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4月13日

最近听朋友的推荐,看了余华的《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很久不看小说了,感觉现在很多人的小说基本上都是在抖包袱和卖乖,那种机灵看多了就免疫而致麻木了,反而不如多读点历史去。嗯,前不久刚看了曹聚仁的《文坛五十年》,很不错,推荐。
看了余华的这两本书(事实上是《活着》还没看完),发觉自己还没有麻木,良知还没有泯灭。看着看着就想哭,我觉得自己早就心如铁石了,看来还没有。

华很冷静,看着他的不带感情的描写,就这么平铺直叙地讲述别人的故事,看他讲那些平凡人物的真实的心理、思路、动作、语言,就是这个字:真实。有时候我非
常痛恨这冷静,我在一旁看得悲从中来,他还自顾自地有条不紊地叙述着。有时候我也能感受到他的叙述也有感情,即使是简单的一句重复句,那种深深地叹息就缓
缓地升起。
看着许三观和福贵对生活默默的承受,心里像刀割一样。普通的小人物们对于自己命运的把握实在是有限得很,对于他们来说,站在命运面前就像站在车轮前的螳螂一样,除了低首啜泣还能怎样?他们只能随着大浪浮沉。
我很怀疑那些励志的书能有多少用处,能改变多少现状。历史是少数人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正确的。历史里面书写的人名有多少?历史上活过的人有多少?现在正在活着的人又有多少?
《芙蓉镇》里面姜文的那一嗓子,包含了多少屈辱、不幸和坚韧?好死不如赖活地活着。
扯远了。对于余华这样的作家,我是又爱又恨。
朋友说,电影里面的福贵和书上比,就是在天堂里面。信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