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1月16日

很久以前,我是喜欢冬天的,想象着白色的世界,清凉彻骨的感觉。

 

对于季节没什么特殊的情感,不过是四季的轮换,去了会再来,留恋是很多

余的情感。
2004年的春,夏,秋,如今的冬,却分明数得很清楚,清楚不在

于日历上的春分,秋分的数字,
在于心里划上的一道道四季分界线,在心里

的我给定义的四季分界线。
2004的每一季,仿佛都是那么艰难的迎了来,又

那么不舍的目送着远去,仿佛对于我都是
最后一季的心情。是绝望,沮丧,

矛盾,忐忑… …

 

 

生活选择了我,还是我选择了生活。两者都有吧,只不知道谁先谁后,分不清


那倒也无关紧要了,
结局便是结局,那是一天一天一年又一年,你我用铁锤一

下一下钉上去的,又岂是几句话能够挽回
得了的。

 

 

这辈子最不愿做个俗套的人,却不知不觉,或是不得不掉进了俗套的圈。怎么

说来着,嫁不了我爱
的人,只能嫁给爱我的人。很早就明白,婚姻跟爱情无关,

现在更明白,婚姻之所以跟爱情无关,不
过是因为彼此都是凡人,过着凡人的

生活,走凡人该走的路,古人说这是“红尘”,现代人说这是
“现实”,我认

为这就是“俗”。

 

 

婚姻,是勇气+无知+冒险+责任+感情的一个综合体,选择了婚姻,等于选择了

另一种生活方式,幸
与不幸,只有试过才知道。所以不必急着恭喜,不过是又有

人落了俗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