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柜01 Jan 2011 01:01 pm
如雪融化成水
水蒸发作云
云让风举上了真空
长襟卷入了黑洞
佐着梅酒与桂枝
被饕餮吞噬
世界在我眼前慢慢消失

如不知所起的浓情
不知所终的薄幸
如压路机碾平了苔癣
橡皮擦去懵懂的铅迹
如三十七度正午的后窗
那倏忽的风
倏忽静止
世界在我眼前慢慢消失
它的边缘渐渐软化
如火焰灼烧的铝丝
它的色块相互侵略、交混
如星月照耀下向日葵之死
六根弥漫,五感凋萎
浑然只余一缕灰烬
再无探问的价值
那幽深漫长的隧道里
无光无炽
无形无影
冰沸同温
洁垢同尘
在那清静美丽的黑暗里
世界剪下一缕长发
静悄悄拂衣而去
随烟雾化去
随早樱花散去
随清晨最初的天光
化成一个最初的名字
何之?何之?
不知,不知。
名字已噙在唇边了
却忽然被你忘却了
恰似某年某月某日
世界在我眼前慢慢消失

Trackback this Post | Feed on comments to this Po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