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6月13日

本来是想写一篇“企业PR如何对待blogger”的,结果今天有人发来这个视频,于是改变主意,反过来谈谈。

老冒一直跟我夸 Zuola 是个好孩子,挺直爽,固执得可爱。今日可见,的确很可爱,左“公民记者”,右“现场报道”,还拿出余士维的CRM理论打哈哈。

我丝毫不怀疑,多几个像 Zuola 这样的 blogger ,再抛开政策监管,中国兴许能催生出一个 Ohmynews 。不过视频里的 Zuola 固执得有些无赖了,不客气地说,玷污了“公民记者”这四个字。大概在 Zuola 看来,不让别人踩在自己头上的唯一办法,就是让自己变成一拓屎。问题是,这一切是建立在曝光甚至挑衅那位前台mm基础上的。

实际上就 Google Adsense,PostShow 被封杀之后,我也曾经有过三次投诉:第一次是通过 E-mail 客服;第二次是直接和李开复、郭弃疾的当面投诉;第三次是在和 Google 工程院的副院长林彬的饭桌上。三次投诉均无疾而终,没了下文,莫非我只好真人PK了?

回到正题,blogger 应该如何对待企业?

1、blogger 首先是企业的客户、用户,也就是所谓“上帝”。维护自身的权益是无可厚非的,但别当了大爷还卖乖。

2、别拿“we the media”当令箭。记住,你只代表你自己,别说你代表blogger。就目前阶段来讲,多数 blog 产生影响的价值,还停留在“线索源”或者“引线”阶段,以为一写负面企业就会来做“危机公关”,是极其非常以及特别天真的。要这样,Google不需要奥美了,直接一个崔mm搞定blogger就行了。

3、每个 blogger 都有自己的立场,Keso 说“用你的智商阅读”,作为blogger,你也得用你的智商来写。

4、平等的交流。大概是中国人被欺负惯了,才容易如此敏感。如果把企业比做家庭,把PR部门比作人,他也有七情六欲,别让人觉得你“无法沟通”。

2007年06月09日

最近 Flickr 无法访问,中国人都在lun奸GFW。正好红心杀手王佩兄在 godaddy 上某台主机上的 blog 也被干掉了。于是 Gtalk 上我们有如下对话:

Wang: 这个完蛋了 64.202.163.2,那是我的 BLOG
陈佼:有什么反动内容?
Wang:我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唯一反动的内容就是这个IP地址的头两位

这是我今年听过的,最有意思的对话。事实证明,GFW 很有幽默感。

btw:王佩的 blog 移步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