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筝


大风筝06 Feb 2012 06:59 am

我这个人说话特别喜欢绕弯子。我希望每个听我说话的人都绞尽脑汁把我的话当谜来猜,在大部队纷纷阵亡,只有少数人触及谜底的那一刹那,达到一种脑波通讯般的效果。

──啊,原来你是这个意思!

──懂了吗?请不要说出来。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傻×。

如果没人真正看懂,我就会非常低落。

一轮试验后,我对够猜中的人直话直说,给不能猜中的人设更多障碍。

长久以来,这样做变成了本能。结果是,很多时候,我自己也忘了谜底是什么。

所谓被假面糊掉了真容,做影后入戏太深。有时能达到一种近乎自我催眠的效果,假想的情境竟能催动真的感情。

正确率100%的人越来越稀少。自己则越来越接近变态。

偶尔发发狂愿:如果能毁灭全天下的语言就好了。和圣经说的一样,这条通路的唯一意义就是障碍。如此通路,还不如彻底隔绝,人人小国寡民,唱着各自频率的电波。

说到底,我也是个傻×无误。

──唯一的幸运是,我还能够认识到这件事。

大风筝04 Sep 2010 09:29 pm

2010-09-03 23:00

这两天回南城家里收拾东西,周一再回城里,然后直接从那边走。

给每间屋子都拍了照片。除了我没别人用过的这间书房,横七竖八已经快塞 不下的我的书,被我砸碎的花瓶留在地板上的白色凹痕。妈妈的热带雨林状阳台,在她生病这段时间,在男性化粗暴而机械化的浇灌下,居然还是一片绿色。厨房,刷 过快两千次碗的那个水槽,面朝着小窗户,可以边刷边对它唱歌。钢琴旁边的緾着粗麻绳的落地灯,三面法式展示架,被我妈不顾风格不管搭配零碎堆上去的那些旅行纪念品,木质艺术花瓶,一捧塑料向日葵。客厅和卧室里零散的碟片,正版古典乐CD和盗版电影。那张大床,照像的时候,妈妈就躺在上面在看电视。

翻 出一堆小学、中学年代的东西。包括洗印好、一直没发送出去的春游的照片,杂志赠送的动漫周边,上北大之前、在未名湖边兴致勃勃的留影,旧时习作,这 些年来朋友寄回的明信片和纪念品。发现有好些文具一次也没有用,就已经被浪费。干掉的墨水笔、削得尖尖的2B铅笔、连封套也没拆的古汉语词典(我记得那时 是李雄建议购买)。甚至还留着儿时学美术的颜料和笔。

清理旧电脑,翻出初中、高中替班级制作的随笔集,以及各种课堂 presentation、班会的ppt。逐渐回忆起,原来我曾在众人面前花痴过这一串名单,李白、但丁、DavidDuchovny乃至我爸。其中有一 堂叫Let’s Talk About Dreams,是班会的稿子,也就重读到了同学少年的梦想。

由此想起很多人和很多事。

放 胆开了一瓶92年的干白。结果木塞都垮了,不得已直接捅碎在瓶里,喝了一嘴屑沫。喝了点酒的爸爸又说起小学时骑车载我去学琴,我怎样把报纸铺在他后背上读 笑话的事。以及某一次下了大雨,装琴谱的塑料兜漏了,谱子丢了一路。回家之后,我怎样大哭大闹,逼他冒雨回去找谱的事。当然,捡回来的那些谱子也都不能再 用了。

当年我的哭闹,大概是怕没谱练琴,回课时会挨骂。然而放弃学琴也十年了。

除此之外,我还放弃了那么多东西。

——同时也遇到了那么多。这样想来,我觉得非常幸运和感动。哪怕对我的时间和时间本身,也是如此。再说下去可能会显得矫情。我只是想在人生轨迹发生变化之前,这样南城的深夜里,默默淡疼那么一小会儿。

再一小会儿就够了。

大风筝24 Aug 2010 07:56 pm

本来无一物 2010-04-14 21:06

前几天观赏完毕意大利影片《邮差》,有很多话想说……很多东西想写下来。但没有时间。

这片子别名叫《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很奇怪莫名缘故,由此想起很早在新街口的碟片店其实见过它。翻影片资料时才知道,就在影片拍摄结束后一天内,饰演男主角的那个天才的演员就突发疾病去世了。

像是印证了影片中那页缓缓飘落于暴动潮骚中的诗章一般。

一下班又听到青海地震的消息。昨天还开玩笑说“2012来了”,但也并非完全是玩笑。最近一段时间,从中国到全世界,好像都被推入了突然加快的某种动荡的进程。莫不是上帝真的要提前捏碎我们,或者他只是用手指尖轻轻拨了一拨?

如果不读历史——回想起自己从前没读过历史的时候——是无法切实感受到,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什么样的尖锐、加速分解、狂飙突进而奔向即使最高明的占师也无法预言其未来面影的的时代。

在这样的时候,就更加凸显出自己性格里偏向于旧时代的因子。

甚至有时会想,哪怕周遭变成什么样也好,我只希望还能骑着车徜徉在后海边的小巷,迎面碰见遛鸟的老人家。希望北京动物园的大熊猫,永远都是我10岁时扒着玻璃看见的那一对儿。希望我的妈妈永远盘着一个八十年代的发型,前额部分都高高地吹起来,围着紫色围巾白净年轻的容颜。

——在这样的时候,不过二十来岁,是该信仰社会还是自己呢?是该期待来日还是嘲笑它呢?

大风筝24 Aug 2010 07:54 pm

开心不开心 2010-07-20 16:41

每天都有电影看,开心。在十三楼的居室,半夜听见马路上过车声和醉酒小青年的吵嚷,接近市井和人群的开心。躺在双人床上用凉手去摸我娘的脖子,开心。过生日的晚上因为一件小事大哭,感到这种日子怎么也能被家人忍让,偷偷地开心。

想起羊坊店已拆掉的那座小院,花坛里的野菊,破眼的纱窗,没有空调,合户在厕所大洗大涮时不绝于耳的水声。灯下鏖战的深夜里,会有青绿色的5mm蚱蜢样小虫儿飞到纸上。

对一个巨蟹来说没有什么比已经流走的时间更美丽。没有什么比家人的爱更珍贵。

希望永远在那间潮湿窄小的卧室里,为了至今已经不再相信的当年的理想而温习着古文。在那间如烟似雾的轮廓模糊的卧室里,把全部肢体都缩进毛巾被,以那种姿势被烟雾的洪流卷走,进入深深的静止不动的安详。

感谢电影。

大风筝06 May 2008 05:41 pm

偶尔(其实不是)无聊,于是注册了豆瓣。在片子堆里滥捡,期望从自己的电影视界中发现什么本性与真谛。
结果就是豆瓣把一拨一拨似曾相识的片子塞给我,让我加加加,给分都是3星以上。
百分之四十是港片,以雄性激素过剩那种居多,间有一些周星星、陈可辛和王家卫(很私心把所有带王家卫的都标上了梁朝伟,然而标了梁朝伟的却不一定是王家卫)。百分之二十的大陆电影,第几代……我也嚼不清,光看这个list,会以为自己是文艺女青年。百分之二十世界名片,仍是雄性激素过剩的居多,导致豆瓣一个劲给我推荐越战电影。
似乎还没有包括我那30年代好莱坞的喜好,也没有包括数不清的动画片。
想起来,还住老房子的时候,家里那台当时算是奢侈品的DVD机,因为空间太小,不得不摆放到电视机上面。新街口去淘片,一买一大堆,结帐的时候老板直摸下巴。买回来就塞进机器放——也不愧是国产机,多烂的碟都tmd能放出来。有一回我娘早归家,正撞上我跟那儿看春光乍泄,我立即停掉片子,切回蓝屏;我娘倒嘛也没说,返身去做饭了。直到上大学之后,才意味深长地提起,不过那时候我已经得寸进尺,直接把春光乍泄大海报贴到了家里冰箱上。那时候也已经搬家了,老房子已经夷平,新楼齐整耸立,看起来十分坚固安全。
到了今天,那台DVD机还是留着,我娘使用它的频率已经大大超过我,似乎她每天晚上最大的消遣就是用它放两岸三地的狗血言情剧,然后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某一日我娘跟我提起,口气略带不耐,那台破机器出毛病了,碟槽一弹出来就返回,一般得来回三次才能正常读。
那就扔了呗,换一台。
我娘觉得有道理,于是就换一台。
2005年的时候,我和马思/某甜菜一路走好几公里穿梭在新街口的大街上,汗流浃背也不休息,渴了不喝口水,饿了也不吃东西,就攥着钱去换精神食粮。那一片已经全扒了,我好久都没再去过。
——马思,香港大街上有没有我们的精神食粮库?

原来电影已经陪了我这么久了。

我坐在黄灿灿的沙地上,令太阳晒着我脚面,伸手去扒沙。手的影子微微抖动着,沙的影子扑簌簌地落下。我高举起手,与视线平齐,让它们落进我的眼睛里,让眼睛流泪,让眼睛肿胀,让眼睛灼伤。
然而指缝中,一粒沙都没有剩下。

大风筝06 Mar 2008 06:27 pm

忽然想起我喜欢小八已经六年了  2007-11-22 22:30

从loli时代开始,到现在仍在继续,看大婶的作画完结仍遥遥无期,恐怕还要继续到数年之后。这大概是作为hc女的在下最长情的一次hc了。
很奇特,对象竟然是个漫画人物。更奇特的是他有个让我不敢在大庭广众喊出来的名字。
腹黑,眼镜,微笑,黑短发,治愈系,千杯不醉,绿眼睛,石田彰,悲情往事,里人格,红发大哥哥,赌圣,好男人,修长的手,缺失的心,在旅途,羁绊,完美主义者……
我对这些词汇的热爱,几乎全部由小八衍生。我至今找不到谁能替代。
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当他什么也不想要的时候,老天把最重要的另一半硬推进他的生活;当他终于习惯了、适应了、想要真正开始生活的时候,老天又把那个人掠走。是人,却由于复仇的屠杀变成妖怪,三颗耳扣摘下来,会有藤蔓爬满全身。喝酒永远不会醉,赌牌永远不会输,做饭洗衣把三个大男人照顾得服服帖帖,干起架来又能把随便什么人轰出地球。没有心的人,没有家的人,无痛觉般亲手挖出自己眼球的人,比实际年龄提前40年心灵衰老的人,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的时候也会用模型般的微笑填补不安的人。想要一个怎么杀也杀不死,能替他生一窝孩子的悍妻的人——然而永远不可能得到她的人。
疼吗?
剧痛过去了,钝痛从来没有停止,然而本人早已经麻木。
恨吗?
曾经恨除了她之外的一切,包括自己,然而恨意已经被时间、朋友和新生的名字消退。
空吗?
不空了。心脏很窄小,被旅途填得一丝缝隙也没有,甚至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装填上去的。
爱吗?
——当然,没有爱了。不会再有了。
幸福吗?
——是的,当然,很幸福。(语出官方十周年特典《最游人》)

昔人已成黄鹤去  2007-11-25 20:45

这期看电影·午夜场(封面是吴先生和张先生等人在威尼斯的骄阳下怒放)的主题是“等待”。
文章说,等待,是疯妈念的诗。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疯妈等着李不空,却等来了阿廖莎。
疯妈等着阿廖莎,却等来了铁轨上的婴儿。
疯妈等着孩子长大,却丢了绣花鞋。
疯妈等着绣花鞋回来,终于等到了。

疯妈穿着绣花鞋和李不空的军服,踩了一块油绿色水草,消失在云南的60年代,孔雀蓝的冰凉河水之下。

那只五彩的鸟不断叫着:我知道,我知道。
疯妈不是乘黄鹤去,疯妈是成黄鹤去。她终于跟着鸟飞走了。
这样的等待是一场极致的浪漫,也是极致的绝望。
我猜每个女人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经历过这样的等待。

白一萌来看这个构思——大学女生寝室杀人事件  2007-11-26 19:25

我承认我暗黑了,我BT了,我忽然想到这么一个故事。
故事的名字叫《不能说的秘密》。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表面活泼开朗健康正常,其实对别人秘密和私生活有病态窥探欲的女生A。
寝室的厕所有一间很小很小有隔板的阳台,从外面看不进去,里面也看不出去,于是深夜时经常有女同学跑去那里打电话或者聊天。
女生A逐渐发现了这个秘密。她的另一个习惯就是每天12点到1点藏在厕所的隔间里,装作上厕所的人,用录音机偷偷录下打电话者的对话。
她像个收藏家一样,把这些录音资料分门别类藏在电脑文档中,每个人的名字作为文件夹命名。她们的家事、情事、各种见不得光的秘密,在A的收藏中逐渐延续成每个人的隐私故事。A最喜欢一个人听这些故事,对她来讲,这种乐趣远远超过了一切小说电影。
而周围的人对此毫无知觉。

直到有一天,躲在厕所隔间的女生A目睹了一起杀人事件。她拴着门,只看见墙缝下面从某间门后流出来的血,录音机也录下被害者受到遏制的惨叫和喘息声。她看见凶手的鞋子,一双毛茸茸卡通图案的大头拖鞋。那时是12点45分,这双拖鞋踩着血在厕所内逡巡,围着A所在的隔间转了好几圈,终于把被害者拖走,把血迹清洗干净,从容地走出门去了。

A通过那一双鞋的行动,看到了杀人的全过程。她怕得要死,怕被凶手知道自己是谁。

第二天的生活照旧,夜间的事好象没留下任何影响。厕所地面干干净净,也没有挣扎的杂乱痕迹了。A小心翼翼地点数着每一个同学和楼里的工作人员,并没找到是谁被杀害。

更重要的是,也找不到哪个人,穿那样的大头拖鞋。

A 无法令任何人相信自己所目睹的杀人事件,包括家人、朋友和警察。她开始了独自的、漫长的调查和寻找过程。她只相信那晚,她所亲见的殷红血迹,以及凶手的拖鞋。然而一年两年过去了,A的记忆被时间消融得十分模糊,她发现自己有下意识地为了定位受害者与凶手而修改记忆——于是逐渐地,A也不能相信自己的记忆了。
A像个强迫症患者一样,逼迫自己找到她所亲见的一切。

她发现每个同学的声音,都和受害者有些相仿。

她又发现,接二连三地,很多人换上了那种式样的拖鞋。

而自己的记忆已经无法相信了,于是根本不能确定目标在哪里。

A把自己在这所宿舍楼内生活的余下两年半时间,全部用来寻找杀人事件的线索。她在漫长的调查中丧失了灵敏和尖锐,强迫症的倾向越来越严重,经常被一点若有若无的蛛丝马迹吓得夜不能寐。
因为她知道,在她知道凶手存在的同时,凶手也知道她的存在。
她和凶手是世界上仅存的,知道这件杀人案的两个人。谁先找到对方,谁就赢了,被找到的一方则是毁灭。
也正是由于这样的顾虑,A从不敢大张旗鼓地询问,只能旁敲侧击,只能警惕地观察一切风吹草动。她担心着自己随时会被杀死,也担心随时会有另一个人被杀。
毕竟凶手就是她身边的,某一个人。

A的录音资料和记忆,替代A之前的怪癖,成了她生命中最大的,不能说的秘密。

毕业前夕,A终于在同寝室友的脚上,发现了似乎和记忆重合的一样的拖鞋。那室友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仍然微笑地望着她。A也只好先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哪怕吓得浑身发抖。
与穿大头拖鞋的室友相处一周之后,A终于精神失常了。
A从那间厕所的窗户跳下去,摔得残废了。
A从这栋宿舍楼里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楼里的所有女生,在一天夜里,都聚集到那间惹事的厕所里去。A的室友还穿着那双卡通图案绒毛拖鞋。她对她的同伴们说:“大家一起发毒誓。从今天起,谁也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否则遭天遣下地狱。记住了,谁也不能说出去。这是我们大家的秘密。”
她的眼睛里透射出偏执的光。一个性格软弱的女生开始哭了起来。
在这样子的哭声中,女孩子们一块把A存放录音资料的笔记本电脑丢出窗外,砸在地上,摔成了八瓣。

第三个不能说的秘密诞生了。

这一期saiyuki外传的连载……  2007-11-29 20:56

外传会以悲剧收场,这几乎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吧?
拖了这么久的连载,大婶终于开始下重手了。我只是没有想到,第一个出列的,会是卷帘。
独自留在实验室中一人面对几只人造妖怪举起刀的西方军大将卷帘。

那些实验室的妖怪,是哪吒未成人形的兄弟。痛苦的,得不到解放的,失败产物。
哪吒是谁?斗神太子。一人打赢一场战争的少年。
卷帘抵挡不了一个哪吒,何谈数个。
但这家伙主动地、高高兴兴地出列了,好像在这儿留下来掩护同伴逃走,就是他的使命一样。
爱樱花、爱喝酒、也爱美丽女人的卷帘大将。
揽过小悟空说他是自己私生子的卷帘大将。
像能干的妻子一样给天蓬整理房间的卷帘大将。
他看着那些庞大的狰狞的妖魔,脱口而出的居然是“解放”。
“要解放你们……”这家伙脸上流着血笑道。

他有多爱自由呢。
他们四人打这场打不嬴的仗,不就是为了脱离腐朽的天界,投身人间快快活活玩一场?
可这家伙居然留下来了。
金蝉手无缚鸡之力,带着小悟空逃走。
身为元帅却屈居在卷帘手下做副将的天蓬,也并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
没有高声激动的挽留。
没有声嘶力竭的离别。
没有“我也留下与你共同作战。”

天蓬依然驼着背,白大褂的前襟都不扣好,头发遮着眼镜,眼镜遮着双眼。
他嘴角的笑意,同他亲爱的主将何其相似。
因为相信那男人。
因为前面的路还需要自己引导。
因为他们都是爱自由的人。

“一会儿再见啦。”
卷帘的背影这样说道。他持刀等待的矫健背影竟然有那么点沧桑了。(我原以为无忧无虑的天界人永远不会有红头发哥哥血海归来的沧桑)
天蓬笑了笑,随便应承两声,然后关上实验室的门。

天蓬又带了一段路,直到追兵多得无法甩掉。天蓬沉默着杀入人群中引开了追兵。他留给悟空的那笑容,好像从应承卷帘的时刻,就一直延续了下来,没有改变过。

张扬的、狡猾的、从容的元帅。
暴烈的、狂放的、孩子气的大将。
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人格魅力。

大将在实验室中靠墙叼着烟,他脸上已经血流如注。
元帅在追兵中冲杀前行。
说着一会儿再见啦,我却想到如果这就是某人给某人的最后一句话,我一定冲到日本去杀了大婶那个女人。
就算真的要玩惨烈,至少让血流在一处吧。这两个灵魂相切的男人。

等到过了五百年,在那下着暴雨的树林边缘,一摊血泊中重新遇见。
至少知道了五百年后的事情,我不会难受得太厉害吧。

嘿,你猜我会去到哪儿了?  2007-12-02 13:45

“Hey. Where do you think I’m going?”
他滑稽地咧嘴笑着,手慢慢从那个人手腕上松开了。他还盯着那个人的脸,但却看不见了,因为他眼前产生了某些幻觉。
难以名状,地平线上忽然漫射出的柔光。——是幻觉吗?他不知道。
他像享受着从前二十几年的所有生存体验一样,享受着死亡的滋味。手背上的液体一定是那个人的眼泪,可惜他不能亲眼看见那个人哭的样子了。
嘿,你猜我会去到哪儿了?
可不要跟着我啊,我只想一个人去探险。
一切戛然而止。

头像和小八  2007-12-25 15:12

本来这张图,旁边赫然写了个“猪”字,被我截掉了。
日本人也该明白一个正常男人不可能姓猪的吧,即便用那个似是而非的日文发音cho给遮下去,总还是很奇怪。
峰仓具有一种极黑色且扭曲的幽默感。在某个drama段子里,一行人吃野猪火锅,就被Hazel那骂人不带脏字的来了一句:真是同类相残呀,八戒先生……
以及她自己编写的圣诞短篇小说中,小8很高兴地说:今年韩流大热哩,有人说我像裴勇俊……
然而我竟然坚持下来了,真正不可思议。已经有不止一个人跟我说“你歇歇吧,记着最游记只是一部青春偶像剧”,也不是第一次听说“峰仓玩style玩到江郎才尽,reload质量大不如前”之类。
然而我这么花来花去的人,竟然已经坚持了这些年了。
也会在西游记片尾曲看见袒胸露乳抗耙子的猪哥哥时心里结实地抖三抖。
也会一听见“三藏”的召唤脑子里第一反应是个金头发紧身衣的暴力男人。
也就是说,在我这直白而渐渐失去趣味的成长过程中(少女心开放后关闭之过程),支撑我的一颗腐朽的心的那个玩意,竟然是这么kuso的一本漫画。
峰仓今年画得断断续续,因为妇科一些老毛病,搞得很严重不得不住院开刀。这女人一回来就又开始画了,虽然只有不多的几页,却把我感动个半死。
其实打动我的那一切的语句和态度,都是出自这个女人的心里吧。祝她早日找到好老公,身体健康活到100岁。

新年了,感谢名单  2008-01-02 13:49

感谢爸妈,你们真好,永远爱你们。
感谢姥姥妹妹和姨妈们,虽然不常见,但时常在想。
感谢丫丫同学和bym同学,多谢你们大度地容忍我这种朋友,并且给我一些理想主义的火花。
感谢没见几次面的马思大美女、小新大神以及那位从但丁老家给我寄明信片的某菜,感谢刘梦帅哥,你们让我保持了仅有的生命力。刘梦fighting~地域不是问题!
感谢宿舍同学们,生活上能忍我的确不容易,你们很伟大。
感谢多次帮我应付签到的dream order shake同学,你太厚道了!
感谢唐诗三百首、银河英雄传说和鬼吹灯。我真的已经不太看书了。
感谢老柴、肖邦、莫扎特和王菲,你们让我在挑灯夜战的时候不至于睡着。
感谢新番动画、粤语片和yy充实了我的精神生活。
感谢顾惜朝先生,我经常拿你当挡箭牌,虽然现在你还窝在我宿舍床上惹了一层灰。
感谢老姜,尽管门阶上还藏着鬼子,但阳光依旧灿烂,因为太阳每天都照常升起。
感谢美丽的北京城,我的家乡,感谢背负历史面向未来的C青年,你知道,2008来了。

。。。watched a film <Kalifornia>  2008-01-21 21:25

so I found it eventually on emule.
the film typed crime, casted Brad Pitt and my beloved David Duchovny (when they were in their early thirties 1994). DD played an adventurous writer who went on a trip to California investigating serial killers with his pretty but tough little girlfriend. the role brought back some good memories of dear old agent SPOOKY Fox Mulder(oh how I miss him). And his girlfriend looked like Faye Wong from a certian angle.
Pitt was the insane killer. He was so very fatally hot that way.
DD spoke in dynamicly beautiful American pronunciation~
he said that serial killers lived in a place between dreams and reality but they could not recognize it. perhaps I am living in that place too but who knows
on dear. my English is drained. I think this will be the last article from me in a period of time.
I am used up dear friends.

大风筝13 Jun 2006 07:05 pm

夏了,亲爱的们。

我的背景音乐第一首不知为何丢失,现在一打开就是《盛夏的果实》。

忽然想起羊坊店那地儿的铁道部宿舍大院。曾经是这样的:一吃完晚饭,往身上拍些刺鼻气味的蚊不叮香露,穿着现在想起来会害臊的背心裤头,就往后面的大平台去。那儿总有人遛狗。到达时大概六点半,天色尚呈灰橙,晴的时候很清明,闷的时候就仿佛能洇出水来。

蝉噪声尚未平息,蚊虫缭绕起舞。万物骚动不定。那种在记忆里被美化过的无与伦比的精妙。天地生灵浑然一体。

和zn,一个和我缘分极重的女生一起,绕着大平台,顺时针或逆时针不变,一圈圈地走。慢悠悠地,山南海北。一般的话题是,最近又看了什么书,编了什么故事,喜欢怎样的女子才叫做漂亮。周围是老人和小孩,还有各色小狗。有的狗暴躁,见我们会汪汪乱吠,二人吓得一跳一跳,叫两声,互相捶着大笑起来。

到夜晚。闷热不减,身上都见了汗。人渐渐少了,走的慢一些。平台上有铁路局一座楼,一楼的,隔着生锈的防盗网和毛玻璃,能看见灰白的日光灯和朦胧人影。有时候可以见到挺拔英俊的保安。因为人少了,就开始肆无忌惮,说话声笑声没规矩地大起来,有时停下来看楼里的人,猜测他们在做什么。有时也讲鬼故事。天黑了,看见星星的情况少,多数是蒙蒙的月亮和百米之外会城门马路的并不迷乱的灯光。讲鬼故事,互相恫吓,讲预言梦、闪灵、吸血鬼、僵尸游戏、冤魂。一下子汗都下去了,汗毛竖起来,夏夜有凉风。

远远听到某个电视剧的片头或片尾曲响起来的时候,知道该回家了。多数情况下还不舍得走,直到她爸妈来找她。我一个人回家去,要经过一条没有路灯的小路,脑子里都是鬼故事所以走得飞快,回到家又是大汗淋漓。

那孩子和我一道,上到高中,终于在最近之后渐渐远离,她有她的路。我还是时不时想起她来,老家伙。

夏天。小时候养过很多动物,养死了几波珍珠鸟,哭过几鼻子。有一只叫“交嘴”的鸟,一根细线套在脖子上,拴起来把持在棍子上玩,据说那鸟训好了会表演叼钱币的游戏。可惜我那时小。鸟后来已经被我逗惊了,一见人凑近就张开嘴对着你,有时直接扑上来,又被绳子拽回去,却回不到棍子上,上吊一样垂在下面乱扑腾。鸟是在8月份,养了两年之后放生的。记得那年我很绝然地告别了什么东西,现在也想不起来是什么了。鸟就同它一起告了别。把它颈上的绳子剪断,在斑驳的浓荫下面看见它一忽儿消失。练习这一姿态,想必它已练了很久。这次没有哭鼻子,因为已经长大。

二姨家的狗coco前两天丢了。那个老家伙,我也想得紧。多半是被人抓去炖了,很伤心。

去年的这个时候,带着忐忑和满腔郁闷去杭州上海大连散心,在上海第一次见到顾惜朝。再早些,六边形的教室和四十多人的汗味。每天玩命学和玩命疯的日子,黑色星期五。那群老家伙,想念到内伤。不仅是想他们,也想那段时光。也不是苦尽甘来,也不是热血奋斗,反正就是很想,班日志上乱七八糟的批注,骑车下学路上街边一闪而过的灯影。

而今夏我并不期待。过了年纪了,有点唧唧歪歪。

你还记得吗,记忆的炎夏。

最后说一句前两天读了一篇小说,法裔俄罗斯作家写的《一生的音乐》。窝在宿舍里,室友都在,聊天的聊天,玩笑的玩笑,就我一个人偷偷摸摸痛哭流涕,加上中午时分宿舍闷热,通身是汗。哭完之后一抹脸,去洗澡。迎着那种,北京夏天的炽热阳光,脸上风吹干的盐水,眯起眼睛才能看见,记忆冲我招手的微笑的影子。忽然就有了时光倒流的幻觉。

散落在风中的已蒸发喧哗的都已沙哑。

大风筝28 May 2006 12:37 pm

1.你的名字及年龄?(后者可给出一个模糊范围)
Gorgon,年轻人

2.你同意和电影相比电视比较垃圾的说法吗?你更中意电视还是电影?
为什么?明明是电视比较垃圾。但是……我还是很喜欢看电视剧= =,中意电影吧

3.↑为什么?
精致,光影本身就是个谜

4.你更喜爱国产的影视作品还是国外的?
国外的

5.↑为什么?
国产电影和国外相比还差很多档次

6.请列出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一部国产好片。
重庆森林

7.请列出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一部国外好片。
对她说

8.你最青睐哪种类型的片子?(战争、犯罪、爱情、文艺、幽默、KUSO、科幻、史诗、励志、歌舞、动画、恐怖、悬疑、惊耸、记录etc.)
厄,科幻、恐怖、惊悚、史诗、不太文艺的文艺片

9.请说出一位你最心水的本国男星。
梁朝伟

10.请说出一位你最心水的本国女星。
林青霞

11.请说出一位你最心水的外国男星。
DD^^

12.请说出一位你最心水的外国女星。
费雯丽

13.请说出一位你最欣赏的本国导演。
想来想去,还是王家卫

14.请说出一位你最欣赏的外国导演。
不知道也,看外国片都不看导演的

15.如果由你最心水的本国男星与最心水的本国女星搭档出演一部由你最欣赏的本国导演所导的你最喜欢类型的片子,请发挥想象设想一下比较理想的故事情节。
他是个有狂躁症的负伤军官,她是个妓女,两个被遗弃的人合乘一艘船往深海中去

16.如果由你最心水的外国男星与最心水的外国女星搭档出演一部由你最欣赏的外国导演所导的你最喜欢类型的片子,请发挥想象设想一下比较理想的故事情节。
她是一个千年吸血鬼,爱上了有家室的诗人,放弃一切想与他在一起,最终却在疯狂驱使下杀了他的妻子和孩子。绝望的诗人割腕自杀,吸血鬼献身而拯救他的生命,把他变成了又一只在时间洪流中寻找的吸血鬼。

17.目前你最想看什么题材(故事)的片子?
大刘的全频带阻塞式干扰改编

18.如果你是投资方,会希望由谁来导演该片,又由谁来主演,角色分配如何?
斯皮尔伯格导演。男女主角的话,只要找漂亮的俄罗斯小姑娘小伙子就好了,将军一定要霍普金斯大叔啊啊啊~

19.看过恐怖片吗?如果是的话,曾被真正吓到过吗?
看过,吓到过

20.请描述一下你被吓到最严重的一次当场的反应。
很惊骇,半天说不出话来

21.是否很关注一部片子的OST?
我得搞搞清楚OST是啥

22.在你看来,OST对一部片子的成功起着多大的作用?
同上

23.你是否承认对电脑特技有迷恋情结?
没有

24.在你看来,华丽的电脑特技对一部片子的成功有多重要?
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则成功,否则就恶心了

25.你喜欢一个人看片还是和很多人一起?
自己看

26.在电影院和正版DVD中,你的选择是?
DVD

27.在私人场合看片,你会为之特地制造相应气氛吗
不会阿,堆在沙发上就看了

28.你是否比他人更热心地抢看新片,还是会较旁众更痴迷地收集经典旧片的相关周边,或者两者都是?
后者吧

29.你会为了方便快捷省钱而去使用BT、ED、迅雷等超级下载工具吗?
非常严肃地说……会(啊啊啊我错了)

30.在你看来,BT对原作版权的侵害有多严重?是否支持将BT完全封杀?
不支持,该进电影院的还是会进电影院,该买盘的还是买盘,一部我真正欣赏的片子,绝对不会仅限于下载观看的

31.平时会买影视刊物吗?如果是的话,请举例说明。
看电影

32.你一般通过什么途径知道新片?
杂志、网络

33.一部影片最可能首先吸引你的会是它的什么?(故事剧情、演员阵容、幕后制作班底、OST、海报、预告片、花边新闻etc.)
剧情、演员、预告

34.你会为了一个非常喜欢的演员而去忍受一部其他方面一无是处的垃圾片吗?
会,忍过很多次了

35.如果是的话↑,请检查一下自己是否会为了麻痹受创神经而自我暗示该烂片为好片,乃至最后指鹿为马、黑白颠倒地向不知情的他人大力推荐该片?
不会,怎么可能

36.有没有什么艺人会让你看到他(她)的脸就马上换台,坚决抵制他(她)代言的产品,对有他(她)参演的影视作品风评再好都近而远之?如果有的话,请勇敢地告诉我们他(她)名字。
厄,胡兵

37.能解释一下导致你如此厌恶该星的原因吗?
太美丽也是种罪过

38.你本身参加过什么明星专门的fans组织吗?如果是请说出该明星的名字。
DD啊、梁朝伟阿、小钟阿

39.说出你迷他(她)的原因及时间长。
帅哥,气质好,人品好,DD……四年吧,朝伟到现在还在……很多年了,小钟我没有迷恋过

40.对明显有rpwt的明星仍然痴迷不已的其fans,你会产生“物以类聚、也不会是什么好鸟”这样的鄙视情绪而在生活中近而远之吗?
不会,人家玩人家的我玩我的

41.曾为了影视剧相关的东西而跟朋友争论到闹翻过吗
米有,但是曾经因为太HC被朋友鄙视过?

42.请在《东京爱情故事》和《大长今》中选一个。
东京爱情故事

43.自己写过影评吗?
算是写过吧

44.是否看过实验电影?
不敢看,down了又删了

45.在你看来国内地下电影有出路吗?
有,出路大大地。

46.如果条件允许,是否会考虑自己扛着DV出去拍一些小短片?
不会,因为对哪方面完全不行

47.胶带片和数码片对你有区别吗?
有的,喜欢胶片多一些

48.作为一个普通中国观众,你有多看重奥斯卡和艾美奖?
很看重。不够,很很很看重。

49.说出你心目中在好莱坞发展的华人影视界人士中最成功的一位。
吴宇森

50.说出你心目中在好莱坞发展的华人影视界人士中最失败的一位。
陈冲

51.你觉得国外文化对国产影视的影响大还是中国传统文化对国际影视的影响大?
国外文化对国产影视影响更大,至少看目前情况是这样的

52.请就如何让国内文化在影视艺术中占据比现在更有利的位置谈一下你的看法?
把传统文化渗透到内核中去,不要只是披着中国外衣讨好国外观众

53.以你的审美标准来看,刘玉玲和董洁谁更漂亮?
董洁,对不起我觉得前者很丑

54.对广电局的剪刀手,你抱有的情绪是?(愤怒、鄙视、无奈、无所谓、迷惑、赞赏、引以为豪、爱戴、膜拜etc.)
一个字:靠!

55.在国内尽早确立起电影分级制度你认为是否必要?
很必要,真的,赶紧做吧

56.喜欢看动画片吗?
还好,不是很迷恋,也算挺喜欢

57.你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蜡笔小新》或者《南方公园》吗?
不会,我会给他们看《龙猫》

58.你一年会看几部记录片?一般它们会关于什么领域?
不太看纪录片,探索频道那些我都挺喜欢的,电影的话是自然纪录片和人物纪录片比较好玩

59.悲剧、悲喜剧、喜剧、正剧,你更青睐哪一种?
悲剧

60.列出你看过最出格的一部片子的片名。(如果记不起片名情形容一下其中情节)
所多玛120天

61.如果改编出色,你是否接受于原作出入很大的影视作品?
接受,完全接受

62.请用四个字形容一下你对重拍红楼的态度。
怀疑观望

63.电影院里的不文明行为中最让你无法忍受的是?
喧哗,聊天,特别是说出后面的情节

64.请说出一部你预期很大,观后却异常失望的片子之片名。
七剑

65.原声或配音你会选择?
原声

66.最近一次吸引你走进影院的片子是?
金刚

67.怎样的片子付你钱你也不想去受罪?
无极那样的

68.看片子时不吃东西会浑身难受吗?
吃东西才会难受

69.请说出一句第一时间出现在你脑海中的台词。
说实话,亲爱的,我一点也不在乎。

70.请你对张艺谋说一句话。
张导,你回来好不?

————————————我是以下问题有耽美色彩的警示线————————————

71.你成为同人女多久了?
四年多

72.最早迷的领域是?
lotr(指环王)

73.为什么会想到腐到影视领域来?
因为那个精灵太%¥—*¥#……

74.第一部让你大萌的片子的片名?
x-files

75.有史以来萌最久的片子的片名?
lotr,xf

76.请列举出你萌过的三个CP。
A/L,狐狸大叔、逆水戚顾/顾戚

77.会因为对角色的热爱与大萌而将感情衍生到真人演员身上去最终陷入rps道上去吗?如果是请举例说明。
奇怪,DD就一点都没有,OB和小钟多少都有一点,前提是看到好看的文

78.看过影视同人吗?国外的slash呢?
都看过

79.感觉如何↑?
slash写手比国内影视同人水平普遍高

80.国内影视同人和外国slash相比,哪个更合你的口味呢?
后者

81.觉得两种文章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slash有放弃声明,因而作者不会无责任地乱写

82.你心目中影视同人的底线是什么(不包括演员rps)?
平胸犯jian

83.无关写作底线,请单纯谈论一下题材或CP上的雷区。
恩,比如攻受双方为了得到对方而下药的,比如万人迷贱受主动让他人ooxx的……,cp无雷区

84.万一撞到大雷,你的反应是?
拍砖走人

85.是否有什么特殊口味或爱好?如果有,请描述一下。
喜欢看虐心、喜欢悲剧

86.什么题材会让你毫无抵抗力?
现实主义近gay文的题材

87.你是否觉得自己迷的东西(题材、CP等)总是很冷僻?
不是很冷僻,是很热

88.在对原影视作品极端迷恋相关同人作品又极度缺乏的情况下,你是否会放弃底线,饥不择食?
有一点……吧

89.看过同志题材的影视作品吗?如果是,感觉如何?
费城和春光感觉很好,蓝宇就一般般,美少年之恋……无语

90.写出你最喜欢的一部同性恋影视作品。
霸王别姬

91.自己有写过影视同人吗?(翻译不算)
写过,短文而已

92.看到很棒的外国slash会考虑翻译成中文推荐给同好吗?
考虑是一回事,英文水平是另一回事

93.列出一篇你最喜欢的影视同人的名字。
Little Things Big Deals

94.你曾经为喜欢的片子作过MV吗?
没有,不会

95.在你看来,同人MV的前景如何?
前景无比广阔

96.说出一个你看过作的最棒的MV的名字。
鹰在飞

97.你觉得国内男星中谁最有潜力饰演同志?
钟某人,虽然他自己肯定不愿意

98.你觉得外国男星中谁最有潜力饰演同志?
安东尼奥班德拉斯,ms演过不少了

99.假设你是万能的影视大神,你会选择哪些人来演一个什么样的同志片呢?
让钟先生演采花大盗,遍采天下美男,后宫成群哇哈哈哈哈哈哈……

100.终于作完了这套影视100问,留下你最想说的一句话罢。
就不给你留。

大风筝28 May 2006 12:04 am

今天是协会的期末腐败。一堆人在川菜馆里风卷残云,然后大半夜的乐颠颠地捧着西瓜奔向静园。一晚上的话题都是围绕着吃,忽然就说起来,自己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我确实是个馋人,我喜欢吃的东西大多营养丰富价格不菲,如果把我扔到上流社会呆个一年半载,估计很快就乐不思蜀。对我来讲,宁可省下一顿晚饭,也要保证午饭吃得味美,不喜欢吃干脆饿着,饿两顿也死不了人。如此说来这大概是大城市独生子女通病了。

然而常常想起自己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三样,牢牢记在脑子里。

在新疆吐鲁番交河古城,地表温度70度以上。整个世界都是炙烤的白色,空气里有流动的热浪。不敢吸气,怕灼伤了呼吸道。也不敢呼气,怕呼出一口气就着了。在城头上,烈日下,走过一遍城墙,约四十分钟时间。其实那古城极宏伟,又极苍凉,全部是黄土砌成,在广袤的西部荒原上,如果夕阳西下,是能令人落泪的。然而正午时分,走过一圈脑子已经开始发晕了。就这样晕乎乎地走下来,被招呼着坐进一处遮阳棚下,吃了四分之一个冰镇西瓜。

无数人向我讲起新疆瓜果鲜美如蜜,我便只在心里想:你是没有吃过交河古城下的冰镇西瓜了。你不能懂得那种天降甘霖一般的滋味。

在四川成都,刚刚自人满为患的九寨沟归来。来回三四天时间,吃下去的东西不比平日的一天。没有新鲜蔬菜、没有新鲜羊肉、粥都是黄水汤、偶尔得了根黄瓜就饿虎扑食一样扑上去。最后一天的行车,整整一天没有吃过东西。我是馋人,我饿得慌。整个心腔都有无数爪子乱挠。看见邻座的小朋友吃牛肉干,努力控制半天自己不要没出息地留下口水来。回到成都已经晚上10点多,父亲的朋友来接我们回酒店。四川人能侃,那两个老朋友在房间里一顿海聊,我们三个饿着肚子的强笑奉陪,我看着那时钟嗒嗒地走了半圈,只觉得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终于朋友走了。我也绝望了。在北京,几乎没有饭馆能开到10点以后的。溜达了半条街,看见一处小小的门脸,荧光灯牌子上写着:24小时营业。于是走进去,吃了一碗雪菜肉丝面。好大一碗,鸡汤底料,浓绿的雪菜漂浮、彤红的辣椒做底。店主大叔也不介意半夜开工,看见我们三个吃的欢,就很高兴地笑。

事后在成都吃到无数美味川菜,却都赶不上,饥肠辘辘时那一碗雪菜肉丝面。

在阿尔泰山的明珠喀纳斯,在哈萨克人的家里,旅伴挑了一只羊来吃。那个地方,晚上走出帐篷,除了天上星星,什么亮光也没有。踩一脚一泡牛粪。坐在那儿,主人家的妻子和两个恬美女儿剥肉,一块肉、一块油,交错而置,肉串短小精致,倒像工艺品。在火上烤,油滴落下来,噼啪作响,一股烟气缭绕在帐篷里,加上我们都喝了他家酿的酒,头脑可能不清醒了,只觉得周围云里雾里看不真切,只有人的笑语声和周围人身上传来的体温。脸上迅速地烧红。就着酒劲,肉串一批批地上来,一批批地消灭。那是高原的羊啊,那么不加造作的浓烈质朴的味道。主人家的黄狗蹲在脚下,非常安静地任我抚摸。主人一高兴,就拿起冬不拉开始唱歌了,不标准的汉语,唱东方红。

一瞬间不知道身在何处,茫然却自得。想起那夜的烤肉串,永生难忘。而同行的旅伴,而今又各自飘散在何方?

写到这儿,一贯的善感毛病发作,心下喜,又怅然。我便要行乐去,此生若遇,玉盘定赠给冰心一片之人;珍馐,定散布于天涯海角;唯独让那万钱,在某些人的内裤侧逢里随他们一块烂了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