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2月11日

老白退了,有人认为“百狗事件”是导火索,实际上,当你身在360督导委员会之中,你就会非常理解他的做法了。正如老白所说,这几乎是一个会得罪任何人的组织:

·做流氓软件的人恨你,因为督导委员会断了他们的财路;
·被3721强奸过的人恨你,因为他们认为督导委员会是周鸿祎的“面子工程”、帮凶;
·愤青们恨你,在他们看来,督导委员会是“一个大流氓领着一群小流氓”;
·“技术高手”们也会踩扁你,“一帮只会卖弄文字的人督导个屁”。

……

这简直就是一把让人如坐针毡的老虎凳。我自从受邀成为360督导委员会的委员之后,也逐渐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这事起码对我产生了以下影响:

1.想当年周鸿祎在3721的时候,我单是骂他“流氓”的文字起码数万。那时候我不是所谓的“名人”,不会被人请去“督导”,快意恩仇,激扬文字,好不快活。现在我如果再写骂雅虎中国“流氓”的文章,一群人会跳出来说我是奇虎的枪手。要不了怕给督导委员会“抹黑”,最近雅虎助手的事我早开骂了。

2.做流氓软件的朋友开始想办法公关。今天问你“我那个软件能不能帮忙启动一下退出机制”,明天问你“能不能把提议放宽一下进入机制”。大家都在圈子里混,转来转去就是那几号人,独善其身,难啊。

3.督导委员会的日常事务虽然不多,多是做个表决而已,但实际要做的辅助工作不少。最起码你得关注动向,得跟进360safe的每个版本,得判别纷纷扰扰的斗争。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雅虎中国和奇虎从“口水战”、“公关战”演变到“技术战”,真真假假,快让人目不暇接了。

有人说,身在江湖中,你必须得站位,得有个鲜明的态度,不是警察,就是黑社会。身在督导委员会中,如果一定要“站位”,那就站在反流氓这个立场上吧,当然,有时候你得在夹缝中游离。

作为督导委员,我想为360安全卫士说几句公正的话,我的观点和老白一致,至少在目前为止,奇虎和360安全卫士的反流氓是非常认真的,也是遵守承诺的,在恶意软件退出等敏感问题上大家都是反复论证和分析的,保证客观和公正性。

当初我之所以加入360督导委员会,是一种理想主义使然,它让我想起“中纪委”、“反贪局”或者“廉政公署”之类。尽管身陷是非,随时在火山口打转,但我依然乐此不疲,因为我相信,在现在的环境下,它的存在,是积极的,有意义的。

附:360安全卫士暨督导委员会大事记

2006.6.2 360安全卫士beta版发布
2006.8.10 360安全卫士宣布将逐渐开源,并征求“督导委员会”和“志愿程序员”2006.8.23 360督导委员会正式开始运作
2006.9.7  360安全卫士和督导委员会联合发布“恶意软件判别标准和退出机制”2006.8.18 360督导委员会发布“第一次督导委员会会议主要成果”
2006.9    雅虎助手/网络实名在安装时强制卸载360安全卫士
2006.9.29 360安全卫士2.0预览版发布
2006.9.30 老白退出督导委员会
2006.10.4 雅虎助手偷偷升级在网民c盘的Program Files 目录下生成两个分别名为“360safe”和“baigoo”的目录,并且不可访问,造成360saf e无法安装和360safe无法彻底查杀百狗假象
2006.10.10 360安全卫士公布雅虎助手“自杀式”破坏360安全卫士的确切证据

上次与李开复见面的时候,Adsense是我们聊得最多的一个话题。当时我就提出一点:如果Google不能很好地解决Adsense在中国的游戏规则问题,恐怕有天会引发公关危机。果不其然,有人爆发了,并且声势还不小。

跟所有点击付费广告一样,Google Adsense都需要面临点击欺诈的问题。这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甚至是一个只能“接近完满解决”的问题。但Google Adsense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不在于“点击欺诈”,而在其游戏规则上——如果有天,Google认定你存在作弊行为(Google称之为“发生无效点击行为或手动影响广告”),你将永无翻身之日。

这一点让人非常恼火:且不说这种“无效点击行为或手动影响广告”是否出自用户自己之手,即便用户曾经点击过自己网站上的Adsense广告,那也可能仅仅出于好奇、手误或者别的种种原因。Google将其判定为作弊而停用账户,这无可厚非。但从实际的情况来看,用户几乎失去了申诉权和复活权。

申诉权:Google的客户服务反应速度很快,态度也很好,但由于Adsense作弊判断机制算法的专有性,用户得到的答复也只能是委婉的拒绝而已。并且,上次在和李开复的特别助手郭弃疾先生聊天时,他也承认“因申诉而‘平反’的比例不高”。

复活权:这是最要命的一点。在Google Adsense的字典里,没有“死缓”,只有“斩立决”。

SP行业惨遭“二次确认”血洗以来,Google Adsense出现了一个市场的回暖期,很多站长又把希望寄托在了它身上。这对Google来说,是个机会。不过我认为当前需要迫切解决上面提到的问题。这里给Google提两个建议:

1.关于复活权:制订一套“复活”机制,不管用户因为什么原因而遭封杀,但在一定时间之后可再次申请。当然,Google可以有自己的评价体系,比如,此类“有前科”的用户与普通用户区别对待。

2.关于作弊审核。我和布棉都跟李开复提到过这样一个问题:账户被停止常常发生在Adsense刚到100美元发支票的时候(偶然现象?)。这难免给人以“Google以停止账户来拒绝付款”的嫌疑,Google可以在作弊审核机制上做一些调整,比如加大审核的频率等。

今天终于做了一个痛苦的决定:抛弃RSS阅读工具,重回web冲浪时代。很无奈,但似乎别无它法。

多年以来,我先后选择了FeedDemonbloglinesgreatnewsgougou等作为RSS阅读器,订阅Feed数量没keso那么夸张,但也有300多个了。是什么让我不得不割舍RSS呢?

FeedDemon等离线工具:办公室和家里都会读RSS,离线工具无法记录我的阅读进度,造成阅读混乱。而且feed的添加也挺麻烦,两边都得忙活。

bloglines:速度是最大问题,有时候实在难以忍受。

gougou:如果你在阅读过程中对某个feed有操作(比如退订),你会发现刚刚正在阅读的“未读feed”全部被标记为已读了,之后就陷入痛苦……而且我发现gougou更新很慢(心理作用?),而且经常炒冷饭。

zhuaxia:抛弃它,只需要一个理由——不支持同时阅读多个feed。

……

让我作出决定的更深层原因还有两个:

1.使用RSS之后,几乎从不去门户了,久而久之,感觉自己的信息面开始变得狭窄,只是在某些方面更深入了。

2.有“RSS焦虑症”的苗头,这都是在线阅读工具害的。比如在gougou上发现keso的blog没有更新,总觉得不信,非得要web check一次。这样RSS工具还有其意义?

现在我把所有订阅的feed源分类成GreenBrowser的组,一次性打开即可,效率虽不如RSS工具高,不过感觉塌实不少。

PS:如果你还在为使用哪种RSS阅读器而困惑,参考下这张对比图

很有意思,见到李开复的那天正好是他回中国一年,本想把这个饭局搞成“总结会”,听听他对过去一年的得失盘点,结果到了却忘了提这一茬。

布棉说“见李开复是遭遇Google式公关”,我倒不赞同,我觉得Google老大约见blogger,更有“微服私访,直接了解民情”的意味。当然,一餐饭下来,对Google的好感倒真的是提高不少,也亲身折服于李开复的儒雅。

感受就不多谈了,讲几个八卦:

1.前几天有个“张亚勤与李开复血拼办公环境、微软Google显摆于中国”的帖子挺火,李开复一语倒破天机——里面微软的照片不少根本不是微软公司的:)

2.提到很多初级网民不会用关键词搜索,常常输入诸如“我该去哪找工作”之类的长句,搜索体验很差。李开复说曾经试验过,解决这个问题的最简单办法——把搜索框做短一点。汗……

3.我提了一下PostShow Adsense帐户被封的事,李开复还是蛮重视的,临走的时候还提醒了一下助手。SP进冬以来,Goolge Adsense又面临一次难得的机会,Google内部也在想办法解决“帐户被封,申诉无门”的问题。

4.或许Google也在考虑在中国收购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有idea的创业者们,加油了。(仅个人猜测)

5.以李开复的观点,垂直搜索应该是一个过渡性的东西,他相信有一天Google能包办这些事。奇虎酷讯职友们,come on,速度!

……

能有机会与大师交流,感谢Google和奥美公关的邀请(尤其感谢崔瑾和Monkey Ren),感谢布棉,paul和胡女士,和你们交流让人获益菲浅。

网商大会上的豪言壮语似乎还没过瘾,马云最近又放出豪言——阿里巴巴将投资一亿元继续开发和推广雅虎助手。要在平时,此言出自马大嘴之口,别说一亿,就是十亿,也不足怪,反正大家也应该习惯他的风格了。不过,在社会各界讨伐恶意软件正酣、针对流氓厂商的诉讼接连不断的背景之下,这句表态就显得有些耐人寻味了。
将一亿投入到一款众矢之的的软件上,马云难道疯了?正好,昨天Google高级副总裁李开复先生广州一行,我有幸作为blogger受邀与其共进午餐。席间,开复先生低调、务实的大师风范让人折服。谈及Google的收购策略时,开复先生讲了一句话:“Google的钱不能随便花,如果我们自己有精力做,为什么要高价收购别的公司呢?”相比Google的谨小慎微,看来马云是“烧钱不眨眼”的了。
 
阿里巴巴这一亿砸下去,会花到哪?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我们不妨来谋划一下:
对于一款软件的运营来说,需要花钱的地方主要在研发、硬件投入、推广三方面。其中研发对雅虎中国这样一个稳定的团队来说,不是问题;而硬件投入更是不值一提,搜索引擎出身的雅虎,什么都不多,就是服务器资源多。如此看来,很明显,这一亿元将主要用在雅虎助手的推广上。实际上,这也符合马云的行事风格,这可以从之前淘宝与易趣的广告大战、斥巨资推广“雅虎搜星”等看出。
进一步分析,目前互联网上有效的软件推广方法,无非就是网络广告、网络联盟、软件联盟、电信联盟、下载站这几个渠道。而这些渠道上推广软件,除去部分网络广告外,其实都是在变相的养肥流氓软件的这条灰色产品利益链——捆绑软件、广告程序、广告公司、广告主“一脉相承”。处于这条产业链上游的捆绑软件、广告程序、广告公司实际上都是靠下游的广告主养着,要不哪来一年数千万的灰色收入?而据我的一位圈内朋友告知,在采用“灰色”方式推广的广告主中,70%左右的广告费出自少数一些大公司之手。也就是说,整个流氓软件灰色产业链,正是像雅虎中国这样的少数大公司在支撑。
说到这里,大家对阿里巴巴的这一亿怎么个花法也许有自己的看法了。实际上,在雅虎中国和奇虎的口水战之后,舆论的空前关注,加上一些民间组成的联盟对中搜、雅虎等公司的诉讼,反流氓软件运动正取得“打土豪,分田地”的阶段性成果,流氓软件产业已经开始呈现颓势。现在多家有嫌疑的公司都跳出来和流氓软件划清界限,私下里也在积极改造自己的产品,灰色产业链呈逐渐瓦解之势。偏偏阿里巴巴此时又让从业者看到了“希望”,我们不得不怀疑,那些正准备“从良”的老流氓,那些原本还在犹豫的观望者,内心的邪恶又会开始复苏了——阿里巴巴的一亿元投到这个市场,起码能让产业链最后疯狂一次。
我一直非常欣赏Google的产品策略,其中一条重要原因就是,Google不会让自己的产品线有太多的交叉,有时候它傻得有些可爱。而反观雅虎助手,其研发动机存在问题,它于阿里巴巴实际上有两个利用价值:其一,作为网络实名的推广渠道。前一段马云宣布将砍掉网络实名业务,看来不久后这个利用价值就将不复存在。其二,作为旗下产品的保护伞,未来还将是打压竞争对手的武器,马云对雅虎助手的最新定位是“帮助用户清除恶意软件,净化上网空间”。
 
回过头来看,这一亿元并非雅虎助手“从良”的代价,而是在流氓的道路上越陷越深。当然,或许马云只是在忽悠中国而已,那又另当别论。

一声“We the Media”,互联网上的网民们都在有意无意的“站位”,或者主动,或者被动。一时间,博客、维客、播客、搜索客等等概念都冒出来了……Internet高朋满座。最近猫扑又在爆炒一个新词——极客。看了不少相关的介绍,我至今还没搞清楚,这个“极客”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今天无聊,不妨来考证一番(有意思的是, Google中英文翻译目前还不认识这个词):

1.“极客”来源于“Geek”,也有翻译成“奇客”,它原意是指“在狂欢节进行奇怪表演的小丑(Clowns)”。Geek一词的关联词大概是“马戏团”、“红鼻尖”等。

2.PC革命时代开始,Geek开始延伸为“电脑黑客”,这群人具有极高的技术能力、对计算机和网络痴迷到不正常的状态、生活的大部分精力和时间都消耗在电脑和网络上。这个时候我对Geek一词的理解,大概是跟Slashdot放在一起的。

3.后来Geek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只要整天耗在网上,不管是大虾还是菜鸟,你都算是“Geek”。这时候的Geek,品牌知名度倒是上去了,可美誉度却下来了。一句话,Geek掉价了。这一时段,提到Geek,我会联想到BBS、IM、网游。

4.我试图揣摩猫扑的“极客”概念,大概是对之前的概念进行了进一步扩大,并加以修正——“各种极致皆为极客”。按照这一定义,极客又可以划分为无穷个分支:“极客秀”、“极美丽”、“极够味”、“极能搞”、“极耍酷”、“极没谱”……这时候,Geek一词可以和巴士阿叔、doolook、宋祖德等等关联起来。

有趣,按照猫扑给geek下的定义:keso是极客,因为他“极能写blog”;dodolook是极客,因为他“极能搞”; 马云是极客,因为他“极擅说大话”;周鸿一也曾经“极客”过,因为他“极流氓”;当然,陈一舟本人也“极客”了一把,因为他“极能忽悠概念”……

猫扑的“BT精神”对中国网民的语言有很大的影响,创造出了“YY”、“BT”、“偶”、“酱紫”等等网络词汇;这次猫扑的“极客”行动可以看成是这种“BT精神”的延续,是猫扑在中国互联网领域搞的一次全民行为艺术。如果这股极客风刮起来了,它很可能产生比“BT精神”更深远的影响。

OhMyNews在韩国搞得风风火火,现在已经是韩国最具影响力的网络新闻媒体,每天访问数量超过200万。现在猫扑旗下的人人网将它拷贝到中国,一个决定人人网成败的关键点便是——OhMyNews代表的“公民记者”模式在中国是否有生存土壤,会不会“水土不服”?

由于不懂韩文,我简单研究了一下OhMyNews的英文版,并结合相关的一些资料,大致分析一下OhMyNews模式的培育基础:

1.硬件条件的具备

互联网的普及,拍照手机、随身数码的流行,blog、播客等应用走向大众。这让以往专业记者才具备的硬件条件,普通网民也拥有。这是一个基础,试想,如果伦敦爆炸案发生时,现场的blogger没有拍照手机,恐怕即便他有“公民记者”思想的萌芽,也无从实施吧。

2.韩国人的国民性格

韩国人的“爱国”是出了名的,他们属于那种“火炮”性格,敢爱敢恨,并且敢怒敢言。他们是具有煽动性的,也是容易被煽动的。这让它们参与公民新闻的热情颇为高涨。

这一点比较关键,韩国国民的性格特点孕育出了不少独特的东西,这些东西或许只能在韩国成功,比如电子竞技,比如cyworld

3.传统媒体逐渐衰弱

韩国发行量比较高的是《朝鲜日报》、《东亚日报》等报纸,他们的观点多被保守势力左右。与看有失偏颇的报道相比,韩国人对新闻客观和公正性的诉求呼声很高。OhMyNews显然迎合了这种“不满”情绪,正中网民的喜好。

实际上,我更愿意将“公民记者”的诞生看成是一种社会运动,而非简单的网站运营模式。学过历史的都知道,一种社会运动的爆发是需要具备其社会条件、思想条件和导火线的,前面分析的三点,加之Web2.0带来的“分享精神”,共同构成了“公民记者”诞生的社会条件和思想条件。至于导火线,我想应该是“2004年韩国总统选举”和“2004年弹劾危机”。两次事件之后,OhMyNews一发不可收拾。

那么,中国呢?人人网想“依样画葫芦”,这几个条件需要检视一下。其中“硬件条件”已然具备,我身边的朋友几乎人手一部拍照手机,数码相机的普及率也较高,而中国传统媒体的“官腔”、“八股文”也早以被以年轻一代为主的网民诟病,可以说这两个条件在中国都比较成熟。而对真相的诉求几乎是任何人的天性,国人也不乏好奇心,更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朴素的“记者精神”,之前的“虐猫事件”、“追债博客事件”更是已经体现了公民新闻的雏形。

公民记者的火热,万事俱备,欠缺的只是一个导火线了。基于此,我看好OhMyNews在中国的发展,这与我极端不看好cyworld一样,非常鲜明。当然,其中也存在需要解决的一些障碍,这一点有空的时候我再另文详述吧。

*人人网观察系列的其它文章:
人人网再生——四不像,还是新玩意?
为陈一舟支招:谁将成为引爆公民新闻的贵人?

网易blog发布之后,三大门户无一例外,均加入BSP阵营。BSP在国内风风火火,blog network却是个冷门,但两者却不可避免的有一定相似性——blog network组织和BSP一样,是个平台,提供服务器、后台程序和域名,而blogger(或者还没有blog的网民)的唯一任务,就是到这个平台上来书写。

那么,blog network与BSP有什么区别呢?也许你会觉得这是一个荒谬的问题——有分析的必要吗?实际上这个问题很重要,尤其对blog network的经营者来说——国外几乎所有的blog network组织在设计自己页面的时候都避免让访客联想到BSP,我想其原因可能主要基于以下两点:

1.导致blog network与BSP的直接竞争。实际上两者从某种意义上的确存在竞争关系,但blog network显然应该尽量避开。

2.让blog network的品牌价值下降——BSP是不会挑选其用户的,也就无法掌控整个站点的内容质量,而blog network不是。

如此看来,这个问题的确值得讨论。说句不好听的,blog network组织试图与BSP划清界限。下面我就自己理解的做个简单的介绍:

1.blog network对blogger有一个挑选机制,而BSP没有。在BSP的blog服务中,你完全可以这里挖一个坑,写两篇,觉得不满,再挖一个坑,再写,BSP不会管你。同样的情况在blog network中是不被允许的。

2.blog network比BSP的话题相对更集中。尽管不同类型的BSP会盘聚不同类型的用户(如DoNews的blogger多是IT、传播领域,QQZone的blogger则多是年轻的QQ网民),但多数blog network对话题的设置相对更为集中。诸如9rules谈设计、weblogsinc谈IT技术和电子产品等等。如果话题设置过于发散,则很难形成blog media,而容易变成我一再抨击的“RSS聚合”。

3.blog network与blogger的商业连接性更强。从一开始blog network组织和加盟blogger就是一种合作的商业关系,而BSP和blogger则多是依附关系。尽管之前BSP与blogger广告分成的讨论曾经沸沸扬扬,但显然blogger在这一问题上没什么话语权。

除了以上三点外,从小的方面来讲还有很多不同,尤其是体现形式上。

我和国内几位blog network爱好者探讨blog network经营时,大家都提到其竞争壁垒的问题——谁可能成为竞争对手?普遍的观点就是——门户和BSP。门户是内容的强项,加之它们又都涉足了BSP领域,由门户来推blog network,这也许是blog network未来要面对的一个问题。

非常有趣,国外的门户在面对blog network的发展,采取的是收购的策略(yahoo收购weblogsinc),而在国内,想做好、做大一个blog network,然后等着被门户收购,这条路恐怕行不通。国内门户最擅长的就是,等市场即将“结果”,然后迅速横插一脚——丁磊就是这么干的。当然,现在谈这个为时尚早。

【游园】到【Keso】到【老白】到【小徐】到【且听枫吟】到【老冒】到我

老冒这家伙写 blog 太恐怖了,前两天传给我的读书游戏,这会去翻,居然已经被冲到第6页了……

最近把身份证弄丢了,结果同事去海南happy了,我却只好留在家里,不过也乐得清闲。要接老冒的招了:

1. 一本你不只读了一次的图书

如果我说是《Playboy》呢?抱歉,让大家失望了,没看过。

2.一本你如果身在沙漠时想读的书

Jane

3.一本让你发笑的书

自己写的书。看到里面那些糊弄读者的文字,就想笑。至于具体名字,就不说了。

4.一本让你哭的书

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念初中时骂班主任,被停课、请家长,最惨的是罚抄这本书——47遍……

5.一本你希望是自己写的书

《三国演义》,当然,畅销书都行,像《哈利·波特》那种,写一本的稿费,可以花一辈子了

6.一本你希望从未写就的书

一本太少了吧?比如琼瑶奶奶的书

7.一本正在读的书

《引爆流行》,很少有时间读,偶尔翻一下,当成教科书在读

8.一本读来有意味的书

《宋词赏析》,我喜欢宋词,胜过唐诗,最爱后主写的

9.一本改变你一生的书

一本书就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吗?我不相信。

点名:

张熙:估计这家伙不会比我读的书多,整死他
旧烟斗:应该是个能读的人,好奇
flp:一个很牛很敬重的人
徐静蕾:我只是想给自己的blog带来疯狂流量,这也有错吗?肯定白搭。

下面这篇文章写于2006年6月22号左右,自娱自乐,富士康的朋友看了后觉得还算客观,哈哈-.-当时正是富士康被众人围攻的时候,现在事情又出现了戏剧化的进展。不过我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所以将其贴出来:

近段时间以来,富士康正在掉进一场由英国《星期日邮报》发起、国内多家媒体跟风的“虐工门”旋涡。富士康之前显然没有对整个事态有充分的预估,以至于事件发展至今,不得不靠其母公司鸿海集团亲自出面进行危机公关。

富士康在深圳究竟有否月收入仅为“27英镑”(约合387元)的工人?媒体和鸿海集团,谁在撒谎?苹果会否因此取消富士康iPod乃至其它苹果产品的代工资格?整个事件是否为苹果公司竞争对手的一场阴谋?……留在我们心里的疑问一个接一个,几乎没有一个能得到确切的回答。

剪不断,理还乱。对“虐工门”事件的解读也许为时尚早,因为它的牵涉面实在太大,存在太多的可能,任何人在这一事件中,顶多离真相只一步之遥。稍不留神,你我的同情心都可能成为某些利益集团手中的棋子。

抛开一切是非,有一点肯定是不容质疑的——在中国IT制造业,有大量的工人正在为资本的原始积累付出自己的血和汗。

从世界范围来看,尽管中国的劳工成本和越南、印度尼西亚、印度等国家差不多,但中国巨大的人力资源、低工资开支,以及对工业生产保密性的重视性仍然吸引着大量的厂商将工厂开到这里。珠江三角洲地区由于靠近沿海,成为首当其冲。

近年来,IT硬件产品加工制造厂商飞速涌现,珠江三角洲已经成为新的“世界工厂”,无数的产品在这里加工、组装,再被运到世界各地,成为人们疯狂追捧的对象。富士康成为其中的典型代表,这家公司的代工收入每年可达250亿美元,是世界ODM老大。

粗放的经营模式决定了产业的“劳动密集型”基调,在这一大背景下面,“虐工门”事件可能发生在任何一家厂商的身上,这不过这次的主角是富士康和苹果。而劳动密集型产业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将无可避免的抛弃粗放型增长,朝集约型增长的资本密集型产业转变。届时,劳动密集型产业将朝成本更低的中西部内陆地区迁移,“世界工长”再次搬家,历史又进入一个新的轮回。

在产业转型的大趋势前提下来看待这次“虐工门”事件,我们会发现关注整个产业的发展远比死盯一个富士康更具有现实意义。实际上,在现今的中国IT制造业,“虐工门”并非仅仅发生在富士康,而是整个产业都正在遭遇“虐工门”。等待哪一天“虐工门”不复存在之时,中国的IT产业便已经完成原始积累,走进自己新的发展里程。

所以,别死盯着富士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