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10日

★人类文明史★上最好的Blog

http://kgb.blogsome.com

2004年12月25日

[养老金保险]是社会政策改革中非常重要的一环。目前的所谓“现收现付”,英文术语上就叫”pay as you go”制度,是比较老套的一种养老保险制度,实质上是由国家来涵盖个人养老金。这一套系统欧洲大陆都在使用,它最大的问题自然是人口老龄化问题,比如现在年轻人多,那么可以五个人养一个老人;如果将来老人多了,那么就要两三个人养一个,工人一代比一代更吃力。如果出现人口老龄化,这个养老制度就等于是个定时炸弹。现在意大利,法国,德国等国都遇到严重问题,需要大力改革。还有的办法就是英美的养老保险金制度,即有企业来提供,由企业为员工设立资金或购买保险,涵盖个人,国家没有任务,非常的市场化;最后一种是个人帐户制度,就是目前双轨制中的另一轨,由个人不断从收入中抽出一部分存进一个帐户,将来好使用。这个帐户可以存在养老基金,由基金管理人员在金融市场上运作,让它钱生钱利生利,一般是购买国债券,大企业发的债券以及股票。在西方大的养老基金已经成为许多企业的有力股东。中国要继续朝这方面发展。
中国,众所周知的,过去的养老和其他所有社会福利、保障都由国有单位负担,同时它们动过于慷慨,因此国企负担极端沉重,盈利不能拿去投资,牺牲越来越多的部分到退休员工上。在市场化下这样的企业是没法干的,因此也是90年代来我党政府国企业改革的重要课题。
里面说的,目前我国养老金制度的双轨制,即一边现付现即,一边建立私人帐户,两边都要从工人收入中抽取部分,问题是很大的。首先预计现收现付有可能逐步废除,完全走向更安全合理的私人帐户制度(如果中央政府合理进行社改发展的话),这意味就个体而言,现在的工人把钱投到现收现付养老上,等于无偿为目前的老人服务了:等到他们老了可能已经没有现收现付了,从他们个人福利角度看损失是非常大的,因为以上缴到现收现付系统的收入,仍然占工人自己工资的13%,这个你算上市场利息,一年年滚下去,就是不得了的数目字了。
还有一个就是文内说的私人帐户部分的钱被政府挪用去解决现收现付系统的燃眉之急,这就更夸张了,私人帐户如果实名所有权不能保证,是毫无意义的。
现在所谓的老龄化,实际上我认为只在城市中的国有部门内的人口比较显著,譬如辽宁这样的地方,国企现任员工两个人养一个退休员工。
在农村仍有大量年轻劳动力,而且农村似乎从来就不严格遵从计划生育。由于农村根本没有养老保险制度,因此实际上政府对农村超标生产工具睁眼闭眼,就是一种变相的养老制度:生儿育女,让后代来承担自己年老时的生活支出费用,是人类社会上最古老的养老保险制度。既然政府无力在农村提供好的养老保险金制度,那么宽松计划生育似乎是唯一行之有效办法,不然农民怎么活啊?这种原始的养老保险制度也建筑在中国的孝道基础上。(从另一个角度看,由于中国普遍遵从子女赡养老人的道德义务,养老保险制度又显得不如西方重要,因为西方人没有什么这个观念,因此老人尤其依赖养老保险)
但另一方面看,如果农民抱着这个观念:生了一个女儿不够,还要再来个儿子,养老的,那还是情有可原。如果认为生得越多越好,生五六个,那就不行了,造成我们众所周知的恶性循环,越穷越生,越生越穷,就国家经济情况来看,以(新)古典经济学的发展理论,在科技/生产、资本投入不变的情况下,人口越多国家也相对越贫穷。另一个经济常理就是投入在每个个体上的人力资本投入(如教育、卫生)也会下降,因为人太多了。这些低技能、低素质的劳动力投入到市场,生产力是非常低的,换言之,实际工资水平也无法提高。一个国家要解决这么多低技能人的就业更是很大问题,而且潜在的会把其他国家所有这一层次的产业都吸引进来。中国要创造一百万个低技能产业的工作岗位,意味着其他第三世界国家要丧失一百万个。农村人口(农村出生长大受教育的人,后来就业时移居到城市的不算)太多,比率不断增加,也会使社会趋于不稳定,使人们感到生活标准下降。
这就是一个很糟糕的trade-off,因为似乎两边的结果都很不理想。


 

按:发现有人看不明白,归纳了一下,补充了一两点.


没看清楚的话,归纳一下几个主要原因:
1 缺乏自上而下的遏制;地方势力力量也薄弱,不能镇压寺院。
  寺院政治军事经济力量全面发展;成为独立政治力量,在中国这是不可能的;
2 日本的高度多元化、人吃人、治安混乱、各地和各种利益集团各自为政的政治社
  会决定了寺院的行为:任何的社会单位在这样的社会为了自存都会变得富有攻击性
  日本的很多商座、农民都有成熟的武装组织。存在决定意识。
3 寺院政治像个潘多拉的盒子。寺院一但高度入世,就很难再出来,因为对世俗
  利益形成了剪不断的关系。新的主持,也只能为了维护既得利益继续卷入政治。
4 竞争机制:所有的寺都在发展武装,你不发展,别人就会来打你。
5 和世俗武装集团一起行动:寺院通常不是自己出兵,而是联合大名、地方武士。
6 真正具有攻击性的几个寺院都是廉仓以后的新宗。几次大战都涉及新宗寺院。
  新宗,除了禅宗外,都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内容思路简单;容易为下层民众接受;有一元神、一元崇拜性质;有强烈的末世
  论性质特点,在机构上可能已接近亚伯拉罕系一元宗教,和传统的多元性、强调
  容忍的佛教已有很大不同。其实这是宗教发展的一个趋势;能打着宗教旗号消灭
  异宗
  这类新宗对不同教派的容忍度非常低,具有严重的排他性,这种态度已和伊斯兰、
  基督教,而非佛教,有相似。这类新宗为了扩张也频繁和其他新宗以及旧佛教发生  
  冲突
  
7 “道德风险”。最为世俗,卷入暴力最多的的宗派,为净土真宗的本愿寺宗,亦称
   一向宗。因为该宗教说简单,要得救(涅番),只需要念叨阿弥陀佛即可,在其他
   方面的修行和行为限制很少。换言之,僧侣结婚生子都变得可以,只需要维持
  对阿弥陀一对一的忠诚即可。这里产生了巨大的道德风险,因此僧侣有入世的
   强烈动机。这类新宗,按说缺乏宗教伦理高度,因为对个人行为的伦理限制太少
8 政治传统:日本僧侣有入世的政治传统,继承了许多政治作风。地方寺院经营起来
  和大名一般,政治传统、军事传统带来暴力,就不奇怪了
 

(和朋友写信,谈到为什么杨小凯这样在社科领域工作的顶尖知识分子会转投基督教)
这个信我打不开,我看了《杨小凯:我认识基督教的三个过程》,不知道是不是和你发的一样。
他里面列了桑个过程、阶段,前二个过程纯粹是理性的。第一个阶段是由社科(主要是经济学)的角度去看宗教,研究类似宗教社会学之类的东西,这个入手是纯粹理性的,给人的感觉是,某的宗教的社会功能和积极意义使他对他们产生非常积极的看法;对于出自无神论教育的中国知识分子而言,宗教一直是被宣传为消极的;新的科学认识可能给他们带来很大震撼,认识到宗教在过去和现代社会中的积极作用。这是他们对宗教产生一种好感,愿意接近他,而不是盲目敌视。这个阶段是纯粹理性的。但若以这种办法获得信仰,则是难以置信的,因为信仰必然是非理性的,而不是通过这种计算得来的。

第二方面是认识到理性的有限性:理性不能解决价值判断和灵魂生活中的许多问题;意识到纯粹以信仰为基础,为传统的价值判断和意识形态在社会生活、选择和制度建设中扮演的不可取代的角色;这是一种对无理性本身的信仰。对于一直在经济学、数学等理性学科中研究思考的人而言,意识到无理性的功用和意义,需要一个不大不小的觉悟。这第二个过程也是理性的。它以理性的手段,检视信仰的功用和合理性。

以上两个过程全是理性的。简单说,杨以理性的手段了解到宗教的积极意义,并对之产生巨大的好感。因为这两个过程被他认为是初始过程,是在接受信仰之前就已发生,因此有特别的意义;这种转信仰的理性色彩自然非常浓重。相比之下,如果是先有信仰,之后再通过社科手段去证明宗教的合理合法性,性质就很不一样了。这样的信仰大概要纯粹得多,科学手段的证明只是一个额外的补充,本身并不危及信仰的建立;而对杨小凯这样的言,理性的认识是基础,其后才是非理性的信仰。
其中关于宪政的论述,则让人诧异,我无论如何不能想象出,信基督教是因为喜爱宪政。宪政的近代基础根本就是理性,或者说是建筑在对人权和自然权观的一个信仰之上;启蒙也首先就是带着反宗教的人本主义色彩的。它是人的胜利,理性的胜利。尽管基督教有相当的人本主义思想,也在相当程度支持今天的人权说中的许多观点(如平等观),但把信仰基督教和信仰宪政联系起来,作为信仰的一个依据,实在有点诡异。
个人感觉这些经济学家接触社科领域太窄,知识结构有限,动不动就理性、成本、效益之类的,一些社科研究中常见的问题,在他们看来居然很新鲜。这从一个侧面说明经济学在社科中的相对孤立地位,不像地理学、社会学、政治学、文化研究、人类学学者那样对相邻学科敏感而有较清晰的认识和了解。如果是做社会学或地理学的知识分子,这种对非理性价值的认识,这种对哲学的关注,早就应该形成,是非常基本的。而经济学束缚在理性思维中,反而需要特别的觉悟,才能悟道,说起来确然有点可笑。

第三阶段是为核心,是他具体转信仰的过程。转信仰是纯粹非理性的,也是纯粹私人的。外人绝对道说不清。他究竟对宗教的哪一部分内容感兴趣呢?难以判断。
从杨的经历看来,一是他有过受折磨、压迫的经历,多少缺乏爱,是相当极端的极权社会中的受害者,因此,见到“绝对无偿的爱”,有非常大的触动;自幼受无神论教育,发见到这一种爱来源于宗教,也使他在世界观上有巨大的震撼。
另外一个就是国外生活的孤独和压力;他提到,83年去美国,压力很大,后来去查经班读英语,在查经班中感受到了温暖和组织的力量。对于一个在异国他乡求学的人来说,能找到组织,找到无偏见的温暖和爱,是很受感染的。来自于相对冷酷的极权社会,基督教会热诚的爱,乐意给人以关怀的特性,都给他带来触动。 传教便要先施放无偿的爱,这一点,基督教做得非常成功。
此外,和我预测到的一样,他信的是基督新教,而非天主教。这给予了他对宗教诠释的极大自由。可见他的自己的一个解读:”不管你相不相信有没有耶稣或人死了会不会活,你也得相信这本身就是一个神,就是一个灵,他真的是一个人类社会长久和平的基础。” 这就代表了他的一个宗教观:具有相当的泛神和抽象性质,对基督的复活和末世等细节并不关注,而更注重基督教教说的德行和价值。这个上帝,因而变成为一个德、一种价值的抽象代表。大胆地说,他正是在崇拜这个抽象的东西。
关于耶酥受难、复活(基督教两个最重要的单一内容)并升天,天父、圣灵,这些他谈得很少;末世论,基督王国、原罪、救赎等似乎也并非他所关心,或者是不那么关心的。
杨更感兴趣的是基督教所宣传的隐忍、爱敌人等教说,以及基督教社会中的人与人的关系,即容忍、善、爱等。而他直接称上帝是个灵,代表着这种社会关系,代表着这种意识形态传统。而杨小凯的“上帝”,可以是非常私人的,如,他未必是人型的。这都纯粹是杨本人的理解和解释。
后面,他提到了他的宗教体验,即在祷告中流泪。这是最典型不过的宗教体验,是他自己本人也无法归纳和叙述清楚的,因为它是纯粹非理性的;在早期他参加查经版时,也可能受过这种触动,比如说当听到一阵教堂音乐;当感受到教友之间的默契和信任之时。
宗教信仰是纯粹私人的;转信仰的缘由,外人难以猜测和判断。像杨这样的,可能在监狱岁月流下一定精神创伤,如缺乏安全感,常常生活在不安定和恐惧之中(如他后来所说,信了上帝,便不会再在恐惧中生活),感觉缺乏爱;这就使他需要寻找一种精神安慰和寄托;在理性中生活,日日与理性思维打交道,也使他更能感到非理性的价值和意义。比如说,纯粹的理性变成了纯粹的成本收益计算,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感到人会变得极度自私,而丧失爱的泉源。因此,信仰能够成为爱的泉源,可以使他有相当的触动,这帮助他寻得了生活的意义和方向,得到了新的,超脱名利之外的奋斗目标。对理性生活和思维的抵制也使他也愿意将自己交给上帝,交由信仰去安排,这十分适合在生活中缺乏勇气和目标的人。他晓得说:”上帝让你做什么,你现在死还是以后死,你就听从他好了”。
后期他患绝症时,不安全感、恐惧感、孤独感加剧,对宗教的需要也自然大大提升。因为这种时候,理性往往使人更加痛苦,而信仰能够帮助解脱。
转信仰和所信宗教教说的性质,和信者本人的性情,教育、知识结构、社会背景和经历有莫大联系,另外也有一些随机因素在发生作用,譬如一次宗教体验,往往就是很偶然的情况下,在特定的时候、地点发生的。

基督教
伊斯兰
佛教 净土
佛教 日莲
纳粹
共产主义
耶和华
安拉
阿弥陀佛
释圣
种族主义
辩证唯物主义
弥赛亚/耶酥
穆罕默德
 - 
日莲大圣人
希特勒
马克思
(新约)圣经
古兰经
阿弥陀经等
莲花经及日莲御书
我的奋斗
共产主义宣言,资本论
选民/信徒
信徒
信徒
信徒
雅利安人
无产阶级
天主教
 -
(如日本的本愿寺)
日莲正宗,创价学会
纳粹党
共产党
再临
圣战
净土
末法
生存空间争斗
革命
地狱
地狱
不得解脱
不得解脱
种族毁灭
资产阶级毁灭
基督千年;基督为王之神国
一切土地皆为安拉之神国
通过净土的涅槃;所有有情物的解脱。修炼法:念
个体:通过现世修行(念诵南无妙法莲华经)达到涅磐;国家社会:达到佛国境界
千年第三帝国;雅利安种族统治
世界无国度之共产主义

A Declaration of Women’s Rights in Islamic Societies


Free Inquiry magazine, Vol17 (4)

下划线和黑体为我所加
We, the undersigned, believe that the oppression of women is a grave offense against all of humanity and that such offense is an impediment to social and moral progress throughout the world.
We therefore cannot ignore the oppression of women by orthodox and fundamentalist religions. We cannot deny history, which shows that these religions were devised and enforced by men who claimed divine justification for the subordination of women to men. We cannot forget that the three Abrahamic religions of Judaism, Christianity, and Islam, with the Old Testament, New Testament, and the Koran as their respective holy texts, consider women inferior in every way to men: physically, morally, and intellectually.
亚伯拉罕系三教均歧视妇女:生理上,道德上和智识上.
We also note that, whereas women in the Christian West and Israel have ameliorated their lot considerably through their own heroic efforts, their sisters in the Islamic world, and even within Islamic communities in the West, have been thwarted in their valiant attempts to rise above the inferior position imposed upon them by centuries of Islamic custom and law.
妇女权利和地位在以色列以及西方均得到大大改善;然而在伊斯兰社会,包括在西方的移民穆斯林社区,妇女仍然没有能力摆脱加在她们身上近百年的伊斯兰传统和法律的束缚.
We have watched as official Islamization programs in Saudi Arabia, Pakistan, Iran, the Sudan, and Afghanistan, among others, have led to serious violations of the human rights of women. Muslim conservatives in all Muslim countries, and even in nominally secular India, have refused to recognize women as full, equal human beings who deserve the same rights and freedoms as men.
沙特,巴基斯坦,伊郎,苏丹,阿富汗等国官方推行的伊斯兰化,带来了对妇女和人权的严重侵犯.保守的穆斯林,甚至在印度这样的世俗国家,仍然否认女性是完全的人,否认女性应该和男性享有平等的权利和自.
Women in many Islamic societies are expected to marry, obey their husbands, bring up children, stay at home, and avoid participation in public life. At every stage of their lives, they are denied free choice and the fundamental right of autonomy. They are forbidden to acquire an education, prevented from getting a job, and thwarted from exploring their full potential as members of the human community.
在许多伊斯兰社会,妇女被期望结婚,遵从他们的父亲,留在家中教育子女,避免公众生活;在这些社会中,在她们生命生活中的每一步,每一阶段,都没有自由选择权和自决权.她们被禁止获得教育,被阻碍获得工作.她们无法发展她们作为人类一分子应该在人类社会中享有的潜能.
We therefore declare that …
我们宣布
  • The subordinate place of women in Islamic societies should give way to equality. A woman should have freedom of action, should be able to travel alone, should be permitted to uncover her face, and should be allowed the same inheritance rights as a man.
    女性在伊斯兰社会的被压迫状况应该让位于男女平等; 女性应有自由行动权;(KGB注:在伊 斯兰传统和伊斯兰教法规定下,女性必须有男性亲人陪同之下才能上街);她们应该被允许展露她们的面部(KG注:在不少伊斯兰社会女性仍被禁止展露面部和其他身体部位);她们应该被允许获得同男性一样的继承权(KGB注:古兰经规定男性获得的财产继承是女性的两倍)
  • She should not be subject to gruesome ritual mutilations of her person.
    妇女不应被施加暴力的肢体残害(KGB注:在旧伊斯兰传统和伊斯兰教法的社会,通奸,伪装男性,做其他不符合和伦理规范的女性,将被公开用石头活活掷死,这一习俗在东西非,中亚一些落后社会仍然被遵从并受到普遍谴责.此残害法专为女性设定. 古兰经亦明确规定对女性的其他的残害办法;在通奸一条上,古兰经明确指出男性不需要对妻子遵守贞洁(见本BLOG<伊斯兰妇女观>系列文章)
  • On reaching the legal age, she should be free to marry a man of her own choice without permission from a putative guardian or parents. She should be free to marry a non-Muslim. She should be free to divorce and be entitled to maintenance in the case of divorce.
    女性应该有自由婚嫁的权利,不受父母和监护人的干扰,自由选择她自己心爱的人作为配偶(KGB注:妇女必须被家族安排婚姻,经常被嫁给从未谋面的男性.这一陈旧伊斯兰习俗除了在许多社会仍然存在,甚至甚至被巴基斯坦移民带到英国来.这是对女性权利的严重否定和践踏) 她应该有嫁给非穆斯林的自由;她应该有选择离婚的自由并获得应有的补偿和扶养费(KGB注:古兰经反反复复规定男性休妻的事益,并有一段专门规定休妻程序和办法;古兰经当然只规定了男性的权益,女性是否能休夫呢?)
  • She should have equal access to education, equal opportunities for higher education, and be free to choose her subject of study. She should be free to choose her own job and should be allowed to fully participate in public life – from politics and sports to the arts and sciences.
       她应该和男性一样的获得教育/高等教育的权利与机会;她应能自由选择她的专业;她应该能自由选择职业;她应该被允许参加公众生活 - 从政治,体育,艺术,到科学.(KGB注:传统伊斯兰社会对女性教育有极大限制:是虽然女性大多有初等教育的权利和机会,但阿拉伯国家女性文盲率仍然达到五成以上;女性大多不能进入高等教育,因为缺乏资源,亲人鼓励和社区内的道德允许;传统的伊斯兰社会,女性不能自由参加政治;女性在学术科研机构里比率远远低于男女在人口中的比重.女性不能自由选择参加各种项目的体育.请注意留意奥运会中,哪些伊斯兰国家的女性参加哪些体育项目?)

  • In Islamic societies, she should enjoy the same human rights as those guaranteed unde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legislation.
    在伊斯兰社会中,她应该和男性一样,获得和国家人权法规定人应该享有的人权.
Islam may not be the sole factor in the repression of women. Local, social, economic, political, and educational forces as well as the prevalence of pre-Islamic customs must also be taken into consideration. But Islam and the application of the sharia, Islamic law, remain a major obstacle to the evolution of the position of women.
伊斯兰并不是压迫女性的唯一社会因素:地方性的,社会性的,经济的,政治的,教育的种种因素和力量以及前伊斯兰社会的习俗,都是构成因素.然而伊斯兰以及伊斯兰法的推行,仍然是妨碍提高女性地位,妨碍女性发展的一个重大障碍.
To achieve these basic human rights for women, we advocate that the question of women’s status be removed from the religious sphere altogether, that governments institute a separation of religion and state, and that authorities enact a uniform civil code under which all are equal.
In the name of justice, for the sake of human progress, and for the benefit of all the wives, daughters, sisters, and mothers of the world, we call for all societies to respect the human rights of women.

联署人
  • Reza Afshari, Iran, Political Scientist
  • Sadik al Azm, Syria, Philosopher
  • Mahshid Amir-Shahy, Iran, Author, Social Critic, and Founder of the Defense League for Rushdie, France
  • Masud Ansari, Iran, Physician, Author, United States
  • Bahram Azad, Iran, Scholar, Physician, United States
  • Parvin Darabi, Scholar, Homa Darabi Foundation, United States
  • Khalid Duran,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Editor and Founder of TransState Islam, Founder of the Ibn Khaldun Society, United States
  • Ranjana Hossain,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Assembly of Free Thinkers, Bangladesh
  • Mustafa Hussain, Sudan, Advisory Board, Ibn Khaldun Society, United States
  • Ramine Kamrane, Iran, Political Scientist, France
  • Ioanna Kucuradi, Philosopher, Turkish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and Secretary General,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Philosophical Societies, Turkey
  • Luma Musa, Palestine, Communications Researcher, United Kingdom
  • Taslima Nasrin, Bangladesh, Author, Physician, Social Critic
  • Hossainur Rahman, India, Social Historian, Columnist, Asiatic Society of Calcutta
  • Siddigur Rahman, Bangladesh, Former Research Fellow, Islamic Research Institute
  • Armen Saginian, Iran, Editor, Publisher, United States
  • Anwar Shaikh, Pakistan, Author, Social Critic, United Kingdom
  • Ibn Warraq, India, Author, Why I Am Not a Muslim, United States
     
  • freewebbird
    看到你们又开始了一番论战,我真想多说几句,可论文啊论文,还没写完呢:(

    推荐KGB同学一定要去看看http://www.norislam.net/readarticle/htm/44/2003_6_2_1372.html

    最后一段话写的特别好:如果你在市场上看到一名领着孩子买菜的穆斯林女子﹐也许对伊斯兰无知的人有八条理由说明﹐她没有自由﹐没有解放﹐而在她的盖头之下的头脑中充满了对家庭的责任﹑父母的孝敬﹑子女的慈爱﹑丈夫的关心﹐因为她无私﹑善良﹑娴静﹑光明﹐心情十分愉快。  这是典型例子的分析﹐妇女解放的真与假﹐请用你自己的理智思考和结论。


    我不客气地说一下,这篇文章的水平实在是太低了,毫无学术性可言,充满偏见和预设的目的,通过扭曲西方的现实来辩护伊斯兰教的男女观念、法律和现实上全面的不平等。这种文章还是留给穆斯林们自己需要精神安慰的时候看吧。
    西方在现实上男女存在再多的事实不平等,也比伊斯兰社会先进得多,这是无法比较的。你作为中国回族女性,生活在世俗的中国社会,享受的女性权利也远远比中东许多国家的女性要多得多。你试试到塔里班的伊斯兰教义统治的国家去生活?你还会出现在高等院校么?自己本身在享受世俗现代社会的男女平等观带来的福利,却要去捍卫在多少社会里束缚多少妇女,给多少人带来痛苦的教义和价值体系。这种做法是非常不合适的。我建议你去看看电影《Osama》。有DVD碟卖,你看了以后,结合古兰经,把自己的感想说一说,我们之后再讨论问题。
    现代社会都有对于女性有基本的尊重和民权保障。在塔里班、尼日利亚、伊朗、巴基斯坦出现的以乱石掷死痛奸妇女的事是不会出现在法国、英国、德国和意大利的。这种落后习俗也不断被联合国及有关的人权组织所谴责。这类极端的性别主义也不存在于欧洲,甚至不存在于另一个男性主义极强的文明传统:汉文明。
    西方所有的这些事实不平等,在伊斯兰社会也要严重得多;伊斯兰社会连观念和法律上的男女不平等都没有驱除,就不要谈什么事实上的不平等了。
    认为西方妇女解放没有达到实质的效果,就是一个辩护伊斯兰传统教义性别主义的理由?这种逻辑是荒谬不堪的。
    在当代国际社会上,伊斯兰社会是最没有资格在男女平等问题上批判西方和其他世俗国家的,因为它做得最差。这个事实,大多伊斯兰国家自己的首脑(多为受教育的世俗首脑)也不同程度的认可;女性最为基本的法律意义上的平权运动,尚未在伊斯兰社会全面展开。就不要谈社会和经济权利了。
    你要想真正了解女性解放运动和女性主义,我以后有空可以写文章。不要去看这种和胡说八道无异的文章。你竟然还教育我”要用理智去思考妇女解放的真与假“,呵呵,我看了先是生气,但后来不禁笑出声来。
    我觉得你给我提供这种文章就很不必要了:大概是你太不了解我了。我在国外学社科的,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都涉猎,这些刚好是我最为熟悉的领域,你可以到我的BLOG转一下,看看我的其他文章,你可以判断一下,觉得自己对我做出这种教育是否合适。
    在我知识结构以及在西方生活经历为基础的判断力之下,这篇文章是毫无学术质量和公正度可言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客观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只是为了满足一个清晰明确的议程,既批判西方,辩护伊斯兰。解决“男女不平等”这个困扰伊斯兰的问题而作。如果你能被这样水平的文章打动,我觉得我还是不评论算了。伊斯兰之光上有大量拙劣的文章,能满足许多没有判断力的人。我原文引的那篇就是其中之一,开篇就是胡说八道。大概这些更适合给固步自封的穆斯林自己看:为自己编织这么一个不存在世界,一个神话,永远否定别的社会的文明,否定别人的先进,永远拒绝自我批评和检视自己的价值。
    对于《古兰经》,我建议你自己去多看看,特别是我引的文。建议你也去看看其他宗教言说,譬如圣经,上面有没有这样的言论。如果对我引的经文有疑问,或想探讨,请提出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需要引这些任何严肃学者看了都想发笑的拙劣文。对于我,我觉得你引这篇文章来教育我,我已经觉得你是在侮辱我了。真的,水平实在太低了,我不去针对你,只针对这篇文章。
    我觉得你们所有人的辩护都具有盲目性:不是去按经文,不是去看伊斯兰社会的现状,提不出任何一条有利的论据,摆不出任何一条事实,无法现实自己对该宗教的理解,无法展示自己的知识结构和认识,无法表明自己对宗教有多深入的学习,但总要上来批判一下别人:‘不要着急,慢慢学习,不要下妄断。’这种话可以说,不过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说的。如果你只是想捍卫一下自己的民族传统,那么最好说出来:捍卫传统是认同问题,不需要任何理由的,换言之,即使是错的,有缺陷的,你仍然能够去捍卫它。自己最好搞清楚自己到底在捍卫什么,是不是对事实和良心负责。
    希望你能通过社科学习增加你的知识结构,提高你的判断力。如果有机会,最好自己到国外去,不要到一个宣传伊斯兰的网站上看了几篇丑化非伊斯兰社会女性解放运动的文章就高兴得不得了,好像什么伟大的东西被证明出来了。这样是最严重的井底观天。
    关于伊斯兰妇女自愿遵从教义,是很普遍的:女性主义最简单的一个说话就是她们已不能做出有效选择:
    第一,是她们在智识上是不能选择的:无价值选择能力。因为男性主义价值已经弥漫全社会的任何一个角落,成为整个价值体系的基石,你要推翻性别主义,除非从批判这个价值体系基石开始。对于伊斯兰社会,这个基石就是伊斯兰教。性别主义已经完全被内化到伊斯兰社会的整个价值体系之中,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被认为就该如此,而且它有主的昭示作为合法性依据。对于妇女而言,用通俗的话就是说,她们被洗脑了,这是时根本无从判断的。
    同时中东、中亚、北非伊斯兰社会的平民妇女(归功于伊斯兰社会的性别主义,受教育程度也普遍较差)大多没有有暴露(很很有限的暴露)在现代世俗社会的男女观之下,她们眼前没有一个可选择、替代的价值体系。她们基本上只知道伊斯兰、阿拉伯价值体系,而能实质增进她们权益的现代价值则可能被扭曲宣传并且被妖魔化,就像这篇拙劣的文章《妇女解放真与假》。我甚至可以断定作者一定是为男性。呵呵。
    就像中国古代的女性,女性从三从四德,为男性奴役,还觉得应该如此,应该“守妇道”,觉得这样是正确的。是“真理”。你从现代观念看会认为她们封建落后,但她们在所处的时代,受的教育,所处的文化,背景,接触的人,所有的物事都是围绕这一价值展开,她们是没有能力选择的,她们从小到大生长在这一价值体系中,被它全面的灌输。男性之所以能全面的掌握、控制女性,很大程度就是依赖这一价值体系。而在伊斯兰中,这个价值体系的基础是安拉。女性继承财产等于男性的一半,男性可以娶子个老婆,并且可以打她们,这些是安拉的明确昭示,有最高的合法性,是真理。妇女更要服从之。
    第二,即便妇女能够觉醒、启蒙,她们也不能在一个男性为绝对主导的社会做出能在实质上改变自己生活权利和生活机会的事,因为个体的力量太为微小了。
    这就像在中国旧社会, 你可以认为封建妇道是对你的剥削,但你不从妇道可以,你就等于拒绝社会和社会价值:你这种选择的唯一结果就是你自己被剔除出去。所以你必须去守妇道。
    因此,妇女即使能够觉醒,她们也没有选择能力,因为在实践中这行不通。
    妇女必须通过联合行动,唤起普遍的觉醒,才能逐渐争取自己的权益。
    在西方现代社会,性别主义是绝对禁忌,是政治正确所要否定的第一条话语。

    因此,一个“在她的盖头之下的头脑中充满了对家庭的责任﹑父母的孝敬﹑子女的慈爱﹑丈夫的关心﹐因为她无私﹑善良﹑娴静﹑光明﹐心情十分愉快”,这样的女子大概很快乐,但她不是自由的。她的自由是在乐意遵从男性主义的威权下换来的,是有条件的,是屈辱的,是不平等的。“你听我的话,我给你自由”。这就是你说的自由么?这样的人根本不晓得真正自由的涵义,因此也没有资格谈论自由。她需要唤醒的一天。这是女性主义教导你的最最基本的一个概念。
    今天,许多人已经唤醒了,伊斯兰社会的女性平权运动也确在政治议程中。伊斯兰社会的妇女在努力争取自己作为一个人,应享有的权益。这些新气象也时而出现在来自伊斯兰社会内外的媒体和学术报道之中。

    阿弥陀佛(Amita) 实际是净土宗的“神”。他修道成佛,创造西天极乐世界,在西天布道。他有四十八愿,其中专门说到要拯救世间所有有情物,度化众生,这就是对信徒的一个许诺。粗略说,在这个堕落世界上修涅磐已是不在可能的,只能到西天极乐世界去,在那里修。因此在那里是净土,是佛国,你在那里不会再造业,修炼涅磐比较简单;到了极乐世界你也不会再倒退回恶间,是上了一个台阶。所以到西天佛国就等于拿到涅磐的车票。阿弥陀许诺要救完所有世间有情物。你要他救你,就得天天念叨他的名字。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佛能听见,就会来救你。

     

    主要经文是《无量寿经》,《阿弥陀经》。

     

    个人认为净土宗是佛学庸俗化的表现,使佛学全面、彻底的成为真正的宗教,有严重的迷信色彩。它有大量接近一神论的东西:你在现世不快乐、痛苦,要求解脱,办法就是佛学的涅番;涅磐能够帮助你永远摆脱轮回痛苦。刚好有一个“神”,阿弥陀,是唯一能救你的神;他给你一个许诺:西天极乐世界——那是达到涅磐的唯一途径。如何去西天极乐世界呢?对阿弥陀佛本人的个人崇拜,只要天天念经就可。

     

    这种简单的逻辑和庸俗化的修炼办法很能打动文化水平不高的人,给他们巨大的精神寄托,并且修炼方法也比较实际简单,是他们都能做到的。所以净土宗传播特广,特能深入平民百姓,成为影响最大的宗。在当时日本,真言天台时宗律宗华严法相等等,生命力、传播能力都不及净土宗及净土真宗。而且净土真宗教义尤其简单,因此特别能打入下层,所以信徒多是农民。镰仓和足利时代的社会上层,尤其是武士,大多是玩禅宗的。镰仓幕府自己直接赞助禅。五山禅,当时都是官教了。乡下的农民则信阿弥陀佛。你叫他们研究华严宗的形而上学是根本不可能的。

     

    本愿寺就是净土真宗第一牛比的寺,信阿弥陀佛的人在当时基本就是从本愿寺的,本愿寺的信徒就是一向宗。他们不但要对阿弥陀佛忠诚,对本愿寺主持个人也要忠诚,也要崇拜。那个主持自然是个半人半神,活佛。

     

    本愿寺一声令下,农民就要发动起义。本愿寺上层的许多人我估计都是犬儒分子,发动农民起义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农民起义是打着护佛的名号的:为了保卫阿弥陀佛,搞的是圣战话语;本愿寺对他们的许诺也是很伟大的:你们为了阿弥陀而战死,一定可以上西天。如果农民一向宗成员不起义,那么有可能被开除教籍,甚至被处决之类的。但是被开除就等于不能拜阿弥陀了,一向宗是正统宗教,规程极其严格的,私下修练是不可能的。所以开除出教,也意味着被剥夺去西天的机会,这个打击很大,农民自然就要听从号令起义了。因此我说本愿寺的力量和其教义有很大关系:越是这样逻辑简单的宗教,信徒越容易盲从,宗教权威组织起来也越便利。

     

    当然了,本寺内也有冲突。宗内权威有时也要结合农民利益,不能想让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因此一向一揆不都是宗教性的,是政治经济利益的复杂结合。有的分寺有时甚至还会反对本寺。

     

    唯一可以和净土真宗比的就是法华宗发展出来的日本唯一的本土宗日莲上人发明的日莲宗,也是一个具有末世论色彩,教义比较简单的宗教,不过基础是法华经,当时主要在城镇市民阶层比较流行,群众基础还是不如一向宗;遍布广大乡野。日莲宗也是一个派他性的宗教,不但要说明自己的讲道是正确的,还要主动去教育别人,发动辩论大赛,去证明其他所有教说全是错的,都是邪教,极具攻击力,毫无容忍力。但刚好就是这种宗教最受欢迎,群众基础最好,组织能力也最强。创价学会则是草根宗教中的草根组织,这样的组织甚至连政党都能建立起来(公明党)。

     

    日莲宗当时势力远不如净土的本愿寺,也不如几个前镰仓的老寺,如天台宗的延历寺。以前说过,在天文法华之乱时,延历寺出僧兵三万,和本愿寺一起将日莲的寺僧兵众击败,将其寺庙全部烧毁,

     

    本愿寺有阿弥陀佛保护,修道如此简单,我估计寺院上层僧人更加在道德上随意妄为了,甚至结婚生子酒肉都可以。本愿寺就利用自己这一在佛教内的特权,扩大自己政治势力,譬如他们就和朝仓家联姻。以巩固政治联盟和政治势力。这类行为在中国佛教看来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我认为这也多少和净土本身的教义有关。它建立激励机制:只要天天念佛就可以,别的道德规矩全部可以放松。从实践上看,日本这些僧人正是这样

    weisgone: 关于我是如何选择译本的:

     

    我举个例子

     

    马译 55:55-58 你們究竟否認你們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在那些樂園中,有不視非禮的妻子;在他們的妻子之前,任何人和任何精靈都未與她們交接過。你們究竟否認你們的主的哪一件恩典呢?她們好像紅寶石和小珍珠一樣。

     

    王译 55:55-58 你两伙不信服养主的哪样恩典? 殿里有一般不妄视的女子;在他们以前无有人类与边呢和她们接触。你两伙不信服养主的哪样恩典? 她们好像是红玉与珊瑚。

     

    仝译 55:55-58 你们要否认你们的主的那一项恩典呢? (乐园)中有目光柔顺的美女,以前没有人或精灵接触过她们。们要否认你们的主的那一项恩典呢? 她们)好象宝石和珍珠(一般美丽)

     

    时译 55:55-58 你们否认主的哪项恩典? 在那里有些不妄视的女性,从前没有人或镇尼接近过。你们否认主的哪项恩典? 她们如玉与珊瑚。

     

    对照三个英文译本

     

    Yusufali 55:55-58 Then which of the favours of your Lord will ye deny? In them will be (Maidens), chaste, restraining their glances, whom no man or Jinn before them has touched; Then which of the favours of your Lord will ye deny? Like unto Rubies and coral.

    Pickthal: 55:55-58 Which is it, of the favours of your Lord, that ye deny? Therein are those of modest gaze, whom neither man nor jinni will have touched before them. Which is it, of the favours of your Lord, that ye deny? (In beauty) like the jacynth and the coral-stone.

    Shakir 55:55-58 Which then of the bounties of your Lord will you deny? In them shall be those who restrained their eyes; before them neither man nor jinni shall have touched them. Which then of the bounties of your Lord will you deny? As though they were rubies and pearls.

     

    从上述译本看出,只有马译使用“妻子”。它对照的词是英文本通行的”modest gaze” ——不视非礼者”,《古兰经》里就是美女的意思。我认为这是马坚的委婉译法:似乎有不便点出天国有女子、美女、少女,便委婉地译做妻子,因为赤裸裸的天国美女、处女作为诱惑来引导信徒,并不是什么高尚的东西。根据几个译本的比较,这是很有可能的。妻子一词无论如何解释,内涵上都有一定的道义和法律合法性,或者说至少不引起人注意,让人一看就跳过了。但是所有版本都没有这个词。英文版之前出现过”fair ones”之类的,也指美女,而不是”wives”。
    这个选词微妙,但是是马坚在选词上唯一的办法。除了译作“妻子”外,要想委婉的话,实在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因为原文就是“美丽女子”。此外,马在前面经文也曾译过“女子”。此时毫无疑问是不选择马译,而选择王译或旁的。四个版本,就读者的感官刺激言:
     美女(仝) > 女子(王) > 女性(时) > 妻子(马)
    我认为这就是译者在翻译中再创造的痕迹。对照这些译本你能发现太多东西了。

    另外,因为我不懂阿拉伯文,只能看看英文本,但是由于有三个阿拉伯人的译本,所以比较安全可靠,而汉文版全是中国人/回民自己译的。

    如果懂阿拉伯文的话,可以有助于了解原文到底在说什么;如果不懂阿拉伯文,仍旧可以根据译本的差异,了解不同译本对读者的不同影响。这些例子我以前也举过。总体而言,中文版比较柔和、委婉(比如我以前举的一个例子:中文译为“安拉会诅咒他们”,甚至“安拉恼怒了”,英文版全部是“安拉会毁灭他们‘。中文版大多比较委婉,阿拉伯气质消灭掉许多,翻译过来的东西也更符合中国人习惯,而阿拉伯人自己的英文版全部比较直接,我估计也更接近于原文。

      

    馬堅譯本 王靜齋譯本 仝道章譯本

    三译本同步对照 (后面部分基本只有马译)

     

    马,仝,王,时四个译本
    三个英文本对照

    《古兰经》中,安拉承诺能上“永久乐园”的信者,会有处女、美女陪伴。这个观点我最早是从恐怖主义者自己言论中看到的,即非常流行的“天国处女论”——你为主而战,就能上天国,而主已说了,天国有处女等着你们。无论这个说法是不是对《古兰经》和传统教义的曲解,但它确实被作为一个激励机制、奖励机制被男性的穆斯林极端分子使用着。这是他们奋斗(jihad)的无数动机之中的一个。这个动机也不是隐瞒的,否则它就不会出现在恐怖主义的话语之中,也不会被拿来被严肃学者探讨。我下面举一些经文为例。我尽量只从女性观、男女平等观角度谈论这个问题,不涉及别的。以下的乐园就是宗教哲学里说的“天堂”,即对信徒的许诺,出现在绝大多数一神教中。

    37: 40-48 惟真主的虔誠的眾僕,將享受一種可知的給養——各種水果,同時他們是受優待的;他們在恩澤的樂園中;有人以杯子在他們之間挨次傳遞,杯中滿盛醴泉,他們坐在床上,彼此相對;顏色潔白,飲者無不稱為美味;醴泉中無麻醉物,他們也不因它而酩酊;他們將有不視非禮的、美目的伴侶(馬譯)

     不视非礼、美目的伴侣,解释一下,就是美女的意思。
    39: 48-53 這是一種教誨。敬畏的人們,必得享受優美的歸宿——永久的樂園,園門是為他們常開的;他們在園中,靠在床上;他們在園中叫人拿種種水果和飲料來。他們有不視非禮的、同年的伴侶。這是應許你們在清算日之後得享受的。(馬譯) 

     意义不变,里面是有性别指代的,即指女性,这个可以通过比较上下经文和不同版本的经文轻易发现。

    44: 51-57 敬畏者必定要住在安全的地方——住在樂園之中,住在泉源之濱,穿著綾羅綢緞,相向而坐。結局是這樣的:我將以白皙的、美目的女子,做他們的伴侶。他們在樂園中,將安全地索取各種水果。他們在樂園中,除初次的死亡外不再嘗死的滋味。真主將使他們得免於火獄的刑罰。那是由於你的主的恩典,那確是偉大的成功。(馬譯)

    52: 17-20 敬畏的人們,必定在樂園和恩澤中,他們因主的賞賜而快樂,他們的主使他們得免於烈火的刑罰。你們因自己的行為而愉快地吃喝吧!他們靠在分列成行的床上,我將以白皙的、美目的女子做他們的伴侶(馬譯) 

    55: 55-58 你两伙不信服养主的哪样恩典? 宫殿里有一般不妄视的女子;在他们以前无有人类与边呢和她们接触。你两伙不信服养主的哪样恩典? 她们好像是红玉与珊瑚 (王译)
     

    56: 12-24  居乐园的。大部分前人。少数的后人;是在被编的床榻上。彼此相向着靠在那里。——常少的童男持着盏觞,与满盛清酒的杯,往返至他们。他们不因那酒感觉头痛,也不昏晕。更有他们所选的鲜果,和他们想望的禽肉。更有宽目面白的女子,如同是隐伏的珠子。依他们所作的施以报酬。(王译)


    结论:信教者被许诺,在天国里有美女伺候,而且更是处女。“在他们以前无有人类与边呢和她们接触”。这一承诺明确被不少极端分子作为激励机制使用。如果信教者是凭这种心理,求来世的这种幸福,那么信道的动机谈不上是高尚的。我不评论宗教本身,只评论这些信道者;而作为宗教本身和传教者,提供这样的许诺也自然表明他们极力想通过各种许诺和诱惑来增加信徒。
    正信应该是基于从道,对一个宗教的伦理价值体系的信仰服从,而不是为了满足这种世俗肉体诱惑。许多宗教,譬如佛教,则直接引导人们逐步摆脱世俗欲望的诱惑。

     

     我之所以把这一部分放在《女性观》里,无非是想说明:

     

    一、经文撰写时的潜在读者是男性的。否则不会明确的,一二再,再而三的承诺在天国乐园给予他们女性伴侣;女性作为奖励机制,自然是要面向男性,这一动机是明显的。这一解释也是唯一行得通的解释。

    二、经文本身也从男性中心主义出发,因此才对女性美色给予特别的关注。一个性别中立的经文应该是对男女信徒双方各有明确承诺,而非只明确承诺男信徒处女。从这个角度看,这和《古兰经》前面反复强调的男女信徒同等受报是多少存在矛盾的。对男信徒有色上面的明确承诺,对女性没有。

    三、据我所知,亚伯拉罕三教和其他一些主要宗教中,只有伊斯兰教明确无误的提出这种许诺,同时这些许诺在实践中直接引导一些信者。

    四、这些都符合当时的阿拉伯社会思维;当时的信徒可能也主要为男性,这就把当时的男女不平等社会形态内嵌到经文教义之中,对后代来讲,这样的教义是完全过时的。到这里,我对这个宗教的性别主义讨论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