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29日

周末象是末日般,最是孤寂的时候,偏偏找不到人陪伴,

固执的不肯回家,华灯初上印人脸旁,泪倒是没有,许是风吹干了,

BBS上HALLOWENN PARTY一大堆,说要HIGH到天明,仿佛

都能够看到他们畅笑的脸庞。

朋友们,加班加班加班,工作象是麻醉剂,什么烦恼通通都

可暂且搁下,搁久了便遗忘,末了还有得钞票入帐,何乐不为啊。

这快乐我却也不能拥有,MSN上与人说我在空闲,对方却说我在

炫耀,只好苦笑,没人懂得亦求不来半分的安慰。

又见炊烟升起, 

暮色罩大地。 

想问阵阵炊烟, 

你要去哪里? 

2004年10月26日

刚过完生日,收到突如奇来的花,很是兴奋。女生仿佛永远拒绝不了花带来的

虚荣与贪慕。很谢谢盼盼给我这份惊喜,抱着花拍了两张照,幸福的小女人,

就是我当时那样子了。

生日是已经过了,却记不清这到底是第几个生日,或是如朋友说的,上了年岁了,

多多少少便不想去记忆,甚而连生日也免得去闹腾,象是过一次少一次青春。

 

女人啊,恐惧着年龄,恐惧着眼角纹,恐惧着走了形的身材,也只是担忧着,而

该发生的仍然一切照旧。

 

我倒也是不承认自已老的,似乎是能坦然接受现状的,骨子里觉得,20岁的女人

青春亮丽自有她的独特,30岁的女人成熟妩媚,也有她的个性。40,50,60,定然也

是各施其位各有所好的。人生的一道道风景,如你愿意去领略那便是无垠的美好,

既然注定了要一路的往前,那便安下心来,好好欣赏身边的一切,认真过好每一天,

认真了也美丽了。

 

我的,27岁生日。

 

2004年10月12日

很恼,刚写的一些文字都不知道跑哪去了,该死的BLOG,又吃掉我一篇心血。

 

那样的状态下,写别样的文字,叫我再到哪里去找呢。

 

这一刻,一丁点也想不起,刚才写的内容,象生生抽离了思想,一片空白。

 

 

你,一会要我离开你,一会又让我嫁给你。不是1,就是2的选择题,我向来无从着手。

 

我,不想离开你,也不能嫁给你。卡在了中间,你说我该怎么办。

 

没有答案,没有选择,没有退路。

 

你说要为我好,那你就逃吧,消失吧,但别指望我会恨你,忘了你。

 

 

感觉这五年,你我都在不知不觉间埋下颗炸弹,如今就快要引发了,破坏力是多少

 

我们都不得而知,不管期待也好,害怕也好,谁都逃不掉。

 

 

当毁灭了一切之后,便是重生的开始,不愿明天会更好,只希望我们还有明天。

 

 

2004年10月10日
擦身而过,注定也是缘份的一种。
选择不了,也许只有默默地接受。
秋的季节,落叶的风险,树的悲伤只有树自已知道。
下班,走出大楼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每一处的灯已经亮起,
缘起缘灭,花谢花开,不知何时你在我心里点了盏灯,一盏永
不熄灭的灯。
 
你说,我是离不开你了,你说得很客气。应该在那上面加个期限,
我们都不相信来世,那么就今生吧。今生我是离不开你了。
 
忙碌的时候,你不会想到我,因为工作是第一的。
我总是很空闲,所以努力想让自已忙碌起来,
但办不到无论什么样的情况下,总是会想你,因为你是第一的。
 
写不了快乐的东西,也表达不清心里的悲伤。心里的很多话,面
对着你却开不了口,好象永远只能自已说给自已听。常常问自已
“那么爱你为什么?”
 
问得很苦,很委屈… …
 
不管我们距离有多远,请无论如何让我感受到你的存在。
 
因为你,对我很重要。
 
 
 
 
 
 
2004年10月06日
曲目列表已经放到80首了,我想放足7小时,100首肯定是有的。从来没有一次听那么多首歌。
 
听歌听到头发涨,做事做到手酸疼,却一直在等桌上那家伙的电话,12点,13点,14点,15点… …
 
谁说忙碌可以让人分心的,简直胡说八道。
 
15点坚持不住,挂个电话过去,预感正确,等待泡汤,之前做足了心理准备的,还是抵不住失落的来
袭。
 
现在的一小时,一天,我们要当作十年半月来用,也许是夸张,但将来会怎样,我们真的是不知道,
不知道,也不敢想。
 
抱着回忆过一辈子,世上有这样痴傻的人吗?不知道。不过,很快就有答案了。
 
长假结束,各自忙碌,各奔东西,各不相干,各自为政,各忙各的……
 
兴许,路上遇到,会连个招呼也不打,因为打招呼,会令彼此更陌生。
 
兴许,这辈子,不会再遇到,在同一个城市里,在两个角落里,在曾经出没的PUB里,不会再遇到。
 
这世上,又多了两个熟悉的陌生人,多了两个孤寂的灵魂。
 
Cheers~~~
 
三年,四年就这样的过,也不觉得漫长,如果那样算得上是一生一世的话,那便也已经够了,足够了。
 
又想起你的那句话,“蹂躏无止尽,追求无止尽”,虽不贴切,但只要你我懂得,贴不贴切也都无所
谓了。
 
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