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4月25日

这是我的第一篇房地产行业评论,欢迎拍砖。

 

很多人将此次国务院的房产新政视为“猛药”——下手很重、出手很快,很“犀利”。而且根据我了解的情况,新政出来之后,银行相当配合,并且第一时间跟进。不仅仅是四大国有银行,连以往较为松动的邮政、农村信用社都开始收紧。这也难怪,毕竟金融和税收这两只手还是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中,不用担心地方政府的阳奉阴违。

 

温家宝总理说“这届中央政府一定能遏制房价的暴涨”,新政算是对他这一言论的照应。而以往不痛不痒的政策,最大的阻挠者还是地方政府——如果官员迁升的考评标准是民生,而非GDP,那这种阻碍就不存在,但问题就在于中央既要保GDP,又不得不面对日益高涨的民怨。

 

Q1结束后,中央终于找到了平衡点:

 

1、同2007年那次调控相比,这一次国务院的政策制定采用了“层层加码”的方式,一边做调整,一边试探市场的反应。应该说是很“审时度势”的。

 

2、从新政的细节来看,最要命的地方在于首付——二套房从4成到5成,这会将不少投资客挡在门槛之外,也会打击一小部分“改善性需求”。相比之下,贷款利率的折扣变化影响倒不大,以往的7折利率和现在的1.1利率相比,一年也就是几千块,不管是投资还是刚需,都不足以挡住大家对后市的预期。

 

3、从宏观经济来看,政府这次下重拳有一个不可忽视的背景:Q1的经济运行数据出来后发现,中国的外贸增长比较强劲,消费也正在强壮,拉动GDP增长的三驾马车,已有着落。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政府对2010年中国经济的良好预期。

 

4、新政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而房地产市场中一个重要角色——地方政府虽然心中有怨言,但就像“温水煮青蛙”,在2010年的光景下,它们也不会对中央构成太大的压力。而在住建部与银监的部位博弈中,暂时求得了一个新的动态平衡。

2010年04月18日

【陈佼观点】对于腾讯来说,也许只有将ICQ收归囊下,才能化解12年前故事的错误开篇,才能释怀9年前被迫改名换姓的窘迫。

 

马化腾有些急不可待了。

 

前脚刚刚提交了竞购ICQ的方案,最终结果还没有出来,腾讯就有了进一步动作——3亿美元投资了其中一个竞购对手DST。几乎可以肯定,腾讯和DST已经在竞购ICQ的问题上达成了默契,这意味着它们可以联手对敌,竞购成功的几率大增。

 

对于腾讯来说,也许只有将ICQ收归囊下,才能化解12年前故事的错误开篇,才能释怀9年前被迫改名换姓的窘迫,才能完美书写“徒弟降伏师傅”的传奇——如果没能竞购成功,或者ICQ破产、关门了,腾讯都要永远背负“山寨”、“抄袭”的历史骂名,只有完成收购,你才可以说“都是一家人了,自己抄自己,能叫抄么”。

 

当然,马化腾的虚荣心还没有强到这个地步,只有好大喜功的暴发户才会如此思考问题。但换句话说,纵使有千万个关于资本的、技术的、产品的、市场的理由来支持收购,只要回归到马化腾心里,一幕一幕浮现的过往,很难逃开。

 

1998年的OICQ几乎就是ICQ的汉化版,甚至连名字都山寨到了极点,“Open ICQ”(打开ICQ)简直就是一个很有误导性的流氓名字。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近3年时间。

 

1999年,ICQ的东家AOL发来律师函,要求腾讯停止侵权,将oicq.com、oicq.net域名免费转让。2000年,仲裁判决书出来了,OICQ从此消失,QQ走上历史舞台,而上述两个域名也真的免费送给了ICQ。

 

改名之后,腾讯开始“转运”,没过几年,它已经是全球第三大互联网公司。而当年风光无限的ICQ已家道中落,最终落得被挂牌出售的惨淡结局。两相对比,只能感叹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

 

腾讯绝对应该感谢ICQ。若非ICQ的灵感,也没有OICQ,更没有QQ今天的辉煌;若非被ICQ逼上梁山,也不会有后来“一直在模仿,从未被超越”的神话;若非OICQ域名被“没收”,也不见得会用更短更好记的qq.com。马化腾大可将收购看成是一次精神救赎,算是对过去10多年恩仇的最好了断。

 

当然,这些只是事情的表象。我所说的“ICQ情结”,绝非回忆当年时的忆苦思甜,而是马化腾多年没有打开的一个心结,或者说一个夙愿——在全球范围来看,即时通讯真正成功的,几乎只有QQ。ICQ、微软MSN、雅虎通、Gtalk,没有一家做成了主营业务——难道只有中国才存在即时通信壮大的土壤?到底是用户有问题还是ICQ有问题?

 

腾讯急不可待要“借船出海”的真正原因,或许在此。马化腾已经找到了ICQ失败的根源,买下它,按照自己的思路改造它,反正可以死马当活马医。ICQ目前的主要用户群在东欧、俄罗斯等地区,和腾讯所处的都是新兴市场。巧合的是,DST这家公司和腾讯的业务很相似,互相能找到“共同语言”。

 

马化腾玩“山寨货”的能力已经无需验证,一旦收购ICQ成功,玩起“正品”,不知道会不会反而有些不适应?

 

我开始玩微博了,关注我,请在微博上搜索“陈佼”。

2010年04月15日

【陈佼观点】我斗胆建言丁磊:拿出你的肚量,大胆开放吧,给用户100%的选择权,即便是将他们“放养”,也跑不了的!

如果你最大限度的为用户考虑,用户会不会最大限度的回馈你?多年来,网易邮箱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或者说,所有邮件服务提供商都有同样的纠结,只不过网易是国内邮箱市场的老大,更需要纠结。

 

一个长期处于纠结状态的人,做事就容易瞻前顾后、拖泥带水、反反复复,一款互联网产品也一样。

 

最近,网易邮箱又纠结了——在时隔多年重新开放POP3/SMTP服务,新开IMAP服务,大快人心之余,又有用户发现“用QQ邮箱的POP3服务无法收取126、163邮箱的邮件”。对此,QQ邮箱公告表示“我们发现,目前网易邮箱仅支持个人邮件客户端进行POP3收信,而逐渐取消支持第三方服务器的批量POP3收信。”

 

显然,网易的态度有些暧昧,既希望为用户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又不希望为竞争对手做了嫁衣——如果QQ用户在QQ邮箱中POP3网易邮箱,则意味着QQ用户没有任何再登录网易邮箱的必要,也就意味着网易只能当个“活雷锋”,便宜都被腾讯占了。

 

问题在于,网易邮箱也支持POP3功能,它也可以作为QQ邮箱的客户端,以此“废掉”QQ邮箱,只要用户愿意。

 

如此一来,问题就变成了网易邮箱与QQ邮箱的博弈——究竟谁更能成为不可或缺的客户端。这时候,腾讯强大的客户端捆绑战略就成了天平上那一块重要砝码——用户可以不用打开网易邮箱,但它“不得不”使用QQ。

 

读到这里,读者们不难读懂网易的纠结,连我都开始为网易纠结了。平心而论,网易花了很多钱砸在邮箱上,速度、功能、用户体验都是一流的,我也是yeah邮箱的忠实用户,如果要开放POP3,投入产出比短期内肯定会降低,再被竞争对手“摆一道”,就有点“费力不讨好”了。所以,就我个人而言,我理解并支持网易邮箱的举措,但我也相信,一定有很多用户对此不理解、不支持。

 

还是本文开头那一句:如果你最大限度的为用户考虑,用户会不会最大限度的回馈你?现实有点残酷,用了POP3/SMTP之后,用户很难再为邮箱带去流量;用了QQ的web邮箱,流量不仅没有带来,还带到了竞争对手那里。网易毕竟不是公益组织,而是一个接受董事会业绩考验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考虑用户体验的同时必须考虑自身的利益。

 

一直以来,免费邮箱都是网易战略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丁磊也对这个“赔本”的业务极为看重,到2010年,丁磊甚至亲自督战,祭出了“如虎添翼”计划,又玩出了颇有意思的@计划。早些时候,丁磊甚至以“每丢一封邮件赔付1000元”来宣誓自己的决心和信心。网易希望借助邮箱打通其各条产品线,塑造互联网的又一个入口,而如何让用户更愿意使用web邮箱服务是这一战略能否成功的关键。

 

纠结之中,到底如何权衡?作为中国有才、有财的“猪倌”,丁磊不妨用养猪的思路来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丁磊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谈过自己的养猪心得:由于圈养的猪活动量不够,肉质口感稍差,所以要在猪30公斤以下时圈养,到30公斤以上则放养。那么问题的关键就是:对于网易邮箱这头“猪”,到底是还处于“圈养”阶段,还是已经足够壮,可以“放养”了?

 

我认为,“放养”的时机已经成熟了,根据网易公布的数据,其邮箱用户数量已经突破3亿。而且,越是战略关键,越需要网易拿出足够的胸怀和足够的自信。当年搜狐推出搜狗输入法,很多人将其解读为“客户端战略”,这听上去是没错,但真正应该让搜狐感到骄傲的,不是靠偶尔弹出个更新带来的点击流量,而是搜狗输入法为搜狐带来的品牌提升,这可能比赵本山在春晚中帮忙做广告更有价值。

 

互联网人很喜欢谈论“用户黏度”这个词。按理说,搜索引擎是最没有用户黏度的,从百度到谷歌,只需要三秒钟,开关一个网页而已。这远远比邮箱的搬迁来得简单。搜索引擎的做法是依靠研发、产品、营销等综合手段来赢得客户,邮箱也可以这么干。况且,从大方向来说,在互联网开放的大潮下,任何试图制造障碍来留住用户的行为,都是愚蠢的。

 

所以,我斗胆建言丁磊:拿出你的肚量,大胆开放吧,给用户100%的选择权,即便是将他们“放养”,也跑不了的!

 

本文发表在陈佼的《电脑报》专栏。

2010年04月14日

【陈佼观点】中国的互联网应该调整心态把心思放在创新、创造上面去,做出具有影响力的产品,才有资格去谈“反击”。

 

前几天,一位“愤青”朋友约我喝茶,刚入座,他就神秘兮兮的摊开一幅世界地图,要和我“研究一下世界格局”。

 

“你看看,咱中国人牛起来了。”朋友开始对着地图指点江山:“百度东渡日本,阿里巴巴西进欧洲,盛大直捣美国老巢,现在,腾讯一口气拿下了俄罗斯和整个东欧。截下来,该是南美、澳洲、非洲,哦,对了,还有南极洲……”

 

朋友的血脉喷张让我想起了中学历史课本里那幅经典的“时局图”,那是一幅中国地图,图中熊代表沙皇俄国,虎代表英国,肠代表德国,青蛙代表法国,鹰代表美国,太阳代表日本。如果在战争年代,我这位朋友一定是个好战份子,口水四溅之处,仿佛马化腾的QQ飞弹已经抵达莫斯科红场。

 

见我反应不大,朋友有些愤怒,继续发表演说:“再来看看西方列强在中国的表现——AOL来了,很快滚蛋了;eBay来了,也滚蛋了;雅虎来了,基本滚蛋了;Google来了,扑腾几下,还是滚蛋了;日本、韩国离我们这么近,小打小闹的来,连滚蛋都没资格。”

 

基本上,朋友的这些陈述属实,我附和着点了点头。有句俗话叫“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但在中国互联网上,“外来的和尚”念的都是我们听不懂的“圣经”,而非“三字经”,大都逃不过水土不服的命运。

 

“这说明什么?咱们反攻的时候到了,全球互联网的中心决不能只是硅谷!”朋友愈发慷慨激昂。

 

无可否认,中国已是互联网大国,这里有全球最多的网民、最大的潜在消费市场,也有腾讯这样的超级巨头公司,但中国离“互联网强国”还差得太远。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美国人卷走所有在华互联网的资本,中国互联网的市值瞬间蒸发掉一大半。况且,尽管网民人口众多,但单一网民的贡献却低得惊人:每个中国用户大概每个月花2人民币买杀毒软件,花不到1块买QQ增值服务,花不超过5毛去玩盛大的游戏。

 

而且,搜索、即时通信、博客、微博、开心网,一个个在中国互联网舞台上炙手可热的应用,几乎都是舶来品。从头到尾,我们有哪一项应用、哪一个模式是彻底的自创?我们又向外界输出过怎样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互联网价值观?

 

再来看,国际巨头们的“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用句时髦的话,还得“先感谢国家”。政策构建的天然壁垒在某些案例上成了压死骆驼的那根稻草。说得更近一点,起码我们在海外尚未有成功案例,而美国几乎已经统治了拉丁语系的互联网世界。

 

 “就凭这些,我们拿什么反攻?老外在中国节节败退,中国人到了海外,就能摆脱同样的宿命?该交的学费是一定要交的。”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我们迟早要在国际舞台上证明自己。你不能抹煞每一个小小的进展。”朋友一边回应,一边开始收起地图。

2010年04月03日

【陈佼观点】在传统模式中,中小企业有一个完整的“供”“销”产业链,而当它将企业搬到网上后,会发现这个链条基本上处于瘫痪或者残废状态,需要一个新的平台来帮助它构建。

 

最近一段时间我呆在四川,与一些中小企业老板进行了交流,话题自然还是离不开互联网。我一直很关注一个趋势:中国有2000多万家中小企业,它们是如何看待互联网的?又是如何利用互联网拓展自己业务的?我相信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很可能决定它们在“国进民退”大背景下的前途命运,也决定着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向。

 

交流的结果让我很吃惊,与几年前我了解的状况大有不同:中小企业对互联网普遍有浓厚兴趣,也完成了初步的信息化建设,比如有自己的网站,利用网站发布商业信息,甚至使用包括BBS、SNS、微博等新媒体手段做网络营销。这让我兴奋不已,我相信它们已经尝到了甜头,不然也不会纷纷成立网络营销部,大张旗鼓的“干互联网”。

 

但当交流深入,我发现了问题——“信息化”并没有给中小企业带来业务变革,“网站也建了,推广也做了,但订单并没有滚滚而来”。在面聊的时候,我只是鼓励他们,要相信互联网,它不仅是低成本的商务拓展平台,更是未来中小企业构建的基础平台。回来之后我与一些圈内人聊起这个问题,总结出了3个瓶颈:

 

1、对资源的管理缺乏效率。这里的“资源”,包括客户、营销、商务等多个层面。这与当前中小企业信息化程度还不够有关,“小米加步枪”还是它们的主要装备,这不是找一个CIO就能解决的。

 

2、信息化和电子商务的节奏紊乱。说得通俗点,对信息化和互联网认识懵懵懂懂的中小企业需要“导师”,帮助它们制定战略、策略并规划好步骤、掌握好节奏。我有一个从事商业摄影的朋友就是典型案例,看看他咨询我的问题:今天可能是竞价排名,明天是SEO,后天又要做网上商城,给我的感觉就是没有章法。
 
最核心的是第3个瓶颈:平台资源的缺乏。在传统模式中,中小企业有一个完整的“供”“销”产业链,而当它将企业搬到网上后,会发现这个链条基本上处于瘫痪或者残废状态,需要一个新的平台来帮助它构建,这就是所谓的“商圈”。

 

打断一下,先来说一个插曲,来看看两家互联网企业的对比:阿里巴巴和中企动力,两家公司都有10年历史,客户群都是中小企业,做的事都和电子商务有关,提供信息化服务。有意思的是,这几天中企动力做的销售精英年会(称作CE•O),地点选在了阿里的老巢——杭州,我不得不说这很有些挑衅的意味。

 

我相信读我博客的人对阿里巴巴很了解,它的核心是虚拟平台——创造一个贸易市场,让中小企业在其中公平、自由地交易。但对于中企动力这个名字,估计大家就不太清楚了,而实际上,这家公司在十年的发展过程中,为中小企业提供的贴身的本地化服务,相对来更低调也更扎实。中企动力的核心则是“布道”——更倾向于一种引导,将中小企业一步步带上电子商务之路。当然,双方的角色并不明晰,互有交叉,属于竞合关系。

 

之所以花一些笔墨来对比这两家公司,是为了解决我提出的3个瓶颈问题:

 

1、中小企业需要平台,但更需要掌握平台的能力。对于一群信息化和互联网的“小白”来说,给它再好的平台、再多的潜力客户资源,也是徒劳。打个比方,对于一个刚会喊“妈妈”的小孩来说,他需要的是一个字一个发音的教,而不是放到幼儿园里跟其他孩子“交流”。说白了,中小企业需要“顾问”。

 

2、先学爬,再学走。我亲眼见过很多传统企业曾对互联网抱有巨大热情,当它们猛烧一笔钱之后,就反过来质疑互联网,其中包括大量的政府网站。记得很多年前曾经刮过一阵“电子政务”风,很多机关政府挂了网站却当做摆设。前文中提到的“节奏紊乱”问题就在这里。

 

3、信息化服务需要百花齐放。无论是阿里巴巴以平台为突破口,还是中企动力的“网络营销全维解决方案”,乃至百度在各大高校推动搜索营销课程的设立,这都是在打基础。“鼠标+水泥”的提法早在10年前就有了,但直到今天,鼠标还是鼠标,水泥还是水泥,中小企业电子商务之路,万里长征只走了第一步。也希望不管是阿里巴巴的网商大会还是中企动力的CE•O,不管是为中小企业提供大平台服务还是专属的网络营销解决方案,以这两家公司为首的信息化行业,都能加快走进中小企业信息化驾驭互联网的步伐,因为只有中国的中小企业真正发展起来,中国的经济才会更加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