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街西的我的家

一九九七年曾彻夜通明

比照着

铺在父亲后背上的琴谱

敲击生锈的后座

被六月雨濡湿的

冰凉的单音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