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8月07日

记得上一次和李开复座谈,谈及中国网民,在座的blogger都建议谷歌的工程师们去中国大大小小的网吧体验一下。因为在中国互联网,贴近普通网民需求,最有代表性的,恐怕正是出身于网吧、打造hao123模式的李兴平。

谷歌音乐发布了,这是谷歌全球第一次尝试音乐搜索服务。这个产品很中国,很网吧。但有意思的是,谷歌发给blogger的新闻通稿中却花了大量笔墨强调“正版音乐下载”。

莫非,谷歌音乐的杀手锏是教育用户“使用正版”?当然,我理解,谷歌的意思是,这种音乐下载分享模式是前所未有的、产业链多赢的尝试。美国有大获成功的apple music store,谷歌试图和合作伙伴一起,打造一个基于搜索的music store,并且秉承了谷歌一贯免费的服务策略。

那么,针对普普通通的用户,谷歌音乐的杀手锏究竟在哪?

第一,相信用户是都是傻子。回到文章开头的所讲的那个道理,谷歌音乐默认页面直接列出了TOP200,并且一勾选就可以点“试听选中的音乐”。

这是一个聪明的决定,当然,如果在歌曲列表的顶部再加一个同样的按钮会更好。

用傻瓜相机的人永远比用单反的多,要做高市占率的产品,必须相信用户是傻子,是懒人。前不久和百度的李明远谈到一个类似的话题,可以作为佐证——在百度的首页有一个名叫“空间”的链接,很多人犯迷糊,究竟啥是“空间”。

这一点,目前掌握网民音乐通道的百度MP3、酷狗、酷我、QQ Music等等,都并没有充分体现。

第二,音乐的质量。由于均来自正版烧录,谷歌音乐的MP3码率偏高,一首歌的容量差不多都在6MB以上,这显然要优于百度MP3的检索结果。

此外,根据我的体验,百度MP3检索的死链状况偏多,谷歌音乐基本上不存在这个问题。

所以,别谈“正版”了,正版的周杰伦不会和盗版的周杰伦有任何区别。这一点,百度在2002年发布MP3搜索的时候就明白了。

而对于音乐乃至数字娱乐产业,谷歌音乐的意义非凡,如果这种模式被实践成功,并推广到全球,它将是颠覆性的。从这个意义上讲,Goolge Music的价值甚至可能超过Gmail、Google Earth等产品。

2008年08月03日

在这个时候谈这个话题,似乎有些煞风景。不过任何事物都有它的正反两面,理性看待就好。奥运对中国的2008年是个焦点事件,可以说360行,行行都被或多或少的波及。

1,抢夺消费焦点。奥运期间,国人的消费热点在直播、金牌、运动员、啤酒之类的东西上,据我与一些IT厂商的人接触,他们对8月份销售的预期都调得很低,尤其是DIY行业。而在往年,8月份正值“暑促”,业绩虽然并一定是一年的最高点,但绝非淡季。

不过我认为这种消费需求依然存在,8月关注奥运,可能无暇去购置产品,但9月开始,这种需求应该会叠加到原来9月的份额中。

2,垂直IT媒体广告投放叫停。受上述原因的影响,有部分厂商直接在8月份停掉了广告投放,在它们看来,期间投放的达到率和回报率均较低。

当然,对于一些整机(如联想)、数码(如Cannon)、运营商(如中国移动)等行业来讲,8月份的投放额度应该是达到一个巅峰状态的,尤其是奥运赞助商。

3,受安检严格的影响,物流存在一些问题。化妆品(液体)、电子类产品受到的影响较大。据我说知,目前很多快递公司都已经不接收诸如笔记本、LCD、主板、显卡等产品的业务。

这几天刚刚去了趟阳江,当地著名的道具品牌“十八子”常常是很多旅游到此的游客选购的对象,不过现在生意也开始冷清。前两天在成都双流机场,我也有两只Zippo被截获,对于这样的物品,机场答应寄存,但只有1个月时间,如到期未领,则直接处理。

4,IDC行业业务停滞。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一些重要的国家事件期间,虽然从业者已经见惯不惊,但或多或少还是有些牢骚的。可能奥运期间,IDC的唯一工作就是协助有关部门“拔网线”。

以上是我留意到的一些负面影响。奥运是一件大事,尤其是第一次举办,对中国是个巨大考验,但在某些方面,尤其是一些细节,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好。能不一刀切的,完全可以多想想更科学的办法。

2008年08月01日

最近,电子商务领域发生了不少事情,它们可能只是中国电子商务10年进程的小插曲,也可能正在为格局的变革埋下伏笔。

回顾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先后出现的利益模型——门户广告、SP、增值服务、竞价排名、流氓软件、游戏点卡、分众广告……可以说,任何一个都没有电子商务这种模型复杂,它涉及的利益体之多、产业链之长、博奕点之多,要取得一个平衡,再一个10年恐怕能看到端倪。

正所谓“剪不断,理还乱”,电子商务让人如此纠结,而致命的是,大家又都恰恰将它视为中国互联网的next big thing。

于是,一些悖论的诞生也就无可避免,尽管看上去有些荒诞,但你不得不面对。

上周,百度庞大的C2C招商团到了广州站,现在百度C2C“犹抱琵琶”,所以与其说是“招商”,不如说是“布道”。现场我没有去,据说很火,很多没有获得邀请的卖家也赶去了。

晚上和百度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经理李明远,还有高级产品市场经理李东旻等朋友聚了一下,除了闲扯淡,就聊到了一些有意思,让人惊讶的话题。 

悖论1:“商业圈”和“零售卖场”

李明远认为,百度做电子商务的优势有两点,一是社区,二是联盟。

大家可能马上反弹一个问题:为什么没有提“流量”?百度C2C上马后,淘宝肯定会丢掉一些流量,不过淘宝同样可以把钱花到其他地方去,购买流量很简单,但要购买一个群体很难。

映射到现实生活中,社区+电子商务,实际上打造的是“商业区”概念,和北京的西单,上海的南京路,广州的北京路,成都的春熙路差不多。

这和淘宝、易趣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如果说百度C2C是“商业区”,那淘宝、易趣更像是“卖场”。两者最大区别是:人们去商业区不一定冲着购物而去,可以是去看电影、打电动,或者休闲、聚会,甚至当作一个旅游景点。而去卖场,目的性很强,就是消费。

也可以换句话说,“商业区”是买家驱动,而“卖场”是卖家驱动。

两种框架,究竟哪一个更好,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C2C平台打价格战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在缺乏别的竞争优势的情况下,“卖家驱动”的“动力”开始显得不足。

我之前曾经讲过一些极端的例子:李宇春吧里可能会出现“隆胸产品”,而keso的博客上则可以方便的建立一个pizza点餐台。“买家驱动”可以想象的空间很大。

悖论2:“学术名词”和“卖家观念”

李东旻提到的一个话题很有意思:很多卖家在纠缠“百度网络交易平台”究竟是“B2C”还是“C2C”——因为在他们眼中有一个定论:B2C=收费,C2C=免费。

这是很显然的“淘宝逻辑”。实际上,B2C、C2C,这些都是“学术界”或者说“业界”的说法,对于实际的交易行为来说,区别B2C和C2C没有任何意义——对于卖家,只关心利润率和供货;对于买家,只关心性价比和交易安全。至于是B和C,有什么分别?

之前淘宝曾经搞过一个“公投”,结果郁郁而终。有一种猜测认为,在淘宝内部有两股力量博弈——以产品部为代表的力量主张以用户体验为重,而销售部的力量则需要在营收上看到好结果。而马云在两种力量中徘徊,于是有了公投。

公投之后,淘宝换了一种做法——“赶鸭子”到淘宝商城,实际上本质差不多。

悖论3:“用户量”和“成交额”

在博客领域曾经出现了大规模的用户“迁徙”,也有大量人群到处“挖坑”,新浪、搜狐、QQ空间,到处都写。而对于利益驱动的电子商务领域,未来,在免费的前提下,这种“到处开分店”的情况一定会十分普遍。

这个时候,各个平台之间拼的不再是商户数量,而是实际的成交额。当然,单纯的成交额也并非一个科学的衡量指标,在目前价格战横飞的情况下,交易利润或许更应该被看重。对于卖家来说,平台之间交易利润的对比将左右他们的重心。

悖论4:支付的“独立布局”和“助推作用”

李明远认为,支付的最大问题在于开放度的把握——究竟是排斥其他支付方式,仅围绕交易平台做在线支付,扮演“助推器”的角色,还是优先保证电子商务交易的发展?

现在很多不确定因素掌握在银行和监管机构身上。一方面,它们不允许出现过于金融化的服务,另一方面,电子商务又急需支付体系进一步完善和开放以满足这个市场的快速普及。

这一点,来自官方的态度比电子商务平台的态度更让人纠结,也更关键。

据说俞军曾经在百度内部提出过一个说法:未来百度如果有两条腿的话,竞价排名是一条,电子商务就是另一条。到底未来这个格局会如何走,我非常关心。

最后,顺便帮明远贴个广告:

谁手里面有好的适合百度C2C的域名,谁有好的名字,请联络联络。(joychan#yeah.net或者我的手机)

百度之前曾经看过gouwu.com(购物),这个域名正在被出售,页面上还有一句很“雷”的话:GouWu means Shop&Shopping in Chinese,要价很恐怖,1000万美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