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个人说话特别喜欢绕弯子。我希望每个听我说话的人都绞尽脑汁把我的话当谜来猜,在大部队纷纷阵亡,只有少数人触及谜底的那一刹那,达到一种脑波通讯般的效果。

──啊,原来你是这个意思!

──懂了吗?请不要说出来。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傻×。

如果没人真正看懂,我就会非常低落。

一轮试验后,我对够猜中的人直话直说,给不能猜中的人设更多障碍。

长久以来,这样做变成了本能。结果是,很多时候,我自己也忘了谜底是什么。

所谓被假面糊掉了真容,做影后入戏太深。有时能达到一种近乎自我催眠的效果,假想的情境竟能催动真的感情。

正确率100%的人越来越稀少。自己则越来越接近变态。

偶尔发发狂愿:如果能毁灭全天下的语言就好了。和圣经说的一样,这条通路的唯一意义就是障碍。如此通路,还不如彻底隔绝,人人小国寡民,唱着各自频率的电波。

说到底,我也是个傻×无误。

──唯一的幸运是,我还能够认识到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