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02日

我在墓里,荆棘丛生。风雨过,唯一的一株桃花盛开。好清冷的时候,天色如晨。一声叮灵的雨声滴下,一瓣桃花飘落,就像前世的姻缘。一段小憩里,我梦见一个莲步姗姗的女子走来,用笑容为我祭奠。

2006年02月03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毛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晰。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泗。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址。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蝶恋花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钗头凤 陆游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钗头凤 唐婉

世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

陆游和唐婉是表兄妹。
陆游母亲的嫂子即是唐婉的母亲。
陆游的母亲尚未出嫁的时候,
在娘家与嫂子关系不和。
由此,自然也不喜欢嫂子生的女儿。
但是当时的风俗经常是亲上加亲,
因而唐婉还是过了门。
唐婉生得很漂亮,而且是当时有点小名气的才女。
和陆游感情非常好,
但是她在家庭中的行为可能属于比较开明的一类,
时常令婆婆感到不敬。
陆游的母亲虽然经常抱怨和训斥她,
但也还是能够容忍的。
但有件事情是她无法容忍的:唐婉婚后数年未育。
她不愿意让儿子因为这个女人而绝了后。
当时,生育是家族的大事。
陆游母亲以这个理由提出要休唐婉,
无论陆、唐两家的谁,都觉得提不出很多有力的理由来反对。
最后,两人终究被迫离婚。

离婚后陆游先娶妇,新娘姓王,
过门后很快生了孩子。
唐家愤愤不平,觉得不把女儿嫁出去,
面子会失尽。
于是将女儿嫁于当时也很有点名气的另外的一个文人。
这文人对唐婉很好。
他是唐家的世交朋友,
完全知道陆游的文友,对陆游比较钦佩,
也很同情唐婉,想尽力令她幸福。

一日陆游去游览沈园,
正巧遇到唐婉夫妇也在园中。
双方很尴尬。
唐婉的后夫知道他们两人情缘未了,
就主动为他们安排一个单独谈话的机会。
说:“你表兄来了,你们是亲戚,何不去聚聚呢?”
于是,唐婉就带了一个丫鬟,
还有一壶酒向陆游走了过来。
双方各说分别后事,知道今生缘分已尽,
再无复合的机会。
说不尽的伤心。
唐婉亲手向陆游敬了一杯酒。
陆游饮后,在沈园题写了那首《钗头凤》。
写罢,搁笔而去。

沈园一会后,
唐婉悲恸不已。
回家后,反复玩味陆游的词,
和了一首同样的曲牌的词。
未几郁郁而终。

唐婉的丈夫后来将这和词交与了陆游。
陆游看后什么心情,没有记载。
在陆游晚年的文集当中,
还有很多文章和词隐约地、反复地提到唐婉其人和沈圆的最后一会。
那时,陆游已是儿孙满堂了。
多年后,陆游本人还重游过沈圆,也有词作。

故事中的每一方都不可算是坏人。
但是后来的结局却是悲惨。
每个人行动的动机都是爱而非仇恨。
甚至连陆母也不例外。

但是,世界上,有些爱就是不能互相兼容的。
这种没有恶意而导演出的悲剧,
在任何时代、任何地点、任何文化中都大量地发生。
而且,就以它的存在,冷峻地告诉人们这一事实。

所以,爱,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而且,爱,有时并非意味着善良。

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确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
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一剪梅

红藕香销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
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
又上心头。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
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
玉枕纱厨,
半夜凉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
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
帘卷西风,
人比黄花瘦。

 

武陵春

风住尘香花已尽,
日晚倦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
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
载不动,
许多愁。

 

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 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我思想,故我是蝴蝶,
万年后小花的轻呼,
透过无梦无醒的云雾,
来震撼我斑斓的彩翼。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