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墓里,荆棘丛生。风雨过,唯一的一株桃花盛开。好清冷的时候,天色如晨。一声叮灵的雨声滴下,一瓣桃花飘落,就像前世的姻缘。一段小憩里,我梦见一个莲步姗姗的女子走来,用笑容为我祭奠。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