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8月23日

眸子里盛满了所有的黑夜
我坐在骄傲的寂静里

无所事事的时辰
阔步而来
然后蹑足远去
我的知觉弥留在
你的光影里

那光影伴随着朝露的足音
且停且去了
没有回头
于是一切皆昏暗

我想我本该唱首歌的
抒发那根植于忧郁的欢畅
在我还相信爱的
莽莽时空的断面里
在已经醉入岁月的
你的踌躇的眼波里

我以为我还未
和青春作别
尽管在那青春里
我已不再好奇
而实际上
我已经年迈
垂垂老矣

曾经炎炎的热烈
在长久无声的鄙薄中
慢慢的化作
丝丝缕缕的微温
又在简短嘈杂的耳语声声
空旷的等待
在无动于衷里
终于变成了
点点滴滴的冷
拒绝融化的冰


还未绽放
就枯萎的蓓蕾
犹如我们本该
吐露的心语

可那任南风
都吹不断的隔阂
让你如此迷茫
让我这般绝望
于是
我们就这样相遇
又这样
默默的离去

风吟潮落 云淡霞酽
冷涩的黄昏带走了
阳光最后的微温
留下孕育露珠的绿色的床铺
收起昏黄的眼神
收起模糊的衣衫

将遗落了的
无限寂寥
留给深秋
留给大地
留给大自然舞台的下一个
舞者,于是
黑夜便悄然来临—-
慢慢的踱着步子

芦丛是黑夜凌乱茂密的发
在风儿温柔又狂乱的梳理下
带着湿润又干燥的气息
亘古不变

于是垂着凌乱茂密的发
慢慢的踱着步子
清晨悄然来临了

从一次因宿命变故而导致的
冬眠中
我醒来了
恰逢其时
因为夜晚就是我的早晨
月亮懒懒的散射着阳光
蝉鸣落叶——鸟语花香

我在一群星星的闪耀中
隐藏着稚嫩脸庞
盖着黑色的被子
躺于绿色的床铺
没有枕头
摔坏了闹钟

天籁们满意的看着我
他们知道我要醒来
就像我知道他们
会守候在我身旁
永远不会走开一样

睁开顽石化作的眼
四顾空茫
忽然
我竟然在一块水晶墓碑上
看到了我独一无二的名字
哦 原来
我早在很多世纪以前
就已经沉落于
岁月的潮水了

可是既然我在那里
那么这里又是谁
是我的灵魂寄居在这躯壳吗
我是谁?这是一个问题
想到痴傻
也未曾得到答案
我昏聩奢侈的浪费着
我的时间因为

希望是为了绝望
醒来是为了睡去
重生是为了死亡
欢乐是为了忧郁
永恒是为了刹那
上天堂是为了下地狱!

于是
没有什么是可以隐藏的了
沉默是最简单的
吐露心声的方式

直到后来
我的白天走了
垂着凌乱茂密的发
慢慢的踱着步子

而我
只有在茫然中
继续在睡梦里
静候轮回

没有枕头
摔坏的闹钟
躺于绿色的床铺
盖着黑色的被子

<赴一面之约,无语作别>

是愁眉还是欢颜
是爱情的琴弦
拨响了
那一刻的悲欢

本该忘记
可思念的井底
泛起回忆的气泡
却愈加清晰

本该记起
可病入膏肓的我
又中了
这般缠绵艳丽的毒

相聚
总在渐行渐近
急切又细悄足音的
延迟里

总在视线之外
美丽却无法触及的
景色的
隐逝里

是因为有如此阴影的庇护
我打消了倾吐衷肠的踌躇

还是
与这般美丽的奥秘对面
我干脆就忘了隐藏本意

春天被藏在
从未被打开的口袋
刺穿我的利刃
握在如此温柔的手里

我在刹那的春梦里
那么发自内心的笑了
醒来却婆娑的泪眼
还余脉脉的温存

曾经我把我
藏在尘世里面树叶狭隘的
阴影里
那至关重要,我等待着

后来你把我
带向枝叶外面尘世无限的
混沌里
那无关紧要,我等待着