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20日

翻看自己的硬盘的时候发现02年圣诞时候写的东西,心有所感,贴出来。

——————————

2002年的圣诞节

我不知道现在是谁在读这些文字,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么,不论你是谁,去music文件夹找到ARIGATOU这首歌曲,打开它,在歌声中读完这些文字吧!ARIGATOU,多谢!

其实我已经很久没写过什么东西了,时间的沙漏悄悄而又匆匆地滑落沙子,没有什么能够影响,时间的脚步总是悠闲自在。回想当年写东西的那份热情,自己都觉得羡慕并且惊讶——居然会有那样的精力那样的执着,自己那时侯居然是那样的年轻。呵呵!自己羡慕自己!

北京这几天不断有雪,飞飞扬扬,少而又少了吧,就连电视里什么气象局的人士都发表声明说很少见,那么就真是少见了。关于这场雪,我一开始就想,那必定是上帝还天地一个洁净来给这些天过生日的人们(好慈爱的上帝呢^_^)。我在飘雪中在宿舍与主楼穿行,在路上看到有女孩子(?是不是该叫女孩子?我也拿不准。)弯腰,空手,推着一个好大的雪球,头上居然还有汗珠子。发红的双手,晶莹的汗珠,弯腰的女子,白色的雪球,我一时竟然有些失态,忽然有些很久的记忆在跳跃。幼时在这样的雪天总是被妈妈裹得严严实实,帽子手套厚棉衣,笨笨的鞋子,很瘦的我忽而变成了一个小小的胖子,滑稽地走来走去,出了家门就专找着有雪的地方走,还会把双脚摆成内八或外八走一段,之后回头看自己做出来的好像轮胎的痕迹,就笑得腰都酸了,快乐得不得了。当然,那是在小的时候,小的时候。

学校所谓的实验室机房(这里纯然是一个网吧,一个完完全全的网吧:(),在网上的搜索所需东西的时候意外的发现林忆莲《柔情白金精选》有下载,又是一呆,紧张兼有惊喜,半晌。我怎么会认识并且喜欢林忆莲呢?我怎么会拥有高中时期那么多的瓜葛呢?多半和这盒专辑有关,或者说要找我前半生的关键词那么就有它。我当时还不知道林忆莲是何许人,还没有电脑,更不会有mp3,当时我,,还很单纯。第一次听《柔情白金精选》还是用卡带,walkman类似于半块砖头,我自己一个人躲在空空落落的新居内,把音量旋到最大,新居靠着公路,不时有啸声伴车而过,即便没车外面也是呼呼的好大的风,林忆莲就在空旷的居室,在呼呼的风声和时不时的汽车的呼啸声中,自由而尽情地发挥宣泄抒情,而我,年幼的我,终于尝到了什么叫做萧索。高中是住宿,新居离校很远,父母还在为生计奔忙,我在两周一次的放假里,独自穿行在都市的大街小巷,看着匆忙奔走的人来人往,“人在旅途”的感觉油然而生,沧桑,莫名的失落。搬家新居后第一次回家(这是我第一次到新居路还不熟),也是个冬日,乘务员懒散地报着站名,我竟然听错下了车,抬眼看四周已是华灯初上万家灯火,我连方向都辨不出来,那份茫然那份迷惘,无奈委屈下顿然欲哭,那晚我回到新居已是10:00,只告诉妈妈学校拖延了。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吧,每当看到夜色背景下楼群耸立灯火万家,我总是心情莫名的起伏,无法用言语合适表达,甚至在看到金龙鱼的广告时都觉得温馨可人美满得不得了,就因为它用得是一个万家灯火的背景。就在那时林忆莲成为最爱,那盒卡带也伴我度过了两年又半年的高中生活,后来我把它送给了一个我认为可以和她分享这种感觉的人,但最终各自单飞,,,,老死不相往来!《柔情白金精选》也随之离我远去,此次相见恍若隔世,恍如隔世。

返回宿舍时已有物业的人员开始清理路面,虽然雪还在下,蓦然间发现自己已经紧跟着几位老师避开雪走那清理出来的路面,居然如此,居然如此。光良新专辑《光芒》有唱2999的圣诞节。圣诞节,不过吧,只在平安夜静下心来,默默许愿,愿大家都快乐,愿大家都平安,愿大家梦能圆!!
                   
                  
                           任悲焰
                       22:26 2002-12-23

呐,无论你是谁,无论你做过什么,无论你心有何想,既然你读到这里,想必郑秀文《ARIGATOU》已经演绎完了吧。那么,就请接受我的真心感谢,感谢你,感谢时间的滑过,感谢上帝的赐予,感谢这所有的一切,感谢!ARIGATOU!
                          ARIGAT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