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6月02日

《新闻联播》前后的那几十秒广告,价格很贵,虽有道理,但始终解决不了一个问题:看电视的有大款、精英,也有农民,还有儿童、老奶奶,任何一家标王来购买这条广告,浪费一定很大。
现代广告之父John Wanamaker曾说过一句话:我知道我投的广告浪费了一半,但问题是,我不知道是哪一半。换句话说,任何广告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让投放更精准,将浪费降到极致,这几乎是广告投放的全部精髓。
在过去的10多年里,互联网在试图解决这个难题。以我粗浅的认识,大概先后出现了3个革命性的趋势:第一个是形形色色的AD联盟,它们创造了CPM、CPS等结算方式,实现了兴趣点、地域、群体等维度的划分,可以让广告主“一个萝卜一个坑”;第二是SEM的诞生,以关键词和网民的搜索行为来达到精准的目的;第三个我认为是CRM概念和广告、营销的结合,也就是现在探讨得比较多的所谓“社会化营销”,这一点现在正探索,未来Twitter、Facebook这种平台的模式一定会这个有关。
让我们将目光聚焦到刚刚上马的百度鸿媒体这个平台上,看看在解决“精准性”这个问题上的一些新趋势。关于这个平台的“精准”,我的理解是:通过对海量受众行为和海量广告投放数据的分析来达到的。具体可以分解如下:

1、网民行为数据库是投放精准的基础
很多人认为江南春失败的原因是战线拉得太长,我认为这恰恰是江南春必须做的,他要构建一个跨媒体的媒体帝国,一定要将战线铺开。江南春只有实现了100%的“生活圈”覆盖,才可能建立人们“注意力”的完整数据库,进而提升广告主投放的精准度。
可以这么说,做品牌广告网络,竞争到最后,门槛是极高的。这就好比做运营商,其他先不谈,你首先得把自己的光缆铺到每一个村子。在这一点上,很难再找到比百度更有优势的平台。有两个支撑点:第一个,百度自身的网民覆盖率超过95%;第二个,百度有一个不可比拟的网民行为数据库。
为什么自从百度在中国超越Google以来,市场占有率优势越来越大?很多人看到了Google退出中国市场,但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百度的这个网民行为数据库。很多后来的竞争者,它们缺乏足够庞大的数据库,就好比在黑屋子里做试验,试错成本太高。其实“展示广告网络”也一样,受众行为数据库可以说是精准投放的基石。

2、技术是解决投放精准度的终极方案
说实话,广告平台从来就不是一个技术密集型行业,而是一个资源密集型。但这恰恰是其症结所在。现在做得比较优秀的所谓“展示广告网络”,大都是资源比较有优势的,但技术是短板。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当用户在百度中搜索“GLK”,百度可以通过Cookie的锁定,用户在访问某个鸿媒体合作网站,也许就可以展示出奥迪Q5的广告。当然,这个例子可能有点不合适,但意思是这样。别小看这种功能,对技术、对运算资源、对系统架构的要求极高。通过关键词的分析拓展,百度可以勾勒出某个用户的大致特点,进而最大可能推送其感兴趣的广告。
我曾经在另一家搜索厂商那里看到过一个分析模型,大概是通过分析关键词,判断该用户的性别。这个模型非常复杂,这还只是一个维度,如果要分析年龄、兴趣喜好、文化层次等等更多信息,其算法和运算量无疑只有搜索厂商有这个能力。
再比如,百度可以实现对每一个广告,针对每一个用户,只展示一次,这对技术的要求也很高。所以,要实现广告的精准投放,技术一定是最终的解决方案。

3、模式创新决定胜算几率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长期跟踪百度的动向,这次看到鸿媒体的发布,再回过头来看百度在商业产品上的布局,我有些后知后觉。与最近比较火爆的“展示广告网络”相比,嫁接于搜索引擎的平台,能开出新花。
我留意到,鸿媒体广告展示中创新性的植入了百度搜索框,通过对关键词的分析和指定,将受众回流到百度搜索结果页中,产生一个可循环、二次传播的营销网络,由此实现了展示+搜索的整合营销,这点可谓独一无二。
实际上现在很多广告主在做报纸、电视投放的时候已经加上了关键词搜索框。以一条电视广告为例,广告公司在制作片子时传统的做法是打上广告主网站的网址,但说实话,几乎没有人能记得住一长串英文。鸿媒体在营销的模式上加入这种创新元素,颇让人欣喜,也正契合了展示广告网络的方向。

总结:如果站在历史的角度来看待互联网对品牌广告投放的革命,我认为,对信息的运算和处理,最终决定了广告投放的未来走向,而伴随其中,拥有核心技术和创新优势的平台,将成为王者。而受益者还包括广告主,乃至网民,广告的相关性正在变得越来越强。

2010年07月26日

【陈佼观点】对于“复制”这个问题,腾讯好比是上了一辆没有刹车的高铁,一切都由不得自己,它只是按照惯性,这么奔跑着,奔跑着。

计算机世界《“狗日的”腾讯》再次将“全民公敌”一词晒了出来。Keso认为,国内互联网发生的事,是“大山寨挤垮小山寨”,“很多都是从美国抄来点儿东西,又被腾讯抄了一下而已”,甚至认为“与其成为没有底线的草寇的人质,还真不如让腾讯这样的公司来一统江湖”。

我部分认同Keso的观点。他的逻辑大概是,问题的部分本质的确在于——你是做小姐的,我也是做小姐的,大家都出来卖,站街的就不要骂天上人间头牌了。但Keso犯了几个错误,最大的问题就是,他在文中对“创新”概念的理解过于狭窄。

1、创新=专利?

Keso列出了腾讯、Google、Yahoo、Amazon四家公司的专利数据对比,试图证明:腾讯其实是一家很有创新力的公司,不输于国际巨头。我想先指出其中的一个小小纰漏:Google是一家全球化公司,它在本地市场的专利查询需要用本地化关键词,在SooPAT库中检索“SQR:(google)”无法完全涵盖Google的所有专利。

当然这不是关键。即便按照Keso的逻辑,比专利,我想应该对比的是腾讯持有专利数量与腾讯复制的国内互联网公司持有专利数量的总和,否则是不公平的。这一对比的结果我没有具体统计,但腾讯肯定会输掉。此外,还有一点需要考虑:对于初创的小互联网公司来说,他们往往没有很强的专利保护意识,也没有太多人力物力资源来申请专利,他们将更多的时间放在了产品打磨、市场培育上,实际应该具备的专利数量比查询结果更大。

2、创新=产品模式?

没错,中国多数流行的产品模式都抄自美国,即所谓的“C2C”(copy to China),但对比twitter和微博就可以看出,两者存在极大的区别,这种“区别”到底是不是创新,这个我不好说,关键还要看用户是否买账。但如Keso的逻辑,将产品模式的拷贝完全等同于抄袭,有些过分了。

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连Internet本身就来源于美国国防部的网络,那其他国家根本就谈不上创新,只不过是一种“加工”而已。

3、创新=产品?

让我们再退一步,即便如美团网等抄得一模一样的产品(连LOGO、UI布局、代码可能都一样),就不具备了创新的可能么?产品仅仅是一方面,实际上腾讯被视为“全民公敌”的真正原因并非它复制其他公司的产品,而在于它让创业公司耗费了大量精力试错、市场培育,自己却最终摘得了胜利果实。这就好比,在一片荒芜的土地中,农民开荒、拓土、修渠、施肥,本想等待播种秋收,却被拥有机械化、科学种植的地主占尽了便宜。

我本人并非“腾讯控”,也不是腾讯的憎恶者,我对这家诞生在中国本土、拥有全球独一无二商业模式的互联网公司非常尊敬,我甚至认为它是全球最懂互联网产品的公司。而对于“复制”这个问题,腾讯好比是上了一辆没有刹车的高铁,一切都由不得自己,它只是按照惯性,这么奔跑着,奔跑着。

2010年07月22日

本人转自高阳新浪博客:

  有一个成语叫“东施效颦”,讲的是:春秋时期有个超女叫西施,有心脏病,犯病时手扶住胸口,皱着眉头,比平时更显魅力。同村女孩东施也跟着学,换乱模仿,效果极坏。

  在国产浏览器领域,这个典故正在找到新的注解。故事梗概是:有一个叫搜狗的快男,最先推出了“双核浏览器”,让浏览器速度、兼容性都有了极大提升。同村有一堆快男,也跟着学,结果倒是不至于那么坏,但免不了良莠不齐、歪瓜裂枣。

  不要以为我信口雌黄,有几个细节为证:1、某“双核浏览器”,根本无法浏览一些视频网站,原因是它没办法智能判断采用Trident内核加载,而Webkit内核又无法支持;2、某“双核浏览器”,登录BBS,一旦切换内核,丢失没了,数据没了;3、某“双核浏览器”,在不同内核下,功能居然不一样,让人随时感受到“双核”的存在。

  为什么会发生“东施效颦”的故事呢?或者说,为什么东施要去效颦?本质的原因是:人们缺乏一个对“美”的公认标准。如果当年有ISO标准体系,恐怕东施不会效颦,而是按照学标准。

  现在的“双核潮流”也一样。在搜狗推出双核并大获成功后,一大堆大佬小弟都在疯狂跟进,腾讯、傲游,乃至360等等。一时间,这个领域非常热闹,仿佛迎来了“双核盛世”。但我斗胆预测:如果说各大厂商不重视对标准的构建,而是玩虚的概念,给自己的产品贴上“双核”标签就以为能大卖特卖,结果可能很糟糕。

  看上去,业界已经认识到了这个问题,CDSN前几天牵头开了一个“浏览器标准”的研讨会,众嘉宾均认为,国际上IE前景不妙,即使IE9的推出也无法阻挡整体的下滑趋势;Firefox进入平稳发展阶段,未来还要取决于Mozilla的市场策略;Chrome迅速崛起,掀起了一股全球的Webkit新潮流。而国内的情况则是,“双核”已经是中国特色,代表未来国产浏览器的发展方向。

  这让我想起了日本的Sleipnir,它也是一款“双核”(trident+Gecko),有着极强的本土特色,因此在当地颇受欢迎,而现在正积极争取迈入国际市场。日本不需要标准,因为在日本,Sleipnir就是标准。

在中国,搜狗第一个做双核,并且做得不错,属于“真双核”,但中国厂商不会让搜狗一枝独秀,它们会先进来站住“双核”这个坑,至于拉得是屎还是黄金,就暂时不管了。如果行业的标准能建立起来,实际上就拉高了“双核”的准入门槛,这才是对行业负责的态度。

  我现在最期待的一件事就是所有业界厂商碰到一起,公布“双核”标准,这或许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国产浏览器的未来。不知道这次业界研讨会有没有进一步的举措,拭目以待。

2010年05月20日

【陈佼观点】Hulu的CFO至关重要,CFO一定要学会在采购部门提交的预算表上画叉。

上周末和几个视频行业的朋友聊天,或者说是辩论,话题又是Hulu。我发现对于Hulu,大家爱的爱,恨的恨,观点很鲜明。于是挺Hulu的,倒Hulu的,双方各执一词,剑拔弩张,倒是碰出了不少火花。于是撰文以记之。

 

1、节流,还是开源?

 

不看好中国Hulu的人认为,中国的版权拥有者分散,很难像Hulu那样一家独大。而且中国的维权环境较差,高额购买的版权可能为他人做了嫁衣,投入产出比不高。

 

我认为,“版权分散”是个伪命题——美国Hulu手中的版权集中,导致的结果就是它能够降低版权的购买成本,进而提升盈利能力。所以我们讨论的焦点应该是“盈利能力”,而非“版权集中度”。

 

我同意易观国际傅志华的观点,摆在中国Hulu面前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最大限度发挥版权视频的盈利价值,说白了就是提高ARPU值。也就是说,如果中国Hulu无法“节流”,就要在“开源”上下功夫。醒客在分析中国Hulu的时候也是持这一观点。

 

此外,大家不要忽视了一点:在版权集中度方面,美国Hulu也越来越面临挑战,去年Hulu就和CBS闹翻,从CBS旗下的TV.com撤下内容。从长远来看,Hulu日益对传统的电视节目内容和发行公司构成挑战,到头来还是得将更多心思放在“开源”上。

 

2、ARPU能到多高?

 

刚说了ARPU值,当然,如王冉之前的一篇博客中提到,Hulu纯粹、简单、干净,用户也较高端,更有购买力。其广告单价会大大高于Youtube。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从广告报价来看,都要高2-5成。

 

除了单价的提高,中国Hulu更应发挥精准营销的价值,通过对目标受众的细分挖掘,建立更具匹配度的广告投放系统。看看中国的Hulu,我不清楚奇艺是否能够与百度在这方面有资源的共享,在精准营销数据挖掘方面,百度显然是中文领域屈指可数的公司。如果是,这将是ARPU潜力挖掘的重要一环。

 

3、独播、首播有那么重要?

 

“开源”讲完了,还要来讲讲“节流”的事。美国Hulu占有天时地利,能够在版权成本控制方面做到最好。中国的Hulu千万不要急功近利,闷着头狂砸一通,到头来血本无归。

 

Hulu说到本质上,实际上是个“赚差价”的活——买版权,再卖给广告主。所以我一直认为,Hulu的CFO至关重要,CFO一定要学会在采购部门提交的预算表上画叉。尤其对于奇艺这个特殊的中国Hulu来说,有百度的流量输血,不用急着通过独播、首播来抢眼球。龚宇也说过,不会抢独播,而是求全。这是上策。

 

热播剧会是一个抢夺的焦点,如果批发能够卖更好的价钱,版权方也不见得就希望卖独家。王冉曾经算过一笔账,如果一家没有盗版历史包袱的网站启动Hulu模式,想获得至少三家好莱坞主流电影公司以及国内大部分主流影视剧公司的独家正版授权,每年用于版权采购的费用是1000-1500万美元,从目前奇艺对外宣称的版权投入来看,应该比较乐观。只是,相比之下,中国Youtube们面对版权投入的问题则低调了许多。

2010年04月25日

这是我的第一篇房地产行业评论,欢迎拍砖。

 

很多人将此次国务院的房产新政视为“猛药”——下手很重、出手很快,很“犀利”。而且根据我了解的情况,新政出来之后,银行相当配合,并且第一时间跟进。不仅仅是四大国有银行,连以往较为松动的邮政、农村信用社都开始收紧。这也难怪,毕竟金融和税收这两只手还是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中,不用担心地方政府的阳奉阴违。

 

温家宝总理说“这届中央政府一定能遏制房价的暴涨”,新政算是对他这一言论的照应。而以往不痛不痒的政策,最大的阻挠者还是地方政府——如果官员迁升的考评标准是民生,而非GDP,那这种阻碍就不存在,但问题就在于中央既要保GDP,又不得不面对日益高涨的民怨。

 

Q1结束后,中央终于找到了平衡点:

 

1、同2007年那次调控相比,这一次国务院的政策制定采用了“层层加码”的方式,一边做调整,一边试探市场的反应。应该说是很“审时度势”的。

 

2、从新政的细节来看,最要命的地方在于首付——二套房从4成到5成,这会将不少投资客挡在门槛之外,也会打击一小部分“改善性需求”。相比之下,贷款利率的折扣变化影响倒不大,以往的7折利率和现在的1.1利率相比,一年也就是几千块,不管是投资还是刚需,都不足以挡住大家对后市的预期。

 

3、从宏观经济来看,政府这次下重拳有一个不可忽视的背景:Q1的经济运行数据出来后发现,中国的外贸增长比较强劲,消费也正在强壮,拉动GDP增长的三驾马车,已有着落。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政府对2010年中国经济的良好预期。

 

4、新政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而房地产市场中一个重要角色——地方政府虽然心中有怨言,但就像“温水煮青蛙”,在2010年的光景下,它们也不会对中央构成太大的压力。而在住建部与银监的部位博弈中,暂时求得了一个新的动态平衡。

2010年04月15日

【陈佼观点】我斗胆建言丁磊:拿出你的肚量,大胆开放吧,给用户100%的选择权,即便是将他们“放养”,也跑不了的!

如果你最大限度的为用户考虑,用户会不会最大限度的回馈你?多年来,网易邮箱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或者说,所有邮件服务提供商都有同样的纠结,只不过网易是国内邮箱市场的老大,更需要纠结。

 

一个长期处于纠结状态的人,做事就容易瞻前顾后、拖泥带水、反反复复,一款互联网产品也一样。

 

最近,网易邮箱又纠结了——在时隔多年重新开放POP3/SMTP服务,新开IMAP服务,大快人心之余,又有用户发现“用QQ邮箱的POP3服务无法收取126、163邮箱的邮件”。对此,QQ邮箱公告表示“我们发现,目前网易邮箱仅支持个人邮件客户端进行POP3收信,而逐渐取消支持第三方服务器的批量POP3收信。”

 

显然,网易的态度有些暧昧,既希望为用户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又不希望为竞争对手做了嫁衣——如果QQ用户在QQ邮箱中POP3网易邮箱,则意味着QQ用户没有任何再登录网易邮箱的必要,也就意味着网易只能当个“活雷锋”,便宜都被腾讯占了。

 

问题在于,网易邮箱也支持POP3功能,它也可以作为QQ邮箱的客户端,以此“废掉”QQ邮箱,只要用户愿意。

 

如此一来,问题就变成了网易邮箱与QQ邮箱的博弈——究竟谁更能成为不可或缺的客户端。这时候,腾讯强大的客户端捆绑战略就成了天平上那一块重要砝码——用户可以不用打开网易邮箱,但它“不得不”使用QQ。

 

读到这里,读者们不难读懂网易的纠结,连我都开始为网易纠结了。平心而论,网易花了很多钱砸在邮箱上,速度、功能、用户体验都是一流的,我也是yeah邮箱的忠实用户,如果要开放POP3,投入产出比短期内肯定会降低,再被竞争对手“摆一道”,就有点“费力不讨好”了。所以,就我个人而言,我理解并支持网易邮箱的举措,但我也相信,一定有很多用户对此不理解、不支持。

 

还是本文开头那一句:如果你最大限度的为用户考虑,用户会不会最大限度的回馈你?现实有点残酷,用了POP3/SMTP之后,用户很难再为邮箱带去流量;用了QQ的web邮箱,流量不仅没有带来,还带到了竞争对手那里。网易毕竟不是公益组织,而是一个接受董事会业绩考验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考虑用户体验的同时必须考虑自身的利益。

 

一直以来,免费邮箱都是网易战略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丁磊也对这个“赔本”的业务极为看重,到2010年,丁磊甚至亲自督战,祭出了“如虎添翼”计划,又玩出了颇有意思的@计划。早些时候,丁磊甚至以“每丢一封邮件赔付1000元”来宣誓自己的决心和信心。网易希望借助邮箱打通其各条产品线,塑造互联网的又一个入口,而如何让用户更愿意使用web邮箱服务是这一战略能否成功的关键。

 

纠结之中,到底如何权衡?作为中国有才、有财的“猪倌”,丁磊不妨用养猪的思路来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丁磊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谈过自己的养猪心得:由于圈养的猪活动量不够,肉质口感稍差,所以要在猪30公斤以下时圈养,到30公斤以上则放养。那么问题的关键就是:对于网易邮箱这头“猪”,到底是还处于“圈养”阶段,还是已经足够壮,可以“放养”了?

 

我认为,“放养”的时机已经成熟了,根据网易公布的数据,其邮箱用户数量已经突破3亿。而且,越是战略关键,越需要网易拿出足够的胸怀和足够的自信。当年搜狐推出搜狗输入法,很多人将其解读为“客户端战略”,这听上去是没错,但真正应该让搜狐感到骄傲的,不是靠偶尔弹出个更新带来的点击流量,而是搜狗输入法为搜狐带来的品牌提升,这可能比赵本山在春晚中帮忙做广告更有价值。

 

互联网人很喜欢谈论“用户黏度”这个词。按理说,搜索引擎是最没有用户黏度的,从百度到谷歌,只需要三秒钟,开关一个网页而已。这远远比邮箱的搬迁来得简单。搜索引擎的做法是依靠研发、产品、营销等综合手段来赢得客户,邮箱也可以这么干。况且,从大方向来说,在互联网开放的大潮下,任何试图制造障碍来留住用户的行为,都是愚蠢的。

 

所以,我斗胆建言丁磊:拿出你的肚量,大胆开放吧,给用户100%的选择权,即便是将他们“放养”,也跑不了的!

 

本文发表在陈佼的《电脑报》专栏。

2007年02月11日

老白退了,有人认为“百狗事件”是导火索,实际上,当你身在360督导委员会之中,你就会非常理解他的做法了。正如老白所说,这几乎是一个会得罪任何人的组织:

·做流氓软件的人恨你,因为督导委员会断了他们的财路;
·被3721强奸过的人恨你,因为他们认为督导委员会是周鸿祎的“面子工程”、帮凶;
·愤青们恨你,在他们看来,督导委员会是“一个大流氓领着一群小流氓”;
·“技术高手”们也会踩扁你,“一帮只会卖弄文字的人督导个屁”。

……

这简直就是一把让人如坐针毡的老虎凳。我自从受邀成为360督导委员会的委员之后,也逐渐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这事起码对我产生了以下影响:

1.想当年周鸿祎在3721的时候,我单是骂他“流氓”的文字起码数万。那时候我不是所谓的“名人”,不会被人请去“督导”,快意恩仇,激扬文字,好不快活。现在我如果再写骂雅虎中国“流氓”的文章,一群人会跳出来说我是奇虎的枪手。要不了怕给督导委员会“抹黑”,最近雅虎助手的事我早开骂了。

2.做流氓软件的朋友开始想办法公关。今天问你“我那个软件能不能帮忙启动一下退出机制”,明天问你“能不能把提议放宽一下进入机制”。大家都在圈子里混,转来转去就是那几号人,独善其身,难啊。

3.督导委员会的日常事务虽然不多,多是做个表决而已,但实际要做的辅助工作不少。最起码你得关注动向,得跟进360safe的每个版本,得判别纷纷扰扰的斗争。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雅虎中国和奇虎从“口水战”、“公关战”演变到“技术战”,真真假假,快让人目不暇接了。

有人说,身在江湖中,你必须得站位,得有个鲜明的态度,不是警察,就是黑社会。身在督导委员会中,如果一定要“站位”,那就站在反流氓这个立场上吧,当然,有时候你得在夹缝中游离。

作为督导委员,我想为360安全卫士说几句公正的话,我的观点和老白一致,至少在目前为止,奇虎和360安全卫士的反流氓是非常认真的,也是遵守承诺的,在恶意软件退出等敏感问题上大家都是反复论证和分析的,保证客观和公正性。

当初我之所以加入360督导委员会,是一种理想主义使然,它让我想起“中纪委”、“反贪局”或者“廉政公署”之类。尽管身陷是非,随时在火山口打转,但我依然乐此不疲,因为我相信,在现在的环境下,它的存在,是积极的,有意义的。

附:360安全卫士暨督导委员会大事记

2006.6.2 360安全卫士beta版发布
2006.8.10 360安全卫士宣布将逐渐开源,并征求“督导委员会”和“志愿程序员”2006.8.23 360督导委员会正式开始运作
2006.9.7  360安全卫士和督导委员会联合发布“恶意软件判别标准和退出机制”2006.8.18 360督导委员会发布“第一次督导委员会会议主要成果”
2006.9    雅虎助手/网络实名在安装时强制卸载360安全卫士
2006.9.29 360安全卫士2.0预览版发布
2006.9.30 老白退出督导委员会
2006.10.4 雅虎助手偷偷升级在网民c盘的Program Files 目录下生成两个分别名为“360safe”和“baigoo”的目录,并且不可访问,造成360saf e无法安装和360safe无法彻底查杀百狗假象
2006.10.10 360安全卫士公布雅虎助手“自杀式”破坏360安全卫士的确切证据

已经近两个月没有更新我的 blog ,别骂我懒,嘿嘿。我以后尽量保持每1个月先两篇以上。

最近国内 blogosphere 有一股新的动向——一些优秀的 blog 开始加入国外的 blognetwork 组织,比如 huang幻灭的麦克风等。这一切都是拜 huang 所赐,他写的这个“Blog Media 和 Blogger 的生存”系列文章是一篇不错的 Creative Weblogging 的公关稿。不知道怎么的,提到 huang ,我就想起中国球员到海外踢球的那些经济人。相信还将有源源不断的中国 blogger 们会在 huang 的保荐之下“进军海外市场”。

其实就这一话题,PostShow 也与相关人士进行过一些接触,不过权衡之下,还是以作罢告终。到底中国的 blog 是否应该加入国外的 blognetwork 组织,我们可以先来分析一下利和弊。

好处:

1.短期之内会出现收益,或者说收益会得到提高。这是显而易见的,国内的 blognetwork 目前处于起步阶段,真正拥有比较完整架购的,仅 blogkumedia 一家,而之前风风火火的 witao ,坦白的说,我一直没把它当作 blognetwork (或者 blog media ),充其量,也就是个 RSS聚合器,而已。

得益于国外 blognetwork 相对比较完整的 sales 机制,再加上 Google Ad 在“地利”上的优势和 VC 的慷慨,加盟国外的 blognetwork 后,中国的 blogger 能更实际地看到真金白银。以 Creative Weblogging 为例,据说大概在 200~300 USD /月左右,这对不少 blogger 有一定诱惑力。

2.PR 。加入国外的 blognetwork 后,你可以写一篇洋洋洒洒的文章,称“本 blog 正式加盟全球顶级 blognetwork ”,不怕被丢臭鸡蛋的甚至还可以写上“本 blog 正式开拓海外 blogging 市场”。开个玩笑,我的意思是,加入国外的 blognetwork 在现阶段能给中国的 blog 带来品牌上的提升,这就好比“傍大款”。能傍上大款的,自然至少是对你姿色上的肯定。

3.流量。weblogsinc 为例,一旦加入,等于是 94 个 blog 给你做了友情链接,而 b5media 更夸张,有141个,而且比一般的 blogroll 效果更好。再加上组织上统一给你做的 SEO ,流量的提升是肯定的。当然,目前还没有相关的统计数据,究竟有多大提升,不得而知。

其它还有一些好处,但都比较务虚,比如“学习国外 blog media 的操作经验”、“与国外 blogger 互动交流”,不谈也罢。当然,你还可以加一条——至少可以见习一下英文。

弊端:

1.框架的局限。这是我认为加盟国外 blognetwork 的最大障碍。因为一旦你加入这些组织,他们会要求你使用其平台,这就等于把你框到一个框里了。功能拓展难、界面改革难。这其实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你可以更加关注于 blogging ,另一方面,你却只剩下 blogging 。

当然,据我所知,国外的 blognetwork 对加盟 blogger 在文章选题、行文方式上还是比较自由的。也就说是,你可以自由地 blogging,但几乎仅此而已。

而反过来我们看看国内的 blognetwork ,又以 blogkumedia 为例(为什么我要加个“又”字呢?实在是国内找不出什么好的 blognetwork 啊,别怪我),他们的政策就宽松得多。当然,也许以后可能会不同(实际上他们走的是 gawker 路线,不像 weblogsinc 那样大而全、加盟 blog 比较多)。

2.销售上的局限。这可能谈得远了一点,对于 blog 来说,而今眼目下的唯一收入来源恐怕还得靠广告。国内的 blognetwork(或 blog)目前还没有自己完整的 sales 模块,但国外的 sales 就能帮助 blogger 们卖掉广告么?

实际上,从盈收这一块来看,都是靠其它国外的 blog 的广告收入来养活国内加盟的 blog ,根本无法为这些中文 blog 卖广告。而短期之内,这一问题是无法解决的。

也就是说,一旦你的 blog 发展到壮大,sales 将成为发展的瓶颈。或许有点危言耸听,但这是不得不考虑的一点。

老冒谈到这一问题时,他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心,表示“如果短期不存在财政上的问题,还是谨慎一点好。”

3. 平台迁移风险。加盟国外的 blognetwork 等于搬了一次家,keso 可以拍着胸脯说“我的 blog 搬迁到哪都会门庭若市”,但中国有几个 keso ?搬家带来的动荡或许是暂时的,但这里存在一个度的问题,把握不好,也很容易出问题。

4.政策风险。这个问题恐怕尤其需要各位 blogger 们注意,请千万选好东家,如果哪天你起床后,打开浏览器,访问自己的 blog ,突然发现“无法连接服务器”……我们的 GFW 可不会本着为中国 blog media 发展而留情。

发生这个情况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国内加盟者基本上不会谈国事,也不大可能加盟涉及政治的 blognetwork 。不过,不得不提防啊,因为一旦发生,那将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

此外,与管理者的沟通、思路上可能存在的分歧、对中国市场理解的偏差……等等,这些因素恐怕要在加盟后一段时间才能看到。

上面便是我对中国 blog 加盟国外 blognetwork 的浅见,欢迎拍砖。之前预报的我将分析一下有关“搜狗输入法传播案例”,恐怕得推迟一下,抱歉。

我的 MSNM:ninjai@hotmail.de
Gtalk:joychan.cn@gmail.com

2006年11月05日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很多人把 Qihoo Daqi(原 ChinaBBS )相提并论。这是历史遗留问题,Qihoo 在齐向东和周鸿一加入前的确和 ChinaBBS 是同一回事。

在我看来,Qihoo VS. ChinaBBS,基本上等于拿百度跟 hao123 比。Qihoo 的关键在搜索,之所以做内容,目的在于它得靠高流量、高PV去与站长对话。一旦搜索成为流量的主力来源,其内容、频道将变成可有可无的鸡肋;ChinaBBS 关键在内容,搜索可有可无,ChinaBBS 打的是 Web2.0 的旗号,赚的却是 Web1.0 的钱。在盈利模式上,ChinaBBS 和新浪没啥区别。

Qihoo 和 ChinaBBS 之间不是竞争对手关系,而是潜在的合作关系—— ChinaBBS 作为社区内容聚合,可作为 Qihoo 的内容下游。

周鸿一在这次互联网大会不遗余力地介绍了 Qihoo 的模式,甚至提到了分众传媒楼宇电视的弊端。相信这次大会后再也不会有人拿 Qihoo 跟 ChinaBBS 比了。

那么 Qihoo 到底骑的是什么虎?它应该跟谁比?

我认为,奇虎有很多的钱(周的召唤力)、很好的概念(Web2.0、搜索引擎2.0)、很好的团队(雅虎中国、3721旧部)、很好的销售(原3721的渠道和代理商),又在做一件很火爆的事(搜索引擎),成功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

Qihoo 和 Google 、百度的关系颇有些“你做初一(Web1.0),我做十五(Web2.0)”的感觉。周在互联网大会上讲“一年以后百度和 Google 可能会难受”,尽管这种口吻更适合放在公关稿上,但如果一家公司可以在核心业务上让能够支撑近1000亿美元市场的竞争对手“难受”,怪不得很多人都觉得 Qihoo 的野心太大了。

Qihoo 的盈利模式很清晰,也很老套——所有适用于搜索引擎的盈利模式都适用于 Qihoo。几乎毫无疑问,我们将陆续看到 Qihoo 版本的 Adwords、Adsense 产品。不过周觉得现在的分众类广告根本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分众,言下之意就是奇虎将要开发一种比 Adsense 更具针对性的东西。

前两天我在中国搜索引擎观察组织(CSEW)论坛里发起了关于 Qihoo 前景的分析讨论,结果多数表示乐观,看来大家对 Qihoo 的吹起的泡泡还是有足够信心的。

堆插件(几乎是所有互联网公司的通招)、推联盟(Qihoo 和论坛的关系就跟门户和百度 Google 的关系差不多)、完善搜索产品线(由社区论坛扩充到整个可读写的web2.0区域)、推 Adwords(盈利就得靠它了)、IPO……这是我能看到的 Qihoo 发展轨迹。

不过对此我些担心——周吹的泡泡太大了,如果有一天 Qihoo 失败了,失败的原因最有可能是周作为一名 Angle VC 经常提到的“团队执行力”(Team Work)上。搜索不是人人都能玩的,一方面周的团队要面临一次声势浩大的算法重构,以适应“读+写”的 web2.0 页面,而另一方面,周所谓的“真正的分众广告”,在技术上很难将其完美解决——没有办法更准确把目标用户找出来。这一点,keso 也提到了。

如果一切发展不如人意,Qihoo 的归宿很有可能是被 Google 、百度或者雅虎作为策略+保护性收购。届时 Qihoo 的处境颇为尴尬,因为如果不出手,则拖得越久,价值越低。

以上是我对 Qihoo 的一些粗浅理解,如有感兴趣的可与我交流。

Gmail/Gtalk:joychan.cn@gmail.com (请不要再加我的 MSN Messenger 和 QQ )

2005年02月05日

我一直在关注微软的这个计划,该计划蓄谋已久,围绕它我做以下分析。一家之言。

No.1 “盗版换正版”对微软有什么好处?

一个字:利益。(好像是两个字)

No.2 为什么不是“将盗版赶尽杀绝”?

1.避免盗版用户“狗急跳墙”,成为Linux的坚定支持者。
2.从技术上彻底屏蔽盗版很有难度。之前微软都是新的激活技术和BAN CD-KEY等方案来加以打击,但效果显然不乐观,我的盗版Windows的ID就是从他们微软客服小姐甜美的声音中获得的。似乎破解者比微软的开发人员更了解激活技术^^。
3.让网络变得更不安全。盗版用户要躲过微软的法宝,势必让自己的系统长时间不能update,病毒当然会十分猖獗,最后连正版用户也不能幸免于难。

No.3 为什么微软想到这招?

地球人都知道,微软的主要盈利来源有两个:其一是Office,其二就是Windows。而Windows的销售增长率目前已经滞后于PC销售增长率。也就是说,新买PC的人很多并没有买正版的Windows。这些人的系统都装什么OS了?不是Linux,也不是MAC OS,而是盗版Windows。如此一来,要提高Windows的销售,最好的也是最容易想到的办法就是搞定盗版用户。

No.4 有人买微软的账吗?

这个也许该你来回答。不过下面几点可以参考:
1.所谓“盗版换正版”,实际上跟“正版降价”差别不大,决定用户是否响应的关键在于这个“降价”的幅度。以中国为例,降到多少你会买呢?盗版是4块钱一张,卖菜的大妈都知道。
2.如果盗版跟正版没什么区别,为什么要正版?现在微软所谓的“正版增值”,实际上就是多几个没什么用的软件,多几款主题界面而已。
3.不要忘了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初级用户,如果要购买正版,势必将以前的系统格式化,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要命。这对微软更要命,因为这些“傻傻”的用户才是“盗版换正版”的易受鼓动人群。

No.5 为什么微软这么低调?

当然,打草惊蛇的道理微软很明白。实际上不管是国外还是国内,微软公司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的大都对这个计划出言谨慎。

No.6 盗版会因此消失吗?

这个问题应该不用回答吧。微软要让“盗版”这个词从词典里消失,除非:要么Bill Gates准备把微软开成福利院,要么Windows开源,学IBM,从卖产品转向卖服务。不过这两个可能都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