一个极端,有时过于“仁”就是过于“迂腐”,在转型中国好似与金钱和权利绝缘,这与青年建功立业的急迫心态是矛盾的。在大中城市,基督教大都建立了青年会类似的组织,但有些松散。在一些方面加强之后,青年会在吸引年轻人方面,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对我而言,接受基督教仍有一个难以跨越的门槛。接受了长期的无神论教育后,在短时间接受基督有些困难。其实,这不是我一个人独有的难点,而是很多青年人共有的问题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