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是路的尽头,黑暗无处不在,五指已经找不到方向,饥饿着,恐惧着,颤抖着就想了结了一切。

暗自期待前面便是悬崖,不用再做痛苦的选择,只需再往前不知深浅的跨一步,无论天堂还是地狱,

一切都阔然开朗。

原以为,那样是儒夫才选择的道路,才发现,这样的道路也需要勇气,才能完成。

故事很长,断断续续的记在脑袋里,印象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最近总是拿些不愉快来气对方,然后

自已也跟着生闷气,然后想想都这样了,又何必再跟自已过不去。


想想都长着挺聪明的脸,怎么做起事来却那么不着边,欠思量的可以,绕老大一圈,比别人慢了不止

一拍,确认了再确认,才会恍然大悟。原来,找谁也是替代不了的,原来,最合适的还是对方,原来,

放弃对方就等于放弃了自已。


只是,只是发现的时候,晚了半个世纪… …


婚姻,可不可以算得上一甲子的功力呢?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