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1月24日

陈佼观点:正如没必要“过度解读谷歌退出中国事件”一样,也不必过度解读谷歌创始人套现的事,而且,一切都很安全,谷歌依然在两兄弟的绝对掌控之下。

 

谷歌的两位老兄手里快有大量现金了,按照现在谷歌的股价,每人27.5亿美元啊。我不知道两位同属36岁的阔绰大佬要怎么花这笔钱,但肯定少不了要多雇佣点随身保镖了,万一被绑匪盯上,赎金不会少:)

 

在我写博客的时候,这个消息已经被放到了各大科技财经媒体的头条,不过大家还没来得及关心巨款该如何花的问题,倒是在议论另一个话题:两位大佬在执行完毕之后,累计投票权将下降到48%——也就是说,谷歌联合创始人可能失去对谷歌的控制权。《金融时报》甚至直接用了“Google’s founders to give up control”的新闻标题。

 

事实果真如此么?答案是否定的:

 

1、不用担心这一点,即便两人都按照计划各自卖掉了500万股,要凑2%的投票权依然很简单,在需要的时候他们可以找谷歌CEO Eric Schmidt帮忙,或者说服一些“忠诚”的股东。2%太容易解决了。

2、整个执行周期将持续到2014年,在此之前,不排除两位停止执行的可能,他们也有这个权利。

 

3、没必要对此大惊小怪,之前很多公司的创始人都干过类似的事,公司依然是他们的,他们说了算。

 

当年乔布斯“引狼入室”,被苹果踢出董事会的时候,他一气之下卖掉了所有苹果股份,只留1股“用来获得报表”,最后在苹果成烂摊子的时候,还不照样回归了?

 

所以,正如没必要“过度解读谷歌退出中国事件”一样,也不必过度解读谷歌创始人套现的事,而且,一切都很安全,谷歌依然在两兄弟的绝对掌控之下。

2010年01月20日

说明:这是我在《电脑报》新开的“每周一炮”专栏的第一篇文章,已在两周之前发表。根据我的定位,这是针对互联网行业的批判定位的栏目。我始终认为,舆论监督是媒体存在的根本意义,而对于独立的观察者,要想推动行业进步,只有批判是最有力的。当然,利用媒体公器赋予的话语权兴风作浪绝非初衷。我希望“每周一炮”成为这么一个阵地。

 

可喜的是,我们取得了第一次胜利——华军软件园等网站已经进行了整改。这是网民的胜利。

这是一个“被时代”。从“被增长”,到“被就业”、“被代表”,它说的是弱势群体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而遭遇了某种匪夷所思的智慧强奸。

 

现在又来一个:被下载。并且很可能你也遭遇过。

 

我有一个朋友,对电脑属于极品菜鸟,连硬盘和内存都分不清。他刚刚买了一款iPhone,不懂怎么导入MP3,向我求助。我在国内最知名的华军软件园帮他找到了iTunes的下载页面,从QQ上发给他,要他自己安装。

 

2分钟后,他兴冲冲地说:“装好啦,接下来怎么办。”我一边暗自嘀咕“iTunes将近100MB的文件,居然这么快”,一边指挥他进行菜单操作。对方笨得让我想杀人,不断告诉我“找不到你说的那个菜单”。

 

正当我快崩溃的时候,对方冒出一句雷死人的话:这个傲游好像是开网站用的吧?

 

我的眼镜差点掉到桌子底下。经过一番试验和调查,我发现了“秘密”所在——在那个iTunes下载页面有一个傲游的Banner广告,上面有两个大大的按钮,一个是“电信下载”,一个是“网通下载”。我朋友虽然是菜鸟,但对“下载”这两个字还是相当敏感的,拼命一点,结果就“被下载”了。

 

实际上不仅仅是华军,据我查实,在国内很多主流下载网站中,这是一种普遍现象,用一句流行的话,叫“潜规则”,或者“钱规则”。不仅是朋友那样的菜鸟,连混迹互联网10年以上的老鸟,都难逃一劫——一个下载页面非常明显的陷阱,居然超过10个。可以想象,以后大家去下载网站,一定要头戴钢盔帽,身穿防弹衣,还要管好你的手,千万别轻易点“下载”。

 

更恐怖的是,一些小下载网站或者假下载网站,将这种把戏玩到了极致——将木马下载器捆绑在知名软件中,用户下载安装后,噩梦就开始了。

 

在我看来,这类下载网站至少面临四大指控:

 

其一,侮辱用户智商。这些诱导用户帮忙点广告的行为,和钓鱼诈骗有何区别?只不过一个是骗人钱财,一个是骗人时间,本质都一样。照我说,下载网站应该补偿“误工费”,还有“精神损失费”。

 

其二,侮辱广告主智商。除非广告主是“睁眼瞎”,难道他们觉得靠这种欺骗的方式获得的装机量,有任何意义吗?

 

其三,侮辱法律法规的智商。我国《广告法》明确规定,广告不得欺骗和误导消费者,使消费者辨明其为广告。而下载网站的广告,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的员工才能“辨明”。

 

其四,如果捆绑木马下载,则涉嫌犯罪。“熊猫烧香”的作者刚刚从监狱里出来,前车之鉴,各位“从业者”,可得悠着点。

对话华军软件园负责人华军先生:

问:目前很多下载站都存在诱导下载的嫌疑,您是怎么看的?华军软件园是否有相应的整改措施?

华军:诱导下载这个问题在中小个人网站更为明显,大网站尤其是门户和公司化运作的专业网站情形相对好点。华军软件园下载页最近特意做了一次较大规模的改版,做了很多调整,情况有所改观。

 

比如在软件名称后面加上醒目的“下载地址”字眼,用户点击后就可以直接定位到下载地址的位置,调整后的页面更有利于用户快速定位下载地址。另外,对于广告图片不够醒目的问题,由于广告图片一般都是由相关的广告公司提供的,目前我们也正在跟广告公司联系,近期也会在广告图片上作出一些调整。

 

目前的下载站受到的打压比较严重,进入这个领域的企业越来越多,有些获得投资的安全软件公司和下载软件也在抢食下载市场,实际上现在的下载站生存空间非常有限,生存环境非常恶劣。

2010年01月18日

 

更新:这几天在外地出差,只能断断续续上一下网,没想到这篇文章引起这么大反应。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导演个恶作剧而已——熟悉我的人就知道,我在“造谣社”的行文风格。今天上午有好几个朋友打电话过来说“你玩过火了”,好吧,我收回这个“恶搞”,也向相关的人说声抱歉。

进入2010年,中国搜索业界大事不断。1月18日,百度公司在内部宣布了其CTO李一男“因个人原因”离职。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刚刚发生的百度“断网事件”。从我之前博文的分析来看,这次事件是百度10年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安全事故”,也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极为典型的DNS劫持事件。这一事件如果要追究责任,作为技术一把手,李一男理当负有“领导责任”,李一男因此而引咎辞职的可能性非常之高。

 

“断网事件”尽管跟百度自身的技术无关,但犯下“域名解析被更改”这样一个低级错误,最高技术管理层一定要有一个交待。以李彦宏的性格,他倒不会因为此事而逼走李一男;但以李一男刚强的个性,自己辞职倒是非常有可能。

 

从李一男的职业生涯的角度来看,他经历了华为、港湾、华为2.0、百度4个时代,百度是李一男跳出任正非和华为“阴影”的第一站,也是他跳出电信行业的第一次尝试,我相信李一男非常重视这一次履历,如非迫不得已,他一定会让自己打一个漂亮仗,不管日后是职业经理还是创业,这都至关重要。

 

犯下这个低级错误,不得不说也跟李一男的这个背景有关。从本质上来说,李一男是个电信专家,而非互联网专家。因此这次折在互联网最基础的“ABC”问题上,情有可原。

 

李一男走了,他的下一站,值得期待。

2010年01月12日

陈佼观点:这场百度历史上的9.11或将引发一场黑客大战(中国和伊朗之间已经小规模开战),但似乎谁都不该绝对为此负责,对于中国商业网站来说,做好出现最极端情况的准备,才是上策。

今天绝对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的9.11,今早,百度这家全球最大的中文网站也是中国影响力最大的网站遭遇了诞生以来最大的一次无法访问事件——故障持续时间最长、波及范围最广、受影响人群最大。

 

2006年百度也曾经有一次断网事件,从当时的症状来看,更像是DDOS攻击。而今天的这一次故障与之截然不同,据来自百度的消息称,这是由于其在美国的域名注册商被“非法篡改”。

 

所谓“非法篡改”,换句话说,就是域名商被黑客攻击了,准确的说是被篡改了DNS解析,或者说被DNS劫持。这也是百度的其他域名和IP地址访问一切正常的原因。

 

那么,究竟谁应该对这一起9.11事件负责呢?

1、首先值得谴责的当然是入侵DNS服务器的黑客,和本·拉登的恐怖组织一样,理当拿下。这是第一责任人。

2、其次则是百度的域名注册服务商——register.com,按理说这是一家老牌的注册商,而且是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安全漏洞还比较大啊。我查询了一下国内比较大的互联网公司,几乎都不是用的这家公司,用networksolutions.com的比较多。

 

3、别以为只有register.com不安全,其实networksolutions.com也好不到哪里去,上次twitter被攻击事件和百度今天的遭遇几乎一样,twitter就是用的这家公司的服务。

4、百度在这次事件中绝对是最冤枉的,像这种情况下百度几乎只能瞪眼干着急——百度即便有再牛的技术,也不可能代替域名商去和黑客战斗。百度只能一方面尽量帮助域名商解决技术问题,一方面通过各种渠道告知网民直接访问百度的IP地址。这方面,百度的反映还是很迅速,我至少在3个不同渠道获悉了百度的直接访问IP。

5、百度被黑后,百度第一时间提醒网民使用www.baidu.com.cn访问百度。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做一家网站,最好还是多储备几个域名。

 

一直以来我反对所谓的.中国域名,但从这一事件来看,中国人真的必须拥有自己的根域名服务器,目前全球互联网的13个根域名服务器都在国外。只有自己掌握根域名,才能从根本上避免被黑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