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7月17日

Google说,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百度说,让人们便捷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

 

基本上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让网民用最短的时间、最少的操作,找到最准确的内容。我想,即便再过若干年,这同样是搜索引擎的终极命题。

 

最近在研究搜索引擎,于是翻了很多古董资料。突然萌发出一个念头:假设以上面的标准来让以前和现在的搜索引擎PK一下,结果一定很有趣。

 

假设按照用户体验来划分,我认为,可以将搜索引擎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分类目录式搜索阶段,当年的Yahoo、lycos属于此列,和现在的hao123差不多,但体验差得多。

 

第二个阶段是关键词+网页链结果阶段,Google、百度是代表,搜索的是“关键词”,结果展示是一条条的web链。

 

现在正在从第二个阶段超第三个阶段过渡——不管是Google的整合搜索,还是YahooSearch Monkey,或者百度的搜索开放平台,一个共同之处就是:关键词+网页链结果+内容展示。

 

所以打开Google、Yahoo、百度,搜索一些关键词,你看到的结果相当杂乱,视频、新闻、图片、数据模块,一大堆。搜索引擎正在试探人类对这种“混搭”风格的接受程度。

 

下面我模拟一个关键词,大概对比一下使用这几个阶段的搜索引擎的时间、点击成本。

 

 

点击次数

耗费时间

输入成本

第一阶段

10++

5~10分

第二阶段

2~5

1分

2秒

第三阶段

1

10秒

2秒

 

注释:第一阶段的10++次点击得到结果的几率不高;第二阶段的2~5次是假设搜索引擎前3条结果中有一个是所求而得出的。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当你在Google、Yahoo、百度中输入股票代码时,3个搜索引擎都是给出了K线图,整个搜索结果只需要一次鼠标点击,或者一次回车。在百度,你还可以看到很多例子:北京时间、凤凰卫视节目表、万年历……

 

之前李一男在说“阿拉丁”的时候说未来一两年研发的重点就是这个,不过我感觉时间应该更长一些。现在和Google相比,百度的结果还是会更优一些,Google再聪明,纯粹基于深度搜索的技术还是不如百度和站长共同“喂”的食。

 

回首过去10多年,搜索引擎的确取得了很大进步,最重要的表现就是时间成本、点击成本大大降低。

 

我记得2004年中国互联网大会上,当时还是百度CTO的刘建国在谈搜索的未来时,曾经就说过,搜索引擎会朝答案引擎转变如今,整合搜索、Search Monkey、百度搜索开放平台正在践行这一预言。

2009年07月09日

谷歌的粉丝很狂热,他们恨不得早餐的面包都是“谷歌制造”,如此一来,“颠覆微软”简直是必要、必须、必然的。

 

人们心中总会有英雄情结,也习惯于同情弱者,更不乏“打倒地主分田地”的理想主义。昨天,一个年轻的爸爸宣布:我准备要个小孩了,2010年下半年出生。一听到这个消息,众人齐声喝道:这个小孩长大了就是拿破仑——全然不顾他爸妈存在不孕不育的可能。

 

我想说的是,不管粉丝如何看待,在OS这个战略布局上,希望谷歌的态度是“大胆想像,谨慎前进”,请谷歌先忘掉“颠覆微软”这回事吧。

 

更具体点,我认为谷歌OS应该将第一期目标focus到上网本市场,这个市场太适合谷歌做产品的感觉了。

根据DisplaySearch的数据,2009年Q1上网本出货600万台,占整体行电脑市场约20%,并且这个比例必然会进一步扩大。锁定这一市场将帮助谷歌OS有效地抓住增量市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锁定即是成功。

 

目前上网本市场的OS占有率方面,Linux正在走向没落(至少是大幅度萎缩),Windows 7的发布将再次让这个市场落入微软手中。谷歌OS要拿下这个市场,直接竞争对手就是Windows 7,但这并不是产品的竞争,而是一种思维模式的竞争。在上网本这个领域,谷歌的web思维显然有天然的优势。

 

不过,也有一些疑问。谷歌自己都说,Chrome操作系统和Android有一些领域重合。这一点我实在搞不懂,整天用Android手机的人几乎都是重度的“网络依赖者”,和上网本的人群定位重合,Android或许更侧重于手机,但为什么它要插入上网本市场?

 

难道是因为Chrome操作系统来得太晚,先让Android赶鸭子上阵?或者是根据上网终端屏幕尺寸来决定布局Chrome操作系统还是Android?

 

现在Android已经开始应用到上网本市场,在Chrome操作系统诞生之后,希望谷歌能给它和Android有个清晰的定位。

 

2009年07月02日

不再支持局域网对战模式——这是暴雪对星际争霸2的最新决策。

 

联系到之前暴雪对另一款游戏《暗黑破坏神3》同样的调整,这一切就显得“水到渠成”。但我估计,做这一决策的时候,作为中国市场的运营方,网易公司也应该有推波助澜——假设星际争霸2和星际争霸一样,中国市场的正版率极低,也很少人到官方BN战网玩,网易代理这款游戏恐怕会赔得只剩下“为魔兽世界的运营做陪衬”。

 

盗版、盈利模式的转型是暴雪痛下决心的两个主要原因,但这一次,暴雪的决定会是正确的么?起码它将面临一些问题。

 

1、星际争霸之所以火爆,不仅仅是因为它极强的种族平衡性和可玩性,更多的是它已经成为一项常规的竞技游戏,活跃在各大赛场。然而,之前在线上的比赛,鲜有操作成功的案例,多数的比赛都是lan party的形式,比如WCG。

 

取消星际争霸的局域网作战模式,意味着现场的比赛也要通过官方BN进行,抛开网络延迟不说,掉线的问题恐怕就难以彻底杜绝。

2、在特殊的中国市场,星际争霸的玩家人群有大量来自高校。中国的教育网环境显然没办法翻阅长城,到达美国的BN。即便是网易代理运营之后,在中国架设服务器,网络条件能不能跟上,还是一个问号。

3、据我所知,网易将对星际争霸2的运营盈利来源为:客户端销售、战网密钥销售、战网包月制、战网计时制、增值道具销售、内置广告。其他都好说,深谙网络游戏运营之道的网易应该能解决,但客户端销售的问题不那么容易解决。

要知道,星际争霸在韩国这个弹丸之地能卖200万套正版,但到了中国,几乎清一色的盗版玩家。要想说服他们去买正版倒不难,但中国玩家已经习惯了免费入门、在玩的过程中消费。

4、在星际争霸时代,对BN的破解并不迫切,因为玩家完全可以用着盗版的游戏,上类似浩方这样的“私服”玩,暴雪也没辙。现在唯一的不同在于,网易在代理这款游戏,整顿私服,网易会大打出手么?结果如何?玩家会如何看待?都是未知数。

 

从感情上来说,我不接受暴雪的这一调整——这意味着当年那种呼朋引伴,骂骂咧咧,满网吧go go go的吆喝,将不会重现了。这有点像,打麻将再也不能去茶馆,得在QQ游戏平台。

2009年07月01日

上周在北京,听朋友说俞军正在做他在百度的最后一次培训,让我过去听听。我很想去,但因为安排很紧张,遗憾地错过了。

我和俞军从来没有聊过,也不相识,但看着他的功成身退,再看看现在的搜索行业,我不禁有些惋惜——中国最懂搜索产品的人的离开,不仅仅是百度的损失,也是整个中文搜索的损失。

之前听说百度会将他的头像挂到LOGO里,我大感温馨,但后来又说只是内部玩玩,并不会真放到百度首页。之后的欢送会,李彦宏没有出现,让我又是一惊——李彦宏应该出现,即便不是他,也不该是李一男。在离职这件事上,我想,俞军应该有更高的礼遇。唐骏都能拿个荣誉副总裁,为什么俞军不能拿个荣誉产品架构师之类的头衔?

回过头来,我想探讨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评价俞军对中文搜索的贡献?作为一个非百度人,在我看来,主要有4个方面:

1、贴吧从一个BBS产品蜕变成了一种社区模式。记得当年贴吧发布的时候,很多人不看好,觉得它要么变成spam的乐园,要么就是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现在看,这种开放、低门槛的玩法已经广泛应用在各大互联网站——并且,它们中的很多,都做得不错。

2、奠定了中文搜索标准的产品布局。各位可以注意目前其他的中文搜索,诸如有道、搜搜等(除了已经被异化的雅虎中国),其产品布局和百度大同小异。不能说这一切都是受了俞军的影响,但俞军在这方面的尝试和坚定一定对后来者产生了示范作用。

这方面还表现在百度对产品把控的节奏感上,之前MP3搜索曾经是百度最大的流量增长来源,现在它已经不再那么举足轻重的时候,谷歌切入了这块领域,个中高下,耐人寻味。

3、用户导向的产品设计原则和游戏规则。俞军和他的徒子徒孙们(统称“百度产品学院”)对这一原则的贯彻已经注入到了百度的血液里。我不知道这方面对中文互联网产生了多大影响,但它的确是一件重要的事。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在百度李宇春吧,以百度产品的思维,任何人都不能取代或左右吧主的权利,即便是百度自己。去年5.12的时候,百度的一些官方公益活动也很难在这个吧中被持续推进,原因是吧主认为这个吧叫“李宇春吧”。

4、人的思维大于机器思维。“谷歌更懂搜索,百度更懂中国人。”我倒不觉得这句话是对百度的贬低,任何一个产品都是为人服务的,做产品就是在“发现用户需求,而非创造。”(俞军语)

谷歌习惯用机器来思维,它有引以为傲的算法,也有漂亮、不断扩展的代码。但有些问题这种思维方式是无法完美解决的,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就是这次谷歌的涉黄事件。

俞军走了,他在留下一些痕迹的同时,也留下了很多疑问和遗憾。不管如何,俞军这个曾经的搜索狂人的故事和思想会一直感召着一群又一群的人,他们将成为未来搜索引擎的推动者。

因此,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并没有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