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搜狐的报道,TD在几个城市的试验正在遭受着严重的挑战:高速移动中的终端的接通率仅为40%左右。实际上这条消息不算“新息”,因为TD终端在高速移动下低接通率的事实前几年业内人士已经是众所周知。

这几年中,无论在历次的通信展览会,还是国家领导人视察,TD联盟给外界人士的印象总是“通话良好,但终端缺乏,产业链需要完善”。之所以“通话良好”,在于固定终端,而不敢公布TD手机在飞速行动测试车上的试验情况,在于基站的极低负载率,而不敢公布基站接近满载情况下的接通情况。不敢向外说明的部分,正是TD的“核心优势”:TD-WCDMA与WCDMA的核心网大同小异,两者的最大区别在于无线接入。而现在接通率如此之低,说明TD的无线接入非常不成熟;无线接入不成熟,说明TD标准的核心块是失败的,进而表明TD是失败的。

TD联盟在今年二季度接受相关记者采访时,就间接表露了这一点。该联盟秘书长的“基本不掉话”让不少人困惑了一阵子:怎么定义“基本不掉话”。接通率在80%的情况下?还是95%的情况下?

以往TD遭遇置疑时,大唐和信产部总是拉出一批专家大谈“国产标准”、“自主创新”,而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不敢用数据回应外界。即使现在TD的规模试验,也是在完全保密的情况下进行。这样做并非因为技术守密,因为西门子和摩托罗拉等跨国公司也参与其中。TD联盟所作所为,只能说明TD技术面临重重困境;如果公布天下,花费如此巨资但面临种种失败,如何向国人解释?谴责肯定是少不了。

以前此时,应该有不少专家高调护法,但现在冷冷清清。为何?因为不少专家有了“自知之明”。他们知道,自己鼓吹的TD如果遭遇失败,必将很大程度削弱自己的威信,动摇自己的地位,甚至因此被“打入冷宫”。举一个不是很相关的例子,国防大学有个张教授,伊拉克战争之前,经常在中央台作客,经常接受报纸杂志采访,绝对是个大“红人”。伊战开始后,在央视的评论室,这位教授说道:萨达姆政府依靠游击战,至少能坚持了两年,甚至能打退美国。结果呢,不到10天,战争就结束了。美国士兵所到之处,伊兵丢枪而逃,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力。为什么?这位老张犯了一个常识性大错:战争的输赢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民心,萨达姆的独裁统治已经完全失去了民心,怎么可能坚持两年呢?伊战结束了萨达姆的统治,也结束了张教授的权威地位,结束了张教授的露面机会。所以,越是权威,越不能犯常识性错误,看来TD的扶持派专家也明白了这点。

TD联盟现在需要做什么?在我看来,全面开放TD的测试情况和一场大讨论是不可少的,运营商、设备商和各方面专家都应被邀请参与其中。然后由这些专家投票决定是否终止国资继续投入TD研发。毕竟现时“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也!

 


8条评论

  1. 没有失败就没有成功,从2G到3G,要夺回通信方面的领地,非一朝一夕的。当年GSM的发展,是欧盟多国努力的结果,最终战胜美国主导的CDMA。

    现在技术成功是技术和政策的成功。

  2. 为什么中国的技术产业老是出事呢?

    汉芯、麒麟,现在TD也出了问题。

    唉…………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