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8月20日

    七夕将至,据中移动上半年财报,有媒体言中移动“日进斗金”,曰“两亿”。福兮?祸兮?福兮,外夷投资者,大磅分利。祸兮,财来于联通欺压之下无气敢出、我等良民迫于无奈之垄断,来于不义之月租,来于民脂民膏。祸兮,中移动整体上市,猛如恶虎,与其兄弟比之,石卵之势已成。决策者分拆不得,不者,海外投资者怨气如潮,政府必受“权利干预市场”之恶名;不管亦不是,哀民生多艰,惜其薄金外流,更有固话式微,兄弟日益力穷,若不阻之,恐兄弟日后再无可分之地。

   吾前思之,后虑之,为政者骑虎难下,何为?

   今余献之三计,期困境可破之。然无论何计,均需立断之。如若不然,恶瘤疯长,恐无机会矣。

   计一曰,虽外夷乱吠,强行并之。六合三,四合三,均优于如今。即有专家言曰并之成本高,我辈亦不用理之,概因不用我等承担之。

   计二曰,恐外夷民怨生变,移动退市,再图合并之策。

   计三曰,为兄弟生计言,中移动专猎大户商贾,平民小户让于兄弟。和则事兴,黎民亦得利乎。

   予评三计,计一、计二虽为长久之上策,然阻挡者势强,恐不易为之;计三,下策也,而可行。

   局破之,百姓始不受苛政之苦。为苍生言,是为文。(徐雷文)

 

注:兄弟,这里指中联通、中电信、中网通、中铁通和中卫通其他五家电信运营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