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段时间不断出现的双规事件引起了房地产研究者的眼球,不仅因为其中大部分被双规的官员深涉土地的寻租,如在逃的前福建省工商局局长周金伙亲戚以12000/平方米的价格从华侨农场购入2000亩地,然后其亲戚以50万元/平方米的价格转让给他人,从中赚取暴利,更在于,这些官员大都拥有超过1000平方米的房产,像前成都市金牛区区长、前东莞市塘夏镇镇长、前北京市副市长和前沈阳客运集团总经理等。

去年以来,党中央和国务院针对房价高走的事实,先后颁布了“国六条、“国十六条”等政策,相关部委还制定不少相配套的条例。但结果总是事与愿违,房价的走势如火上浇油,不断上窜。人们在深究其原因时,总是和温州炒客联系一起,而忽略了一股以极低成本持有大量房产的力量:腐败的官员。

去年这个时期,我在上海同济大学出差,在饭局中和该大学建筑学院的老师聊起当地的高房价问题。这个男性老师谈到他有两套房子时(一套校内,一套校外),引起了整个饭桌的其他人的深深羡慕。但他买房子的钱来路正当,他的校内工资只是其次,大头主要靠在校外的房地产公司兼职所得。他在席间所说的一番话当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他谈到上海的房价高走的真实原因在于全国的腐败官员是上海房子的主要买家,浙江人只是其次。

今年披露的诸多的双规事件,才促使我想起他的言语,看来只有深入事物其中,才能明白真正的事理。

这些官员的大量为什么要持有房产?其一,自从银行业实行实名制以来,很少看来案发的官员在银行大额存储。放在银行不安全,放在家里不放心。买入房产成为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尤其在异地以亲戚之名买入多套房,出事的可能性极少。其二,部分胆大的贪官在当地拥有多套房产,这些房产个别是自己购入外,其余都来各种商人的贿赂。从目前的案发的情况来看,后一种情况居于主流。但考虑到现今中国庞大的政府机构、事业单位及大中型国有企业,第一种情况仍不可小觑。

 

这些官员持有大量房产,带来了大量危害。其中之一,就是使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有关房地产的政策失去功效。

这些房产来得非常容易。很多时候是官员一句话或者几句批字,帮助了商人大忙,于是商人就送套房子礼尚往来。

由于这些房子和购房款来得太容易,所以官员购房时很少理会房价的走高走低,根本不讲求投资回报率:房地产走高,我们置之不理,有钱就买,因为我们钱来得太容易;房价走低,我们也不抛,因为我们不像炒客有资金的压力。总之房价走高走低与我无关。联系到上海,虽然国家进行了多次调控,但并没有大量抛售房子的情况出现,原因就在于这些买家背后资金丰裕。

 

很显然,贪官污吏大量买入和持有房产,致使国家的调控政策失败,致使国家威信的持续走低。所以必须根除这种现象。但要驱除这种事实,国家仍需要付诸更多努力。


1条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