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吃饭时瞥到电视里面的《艺术人生》,朱军在“采访”小崔。一晃十年,小崔老了,眼袋、皱纹全上了,但是他那种淡淡的幽默、轻松中透露出的执著依然如故。朱军“采访”他实在不是对手,基本上插不上话且不说,也基本上接不上话,高下立判。春晚上冯巩对他的讽刺似乎没有带来什么改进,他的套话永远都不会少,貌似深情的字斟句酌等来的结果却是遣词造句方面的矫揉造作,看着着实地累。小崔在今年春晚上貌似无心的一句“没关系我这节目收视率低”让我听了心里一酸,上次看了期《实话实说》,采访一个警察,主持人和嘉宾都没有什么问题,但这节目已经再也不是当年小崔主持的那个《实话实说》了。那份犀利,从题材到过程到背后想表达的意思,如今再也回不来了。他说的作为媒体的责任感,真不知道如今的行里有几个人能听得进去。超女红了后,台湾某著名策划人不屑地说“这有什么,我们以前在台湾炒作熊xx时就这么做过”云云。我看了心里真是难过。大家除了赚钱其他什么都不顾了,还争着比谁堕落得早。这个社会怎么了?为什么我们在学习西方的文明时学成了这个样子?遍地的事故,各种各样的事故,什么行业都有,相同的是为了钱而草菅人命。不说了,洗洗睡了。

- 以后坚持每天写一篇垃圾,信笔由之,一吐为快。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