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战争中开发的用以对抗NEW TYPE的系统--EXAM.SYSTEM。

  是一种被历史浪潮埋没掉了的系统技术。然而根据此系统得到的理论数据,却为后来的格利普斯战争中的“生物体感知系统(バイオセンサー)”、逆袭夏亚时期的“精神感应框架(サイコフレーム)”,萨纳利(サナリィ)的F系列机上装载的“生化电脑(バイオコンピュータ)”提供了最基础的技术原理,这些都已经得到了证实。

  首先,必须做出一个定义。〖脑波也是电磁波的一种〗这是旧世纪末期,踏入20世纪初期通过实验得出的结论。既然是电磁波那么利用机械来实现增幅也是很有可能的。然而这种电磁波的出力(功率)竟然太过于微弱,以至于连对其实现控制也非常困难,正是如此当时该波的实用化进程也被迫正式取消。

  宇宙世纪0079,一年战争爆发。那时期里一些被称为NEWTYPE的MS机师,利用“直觉”对近光速飞来的荷电粒子束奇迹般的回避开来,这种情况频繁的得以确认。吉恩军技术开发部为了解析这个现象组织了一个专门的研究小组,这就是后来的福拉纳冈(フラナガン)机关。并做出了“他们是利用自身的能力使得脑波增幅,从而预感到对方的杀气”的推论。“所谓的NEWTYPE也应该是那种能够发射高出力(功率)脑波信号和接收该类型信号的人”基于这个推论,利用外部电器系统增幅脑波并能将反馈回来的信号反应在机械上的--“精神感应系统(サイ·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システム、赛可缪)”开始了研制。这个非常有名的系统量产机上自然是不可能被搭载,即便是实验中的搭载测试机也多数获得很高的战果。

  这个赛可缪系统,初期的体积非常大,想要在MS尺寸上实现实用化这在一年战争中是无法做到的。而此时的吉恩军实用化的方法是将其安装在大型MA上,在战争末期,这种新兵器发挥出了非常惊人的效能。直到格利普斯战争时期,奥猕斯塔研究所的凯普兰(ギャプラン)和阿克西斯的卡碧尼等机体才真正的实现小型化装备该系统并活跃于战场上。由于系统的小型实用化带来的必然是工艺复杂、制作周期加长、资金也会更加耗费得多。

  然而对脑波加以充分利用的意志并没有动摇。福拉纳冈机关的克尔斯托·蒙载夫(クルスト·モーゼフ)博士坚持着这个信念研究完成的EXAM.SYS。

  NEWTYPE=新人类,博士认为这种人是一种现在人类中更高级的人种,并且会成为人类的新敌人。所以福拉纳冈机关的主流派即积极的想要利用NEWTYPE的能力,又进行着与NEWTYPE对抗的系统的研究。博士构思的系统与赛可缪系统相比原理上非常单纯。人可以看作是一部雷达。赛可缪系统可以对脑波进行发射和回收,而EXAM系统则仅为接收机。接收到向自己发射的脑波,就可以对发信源加以锁定和攻击。这个原理与旧世纪早已实用化了的被动寻的导弹原理比较相似。尽管如此,然而在米诺夫斯基粒子影响下的目视距离范围内战斗是战场的铁则。对于初速度相对比较慢的导弹对方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回避或迎击。当然此时发射导弹的MS上还必须有着与之相匹配的能够接收对手脑波的系统。

  为了验证和更好的调整接收发送脑波信号的机械系统,博士开始利用候补机师玛利昂·维尔齐(マリオン·ウェルチ)进行测试实验并提取数据。玛利昂测试获得的战斗数据资料非常优秀,根据那些数据修正后的教育型电脑可以自动的对敌脑波(杀气、压迫力)进行探查,并可以不亚于玛利昂的反应速度对敌机捕捉加以歼灭。因此,这个对抗NEWTYPE的系统已经有了不错的完成度。可是由于没有NEWTYPE作对手时,对于脑波探查比较困难的一般机师作为对手时并不能够发挥出其压倒的威力。博士此时根据脑波感知的强弱级别,将对手的杀气浓度判定提高了敏感等级,之后一般人级别的杀气也可以察觉得出来了。然而增大了基础系统的感知能力后,系统中异常敏感的对敌脑波接收能力使得玛利昂在实验中处于精神暴走状态,且陷入了失去意识的昏睡状态中。然而此时对于感知对手杀气后系统的半自动攻击模式与MS母体机反应速度出现了不匹配现象。对手如果是宇宙战斗机或战斗铁球那么对其运动轨迹的预测相对而言比较简单些,母体机为MS-06S时也可以获得非常满意的战果。然而如果是以RGM-79E等MS为对手时,就会出现系统对MS-06S的反应速度无法实现补足提升的情况。为此博士再三要求使用MS-09R或YMS-14等机型进行升级实验,但由于福拉纳冈机关在政治方面的抗争失败导致博士在兵器部也遭受冷遇。并由此接到了转属至地球上的担任地上专用机YMS-08的变迁职务命令。博士出于无奈,只有使系统在感知到低级别脑波之时,调整加大核融合炉的脉冲信号,获得更大裂变的反应能量。即是使机体处于一种暴走状态,将这种过剩的能源全部用以提高机体的运动性。当然,此时的机体、机师精神方面都会承担非常庞大的压力和负担。“敌人并不是人类、是怪物、要有不息一切代价获胜的觉悟”博士仍然这样坚持执著的认为。博士并非是什么吉恩信念的狂热追随者,只是对自己的系统充满着自信。他认为此时利用用分配给自己的不完善的YMS-14机体,未必能够战胜联邦军的白色恶魔。并且本国福拉纳冈机关也在渐渐的疏远着与他的关系。这样下去无法真正获得对抗NEWTYPE的手段,出于这种考虑博士决意向联邦政府亡命。出于对NEWTYPE的敌意博士确实这样去做了,一说是由于测试机师玛利昂的机体暴走事故后再进行机体暴走提高反应的试验时,联邦军承诺可向博士提供RGM-79G作为测试机。该机在性能上要比YMS-08要高出许多,达到了博士需要的运动性要求。于是博士逃亡联邦,亡命后联邦军提供了RX-79G,由此新型的BD系列机开始走上历史的舞台。由于实验的结果非常良好,博士再次受领了二机进行改造。在他的助手アルフ=カムラ的天才的调整下,联邦军独自开发的技术磁气覆膜技术和为次世代机开发的大型喷射背包也被运用在机体上。瞬间能量出力曾有过是原来机体2倍的记录。但是博士的对NEWTYPE的敌意仍然是存在着。机体也被设置有异常高脉冲调整模式。尽管アルフ向博士提出了取消该回路的要求,但是也并没有得到跳除。作为妥协的方案“暴走状态控制在1分钟以内”的程序被附加在了BD-1和BD-3上。BD-1虽然多少存在有些安全性的问题但是也获得了非常高的战果。加利佛尼亚一线夺回作战时,仅仅只利用1机就完成了南部集团的佯攻作战任务,虽说多少有些夸张但事实却是如此。后与吉恩军特务部队交战受到受损。敌机也是EXAM.SYS是搭载机。ニムバス=シュターゼン。搭载有EXAM系统的YMS-08的机师。原是因为品行不良由前线召回至后方成为福拉纳冈机关的测试机师。由于他那令人刮目相看的战绩,机师的实力与“赤色彗星”“所罗门的噩梦”相比也难分高下。事实上在大战末期,他已经被内定为基西利亚少将组织的王牌部队“基马拉队”的一员,他专用的两肩部涂装成红色的YMS-14B也于战后在格拉纳达被发现。由于志愿参加对亡命的克而斯托博士的讨伐队的原因,基马拉队的转属也被迫推迟,对同僚也仅是说他去“复仇”。

  BD-1号机破坏、杀害克尔斯托博士、BD-2的强夺的确获得了非常大的战果。然在实验殖民卫星内与联邦军唯一的EXAM.SYS搭载机BD-3交战后,生死不明。那部BD-3的机师ユウ·カジマ虽然同时失踪但是后来却得以奇迹般的生还。此战后所有EXAM系统都消失了,战后实验殖民卫星残留的数据资料被搜集起来,又作为了类似于该系统的机械的新系统基础实验数据。

  MSZ-006搭载的是一种“生物体感知系统”。该系统与EXAM不同处是,在接收到对手脑波之后教育型电脑没有半自动攻击的程序,只是单纯的将机师的攻击意识反馈到机体上,也可以说是赛可缪系统的一种。这种“生物体感知系统”与EXAM的相同点为,这两者都是以对脑波的利用为目的的系统。当系统探测器感受到超越限度的脑波时,就会出现机体的暴走情况。由于感受战场上漂流的战死者(电磁波形态残留)的脑波思念意识由此出现增幅。作为机师的卡缪·比单就是一个例子。由于外部强烈的精神波动介入系统,致使核融合炉出现暴走,剩余出力能量将光束军刀安全(能源稳定抑制)装置解除而形成一种“(机体表面)光盾”ビームシールド(说是I-FIERD是不可能的,这个时代还未能够实现I-FIERD的MS尺寸运用化),之后向对手突刺过去。虽然战后卡缪生存了下来但是由于经历了系统的狂暴化的洗礼,也变成了废人。还有在逆袭夏亚中RX-93的暴走也是如此。RX-93搭载的“精神感应框架”与“生物体感知系统”同样,随着阿姆罗大尉的意识增幅后,使得核融合炉暴走,于阿克西斯下部形成一个超大的米诺夫斯基力场将其推离了大气圈。萨纳利的F系列搭载的“生物电脑”构成也相类似。因为能够感知到在宇宙空间中漂流、昏迷中的人的意识,这部赛可缪系统严格意义上来说才是真正的完成品。如果克尔斯托博士的人格能够稍许正常些,恐怕这类型系统也能够早些真正的完成吧。虽然这只是做出的推论,但是如果所有的人类都能够冷静下来保持和平的心态,这样的系统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