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7月16日

 

        两岁了。

        本来想说多亏了上天的安排,才让我们可以共同度过这个两周年的纪念日。后来一想,才不能那么唯心呢,明明是我们煞费苦心的努力,精心地策划,才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的团聚的,才能共同用将近一周的时间来庆祝这个来之不易的两周岁生日。

        我想,你我都最能体会“来之不易”这四个字的分量,不仅仅是因为这一年以来两地生活的漫长,更因为之前那次的风波险些让我们失去了彼此。我动了些私心,将上一次你的留言删去了,更希望那段难熬的经历永永远远地从我们的记忆中抹去。

        今天是假期之后第一天上班,真是老大的不情愿,晚上回到家还有点不适应一个人在房间里。一周的时间虽然转瞬即逝,可对我们这样一年中有三百多天都不在一起的恋人来说,也算是够奢侈的了。我的脑子里还浮现着那几天我们都算计着生活,生怕虚度了,荒废了。既是如此,到你走的那天,我们仍然还是有那么多事没来得及做,有些还是在计划内的呢。最不该忘记的是,我都还没来得及多跟你说“我爱你”呢,尽管已经用“行动”表达了许多次了,仍然还是觉得没能亲口跟你说出来是个小遗憾,好在我的心意你一直都知道的,所以还好啦,只好盼着下一次的相聚快些来了,我一定补上。

        我不想说太多煽情的话了,而是希望我所有的表达就像我们现在的感情一样,真诚而平实。你懂我的,多说少说你都一样懂的。

        亲爱的,你家里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真希望一切可以顺顺利利的度过,那些迟早要发生的事,你只要做好心理准备就好,凡事也要看开一点,积极乐观的对待吧。今天还收到了我的体检报告,还好是在假期之后到达的,否则我就没办法去跟你享受那些珍馐美味了。报告上医生已经很明确的对我提出了警告,鉴于我很多指标都不合格的现状,我也必须采取措施了,控制饮食,加强锻炼。我说了,如果知道我喝酒吃肉就尽量别给我好脸子看,你是我的第一监护人,一定要负起责任来哦。

         好啦,想到哪就写到哪了,像个流水帐一样。别嫌弃啊,好歹的反正是能看嘛。

         祝我们生日快乐!!

       

2006年07月09日

 

    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里,我们感慨最多的,就是时间过得太太快了。每次要离开的时候,就觉得还有那么多的话没来得及说,还有那么多的事没来得及做,接下来就总是漫长的等待了,心里默数着距离下次相见的日期还有几天。所以,不知不觉地,我们不仅盼来了这次的相见,还迎来了我们第一个相见的周年纪念,这也是我们公认的恋爱纪念日。

    昨晚放下电话之后,我下意识地在关机之前登录了BLOG,一页一页地翻看过去写过的那些文字。一年前的那些心情仍然熟悉得就如同是刚刚经历过一样,只是随着时光的不断推移,我也发现自己的笔触由充满小资情结也变得日趋平实,它越来越能如实的去记录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虽然到后来我已经很少在上面留下些心情了,那是因为我不再需要以这样的方式去传达对你的爱意,而内心的感受也越来越无法只用简单的文字去描述了。

    这个网络日志也是因为你的出现才诞生的,那时候我曾经在文章里答应过你几件事,现在回头去看,我发现除了不把我的BLOG变成“烂尾楼”这一点现在做起来似乎有些吃力之外,我已经慢慢地戒掉咖啡,努力调整饮食结构,改善了生活节奏,没让自己变成“人贩子”和“大骗子”,也没给你在人间“蒸发”的理由。虽然还有需要继续努力的方面,但也让我坚定了信心,去实现已经许下的和将要许下的给你的承诺。

    亲爱的,由你来担任我的故事中的女主人公无疑是我人生中最完美的一个选择,只有你才懂得与我的默契,就像也只有我能读懂你的心情。我希望我们的故事可以越来越精彩,让幸福和甜蜜永远贯穿始终,将我们的爱情进行到底。

2006年06月10日

    呵呵,虽然极不情愿,可还是得承认,我可怜的BLOG的确成了无暇顾及的一块了。不过这不也恰恰说明日子终于恬淡了下来嘛,所以还是好事一桩的。

    今天驱动我有上来踩脚印的事情,是出去为小宇宙加速运转的纪念,什么原因呢,我知道,还有一个人知道,这就够啦。我可不想过多渲染气氛了,因为这件事已经足够“诡异”啦,哈哈,都“诡异”了一年啦。

    可喜可贺啊!

2006年01月20日

    照例还是要向我的BLOG致以十二万分的歉意,又冷落了你这么久,而且似乎冷落你的日子正在一次次地以几何级数递增——还是你已经习惯了呢。真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你会“抛弃”我,到时候任凭我想尽一切办法,也不让我正常登陆。呵呵,别别别,千万别,你可是我的功臣,还见证了我的Good Days,所以,你要坚守岗位,尽职尽责地作我的好伙伴。

    起床以后就忙着誊写手机里的短信息,已经到了一千七百余条了,每次整理的时候都免不了挑一些日子的拿来读过一遍。由于今天还要做另外一项额外的工作,就是把那些小Videos也都Insert进去,所以又从头到尾地回味了一遍。七十多页,一口气就看完了,因为脸上一直保持者笑容,张开的嘴巴也僵僵的,下巴也提出了抗议,提醒我如果我再不收敛,它就要以脱臼来报复啦。(“脱臼”是最近使用中比较高频的词)

    人往往是贪婪的,天蝎座的男生似乎就更是如此。不仅要享受着现在的好时光,盘算着未来,脑子里还总是不想忘记过往的种种。读着每一条简讯,似乎在过去的半年里每一天发生了什么都历历在目,感觉时间过得飞快,这么一段时间就像一两天似的。我真幸运,能在对的时间找到对的人跟我一起用对的态度享受对的生活拥有对的生活,相处的日子里总是一刻也不愿浪费。感慨着,时间啊,再过得慢一些,能承载的再多一些吧——最可贵的是两个人都这样想。来一起许愿吧,你的最灵了。

    整理了一上午,我为修改后的文件取了新名字,叫做“Top Secret about U&Me”。蛮贴切的吧,因为这的确是只属于我们的最高机密。加油哦,这个文件还不够大,接下来的,就是继续不断地充实它。

2005年10月09日



    我又用这个词来作日志的题目了,原因有两个:第一,今天又到了9号,是我们相见的纪念日;第二,我在Baidu.com上搜索“Leyel”的时候发现第一个超级链接就link到我的博客,而紧接着它的就是Leyel’s home on POCO。这下“Leyel”这个关键词再一次在形式上将我们联系到一起了。我因为在网路上误打误撞才闯进了你的小天地,现在发现即使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我们的距离也一直都在不断地被拉近。

    我在MSN Space上开辟了另外一块阵地的时候,你调侃似的“嗔怪”我把这里当作了“烂尾搂”,当时我就答应你,关于两个人的故事,我还是会继续在这里写下去的。不知道你会不会偶然之间再到这里找寻我的踪迹呢。最可能的结果是,我一定等不及让你自己发现,就在第一时间通知你作我的读者了,呵呵,唯一的读者哦。

    一晃40天没上来写东西了,这40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我的生活轨迹在这段日子里发生了一个不小的转变,身份上、心态上都有些许变化。欣慰的是这些变化都是积极而令人充满希望的,特别是我跟你的故事在一个美好的场景里继续着。很高兴在这段我生命中重要的日子里有你的陪伴,给了我那么多感动和快乐的时光,贪心的我当然要你答应我就这样继续下去,不要停。

    我又恢复了晨练,跑步时也逐渐找到了之前的节奏,呵呵。那段时间里我总是一面迈着轻快的步伐,一面在脑子里构思着准备写在日志里的文字,当然还会不断地在脑海里勾勒你这个小丫头的样子,曾经出现过的你的形象数都数不过来,不过很庆幸的是现实中的你属于那个最完美的形象。

    昨晚你发过来的雾灵山的照片让我着实的兴奋了一整夜。打电话的时候我跟你说我有一种想家的感觉,想带着你一起回老家,其实那种想家不仅仅是对故乡的思念,还有就是很憧憬能跟你有一个小家,属于我们自己的家,呵呵,一个你做饭我刷碗,你赖床我收拾房间的家。

    零零碎碎地还墨几了不少,下面我贴下了一些你发给我的简讯,算是对今天的小小纪念呗:)

9 July 2005 (9)

397) 我出去迎你 :)
398) 呵呵 我在宿舍大门口等你

399) 到了告诉我一声 :)
400) 呵呵 放心吧 我一切OK 下了车可别不打伞啊 回家洗个热水澡 :)
401) 还有 谢谢你今天请我吃饭 :) 很开心! 以后一定请你吃大餐 :) 还有以后烦了闷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402) 哈哈 那就好:D 我觉得晚上会兴奋得睡不着得 :)

403) 哈哈 小样 安全到达就好啦! 给你个脱衣服的机会 哈哈 别湿着 赶快洗澡 别感冒了啊
404) 嗯 好滴 快去吧 :) 嘿嘿

405) 刚从水房回来 嘿嘿 现在舒服地躺在床上啦 :)

09 Aug 2005 (4)

770) 歇会吧 亲爱的 呵呵 我正在食堂吃饭呢 今天晚了点 绿豆汤都没了

771) 5555 这路真够远的 累了吧 好心疼啊:( 应该让你打个面奔走
772) 亲爱的 赶紧洗个热水澡 然后高效完活 争取早歇
773) 哈哈 去吧 莫莫莫莫 

09 Sep 2005 (15)

977) 刚吃完啦 呵呵 我在二楼吃的 旁边碰巧坐了个文学院老师 还瞎聊会儿
978) 有啊 不告诉你 哈哈
979) 哈哈 就不告诉 就不告诉啦 哈哈
980) 等我真招了 你也别后悔哦 哈哈
981) 你吃饭了么 在哪呢 对了 今天什么日子啊:)
982) 呵呵 真棒 莫莫! :) 你现在哪儿呢?吃饭了没啊?
983) 在呢 嘿嘿

984) 亲爱的 吃饭了没 我们刚过完室内的生日 现在要去外面做游戏:)
985) 呵呵 加油啊 全对当然不是蒙的……是题太简单了! 哈哈! 老公乖哦 接着好好学习 莫莫!

986) 亲爱的 在做甚呢:)
987) 是啊是啊 她们刚看完我推荐的电影:p 你好乖啊今天晚上:) 莫莫莫莫
988) 我就是想夸你啊 呵呵 你真可爱:) 就是那个电影 嘿嘿 你还没看呢吧 挺有教育意义的:p
989) 刚夸你几句吧 就开始你显露你的本质了吧:p 赶快去下个POCO吧
990) 呵呵 你这个破孩子 晚上睡觉别做梦哦 小心出事 嘻嘻
991) 哈哈 你就搅和吧 明天早晨我就回家了 呵呵 向你报告一下 嘿嘿 好了睡吧 乖老公 爱你 莫莫莫莫!


    亲爱的,纪念日快乐!

2005年08月29日

    今天照例还是加班,所不同的是,像这样加班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一整天我都没跟Team在一起,借口一个人的空间会稍微让我感到清爽一点,躲在小格子里闷了14个小时,甚至连去洗手间都躲着那间Conference Room。我的脑子里除了折腾手上的那摊活儿以外,便在盘算着该怎样把辞职这件事跟上面提起来。结果证明,这一天都没有合适的机会——我实在不想在这个项目进入攻坚阶段的时候给大家这个意外的消息,恐怕这会对他们的斗志有个不大不小的打击。

    我看到你在Blog里面写下了“不知道我会不会在这个时候觉得彷徨”的疑问,我想或多或少还是有的。毕竟这个决定一旦做出并付诸实践的话,我的生活将会从既定的轨道上滑出,滑到另外一个从未涉足的领域去,一个充满着未知风险的领域,然而这个决定并没有任何人逼我作出,一切缘起都是由我而生的。为了那些未知的所得,我将放弃那些一直拥有的东西,总还是会权衡一下的。我不希望自己是因为耐不住这样辛苦的日子而做一个逃兵,那样等待我的无疑一定是失败了。后面的生活一定需要我投入更多的努力与勇气,才能坚持下去。

    尽管我一直称呼你是个“小丫头”,可在我的心里你一直是个长大了的懂事的女孩子,在同龄人里面你的成熟是勿庸置疑的。所以我能想到对于我的决定,你一定会百分之百的支持,还会想方设法地解除我心里可能有的障碍。放心吧,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像我每次跟你说的那样,“我有分寸”。

    尽管有很多的不舍,我毕竟要接受这个事实,我在这个一直以来带给我令周围人瞩目的光环的公司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倒数也已经开始了。

2005年08月25日

    老爸在部队有着三十多年的军龄,在这三十多个年头里,他唯一没有放下的习惯就是每天坚持按时早起。在他还年轻的时候是因为在部队有出早操的传统,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他也有了跟很多人的老爸一样的习惯,就是到公园遛弯儿。每到忙季的时候,我们大部分时间只有在清晨他起床的时候见上一面——因为那个时候正赶上我下班到家。昼夜颠倒的日子让我跟老妈见面的机会寥寥无几。

    今天早上,老爸突然很深沉的跟我说,是时候考虑跳槽的事情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辞职”、“跳槽”之类的在我的某个生活阶段几乎是口头语一样的挂载嘴边上的,现在当我慢慢习惯了逆来顺受的时候,原本极力反对我不“安分守己”过活的老爸,竟然开口支持我远离目前的工作状态,而且还是在这样一个稍微特殊的日子。

    你说我是个心细的人,是啊,我的脑子里总是记着各个有着不寻常意义的日子。2003年的8月25日,我正式加入普华永道,在结束了一段时间的实习之后,我的职业生涯也开了头。到今天,已经整整两年了。

    两年的工作经验往往是公司招聘广告的关键词,似乎这样的一段经历可以使一个学生脱胎换骨,彻底告别单纯年代,融入这个纷繁嘈杂的社会中。我多希望可以有一段时间好好地把这过去的两年时间做一个小小的总结,让我可以重整旗鼓开始下面一个阶段的生活。在我的脑海里总是有一个“十年”的概念。如今五分之一就这样过去了,它代表什么呢?

    脑子有些木了,导致语无伦次,出去透透气再说。凌晨2:15,时间还早呢

   

2005年08月24日

    入夜了,瞄了一下屏幕下方的时钟,才发现又快到了日出的时候了。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只剩下Carson和我还在为明天的Deadline忙碌着。我把小朋友们放回家去了,并且嘱咐她们利用可利用的时间休息,因为接下来的日子,每一天还都会当两天来过的。

    项目开始收关了,老板也盯的格外紧,对于她的每封Note,我们都如临大敌,丝毫不敢懈怠。除了要按部就班地把手上的工作做好,还要应付她不时心血来潮的要求。好在我的心里素质已经不像刚入行时的那般脆弱。除了在这样的时刻里还总是觉得孤身作战,偶尔会觉得吃力之外,对那些突然出现的状况已经可以应对自如了。

    我看到你发给我的照片了,就像你说的那样,既可以放松心情又可以保护视力。不过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最愿意看的还是你的样子,想象着此时此刻你的状态。不过大部分我能这样的放肆自己的大脑去想象的时候,你恐怕早就进入梦想了。真希望有这样的一台机器,可以把梦当成是一种可以控制的东西,那时候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难受了。

    又快四点了,卡老大在招呼我了

    想你了,唉……

2005年08月23日

    02:42 AM, 23 Aug 2005

    又到凌晨了,Carson开始reviewdraft的那版Audit Committee Report,所以我可以在他专心给我挑毛病的时候上来爬爬格子。

无谓的打开MSN,这个时间还在线上的朋友大致分两类,一类是大洋那边的我的老同学们,另一类就是跟我一起战斗着的同志们了。我们有时会相互调侃着——其实我们从未过过昼夜颠倒的生活,对我们来说夜是昼,昼还是昼。我的小朋友们把昵称都改了,大多都是跟痛苦无奈绝望之类心情有关的字眼儿。其实我的心情跟她们一样,可是我不能给他们这样消极的暗示,要装出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斗志满满地去handle手上的工作。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也是小朋友来着,那时候我也可以无所顾忌地发泄自己的怨气。我总是跟她们说,自己其实就是因为去年的这个项目才一举成名的,用这样的鬼话来麻痹她们早已没有一点知觉的神经。

香港的会计准则变了,我的客户刚好中标,它的很多会计科目都跟这些变化有关系。所以,我们不仅要做好今年的工作,还要去翻以往的旧账,把那些收到影响的数据重新作一番评估,好让那些投资者不至于误导。我并不在乎哪个玩股票的赚钱或者赔钱,我在乎的是当某个傻子因为凭着我们的Audit Opinion轻信了企业的财务报表,投错了钱而落得个倾家荡产,到时候找上我的麻烦。不过按照我的Common SenseProfessional Judgement,真的傻子是不会看报表的,更不知道轻信了错误的财务数据造成损失之后会追根循源找到会计师。所以大部分的时候我们只是嘴上说说,用来吓唬一下自己罢了。

我知道你一定会开着手机睡觉的,但愿你知道我是一定不忍心去在你不舒服的时候拨通你的电话,所以,亲爱的,你一定要睡个好觉,这样的话,你才会有精力在我需要的时候来安慰我,为我加油打气。你睡着的时候还有那些平时拍的小片片陪着我,看看心里就好过多啦。

Carson好像看完了,除了在上面勾勾划划的就是唉声叹气了,估计我的report又要大变脸了。不多想啦,凌晨三点钟,开工开工!

2005年08月21日

    亲爱的,我趁着还在做数据备份的工夫偷偷跑上来看看,顺便留下些痕迹吧,以证明这里就是“犯罪现场”。

    需要报告的事有两件,其一是刚刚在洗手间的时候对着镜子,终于发现了那一根传说中不乖的毛毛,趾高气昂的钻出了鼻子外面,似乎还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周围其拥趸者无数,遂痛下狠手,将其拦腰斩断,快哉!

    其二,有陌生的朋友在这边留下了些文字。好不公平啊,那位仁兄似乎在为你打抱不平哦,对我冠之以“这种男人”、“这小子”之类的封号,痛斥我“勾引MM”的“恶劣行径”,让我好不尴尬啊。看在他对你还是一片关切的好心,并且貌似错认了仇人,甩出个某某“七年前在南大门口翻垃圾袋的少年”云云,就不跟他计较了吧。不过还是一狠心删掉了这鲜有的陌生人的评论。看来我的下笔还是要收敛一下了,呵呵。

    刚刚回来的路上听着手机里面的调频波段,一个叫做“老歌不好找”的节目正在做着齐豫的专辑,刚巧听到的几句是你喜欢的《橄榄树》,下午在海河边的和谐场面又浮现在脑海里了。音乐有存储的功能,可以吧当下发生的点滴都毫不失真的记录下来,被那一段的记忆感动着,心情又开朗起来了。心情好才有精神儿开工嘛。好啦,接下来就是开足马力啦。其实我也挺没种的,电话里跟手下甩了狠话,该罩着他们的时候还是要自己去背黑锅,替他们擦pp。好在我也可以表示一下姿态,我最终还是选择在家干了,至少可以省下来回的奔波。

    那件T-shirt终于还是被孤零零地泡在脏衣盆里了,那幅出自你手的“印象派”作品正在水里慢慢的褪色,过程中似乎还可以听得见有东西在发出声音,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