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28日
在公司等了半个多小时,一个电话,仍然是取消了聚会,三个人的聚会,约了三次,取消了
 
三次。
 
说明的道理再明显不过了,大家越来越忙,却不知都在忙些什么?
 
 
吃饭然后睡觉,赚钱然后花钱。听到有人戏说,人生就是在等三件事,等吃饭,等睡觉,等
 
去… …
 
 
手机时不时的放着“月亮代表谁的心”,每放一遍便收到一条中秋的祝福,而我却不知道对方
 
是谁。陌生的号码只有编上了名字,才是我所认识的朋友,什么时候开始彼此间变得如此遥远,
 
要在某个特殊的日子,给空气发个讯号,而我却猜不出你是谁。
 
我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更想要见到你们的脸,与你们围坐一起,有沟火,有繁星,有满月。
 
月亮是白色的,天空是沿灰色的,云是浮白色的,星星是银色的,我只有这点赏月的本事,一
 
条哈士奇从我身边窜过,我回头望它,目送到老远。
 
 
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声童声喝斥得吓一跳,以为月亮掉了半边的不知所措,半天才明白她怪我
 
走路不看前面,半天才又明白,她分明在人行道上骑车。愤愤不平的想要理论,没头没脑的让
 
人从月亮上拉了下来,才发现对方不过是一孩童,我又哪来那么多气跟她计较。
 
 
即下之,则安之吧。做人,待事,都是这样的道理吧。
 
 
2004年09月27日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一直一直在对人说“对不起”,也知道自已做的事令人很恼火,

只是没办法,实在怪自已做事不先想清楚,总是一冲动了就立马现行。错了,人恼了

除了对不起,实在是没办法更好的去补救了。

 

有点心乱,前后规律全不是那么回事,烦燥得很,也不知是为了什么。秋天吗?倒要

怪起天气来。

 

下午,有家公司面试,说不清是怎样的心情,刚开始时跃跃欲试,好的结果坏的结果

都想快些知道,真要去了,却又不敢了,我是这样的人,光说不练。这话很熟,是一

个朋友经常说我的。

 

 

2004年09月20日
不知道为什么,当以为已经远离了这个夏天的时候,气温仍然是31度,虽没有
7,8月的灼热,但9月的天气仍在宣告夏天的脚步并未走远。
?
一些人走了,一些人来了,秋季来了,意味着冬将降临,而夏却依然留恋着不走。
?
我混穿着三个季节的衣服,穿行在三个季风的气候里,分辨不出风带来的是哪个
季节的气息,但愿这样长此以往,不要再变。
?
四季,虽然变换,但有规律,令人不至于惶恐,而人心呢,逼到自已什么都不信了
才算是长久之策。
?
再不去信谁,那么谁又会信你呢?
?
矛盾彷佛是天性,前一秒的不必再多深究,后一秒必定是自我来推翻,到最后弄
不清,自已要的是什么,相信的是什么,还能期待些什么。
?
睡一觉,做一梦,醒来一切拥有过,又不曾拥有过,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这便
是人生吗?
?
试图努力去改变什么,总觉得这样不是最好,但没有方向,一直在寻找却不得其法。
?
今早,承认自已的儒弱,不是没有方向,是不敢正视方向,不是没有努力,是没有
勇气努力。
?
所以,窝在这里,还在这里,止步不前。
?
?
?
?
2004年09月19日

I’M A BIG. BIG GIRL. IN A BIG. BIG WORLD.

IT’S NOT A BIG. BIG THING. IF YOU LEAVE ME.

BUT I DO. DOFEEL. THAT I DO. DO WILL.

MISS YOU MUCH. MISS YOU MUCH.

I HAVE YOUR ARMS AROUND ME. WARM LIKE FIRE.

BUT WHEN I OPEN MY EYES. YOU’RE GONE.

 

今晚的灵感,仅来自于阿雅的这首世界无限大,

想好好的在这个世界里营造真正属于自已的一片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