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20日

 

根据搜狐的报道,TD在几个城市的试验正在遭受着严重的挑战:高速移动中的终端的接通率仅为40%左右。实际上这条消息不算“新息”,因为TD终端在高速移动下低接通率的事实前几年业内人士已经是众所周知。

这几年中,无论在历次的通信展览会,还是国家领导人视察,TD联盟给外界人士的印象总是“通话良好,但终端缺乏,产业链需要完善”。之所以“通话良好”,在于固定终端,而不敢公布TD手机在飞速行动测试车上的试验情况,在于基站的极低负载率,而不敢公布基站接近满载情况下的接通情况。不敢向外说明的部分,正是TD的“核心优势”:TD-WCDMA与WCDMA的核心网大同小异,两者的最大区别在于无线接入。而现在接通率如此之低,说明TD的无线接入非常不成熟;无线接入不成熟,说明TD标准的核心块是失败的,进而表明TD是失败的。

TD联盟在今年二季度接受相关记者采访时,就间接表露了这一点。该联盟秘书长的“基本不掉话”让不少人困惑了一阵子:怎么定义“基本不掉话”。接通率在80%的情况下?还是95%的情况下?

以往TD遭遇置疑时,大唐和信产部总是拉出一批专家大谈“国产标准”、“自主创新”,而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不敢用数据回应外界。即使现在TD的规模试验,也是在完全保密的情况下进行。这样做并非因为技术守密,因为西门子和摩托罗拉等跨国公司也参与其中。TD联盟所作所为,只能说明TD技术面临重重困境;如果公布天下,花费如此巨资但面临种种失败,如何向国人解释?谴责肯定是少不了。

以前此时,应该有不少专家高调护法,但现在冷冷清清。为何?因为不少专家有了“自知之明”。他们知道,自己鼓吹的TD如果遭遇失败,必将很大程度削弱自己的威信,动摇自己的地位,甚至因此被“打入冷宫”。举一个不是很相关的例子,国防大学有个张教授,伊拉克战争之前,经常在中央台作客,经常接受报纸杂志采访,绝对是个大“红人”。伊战开始后,在央视的评论室,这位教授说道:萨达姆政府依靠游击战,至少能坚持了两年,甚至能打退美国。结果呢,不到10天,战争就结束了。美国士兵所到之处,伊兵丢枪而逃,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力。为什么?这位老张犯了一个常识性大错:战争的输赢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民心,萨达姆的独裁统治已经完全失去了民心,怎么可能坚持两年呢?伊战结束了萨达姆的统治,也结束了张教授的权威地位,结束了张教授的露面机会。所以,越是权威,越不能犯常识性错误,看来TD的扶持派专家也明白了这点。

TD联盟现在需要做什么?在我看来,全面开放TD的测试情况和一场大讨论是不可少的,运营商、设备商和各方面专家都应被邀请参与其中。然后由这些专家投票决定是否终止国资继续投入TD研发。毕竟现时“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也!

 

2006年08月18日

近一段时间不断出现的双规事件引起了房地产研究者的眼球,不仅因为其中大部分被双规的官员深涉土地的寻租,如在逃的前福建省工商局局长周金伙亲戚以12000/平方米的价格从华侨农场购入2000亩地,然后其亲戚以50万元/平方米的价格转让给他人,从中赚取暴利,更在于,这些官员大都拥有超过1000平方米的房产,像前成都市金牛区区长、前东莞市塘夏镇镇长、前北京市副市长和前沈阳客运集团总经理等。

去年以来,党中央和国务院针对房价高走的事实,先后颁布了“国六条、“国十六条”等政策,相关部委还制定不少相配套的条例。但结果总是事与愿违,房价的走势如火上浇油,不断上窜。人们在深究其原因时,总是和温州炒客联系一起,而忽略了一股以极低成本持有大量房产的力量:腐败的官员。

去年这个时期,我在上海同济大学出差,在饭局中和该大学建筑学院的老师聊起当地的高房价问题。这个男性老师谈到他有两套房子时(一套校内,一套校外),引起了整个饭桌的其他人的深深羡慕。但他买房子的钱来路正当,他的校内工资只是其次,大头主要靠在校外的房地产公司兼职所得。他在席间所说的一番话当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他谈到上海的房价高走的真实原因在于全国的腐败官员是上海房子的主要买家,浙江人只是其次。

今年披露的诸多的双规事件,才促使我想起他的言语,看来只有深入事物其中,才能明白真正的事理。

这些官员的大量为什么要持有房产?其一,自从银行业实行实名制以来,很少看来案发的官员在银行大额存储。放在银行不安全,放在家里不放心。买入房产成为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尤其在异地以亲戚之名买入多套房,出事的可能性极少。其二,部分胆大的贪官在当地拥有多套房产,这些房产个别是自己购入外,其余都来各种商人的贿赂。从目前的案发的情况来看,后一种情况居于主流。但考虑到现今中国庞大的政府机构、事业单位及大中型国有企业,第一种情况仍不可小觑。

 

这些官员持有大量房产,带来了大量危害。其中之一,就是使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有关房地产的政策失去功效。

这些房产来得非常容易。很多时候是官员一句话或者几句批字,帮助了商人大忙,于是商人就送套房子礼尚往来。

由于这些房子和购房款来得太容易,所以官员购房时很少理会房价的走高走低,根本不讲求投资回报率:房地产走高,我们置之不理,有钱就买,因为我们钱来得太容易;房价走低,我们也不抛,因为我们不像炒客有资金的压力。总之房价走高走低与我无关。联系到上海,虽然国家进行了多次调控,但并没有大量抛售房子的情况出现,原因就在于这些买家背后资金丰裕。

 

很显然,贪官污吏大量买入和持有房产,致使国家的调控政策失败,致使国家威信的持续走低。所以必须根除这种现象。但要驱除这种事实,国家仍需要付诸更多努力。

2006年08月08日

   前几日,参加一个有关电信运营商转型的讲座,演讲者来自某著名战略咨询公司。演讲中大量充斥着“八要八不要”、“三步走”等言语,听完了一脸疑惑:这就是来自著名的咨询公司价值连城的信息吗?

 

-、电信运营商失败率接近50%是怎么得来的

根据这家公司的研究,世界上电信运营商失败率接近50%。

通常,咨询公司做开题报告时,咨询顾问头段都会给出一句话:某种业务,根据我们公司调查,失败率达多少云云,总之是一个很可观的数字。我总是对这些数字的真实性充满了怀疑。首先,这个数字大都是出自咨询公司之口:它可能只来自某个区域,而非世界;有些业务,进行到一定阶段,业主觉得继续下去投入过大或者公司的资源不匹配,而开始之时,很多是老总看了两本书或者是咨询公司蛊惑展开的,又或者公司主要业务后院起火等原因,主动停止。第二,咨询公司报出这个数字,要达到两个作用:失败率非常高,你必须让咨询顾问参与其中,你必须在月度预算中留出一块做咨询费用,而费用通常不扉,且与失败率有关,失败率越高,资费越高;万一失败了,好为自己开脱,世界上失败率如此之高,你的资质和体质又不是非常之好,所以兵败你处不足为怪。

 

二、运营商的转型之路

话回正题,现在所谈的运营商转型,主要是指传统的固话运营商,好似中国电信之类,在面临固话ARPU值不断下滑、固话市场停止增长甚至萎缩的情况下,如何提升公司的业绩。

固话运营商受到收入下滑的威胁,原因来自两个方面:

1、手机分流了固话业务。手机可移动性,手机价格不高或者走低,移动通话资费不断下滑,新型移动通信运营商结构轻便、不像传统固话营运商背负沉担,移动网络接入成本较低等等因素,使得手机在语音市场的份额不断扩大,固定电话则不断下滑。

2、IP电话替代传统高价长话。

基于以上两点,另外非语音业务,即泛数据业务,包括宽带接入、彩铃、手机支付、彩信和手机电视等,市场在快速扩大,这些因素决定了固话运营商要么向以综合接入和信息提供为基础的宽带运营商转型,要么向基于3G的移动运营商转型,或者两者兼之。

 

三、如何衡量固话运营商转型的效果

在我看来,衡量固话运营商转型的效果非常简单:在语音收入不断下滑的情况下,一批有前途的新业务快速成长,新业务的收入能支撑公司在利润等指标上继续以适当的速度增长。

 

四、中国固话运营商要注意的问题

中国固话运营商基于其庞大的收入、市场竞争程度较低等有利因素,完全可以自如地逐渐完成转型过程,远非咨询公司说得那么复杂和可怕。

对于3G业务,固话运营商在牌照未发的情况下,现阶段主要工作有:全力以赴争取WCDMA制式,撇开TD-WCDMA;选取部分中等城市,进行网络部署,进行产品链(核心网-接入网-手机终端-各种业务)深层次的试验;与设备商合作,进行较大规模的3G技术和市场培训;完成全网的规划,做好类似传送网等的部署工作;各家设备商的设备测试,以便牌照发放后可以很快启动产品采购;公司组织架构调整的预设计等。运营商所作的这一切,其目的在于最大程度地减小一张精品网络的建设时间、网络建设完成后运维人员能够立即高质量地接手网络的运维工作、市场和客服人员在网络投入使用前已经对3G业务的知识有基本的掌握等。

而对于面向宽带运营商的转型,则需要做好如下工作:①不断优化现有的宽带网络,降低网络的建设和运维成本,在大型城市实现基于带宽的多个层次的接入,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在中小城市接入带宽和方式则相对单一,确保运营商拥有较高的投入回报率。②行业信息化是一个金矿,运营商现在缺少可复制的版本。运营商需要依靠自身的力量或者与外界合作,依据不同行业和企业规模,建立一批典范,然后快速复制至全省或全国。③在内容上,有些运营商已经跨出了一步,如中国电信号码百事通、广东电信实业的游戏运营和上海电信的IPTV等。电信在这方面的成功之处在于,在全公司鼓励员工提出问题和点子并对此适当嘉奖、地方试点成功后全国推广、成立专门转型事业部投入资金探索转型之路等。

依靠中国地域之广和竞争主体较少等特色,依靠聚焦客户策略,通过需求挖掘和分析-解决方案成型-试点和范本定型-规模推广,中国运营商完全自主地完成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