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1月28日



《Divorce Le》,电影,2003年,美法联合出品 。



如果给这片子起一哗众的中文名字,那么最好就是《美国人在巴黎》。


故事从妹妹在巴黎机场和机场工作人员之间一段小小的浪漫的眉来眼去讲起。
她从美国来,看望她怀孕的姐姐。
刚到姐姐家门口,她碰到了姐夫,匆忙问候之后,姐夫坐着她刚下来的出租车走了。
姐姐说,他是去乡下看他的画了。他是个画家。
但很快,姐姐忍不住哀伤的说:
“He left me.”
他抛弃了我。
没几天,妹妹在一个社交场合遇到了姐夫和他新的爱人。
他说,他爱她,他现在画的前所未有的好。


妹妹跟姐姐去姐姐的婆婆家。
吃饭的时候法国人大谈克林顿的艳事。


妹妹找到了一份工作,为一位女作家整理作品。


妹妹在电视上看到一个政客在口若悬河的做访谈。
其实她一个词儿也听不懂,讲的都是法语。
她说,he have a lot of sex appeal。
她说,他不老,他只有55岁。
这个老男人,恰好是他姐姐的婆婆的妹妹的丈夫。


姐夫的新爱人的丈夫找到了姐姐,要求联手抵制那对狗男女。行为神经质,状似疯魔。


接着,博物馆的人找上门来,认为姐姐从美国带来的一幅画是La Tour的真迹。
La Tour 一位文艺复兴时期法国古典画家。
姐夫找回头来,要求离婚,并获得姐姐所拥有的画作继承权的一半。


到此都是干巴巴的闷。


 


当老男人直接了当的对妹妹说“做我的情人吧”时,整个片子鲜活了起来。
前面略显无趣的几条线索一一显出生机,错落有致的前进。
前面略显凌乱的众多人物一一鲜明起来,施了魔法般让人为之沉浸。


 


片子的手法绝不是玩唯美的,也没有任何企图突出视觉效果的痕迹。
可片子竟让人感觉那么的美丽。
人美,景色美。
街道,建筑,庄园,草地,
房间中一处处细节的装饰,
法国人举手投足间的优雅,
简直让人不忍卒吃的法国菜,
都是那么的美。


IMDB说,Everything sounds sexier in French.
——不管什么,在法国,都性感了起来。
此言太妙。


当美丽和性感都是法国式的时候,用美丽加性感就远远不足以形容了。
我称之为,美妙。


古龙先生很喜欢用“妙”这个词。他说,王怜花是一个很妙的人。
妙,实在是一个很妙的词儿。


 


(以下英文部分引自 www.imbd.com)


Directed by James Ivory


Writing credits (WGA)
Diane Johnson (novel)
Ruth Prawer Jhabvala (screenplay)


Star :Kate Hudson
演妹妹。美国甜心新一代掌门人。
当她甜甜微笑时,我总会想起《成长的烦恼》中可爱的Ben。
那么的相像。
我似乎总是离谱的感到性别不同的两个人之间的相像。
我看《色即是空》的女主角,总是想起林志颖。



Star :Naomi Watts
Nominees: Best Actress in a Leading Role in 76th Annual Academy Awards.(2004)
演姐姐。因《21克》获2004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
一个36岁的女人,优雅,美丽。


 



法语素以优雅著称。今略见一斑。
床上。男子问女子:what about taking my foot?
什么意思?你要不要我的脚?抓痒?踩蟑螂?泡在福尔马林里留念?
居然是:
Do u have fun in bed with me?
你跟我做爱快乐么?



法国素以浪漫著称。
How about mistress?
uh,tolerated.and,adored.
——
妹妹问:在法国人心目中,对情人怎么看?
老男人回答:法国人都很能够容忍情人。嗯,其实,很喜欢。



every hero becomes a bore.
所有的英雄最后都会归于平庸。
这是美国诗人爱默森,Emerson,的一句诗。
也是老男人送给妹妹的分手赠言。
他还说,想一想,我们在对方身上学到了什么?
可见老男人这个法国男人对情人的态度:
自然,坦诚。
情人是一种需要。
在人生的不同时期,会有不同的需求,会有不同的情人。



美国人也在学习法国人的浪漫,正如IBM,他们的口号正是:
随需而变。


 


every hero becomes a bore.
这句话,老男人当年也送给了女作家。
如同送给妹妹的名贵的Kelly手包一样,女作家也有一个。
老男人对每个情人都是一样的。
如同大理段王爷段正淳一样,七个女人,我每个都是真心去爱的。


现在,你知道了,妹妹现在的情人也是女作家曾经的情人。
女作家对待妹妹,亲切而友好。
她说,情人是一种hobby,一种爱好。
可见女作家这个法国女人对待情人的态度:
自然,坦诚。
人在不同的时期,就会有不同的爱好,会有不同的情人。
情人,是一种经历。



To my dear and loving husband

Then When we live no more, we may live ever.
——
给我亲爱的至爱的深爱的,丈夫

在我们的生命消逝之际,
因为我对你的爱,
我们可以获得永生。


这是姐姐在读诗会读的一首诗。
极有感染力。
浪漫的法国式的随需而变的情人固然令我们向往。
但《Divorce Le》丝毫没有感化我们去信奉“情人无罪,变心有礼”的企图。
姐姐的美国式的深深深深,深入大海的爱情在诱惑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典范如《西雅图不眠夜》中Tom Hanks对亡妻的忠贞,
已经近乎某种为信念而牺牲的行为,让人肃然起敬。


那是一种近乎神圣的高贵的情感。
每一个人都无法摆脱这个纯洁情节。



片中几处法国人对美国人的评价都会精致,令人会心一笑。
“美国人喜欢战斗,甚至为自己不需要的东西而战斗。”
“情杀?美国人怎么会情杀?他们只会为钱和毒品而死。”



妹妹形容老男人的时候,说 have a lot of sex appeal。
——很有性吸引力。
这种说法比起泛滥的sexy,性感,俨然优雅了许多。


 



美妙的《Divorce,Le》,
美妙的巴黎,
美妙的情人。
永远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